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您有一条神回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一个会吹泡泡的碗

您有一条神回复 澄海枸杞 6 2019.02.11 23:09

  “舒尔,过来拉我一把,我好像被这扇门给吸引住了。”

  张队长张常客表情紧张,被挤裂开的嘴唇露出上下两排牙齿,有点黄:

  “像磁铁一样,我感觉里面有东西在吸引我,但这外面有层看不见的墙把我挡着,好难受啊……”

  张常客竖起拳头,拳头上泛着灰蒙蒙的光,咬牙厉吓一声:“崩!”

  然后对着前面砸了过去。

  没有玻璃破碎的声音,连石子投入水面的轻微涟漪都没有。

  “卧槽,我的手过去了,舒尔我真不是傻子,在演戏骗你……”

  “我信,我信,毕竟没人会这么沙雕。”

  舒尔走到张常客面前,拉着他的手开始用力:

  “我喊一二三,你就跟着往后蹬腿。”

  张常客恩了一声:“你小子力气大,但不要把我手给拉脱臼了。”

  舒尔比了个OK的手势:

  “一,二,三。”

  两人同时朝后开始用力,一分钟后,舒尔瞪大了眼睛:

  “连房子都被咱俩拖走了,张队长你是不是拽了门框啊?”

  看着至少移了一米的房子,张常客欲哭无泪:

  “我真的没抓住门框啊,进都进不去呢。”

  舒尔松开手,意识到一个问题:

  “话说张队长你刚才手上怎么会冒光啊,灰蒙蒙的,因为天色晚了,我才没注意到,刚才潜意识看了下,确实是你的手发了光。”

  张队长支支吾吾:“肯定是你看错了,哪有人的手会发光呢?”

  舒尔摊摊手:“虽然我才开灵,还没达到九品漏境,但这练就十八般武艺的修器身还是知道的。”

  张常客变的平静起来,和这间房子水乳交融的他看起来有点怪异:

  “原来你也是修炼者。龙门出来的?”

  舒尔摇摇头:“张队长,你以前和我爸是同事,应该知道我爸的事情吧?”

  张常客想了想:“我和你爸不熟,说过三句话,只知道你爸挺好色的。”

  舒尔:“……好吧,那不说这个了,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房子里面有个东西正在散发灵气波动?”

  张常客摇摇头:“不一样,选择修器身后,开灵的那缕灵牙便成了种子,不会再开了,我感知不到空间的灵气波动。”

  舒尔愣了愣,老秃驴没和他说这些:

  “要么修灵法,要么修器身,不能脚踏两只船吗?”

  张常客点点头,然后又摇头,想起一些事情:

  “从古至今只听说过一人两者兼修,负剑人胡安候,但也只是听说,她不曾解释过。”

  “那么加上觉醒者三者兼修呢?”

  张队长笑出声来:“不可能的,这世间两者兼修都不曾有过,更何况那毫无道理的觉醒天赋了,三者……哈,只能说想的挺好。”

  舒尔沉默,他有点不知所措,自己好像在做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自古以来从未有人做到过的事情。

  心头发热,骨子里的冒险基因叫他开始兴奋起来:

  “张队长你给我说说修灵法和修器身的区别。”

  “给你灌注灵气开灵的人没有和你说这些吗?你的引路人也太不负责了吧。”

  张常客咧嘴,贴着墙壁的脸部已经变形,说出来的话有些漏风:

  “而且我现在这样的状态……”

  “好吧。”舒尔冷静下来:“现在得先弄明白你为什么会被这房子卡住。”

  房子不大,舒尔很快围着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很快又来到大门口,想了想,伸出手:

  “张队长你说你的部下都能过去?”

  “是啊……”然后两个眼睛像灯泡一样亮了起来:“你也能过去?”

  舒尔的手毫无阻碍的穿过了大门,超过了张队长的身体,然后他大步迈了进去。

  站在门内,看着张常客,舒尔安慰道:

  “可能你这张脸有点特别,我去看看那有灵气波动的东西,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婗端。”

  舒尔朝里面走,尽管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他依然能够看得清楚。

  他绕开地上的瓦砾碎片,跨过倒地的沙发,来到香案桌前,然后蹲下,在贴墙的桌腿边发现了一只碗。

  就是这东西靓的发光。

  舒尔把这一手掌大的碗端在手里,看了看。

  碗口椭圆,边上有缺口,表面白色,绣着一支鲜艳欲滴的牡丹。

  底部的釉色浓厚,有彩印,写着四个繁体字:

  “器阁裴楼”

  看来是这碗的作者,舒尔用手在碗的边沿摸了摸,很快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他捏着手指上沾染的白色粉末,放在眼前仔细瞧了瞧。

  是白粉,这碗曾经用来装过白粉。

  那个叫柳墨的狼人也吸毒吗?还是说有客人?

  舒尔的眉头皱了起来,一件有灵气的碗,恰恰只能阻碍张队长的泡泡膜,而亮了修器身灰光的拳头却能穿过,还有老黄他们的昏迷……

  很乱,舒尔站在原地想了足足三分钟,但他什么都没想明白,所有可能的假设在他脑子里过了一遍,但都被他一一推翻。

  缺东西,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可以解释通逻辑还缺东西。

  “舒尔你不会站着睡着了吧?”

  张队长的嗓门很大,带着颤音:“那碗把你迷住了啊?这月黑风高的……”

  舒尔回到现实中来,得先知道这碗有什么作用。

  眨眨眼,转身:“这碗上面有灵气,得找专业人士问一下除了吃饭还有没有别的用处。”

  等到舒尔把这碗带出了房间,突然传来张队长喜悦的声音:“哎哎,吸力没了,墙也没了,我能动了,不用在这里过夜了。”

  舒尔盯着这个外表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碗好一会:

  “你这家伙还有吹泡泡的功能?”

  碗没有回答他,周身的灵气波动平复,在舒尔开灵视线中变的平凡,不再发光。

  得去找张来华看一看,这碗或许就是突破口了。

  这个炼器师还在平安寺老实待着,估摸着被噬魂吓得不清,那个幻境中的浑身长毛的女人把他折磨的欲仙欲死。

  舒尔看了看被叠成黑色云层遮掩的月亮:

  “快要下雨了,张队长,你开车送我回去呗,顺便谈一下这修器身和修灵法的区别。”

  张常客却摆摆手,一本正经:“不了,我现在好不容易能进去,得好好看一看现场才罢休。”

  话音刚落,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

  “这现场还是回去看吧,照片资料都有。舒尔快走快走,我送你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