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回到过去养自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景浩清

回到过去养自己 步湘乐 2161 2020.03.01 09:09

  而此刻二十五岁的岳晴晴睁开眼,但所处的地方不是医院,也不是母亲的怀抱,而是先前那片黑暗里。她看到光亮处是镜子里六岁的自己,听到稚嫩的声音说着话。她试着问道:“嗨,小时候的我,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谁在说话?”小晴晴受到惊吓般四下看着。

  “是我,二十五岁的你。我可能在你的识海里,”岳晴晴怕她不理解,补充道,“你看不到我,但我能看到你眼睛看到的东西。”

  “二十五岁的我?”小晴晴压低声音,“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晴晴对突然出现的声音没有一丝防备,反而开心得不得了。

  “因为我遇到了一些事情,太难过了,所以上天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回到小时候了。”

  她不想告诉那个天真无邪的自己最后死于自杀的事情。

  小晴晴的心跳平缓下来:“很难过的事……既然你是以后的我,那我是不是可以帮你变得不那么难过了?”

  “也许吧。”

  “那我该怎么做?”

  岳晴晴望着镜子里的小晴晴,也就是小时候的自己那副单纯的样子:“你不需要做什么,不要改变就好了。”

  小晴晴大大的眼睛里装满了疑惑,突然想到了什么,皱巴着小脸。

  “对了,你刚刚干嘛说我要学钢琴学英语啊,讨厌死了。”

  “因为长大之后的你会发现小时候任性不去学的东西,最后会限制住你人生的可能性。所以我想,既然回到了小时候,就先把自身变强……更何况,一个钢琴一个英语真的不算多,二十多年以后的小孩周末都要补十几门课呢。”

  “我信你是长大后的我了,说的话都跟妈妈一模一样……”小晴晴沮丧的抠着手指,突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那既然你可以控制我的身体,那是不是可以替我学这些啊!”

  “我来得突然,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离开,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再去控制你的身体……”

  “我知道了……你就是来当我第二个妈的……”小晴晴欲哭无泪。

  “好啦,至少我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会提醒你避过那些不好的事情的。”

  “嗯……”小晴晴掰着手指头想了半天,“我爸,不对是我们的爸……不对,你就是我,我爸还是我爸。”

  小晴晴在爸爸究竟是“我的”还是“我们的”这个问题上难住了。岳晴晴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到底想说什么。”

  “哎呀,我就是想问,爸爸是不是在外面有小三了?”

  “你看到爸爸有小三了?”

  “我要是看到了还问你干嘛。”

  “没有啊,你干嘛问我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说我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能想到的最不好的事情就是爸妈离婚了。”

  爸妈不会离婚,只会生离死别……现实比她能想到的最不好的事情还要不好十倍。夏晴晴叹了口气:“以后要好好对妈妈。”

  “我知道啊。”小晴晴不明所以,但马上反应过来,“妈妈怎么了?”

  “在我八岁那年,妈妈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你说什么……”那岂不是,还有两年。

  “要好好对妈妈,注意她的身体,让她早点就医。”

  “可以让妈妈活下去吗?我不想让她死……”

  “我也想让妈妈好好活着,但是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所以听话,好好陪陪妈妈,到时候说不定会有办法呢。”

  夏晴晴说着红了眼眶。妈妈是因为心脏病去世的,不管是过去的自己还是二十五岁的自己,都一筹莫展。

  小晴晴走回病床边,小小的身躯趴在妈妈瘦弱的背上环住她。

  妈妈醒了,看到小晴晴挂着眼泪的脸,心疼的抱在怀里:“怎么了,是不是脑袋又疼了?”

  小晴晴眼泪止都止不住的摇摇头:“妈妈,你会不会不要晴晴了……”

  “妈妈怎么会不要晴晴呢。”

  岳晴晴在识海中看着这一切,对小晴晴说:“我的遗憾,拜托你了。”

  小晴晴一边哭,一边使劲点头,吓得岳妈妈赶紧叫来了了医生,可小晴晴就跟黏在她身上似的,死活都不肯下来。

  岳池峰的嘉盛公司刚刚上市就被各方势力打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这个时候自家女儿还突然晕倒住院了,他站在医院的走廊尽头开着窗户一根根的抽着烟。

  听到病房里传来女儿的哭声,忙把烟掐灭了,快步走了过去,刚到门口,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个不停。本来不想理会,但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眼的三个字时还是毫不犹豫按了接听键,他一边接电话一边看了一眼房间里哭得正凶的女儿,确认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又走回了窗边。

  “景秘书。”

  “岳叔叔,干嘛那么客气,我爸说您跟他可是老朋友了,叫我浩清就好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稳重。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岳池峰有些烦躁。他和那景氏董事长景越哪算得上是朋友,仇人还差不多。

  “听说您的女儿生病了,父亲特意让我来看望看望,顺便代他给岳叔叔您问个好。”

  “商场上的事不殃及家人,我知道景氏手眼通天,这个底线总是有的吧。”

  哒哒的皮鞋生由远而近,电话里的声音在走廊里同步响起。

  “岳叔叔您戒备心未免太大了,利益是利益,情分是情分,利益要争,这情分也不能不要了,您说是吧。”

  皮鞋的哒哒声停在岳池峰的身旁,他挂断电话望向来人。

  明明一副稚气未脱的少年模样,却干练简洁到不染一丝尘气。修长又不瘦削,西装熨帖的伏在他身上,一双黑皮鞋擦得铮亮,俨然一副职场精英的模样。

  “你怎么找到这的。”

  “您与我父亲颇有些渊源,当然要多留意您的动向了。”景浩清笑着,说出的话明着是关心,实则字字带着威胁。

  岳池峰干笑了几声,带着几分无可奈何:“既然来了,就进去坐坐吧。”

  病房里小晴晴刚刚平息哭声,却依然抱着妈妈不肯撒手,岳妈妈只好无奈的把她抱在怀里。

  病房门开了,小晴晴下意识望去,却看到爸爸身后跟着一个自己没见过的大哥哥。

  岳妈妈抱着小晴晴,不方便站起来,就点头致意了一下:“池峰,这位是?”

  “阿姨您好,我父亲和岳叔叔有些交情,听说你们的女儿生病了,特地来看望。只是来得匆忙,来不及带礼物,过会我会让人送过来的。”

  景浩清伸手摸了摸小晴晴的脸:“这就是令千金吧,长得好可爱。”

  他的指尖凉凉的,小晴晴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长大后的我,你认识这个人吗?”小晴晴在脑海中问道。

  “景浩清,景氏董事长……不对,现在他应该只是景氏一个秘书。”

  岳家破产,景氏功不可没。这个景浩清就是景氏太子爷。

  岳晴晴对他的记忆就止步于六岁时在病房见到的第一面和在报纸上看到他继承景氏的新闻,想必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晴晴,快跟哥哥问好啊。”岳妈妈对小晴晴说。

  “景哥哥好……”

  脱口而出的。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识海里的岳晴晴都惊了一下。

  “有意思,你怎么知道我姓景?”

  “呃……”小晴晴张口结舌,总不能告诉他是未来的自己告诉自己的吧。

  识海中的岳晴晴扶额:“你就说你在电视上见过他。”

  “我在电视上见过你。”小晴晴鹦鹉学舌似的。

  景浩清盯着小晴晴,淡棕色的眼眸中映着小晴晴强装镇定的样子。他伸出手向小晴晴探去,将她抱了起来:“宝贝这么聪明吗,我叫景浩清。你叫什么名字呀。”

  “岳晴晴。”

  景浩清坐下把岳晴晴放在自己腿上,在识海里的岳晴晴望着景浩清近在咫尺的脸,募地老脸一红。

  她掰指一算,景浩清这个时候不过才十八岁,近看眉眼间尽是属于少年的潇洒,只是这身西装硬生生把他这股少年气压得老成了些。

  景浩清揩了小晴晴眼角未干的泪水:“刚刚哭过了?”

  小晴晴怔怔的点了点头,和二十五岁的岳晴晴不一样,她从心里害怕这个大哥哥。

  “这么好看的眼睛,怎么能够哭鼻子呢。”景浩清把一张名片塞到小晴晴手里,“以后要有人欺负你,就给大哥哥打电话。”

  “晴晴,快下来,老是坐在景哥哥身上,要累着人家了。”岳妈妈在看到那张名片上写着的景氏两个字的时候,如临大敌的把岳晴晴从景浩清腿上抱下来。

  “没关系阿姨,晴晴一点都不重。”景浩清温柔的笑着,却也没阻止岳妈妈的动作。

  看到岳妈妈把晴晴抱下来,岳池峰才终于放下一口气来:“你这次来就是专门来看我女儿的的?”顺便来威胁自己,岳池峰在心里冷笑。

  “并不是专门,只是恰巧路过。”景浩清说得云淡风轻,“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临走前特意转头向着小晴晴温柔的笑了一下,小晴晴也礼貌的挤出一个笑容来回应。

  直到病房门关上,小晴晴才终于放松下来,神神秘秘的问岳晴晴:“这人什么来头啊。”

  “10岁的时候,就是这个人的公司把爸爸的公司搞破产的。”

  “你说什么?破产?他搞的?”小晴晴一听来精神了,“你刚刚干嘛不告诉我,要让我知道看我刚刚不挠死他。”

  “你敢吗,看你那小怂样。”岳晴晴嘲笑道,“也不能把咱家破产算到他头上去,他到底有没有掺和到这件事上以及在里面出了多少力都不知道呢。”

  “不管他是什么人,他家的公司把咱家的公司搞破产了,那他就是敌人!”小晴晴义愤填膺的鼓着腮帮子。

  “那你想怎么对付这个敌人呢?”

  “下一次他来,我咬死他。”

  “好,你最好能咬死他,不然你这一口下去,他能要你半条命。”

  景氏有多厉害她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家的嘉盛公司在景氏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

  “他总不能不讲理吧。”

  “可是他现在可是什么都没做呢。”

  “我现在怀疑你到底是不是长大之后的我了。要是我,他让我难受,我有机会回到他伤害我之前,我就要让他比我更难受。”

  是啊,经历了那么多年,一事无成还被生活磨平了棱角。

  “就知道逞嘴,我们两个根本就是一个人,等你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你和我的做法是一样的,”岳晴晴深吸了一口气,“但是你放心好了,不会让自己再经历一遍了。”

  小晴晴躺在床上,摆弄着名片:“景氏集团总裁秘书,景浩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