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回到过去养自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我一直都是我

回到过去养自己 步湘乐 2456 2020.03.17 09:04

  “是有点……橘猫……小青……不如就叫青橘吧。“岳晴晴看向楚随。

  “好名字,淼淼你真聪明!”楚随话刚说出口,整个房间顿时寂静了下来,只有青橘不明就里的“喵呜”叫了几声。

  岳晴晴和景浩清眼神交流了一下,急忙转移话题:“这个猫是男的女的啊?”

  “这我还没注意过……”

  “那我来看看吧。”

  “不行,万一是公的呢,你一个女孩子……”

  “那你来看?”

  “那更不行了,万一是母的呢,我一个纯情少男……”

  拜托大哥,这只是只猫而已啊……岳晴晴扶额:“那我们就不管它是男是女了,反正也不重要。”

  “那可不行,”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景浩清不淡定了,“我可不想哪天一回来,家里突然多一窝小猫。”

  “就算它是只母猫,这荒郊野岭的也没有公猫了啊。”岳晴晴垂着眼,噘着嘴,惋惜地摇摇头,“可怜我们青橘了,不管是男是女,都要孤苦伶仃的,没有爱情。”

  青橘像是听得懂她说的话,垂头耷脑轻声的“喵”了一下,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景浩清看她这个样子,扯了扯嘴角,毫无感情地:“楚随,改天你带它去做个绝育手术。”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岳晴晴把猫护在自己怀里。

  “不绝育,就不许在泠山公寓养。”

  “……”岳晴晴瞪着景浩清,对上景浩清那漠然的眼神,很快就败下阵来。

  “没办法了,青橘,不是妈妈狠心,毕竟寄人篱下,总要有些牺牲,妈妈相信你会理解我的。”岳晴晴举起青橘,一脸悲痛的和它对视着。

  青橘两只眼睛瞪得溜圆,一副震惊的样子看着她,像是没想到岳晴晴这么快就妥协了,它挣扎了几下跳到地上跑开了,仿佛在说“莫挨我,坏人。”

  楚随弯着腰哄小孩似的追了上去:“别怕,有爸爸保护你呢,我会让那医生轻一点的。”

  岳晴晴噗嗤笑了出声。

  “喂喂喂,你们这一个爸爸一个妈妈的,我算什么?”景浩清不满地说。

  “你就是个后爸,”岳晴晴冲青橘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埋怨道:“看到没有,它都生你气了。”

  景浩清一脸“不关我事”的表情摊了摊手。

  沉默了许久,景浩清开口道:

  “我怎么觉得你今天不太对劲。”

  “怎么说?”

  “不知道,就有一种转眼你就不见了的感觉。”

  岳晴晴睫毛轻颤,心虚的不敢看景浩清:“你在说什么啊,我又不是仙女,还能飞了不可。”

  “是错觉吧,可能是我爸妈离婚的事,让我产生了一种要失去什么的错觉。”景浩清自嘲地笑了笑,“真没想到我会和你这么一个刚刚认识的小孩说了那么多。”

  “可能是磁场很合吧,我们说不定就是一见如故的,命中注定的朋友呢。”岳晴晴只希望自己走后,景浩清还能看在她的份上,对嘉盛高抬贵手。

  命中注定吗……景浩清看向岳晴晴,摇了摇头,像是要把什么驱散一样。

  “如果你不是个小孩就好了。”

  “什么?”

  “如果你不是个小孩,我们说不定……”

  岳晴晴疑惑的看着他。

  “我们说不定可以一起喝酒呢!你这么小,当个把酒言欢的人朋友都不行。”

  “我就算是个大人,也不可能和你一起喝酒的好吧。”这话倒是真的,她长这么大,二十多年来,还从来都没喝过酒。

  “对了,”岳晴晴问出了她早就想问的那句话,“你和祁琳老师什么关系啊。”

  “她是我……一个朋友。”

  “只是朋友而已吗?”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会是我以后要娶的人。”

  “什么意思?你们现在还没确定关系,就想到结婚了?”

  “我爸妈很喜欢她……反正我也没有喜欢的人,她也还不错。”

  “好奇怪,“岳晴晴不解,“祁琳老师知道你是这么想的吗?”

  “她比谁都清楚。她想嫁给我,我娶她让我爸妈高兴,两全其美”

  岳晴晴知道自己没有什么立场说什么,只是觉得惋惜,祁琳是她现实中见过最美好的女孩子了,而这样的一个人却要嫁给一个不爱她的人……不过,岳晴晴看着景浩清,像他这样的人,就算不爱,也不会辜负祁琳老师吧。况且不得不说,两个人真的很般配。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

  “我该说点什么吗?”

  “我以为你会谴责这种不负责任的婚恋观。”

  “没什么好谴责的,成年人的世界里不光有爱情,更多的是身不由己。你没有错,你只是……背负的太多了。我作为一个局外人,没有资格劝你放下那些东西,如果你可以放下的话,早就放下了,毕竟很累不是吗。”

  “我真的……“景浩清失笑,“越来越喜欢你了。”

  “等你结婚的时候我去给你当伴娘……不对,我去给你当花童吧,祁琳老师也很喜欢我哦。”

  景浩清望着她,仿佛要把她嵌进眼睛里一样,不知名的情愫在心里发芽,只是这个种子生的根像是淬着毒液,每深一寸就疼一寸。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手已经不自觉的抚上了岳晴晴的脸颊,他赶忙收回手来。他在心里默默的谴责自己,这是个什么禽兽想法,太疯狂了。

  “你……怎么了?”

  “没事,我在想你当不了花童了。”

  “凭什么啊!还有比我更合适当花童的人吗?”

  “我才十八哎,等我结婚的时候,你都得这么高了吧。”景浩清在胸口比划,“哪有那么大的花童的……”

  “我……好吧,不当就不当……“岳晴晴觉得有些遗憾,“我去找楚随哥哥了。”

  “等等!”

  “怎么了?”

  “没事。”

  “莫名其妙。”

  景浩清突然有些相信岳晴晴说的她已经二十五岁的话了,与其说相信,不如说是他希望这是真的。如果是那样的话,或许……

  景浩清想到这里,烦躁的挠了挠头,他这是在想什么啊。

  岳晴晴刚迈出屋门,眼色暗了暗,不知道自己走后,景浩清会不会像善待她一样善待小晴晴,思及此,她回头看着景浩清:“我不管变成什么样,你一定要记得,我一直都是我。”

  景浩清还没有从思绪中出来,听到岳晴晴这用交代后事的语气说出来的话,难得地露出一脸呆萌的模样。

  岳晴晴忍不住笑出了声,她知道景浩清现在不明白她的意思,但是她相信像景浩清这么聪明的人,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岳晴晴走到花园里,突然感觉周身的空气都凝固了,没有风,草都弯成了一个僵硬的弧度,她环顾四周,试着喊了一声:“潞安?”

  “真聪明。”潞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这次穿的是一身红色的唐装,配上圆圆的脸蛋,活脱脱一个福气娃娃。

  “不是说好了三天吗?”

  “谁知道一千金币的任务会那么简单,我一天就完成了,”潞安不由分说的向她伸出手来,“跟我走吧。”

  “既然你能给我宽限三天,那就说明多几天少几天对你来说没有关系,那为什么不成人之美呢。”

  “你跟我讨价还价?你可知道,我随便抬抬手指,就能轻易的抹杀掉你。”潞安威胁般的靠近岳晴晴,整个人邪气又危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