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回到过去养自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危机

回到过去养自己 步湘乐 2066 2020.03.30 23:09

  世上有后悔药,岳晴晴轻笑,有的。她吃过一次了,但是效果不大,与其后悔以前的事情,还不如往前看。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第二天是被阳光刺醒的,她躺在卧室里,看着穿过窗子刺进来的阳光,狠狠地眯了眯眼,彻底清醒之后,岳晴晴赶忙去摸手机,上面显示已经是中午了……

  她遍寻整个房子都没有看到楚随的身影,正纳罕着,拿在手里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一个短信过来,正是楚随。

  “我现在在景浩清的婚礼现场,跟新郎新娘打过招呼了,你不用来了,在家里好好休息吧,死丫头,昨晚喝那么多,好点了没有?”

  岳晴晴回了一句:“好多了,我马上过去。”

  岳晴晴揉了揉自己因为宿醉而有些胀痛的脑袋,还是找出那件礼服,化好了妆准备去参加婚礼。不为景浩清,只为了祁琳老师那通电话,都亲自给她打电话了,哪有不去的道理。

  岳晴晴刚出门就感觉一阵冷意袭来,这是要入秋了吗。岳晴晴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裹紧了外套往外走去。

  刚到楼道口,就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人用湿布淹住了口鼻,拖进了无人的角落里,岳晴晴只觉得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她浑身无力,就那样任人拖过来拖过去,从一个人手里交到另一个人手里,然后被粗暴的丢进车里。

  岳晴晴想喊,可是她现在的力气除了呼吸之外再也支持不了她更多的动作,包括说话。

  岳晴晴转着眼珠打量着车上的人,看起来都是一个团伙的,从她被挟持到被丢进来,都未曾听过他们讲一句话,动作干净利落,又安静从容,恐怕是个训练有素的犯罪团伙,岳晴晴却因此放下心来,不幸中的万幸,至少证明这不是临时起意,她暂时不用担心会毫无准备地失去生命。

  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静静地躺着,等着他们将她交到幕后指使的手里。

  就当她快要因为药物的和车辆颠簸而睡过去的时候,车戛然而止,有个人往她的眼睛上缠了一条黑布,捆着她的双手,像押解犯人一样带她走了一段长长的路。

  一瞬间她在脑中过滤了很多人,却一无所得。她不知道这十九年来自己具体做了什么,更想不起来自己究竟的罪过谁,有哪些仇家,想来想去能想到的最有可能的就是景氏了,但她又清楚的知道不是景氏。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终于被人狠狠地丢在了地上,岳晴晴的心脏紧张地快要跳出来了,可是她的身体却因为药物的原因匍匐在地上,像一条软塌塌的虫子。

  沉稳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慢悠悠的走到她面前,停顿了一下,又开始恶趣味的围着她转圈。

  岳晴晴看不到,只能听到脚步声哒哒哒哒地围着她响,在空旷的环境里格外突兀,像定时炸弹一样,一下一下,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炸得血肉模糊。

  转了一会,那人蹲下,轻轻扯掉她眼前的黑布,岳晴晴望向眼前的人,一瞬间,她感觉整个人都冻住了,清冷惨白的一张脸上一双湛蓝的眸子玩味的盯着她。

  是孟斯……

  上一次跟楚随聊过他以后,她特意在网上搜过他的信息,网上能查到的自然清白,但是想起楚随提起他时的反应,她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这个N市只手遮天的人物,为什么会找上她呢……

  他像是看穿岳晴晴的疑虑,轻笑:“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岳晴晴因为他的这句话安心了不少,可是他接下来说的话却又将她打入地狱:“我不会亲手杀了你,我会找个最合适的人来结束你的生命。”

  孟斯用手捏住她的脸,迫使她抬起头来,不屑地道:“我当是什么宝贝,让楚随那么上心,这么一看,我都怕我抓错了人。”

  他眼神中的轻蔑丝毫不做掩饰。岳晴晴本该觉得窘迫,可是现下她只觉得四肢百骸都在发抖。和景浩清的清冷不一样,眼前这个人的冷真的是能冻死人的。

  他招了招手,一个女人从不远处走过来,俊俏的脸上却是和孟斯如出一辙的冷酷:“您有什么吩咐?”

  “她就交给你了,想怎么折磨怎么折磨,死了也没关系。”

  这句话一出,在场除了岳晴晴之外的所有人都面色如常,仿佛杀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岳晴晴大脑中彻底空白,她费力的在喉咙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想要乞求孟斯放过她,可是孟斯却像什么都没听到一般,扬长而去。

  她转而向眼前那个女人求救,没想到女人像拎一个动物一样,扯着她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又随意地将她像个麻袋一样扔给另外一个人:“把她给我绑到木桩上。”

  岳晴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绝望过,这种任人宰割却束手无策的滋味太过于难堪。

  她就像个橡皮人一样被人牢牢的绑在柱子上,毫无反抗之力,像极了案板上的鱼。

  她看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也看着她。

  “你就是岳晴晴?”

  那个女人问完也没指望她能回答,兀自说着:“我叫绯烟,很高兴你落到了我手里。”

  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倒是特别,就好像再说“很高兴认识你”一样。岳晴晴咬着牙关,想要开口,却做不到。

  “你不用挣扎了,等药效过去自然能开口说话了,但是你最好不要聒噪,我现在不想杀人,但是你如果吵到我的话,我也不怕麻烦。”绯烟点了一根烟夹在两指中间,吸了一口,吐出一片烟云。

  岳晴晴只能等,等着药效过去,可是药效过去又能怎么样,再继续等?等着她什么时候一时兴起把她杀了,或者是随意折磨凌辱她?她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左右不过一死,她又不是没死过。

  另一边,景浩清和祁琳的婚礼上。

  楚随拿着手机来回的踱步,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怎么了?”景浩清穿着一身得体又挺拔的西装走过来,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又帅气,三十多岁的人竟像个十八岁的小伙子。

  “晴晴刚刚给我发了个信息说要过来,结果到现在都不见人影,打电话也没人接,我怕她出事。”

  景浩清赶忙打了个电话,吩咐人去楚随的住处去找岳晴晴,不一会儿,那人传了消息来,说并没有发现岳晴晴。

  “遭了。”楚随疯了一般跑出婚礼现场。

  景浩清看着楚随的反应,意识到了什么,紧锁着眉头,又打了个电话:“找个人去查一查那附近的监控,再派几个身强体壮的人跟上楚随。”

  一旁的小助理多嘴道:“景董,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您这婚礼……”

  景浩清攥了攥手机,薄唇轻启:“照常进行。”

  婚礼现场一片热闹祥和,各行各业有头有脸的人们觥筹交错,虚情也好,假意也罢,人人脸上都是挂着笑得,只有这婚礼的主人,始终冷着一张脸。

  婚礼要开始了,正在整理婚纱的祁琳见景浩清不太对劲,忙上来问道:“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景浩清没有理会她,仿佛面前的这个不是他的新娘,而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陌生人,如果要是平日里他还会礼貌的回应一下,可是现在,他虽然表面很平静,可是心里却七上八下的,能正常完成婚礼是他最大限度能做到的事了,他现在恨不得能像楚随那样,毫不顾忌地冲出婚礼现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