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回到过去养自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你不会是喜欢他吧

回到过去养自己 步湘乐 2477 2020.03.27 21:21

  “你搬个家还要随身带这个,楚随,你这是为谁准备的呢?”景浩清嫌弃地用两根手指捏着那包避孕套,不知道在脑子里脑补了什么,细长的眼睛生生圆了几分。

  “不是,你以为呢?”楚随烦躁的挠了挠头发,这下真的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你怎么能对晴晴有那么恶心的想法……”

  “呸呸呸,景浩清你给我把刚刚那句话收回去,我在你眼里成什么人了。”楚随伸手去夺他手里的东西,却被景浩清躲了过去。

  “那你怎么解释这个?”

  “是陈叔塞给我的。”

  “陈叔那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可能随身带着这个。”景浩清把东西放到自己口袋里,“还有没有?”

  “干嘛。”

  “没收!”

  “真就这一个!景浩清,我是个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就算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对我妹妹起这种龌龊的心思的,要不然那我还是人吗。”

  景浩清把喋喋不休的楚随往床的一侧踹了踹,躺在他旁边:“闭嘴。”

  就在景浩清要睡着的时候,楚随暗戳戳的在他耳朵边问道:“不行,我还是好奇,你和晴晴这是怎么个情况啊。”

  景浩清烦躁的抬手把他的脑袋脸朝下叩在床上,眼睛都懒得睁。

  “唔唔唔,”楚随挣扎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生还的滋味,坐在床上缓了好大一会儿,“我看明白了,你就是一厢情愿,还脚踏两条船,我不能看着你这个火坑往晴晴脚底下钻。”

  景浩清皱眉,下床在自己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丢给楚随。

  “干嘛,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出卖晴晴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我买你闭嘴。”

  岳晴晴原本睡着了,生生被隔壁的动静给吵醒了,她打了个哈欠,听到里面传来两个人的说话声,然后又听到楚随“唔唔唔”的声音,现在又是什么‘我买你’?

  这两个人……这是在搞什么?

  岳晴晴怀着深深的疑惑沉沉睡去了。

  早上,景浩清早早的就醒了,他穿好衣服,拉开窗帘看向楼下,司机已经等着了。

  他放轻脚步走到客厅,走到岳晴晴沙发边,蹲下去端详着她的睡颜,温柔地帮她理了理额间的碎发。

  “你的出现让我找到了新的方向,虽然你不接受我,但我很期待那一天。”

  ……

  岳晴晴醒来的时候,景浩清已经不见了身影,卧室里只有楚随一个人在床上跟个猪一样瘫着,被子还被踢到了床下。

  手机响了,是甄夏,岳晴晴赶忙把声音调小,生怕把楚随吵醒了。

  “喂?”

  “晴晴,我明天就要办婚礼了,你来得了吗?”

  “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去的。”

  “那就好,玮如她天天在念叨你呢。”

  “呵呵,”岳晴晴假笑两声,“那你代我向她问个好。”

  “她就在我旁边呢,你自己问好吧。”

  “不用了……”话还没落,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

  “晴晴!我们真的是好久不见了,我真的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呢!”

  “我也是。”想看看现在的你和上一世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这时候又有个电话打进来了,岳晴晴正愁没有借口挂掉电话呢:“冯玮如,我有电话打进来了,我先挂了。”

  岳晴晴也不等对面回应,赶忙把电话挂断了,一看,是一串没有备注的号码。

  她疑惑地接起来:“你好?”

  “是岳晴晴吗。”

  “你是……”

  “怎么,不记得了呀,我是你小时候的钢琴老师,祁琳啊。”

  “哦~祁琳老师!您声音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人老了嘛,声音当然是会变的。”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前几天还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你跟以前一样好看。”

  “你和以前可不太一样,嘴巴变得这么甜。后天就是我的婚礼了,你一定要来哦,我不知道你住在哪里,这请柬也给不到你,就只能碰运气打个电话试试了,没想到还能接通。”

  “嗯,我一定会去的,”

  岳晴晴有些不自在,人家的未婚夫昨天晚上还跟自己说喜欢她呢,今天她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和准新娘聊天,还要去参加人家的婚礼,怎么想都不舒服。

  都怪这个景浩清,让她陡然增加了那么多负罪感。

  她找出那件礼服,站在镜子前,在自己身上比量了一下,景浩清的眼光还不错,和她的气质很相配,只是这件衣服……岳晴晴摸着这件礼服的面料,皱了皱眉,这远不是她能消费得起的。

  想到这里,岳晴晴找到一把剪刀,将裙边裁短了一些,还拿着裙子出门找裁缝锁了个粗糙的边。

  虽然很心疼,但是这也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和非议。

  回到家的时候看到沙发上除了刚睡醒还穿着睡衣的楚随之外,还多了一个人。

  “楚随哥哥,来客人了?”

  还没等楚随回答,那个女人就抢先说:“我是他妹妹,你是谁啊,凭什么管我哥叫哥哥,我怎么不知道我哥哥在外面还多了个妹妹啊,呵,怕是我哥在外面养的小情人吧。”

  “小楚!你别太过分了!”楚随站起身来,指着门的方向,“我这里不欢迎你。”

  “哥哥,我可告诉你,你再不回家,爸爸妈妈就要考虑把遗产留给我了,到时候你可别哭。”

  “我爸妈活得好好的呢,你就打遗产的主意了,我爸妈还真是养了一个好白眼狼,”楚随嗤之以鼻,“你再不走,怕不怕我现在哭的是你?”

  “你真不回去?”

  “少废话。”楚随不耐烦的摆摆手,“快走吧您。”

  小楚跺了跺脚,夺门而出,临走前狠狠地剜了一眼岳晴晴。

  岳晴晴一愣,然后笑了,这一幕似曾相识。

  难不成这兄妹两个这十几年都是这么个相处模式吗,真是难为人家小姑娘了,十几年等我劝哥哥回家之旅,还真是感动N城。

  “我做的早饭你吃了吗?”她若无其事的把手里拎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吃过了,还别说,你的厨艺还挺不错的,虽然比我的是差了一点。你刚刚干嘛去了,我一大早上就没看见你人。”

  “喏,去改了改衣服。”

  “这什么?”楚随拿起她刚刚放在桌子上的东西。

  “是景浩清送给我的,让我穿着它去参加婚礼。”

  “什么?他还敢让你去参加婚礼?他这脑回路是怎么长得啊。”楚随腹诽:景浩清这玩的够开的呀,不光想脚踏两条船,还要在婚礼上让两条船碰面。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景浩清这人吧,你别凑那么近,他不是啥好人。”

  “你们兄弟两个就知道互损,他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还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呢嘛,那岂不是臭味相投了。”

  “你怎么还替他说话呀,”楚随绕道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睛,“你该不会是,喜欢他吧。”

  “那怎么可能,他都要结婚了。”

  这话岳晴晴说得很没有底气,不光楚随怀疑,就连她自己也察觉到了,但是她坚信这是因为景浩清昨天晚上说那些不着调的话,让自己莫名有插足了别人的婚姻的负罪感,才会这样的。

  说到底,都怪景浩清。

  景浩清正在公司开会呢,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景董,你是不是着凉了?”小助理关切的问道。

  “没事,可能是有人惦着我吧。”

  小助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今天的景董温柔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