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回到过去养自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景棋

回到过去养自己 步湘乐 2245 2020.04.06 17:09

  岳晴晴含着泪点了点头,手指在腿上的小伤口上用力的抠着,以此来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先前没有人在意她,她死就死了,现在有人关心,她怎么舍得死。

  楚随的手机响了,没有人顾得上去接这个电话,手机就摆在两个人中间,岳晴晴看到上面闪着的景浩清三个字,失神地笑了:“景浩清的婚礼没因为我的事受到什么影响吧。”

  楚随咬咬牙,啐了一口:“他能有什么影响。”

  岳晴晴看着他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觉得又可爱又好笑:“你这是怎么了,他没有因为我的事影响到婚礼我很高兴,你生的哪门子气。”

  楚随看了一眼她因为说话而上下起伏的肚子上源源不断流出来的血,心疼地说:“你可别说话了,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别人呢,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岳晴晴笑了笑,也实在没有力气说话了。

  突然,车毫无预兆的戛然而止,与其说是停了下来,不如说是突然静了下来,连刹车的声音都没有。

  “楚随哥哥,你怎么了?”岳晴晴轻声喊道。

  可是楚随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岳晴晴叹了一口气,这似曾相识的场景啊……她听到车的后座传来吃零食的声音,费劲地往后一看,咬牙切齿地道:

  “潞安,你怎么每次都来得那么是时候呢。”

  岳晴晴看着自己肚子上的伤口,依然在流血。

  “天呐,”潞安看到她半身的血,吃惊地把零食一股脑地倒进了嘴里,“你怎么伤得这么重?快去医院啊!”

  岳晴晴无语凝噎:“拜托,是我不想去医院吗。”

  “啊?”潞安后知后觉的发现周围都静止了下来,抱歉地说,“这段时间时空不稳定,我的能量也有点不受控制了。”

  话音刚落,车又如常地启动了,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岳晴晴心里纳闷,她已经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迹,潞安为什么还会来找她,但是现下实在是没有心力去问她了。

  到了医院,岳晴晴被放到手术台上,注射了麻药之后,才终于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再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只看见一个小孩扒着床沿大眼睛水汪汪地盯着她。

  岳晴晴想伸出手摸摸他的脑袋,刚一动就发现自己现在正在输血,那鲜红的血顺着管子源源不断的往自己身体里送。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岳晴晴哑着嗓子问。

  “景棋。”小孩撅着粉嘟嘟的小嘴,“阿姨,你受伤了。”

  景棋……岳晴晴想了一会,是景浩清和祁琳老师的儿子吧。

  “我没事。”岳晴晴想要坐起来,可是一动,浑身的伤口就疼。

  “爸爸说,阿姨受了很重的伤,需要休息,不让我打扰你,我……”景棋垂着大大的眼睛,委屈巴巴的,“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这幅委屈巴巴的模样落在岳晴晴眼里,心疼极了,刚要开口安慰他,就被一个男声给打断了。

  “景棋,出去。”

  岳晴晴望向门口不满地道:“景浩清,你训狗呢?”

  她看了看景棋瑟缩的小模样,瞬间保护欲满格:“这是你儿子,你就不能温柔一点?”

  景浩清笑了,走过来摸摸景棋的脑袋:“乖,出去玩吧。”

  景棋惊喜又慌乱地应了一声,蹦蹦跶跶的就跑了出去。

  景浩清看着病床上的岳晴晴:“这样够温柔了吗。”

  “还凑合吧,”岳晴晴不知道这些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让景浩清从一个骨子里就温柔的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对他儿子的态度,还没有十九年前对小时候的自己亲切,“你怎么来了?”

  景浩清拍了拍她的脑袋:“我怎么来了?你出这么大的事,我不该来吗?”

  “新婚燕尔的,还有空来看我,不怕祁……嫂子多心啊。”

  这声嫂子岳晴晴在嘴里别了好大劲才别过来,觉得这是最合适的称呼了,可是落在景浩清耳朵里却刺耳的很。

  “什么嫂子?她还是你的祁琳老师。”

  “那你就是我师母?不对,师公?”岳晴晴不知道get到了什么笑点,咯咯的笑了起来,扯得伤口生疼。

  景浩清无奈的盯着她:“我看你这还真是伤得不重,还有心思开玩笑。”

  景浩清说着就要掀开被子,岳晴晴赶忙用另一只没有针的手捂住:“你干嘛?”

  “我看看伤口。”

  “都包扎严实了,有什么好看的?”

  景浩清挪开她护着被子的那只手:“我看看都伤哪了,改天好一一还回去。”

  这话说得岳晴晴有一丝动容,没有再拦他。

  景浩清轻轻的掀开被子看到岳晴晴腿上,胳膊上,肚子上都缠着绷带,他皱了皱眉:“疼吗?”

  “不疼,你信吗,”岳晴晴安慰的笑了笑,“放心,只要没死,就都是小伤。”

  “对不起。”景浩清没头没脑的说。

  “你对不起什么?”

  “那天没有去救你。”景浩清望着她苍白的脸,内疚的说,“我明知道你在哪里,可是我没有去。”

  岳晴晴扯了扯嘴角,微笑道:“你又不欠我的,你救或者不救,都不是我该强求的。”

  “岳晴晴,你不要这样好吗,”景浩清不忍再看她的伤,为她将被子重新盖上,“怎么就不是你该强求的了,你对我太生分了,我应该帮你,应该救你,应该对你好,不说别的,就说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就没有什么不应该的。”

  应该的吗……岳晴晴还不习惯有人毫无所求的为自己付出。

  楚随开门走了进来:“景浩清,你别说那些有个屁用,嘴上说着应该,实际上做了吗,就知道空口说白话。”

  景浩清阴沉着脸回头:“你又在偷听,这次总不能怪不隔音了吧。”

  “我……”楚随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心虚地道,“我还不是担心晴晴。”

  “你担心什么,我还能把晴晴吃了?”

  “那还真说不准,我们晴晴现在这么虚弱,要不是我偷听着,谁知道会不会被你这个大灰狼吃干抹净了。”

  “楚随哥哥,”岳晴晴无端的有些脸红,“带吃的了吗?”

  “就知道吃,合着你一见到我就饿是吧。”

  岳晴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都怪你,谁让你当初第一次见我就给我做饭吃呢,人的潜意识都是从小时候养成的,而且你做的还那么好吃,我可不就得一看见你就想吃东西嘛。”

  “那完了,我以后不能给景棋东西吃了,万一这小子长大也把我当自助餐提取机怎么办。”

  景浩清却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岳晴晴:“照这么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抱过你呢,怎么没见你一看到我就要抱抱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