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回到过去养自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写给小晴晴的信

回到过去养自己 步湘乐 2249 2020.03.14 08:02

  回到家岳晴晴就直奔自己的卧室,在书包里翻出一叠练习本,趴在桌子上认认真真的写留给小晴晴的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不再把小晴晴当成是某一时期的自己,而是把她当成另一个朋友,一个和自己很像但又有所不同的小朋友。

  信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搅进了你的人生中来,又要不负责任的离开。

  岳晴晴停笔,思索了很久,她有太多太多想要交代给小晴晴的事情了,怕一时半会写不周全,想着未来的一周中再慢慢补充吧。

  岳晴晴把本子放回书包的时候,看到书包里面块巧克力夹在书的夹层里,取出来一看,正是楚随那天留给小晴晴的。

  她募地想起来小晴晴说过:“楚随哥哥给的这种巧克力好好吃啊,我给你留一块,等你出来的时候尝尝,真的超好吃!”

  她把巧克力握在手心,心下一阵愧疚,说好的帮她救回妈妈,看来要让她失望了。

  岳晴晴无力的躺倒在床上,把柔软的床砸下去一个小人形状的坑。三天的时间,能干什么呢……她呆呆的望着窗外,夜幕降临,星河转换,有一颗小流星还来不及收拾它的尾巴。

  岳妈妈见她房间的灯还亮着,过来敲了敲门:“晴晴,该睡觉了。”

  门打开了,岳妈妈低头一看,岳晴晴光着脚站在自己面前,她摸了摸女儿的头:“怎么还不睡觉啊。”

  “妈妈,我想跟你一起睡。”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岳妈妈总觉得这些天晴晴明显比以前更粘着自己了:“怎么了,都这么大了还让妈妈陪着你睡。”

  “我一个人睡不着,害怕。”

  看着岳晴晴软软糯糯的样子,岳妈妈心里一软:“好吧,但是只允许这一次哦。”

  “三天行不行。”岳晴晴撅着嘴巴恳求道。

  “这孩子……”

  路过的岳池峰听到了母女二人的对话,把岳妈妈拉到一边,小声的说:“你就陪她这几天吧,我总觉得这孩子像有什么心事。”

  岳妈妈认同的点了点头:“你也感觉到了?”

  岳池峰叹了口气:“刚刚回来的路上抱着我哭了好一通,问她怎么啦她也什么都不说。”

  岳妈妈一听,埋怨的瞪了他一眼:“公司的事让这么小的孩子卷进来,她能应付得了才怪呢。行了,你去帮我把枕头拿过来,这几天我陪晴晴睡。”

  岳池峰越过岳妈妈对着小晴晴幼稚地瘪了瘪嘴:“我就先把妈妈借给你几天,你不许给我把妈妈冻着,气着,否则以后都不借给你了。”

  岳晴晴“噗嗤”一声被逗笑了,一本正经的抱了个拳:“放心吧,晴晴一定完璧归赵。”

  “这孩子会的词还不少。”岳池峰感叹了一声,摇着头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岳妈妈把晴晴抱起来:“你这孩子老是喜欢光着脚走路,也不怕冻着。”

  ……

  深夜

  岳晴晴在妈妈的怀里贪婪的感受着母亲的温度,她小小的手放在妈妈脸上,无比的眷恋与不舍。

  这份温暖,时隔多年终于回来了,可惜还没等她回味,就又要分离了。

  早上,岳晴晴不到四点就醒了,掀开被子蹑手蹑脚的走到桌子旁边,在给小晴晴的信上写下:“要让妈妈快点去医院检查,不能再拖了。”

  她只知道妈妈是心脏病突发去世的,面对这个问题,除了早点去医院确诊以外,恐怕别无他法。

  洗漱的时候,岳晴晴望着自己因为睡眠不足而猩红的眼睛,用力的摆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加油。”

  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又跑回桌子上写下:“要记得早睡早起,不可以挑食,你要是不听,以后可是会变成黄脸婆的哦。”

  落下笔之后,岳晴晴撑着脑袋又开始苦恼了,如果嘉盛破产的话,自己还是要去姑姑家里,又要吃不饱……对了,冯玮如……既然没有办法再阻止嘉盛的破产,就一定要让小时候的自己离冯玮如远一点。

  想着,就用笔写了下来:“离冯玮如远一点。”

  也不知道小时候的自己会不会听……

  岳池峰打着哈欠走出来,看见岳晴晴在自己房间里坐得端端正正的在写东西,好奇的走了过来:“你怎么起这么早,这才不到六点。”

  岳晴晴赶忙把信收起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做了个噩梦吓醒了,就睡不着了。”

  岳池峰走过来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别那么辛苦,有很多事情不是你一个小孩子该去操心的,你呀,就操心天天吃什么,穿什么就够了,天塌了有爸爸顶着呢。”

  天塌了有爸爸顶着……可是公司破产之后你去了哪里呢,为什么一连十几年我都没有再见过你,你最后还不是把晴晴一个人丢下了……岳晴晴哀忸的望着岳池峰。

  “怎么了,突然这种表情?”

  “爸爸,如果有一天你撑不住了,你会丢下晴晴吗。”

  “当然不会了,你这小脑袋瓜里都在想什么呢。”岳池峰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

  岳晴晴又挂上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我就知道爸爸不会抛弃晴晴的。”

  也许爸爸也有他的苦衷吧,岳晴晴心想。

  “对了爸爸,我想请三天假。”

  “怎么了?”

  “老师讲的我都会了,老师没有讲到的我也都会了,就帮我请三天假嘛。”

  “都会了?那爸爸考考你,九九乘法表怎么背?”

  “这个太简单了,一一得一,一二得二……”说实话岳晴晴都感觉背这个侮辱了自己二十多岁的智商。

  “哇,怎么背得这么流畅了,明明之前还磕磕巴巴的。”

  “我都跟你说我都学会了,你还不信。”岳晴晴噘着嘴佯装不悦。

  “好,那爸爸帮你请三天的假,不过你请假要干什么总要告诉爸爸吧。”

  “我可以保密吗。”

  岳池峰想到景浩清之前说的,要给岳晴晴足够的自由,虽然不放心但也没再追问下去。

  “小小年纪都开始有秘密了啊,行,那爸爸就不问了,但是你不要惹祸哦。”

  “当然不会了,晴晴那么乖呢。”

  ……

  烈日下一个少年在篮球场一个人孤独的投篮,在他不远处是一场如火如荼的篮球赛,篮球赛很精彩,可是观众席上却鸦雀无声。

  顺着拉拉队少女们的目光望去,是那个正在孤独投篮的少年。

  “快看,那个不是我们的校草吗,我第一次见他打篮球,好帅啊!”

  “那个……们要不要去围观校草打篮球?”

  “这不太好吧,我们是来给班级篮球队打call的。”少女咽了咽口水。

  正当少女们纠结的时候,一个清脆的童声划破这宁静得有些尴尬的气氛。

  “景哥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