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回到过去养自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梦中的人们

回到过去养自己 步湘乐 2563 2020.03.19 00:17

  岳晴晴这天没有来学校,冯玮如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座位,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师!岳晴晴怎么又没来上学啊。”冯玮如举手问道,还特意在“又”这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老师不知道是对打乱她上课的冯玮如不满,还是对三天两头请假的岳晴晴有意见,两个眉毛都要皱到一块去了:“她请假了,说是有事。”

  冯玮如无聊地趴倒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些天岳晴晴好像哪里变了,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变了。冯玮如募地觉得有些心慌,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还是她养了一年的小仓鼠死掉的时候。

  下了课,甄夏跑来找岳晴晴,却看到她的位置上空荡荡的,转而去问正在写作业的冯玮如:“喂,岳晴晴去哪了?”

  冯玮如抬起头,不满地说:“我不叫喂,我有名字,叫冯玮如。”

  “那冯玮如同学,岳晴晴去哪了?”

  冯玮如心不在焉地:“我不知道。”

  “亏你还说你是她唯一的朋友呢,连她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冯玮如咬了咬嘴唇:“我是把她当朋友,可是人家有没有把我当朋友还不知道呢!”

  “什么?”

  “没事,你是叫甄夏是吧。”

  “对啊。”

  “我们都是晴晴的朋友,那我们两个是不是也算是朋友了?”

  “这个……”

  “干嘛,跟我当朋友还委屈你了?”冯玮如撅着嘴巴,佯装生气地抱着胳膊。

  “那好吧。”

  ……岳晴晴第二天来学校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甄夏和冯玮如在一起兴致勃勃的讨论游戏,就像两个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甄夏看到岳晴晴回来了,喜上眉梢:“晴晴,你不知道,冯玮如真的太有趣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岳晴晴望向冯玮如,不得不承认,冯玮如在社交方面真的是个天才,这一点,岳晴晴不得不服。

  “晴晴你回来了啊,我发现我和甄夏有好多地方很像哎!”

  岳晴晴假笑两声:“是嘛。”

  看着冯玮如和甄夏有说有笑的样子,岳晴晴募地有些心酸,有些人,就算再重新来过,还是会凑到一起,而有些人就算近水楼台,也不过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岳晴晴转身就要走,被冯玮如叫住:“你干嘛去啊?”

  “回家啊。”

  “你不上课了?”

  “我请了假的”岳晴晴委屈的转过身来,眼里还噙着泪水,把从楚随那里拿的的棒棒糖塞到冯玮如的手心里,“我是想来看看你的,没想到你根本就不需要我。”

  说完也不管冯玮如呆住的样子,转身就跑开了。

  甄夏追了上来:“对不起,我知道你的朋友少,我也没想跟你抢冯玮如的。”

  岳晴晴勾了勾嘴角,装可怜这一招可不光冯玮如会。

  “没关系,你们要是玩的那么好,不用管我的。”岳晴晴装出一副我委屈但是我很大度的表情来,余光中看到冯玮如那便秘一般的表情,简直大快人心。

  岳晴晴也不屑和冯玮如这样的小学生斗,况且潞安也说了不可以影响小晴晴的生活轨迹,所以对付冯玮如,只能寄希望于小晴晴看了她留下来的信能聪明点,多长个心眼了。

  “我不会那么小肚鸡肠的,既然你和冯玮如玩的那么好,那以后我们三个一起玩吧,就是……千万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小晴晴啊小晴晴,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剩下的靠你自己去争取咯。

  岳晴晴临走前狠狠捏了一把甄夏的脸,虽然她对六岁的甄夏没什么感觉,但是毕竟那是男神幼崽一枚,便宜不占白不占。

  “再见了,冯玮如……再见了,甄夏。”

  这一天的时间里,岳晴晴去看了甄夏和冯玮如,剩下的半天跑到公司里陪爸爸办公,晚上抱着妈妈一夜没睡。

  第二天岳晴晴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跟站在她面前的女孩道了一声早安。

  等等……站在她面前的女孩?

  “潞安,你怎么出来了。”

  “你忘了,今天是属于我的时间啊。”潞安穿着一身运动装,手上还滑稽的拿着一个五颜六色的风车,“我们今天去游乐园吧!”

  岳晴晴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不情不愿的起身洗漱换衣服。

  游乐园里,烈日炎炎。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得两个人头晕眼花的。

  “你不是说这是无效时间吗,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啊?”

  “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天就像是做梦一样,谁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做梦的时候想来游乐园啊。”

  “看来我们不能在这儿玩了。”岳晴晴拉着潞安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挤出来。

  岳晴晴注意到,街边一个阿姨在默默的流泪,与欢乐的人群格格不入。

  “不是说都在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吗,为什么这个阿姨却在哭呢。”

  潞安摊摊手:“或许她有想做但没办法实现的事情吧。”

  岳晴晴走上前去,把纸巾递给那个阿姨:“阿姨你怎么了?”

  妇人颤抖着双手接过纸巾,泪眼婆娑的看着岳晴晴:“谢谢你,小朋友,我在想我儿子。”

  “那为什么不去见他呢?”

  “他啊……已经离开人世了。”说着又开始泪如雨下。岳晴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不断的给她递纸,递到自己身上的纸都用光了。

  “没用的,她最想做的事情做不了,她这一天都会在极度悲伤中度过的。”

  “你这么厉害,也没有办法让她见到她儿子吗?”

  “我是管时空的,又不是阎王,还能把她儿子送回来不成?”潞安嘴上说得不在意,心下也有些不忍,“放心好了,这一天过后她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的。”

  看着哭泣的阿姨,岳晴晴募地想到楚随,不知道他有没有如愿见到他妹妹淼淼呢。

  “可以带我去一个地方吗?”

  “哪?”

  “泠山公寓。”

  一眨眼的时间两个人就来到了泠山公寓,岳晴晴惊奇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潞安,你是神仙吧。”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的。”潞安得意地挑了挑眉。

  岳晴晴一进门就看到满地的酒瓶子,她的心一揪。

  一边走,一边唤着:“楚随?”

  走到拐角处的时候,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脚腕,吓了她好大一跳,岳晴晴定睛一看,那个酒气熏天,衣衫不整的人竟然是景浩清……

  岳晴晴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能有幸见到景浩清这么颓废的样子,她疑惑地望向潞安:”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潞安在酒瓶阵里踮着脚慢吞吞的走过来:“有的人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放纵自己。这种人平时想得到的一般都能得到,得不到的就藏在心底不愿意让人知道。”潞安废了好大功夫走到岳晴晴旁边,“他现实中肯定有求而不得的东西,但是通常不会发泄出来,既然现实中不能放纵自己,到了梦里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好奇怪……”

  “没什么奇怪的,我见过很多历史上很多有名的人都是这样的。他们都看起来无坚不摧,实际上内心比谁都柔软。”

  得不到的东西……岳晴晴心疼地望着景浩清,把他东倒西歪的身体扶正:“你得不到的东西是父母的爱吗……”

  “不是……”景浩清毫无形象的打了个酒嗝,“我才不稀罕。”

  还真是……连做梦都在逃避啊。

  岳晴晴觉得,如果自己也是在这无效时间里做梦的人,或许也是这样的吧。

  突然,岳晴晴的手被一双小巧的手包裹住了,顺着望去,一个看起来五六岁的小女孩就站在她面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