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回到过去养自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孟斯

回到过去养自己 步湘乐 1421 2020.03.24 20:39

  岳晴晴听着对面叮叮当当的声音,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瘫在沙发上:“楚随哥哥,跟我讲讲这些年你和景浩清都发生了什么吧。”

  “这三年……”

  “不,是从十九年前到现在。”

  “这时间久了,你干嘛要问这个,你又不是不知道。”

  “嗯……”岳晴晴解释道,“你就给我捋一捋嘛,我最近……记忆力不太好。”

  “好吧,”楚随半信半疑的,“这十九年……景浩清在他爸手里夺得景氏的所有权,然后有了孩子,这不,马上也要结婚了……至于我,就这样呗,混着混着这么多年就过去了,一事无成。”

  “就这样?”

  “不然还能怎么样?”

  岳晴晴垂眸:“淼淼呢,还没找到吗?”

  楚随低下头,遗憾的摇了摇头,嘴角带着一丝自嘲的笑:“没有,找了这么多年,甚至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岳晴晴很想告诉他,在他不记得的某一天,他曾经见过,拥抱过淼淼。

  “对了!”岳晴晴忽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线索,是无效时间里淼淼说的那个名字:“你认识孟斯吗?”

  “孟斯?你怎么会知道他?”楚随的表情有一丝慌乱。

  “看你的样子,你认识他咯。”

  “是我的仇家。”

  “既然是仇家,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淼淼的失踪和他有关呢。”

  “不可能。”楚随想都没想就一口否定了,眼里却没有坚定,有的净是慌乱和不确定。

  “为什么?”

  “如果是普通的人贩子,那淼淼现在还有可能活着,如果是孟斯……”楚随凝噎,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不忍心说下去了。

  这个孟斯,到底是什么人,能让楚随这么恐惧。

  岳晴晴能肯定这个人是找到淼淼的关键:“所以你就一直没往他身上想过吗,万一……”

  “你知道孟斯是什么人吗,N市只手遮天的人,掌握着半个国家的命脉,如果真的是他,那淼淼现在极有可能已经没命了。”

  岳晴晴原本以为,景浩清和楚随是前世的她做梦都接触不到的人,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人,连一向玩世不恭的楚随都恐惧至此。

  “你怎么会和他结仇?”

  “小时候,我把他弟弟打成了残废。”

  “什么!”岳晴晴的嘴巴张成了O形。

  楚随摊摊手:“我只是正当防卫,而且动手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只是最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我而已。”

  “那他干嘛不来找你报仇,要掳走淼淼。”

  “这才是他的残酷之处,抢走一个人最珍视的东西,远比直接报复到这个人身上更让人绝望。”楚随说着,突然提高了音量,“我说了,不可能是他干的,淼淼只是被人贩子拐走了而已。”

  他在找的不光是淼淼,还有心里的那点希望。如果告诉他淼淼落在了孟斯手里,那无异于剥夺了他所有的希望。

  “你冷静一点……”

  楚随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喝了口水稍微平静了一点:

  “你怎么知道他?”

  “我……我自己打听的呗,你的仇家嘛,我为了帮你找淼淼,特意打听的。”

  对,就是这样,岳晴晴心虚地咽了咽口水。

  “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我的。”

  “那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和景浩清可以信任了,能不关心嘛。”

  “是嘛,”楚随怨怼道,“这么在乎,你还整整三年不肯露面,要不是景浩清找到你,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在哪呢,你知不知道快把我给急死了。”

  楚随变脸变得太快了,明明刚刚还一副悲愤交加的样子,现在就变回了平时的样子。

  “对不起……我那不是想一个人静静嘛。”

  “静静要静那么长时间吗,整整三年,如果不是我们来找你,你是不是打算静一辈子?”

  “我错了……”

  “你知不知道,我做梦都是你们两个哭着来找我,跟我说,哥哥我好难过啊,为什么你还不来找我。”

  她们两个……是指岳晴晴和淼淼吧?岳晴晴突然鼻头一酸,楚随他的心里,自己已经可以和淼淼相提并论了吗。

  她心里一热,抱住了正在喋喋不休的楚随:“谢谢你。”

  楚随怔住了,他一抬头,看到一张笑出褶子的老脸。

  “啧啧啧,少爷,都这样了你还嘴硬。”

  “陈叔,你听我解释……不对,我干嘛要跟你解释,你又不是我爸。”

  岳晴晴松开手,一头雾水的看着两个人的互动。

  “这位是?”

  “这是我家的老管家,陈叔。”楚随向岳晴晴介绍,“算我半个家人。”

  “就完了?你不跟我介绍介绍这位美女是谁吗?”

  “叔叔你好,我叫岳晴晴,是楚随的朋友。”

  “只是朋友?”陈叔装模作样地摸了摸他下巴上本来就不长的胡子,“我看着不像啊。”

  “去去去,哪不像了,你给我收起你那副猥琐兮兮的样子,别吓着晴晴。”

  “得,我不打扰二位了,”陈叔转而对着后面的人说,“你们把沙发搬进来。”

  趁着工人搬沙发的空,陈叔神秘兮兮的往楚随口袋里装了个正方形包装的东西,楚随摸,里面还有一个环形的鼓起。

  “陈叔!”楚随咬着牙低声怒吼。

  而这时候陈叔早就带着工人们搬着旧沙发溜之大吉了。背影仿佛写着“做好事不留名”这六个大字。

  楚随再看向岳晴晴,脸上不自觉的泛起了一层红晕,接下来的半天里,他手紧紧的贴着裤子口袋,生怕一个不留神那个东西就从口袋溜出来了,岳晴晴在旁边,扔又不知道往哪扔,藏又觉得哪里都有被发现的风险。这可难倒了他这个纯情的三十多岁老少年。

  “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

  “没有,你看错了!”

  “我就说说,你干嘛那么紧张?”

  莫名其妙,肯定有鬼。

  岳晴晴学着他以前用的那一招,悄咪咪的伸出罪恶小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挠得他前仰后合。

  眼看着口袋里的东西就要露出来了,楚随赶忙抓住岳晴晴不安分的手,悄咪咪的把那个东西塞了回去。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两只手还抓在一起……其中有一个人口袋里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物件……这个场景,这个氛围……仿佛不发生点什么都说不过去似的。

  岳晴晴倒没觉得有什么,毕竟前不久她还被十八岁的楚随抱在怀里过呢,她从心里把楚随当成哥哥。

  楚随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松开了手。

  “那个,我去个厕所。”

  他逃也般的躲进来厕所里,掏出那个罪魁祸首,找到打火机,准备一把火燃了它。

  但打了好几下都没能打出火来,楚随懊恼的把打火机一丢。

  看着马桶,产生了一个聪明绝顶的想法,他把那个东西扔到马桶里,轻轻一按,伴随着哗啦啦的冲水声,扁扁的小方块和水流一起盘旋着下去,然后……又轻飘飘地浮了上来。

  他无奈的叩上马桶盖,索性眼不见为净。

  “当当当”,厕所门被敲响了:“楚随哥哥,你还没好吗,我肚子疼……”

  “我,我这就好,这就好。”

  他赶忙掀开马桶盖,一只手捏着鼻子,伸出两根手指,在马桶里捞了出来,用水龙头匆匆的冲了两下就急急忙忙的塞回了口袋里。

  打开门,岳晴晴捂着肚子急吼吼的往里冲,一只脚踩在了打火机上,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楚随眼疾手快,跪下来,用一种献祭的姿势双手托住了岳晴晴。

  ……

  岳晴晴此时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这个时候不应该是浪漫的公主抱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