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魔蝶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造化弄人

魔蝶舞 道是无情却有情 6264 2005.10.22 05:19

    夜幕降临,星光闪烁,在紫荆之颠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赫然是无极和刘凝君。

  “哇!无极哥哥站在紫禁之颠上看星星,真有种傲视天下的感觉,让人不禁沉迷在其中,”刘凝君双目微闭,伸开双臂,迎着袭袭威风,粉红色的衣裙随风飞舞,宛若是九天之外的仙女。

  无极眼神十分温柔的看着刘凝君,忽然眼中的柔情不在,迸射出寒冷的杀气,凝视着下方。

  “皇上,天气已经转凉,您还是回宫里歇息吧。”

  “墨痕,朕自问所做之事都顺从天意,为百姓着想,为何还有诸多的人谋反呢?”赵恒不解。

  “皇上,自古以来在宫闱之内,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从未中断,更远胜诡异莫测的江湖。谋反——在历朝历代都有存在,即便是在位者清明如唐太宗也不能避免。明君忠臣,则叛乱平;昏君庸臣,则国家亡,皇上不必耿耿于怀.......”

  “有杀气,保护皇上,”黑舞、黑琳靠近赵恒与墨痕,戒备地看着屋顶上。

  一道剑气刺向赵恒。

  墨痕拦在了赵恒面前,反手一剑,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剑。

  “咦,”来人仿佛十分惊讶自己的一剑竟然被一个女孩子接下。

  “啊,”刘凝君忽然脚下一滑,从屋顶上滚落了下来。只见剑光猛然回旋,倒飞了回去,同时收剑,刚好接住了刘凝君,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然后轻轻地把刘凝君放了下来。

  “吓死我了,”刘凝君惊魂未定的直拍胸口。

  “杀手——无极........”墨痕沉声说道。

  无极仿佛没有听到墨痕的话语,只是看着刘凝君,问:“你.....没事吧?”

  刘凝君笑了笑,“我没事。”

  赵恒看到刘凝君竟然与杀手无极在一起,眼神中闪过一抹错愕,但是随即恢复了正常,“你要杀朕?”

  “是,”无极看向赵恒。

  “原因是什么?”

  “钱,”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无极哥哥,”刘凝君拉住无极的衣袖,低声企求道,“不要再杀人了,好吗?无极哥哥,我求你了,不要再杀人了,好吗?......”

  原本面无表情的的无极看向刘凝君,眼神不由放柔,“这是任务。”

  “无极哥哥杀人是不对的,而且当今皇上也算得上是一代圣君,你若是杀了他,万一再即位者非人,岂不是害了无数百姓吗?”

  无极无言。

  刘凝君拔下头上的玉簪,抵在了咽喉处,神情坚定的说:“无极哥哥,你若是杀皇上,我就是死在你面前,大内高手如云,杀了皇上你如何能脱身?我宁愿先死,也不愿眼睁睁的看着你死。更何况我不能看着你为了一己之私,陷于百姓于水火之中呀!答应我,放弃吧,好吗?”

  无极犹豫了一下,最终下定了决心,“好,”抱起了刘凝君,脚尖点地,纵身离去,刘凝君则暗中朝她们几人打了个手势。

  “发生了什么事?出了什么事?......”大内侍卫这时才惊觉,冲了进来。

  “没什么事,你们退下吧,”赵恒看看向墨痕,墨痕示意黑舞来说。

  “皇上,刚才与公主一起的人是‘四大杀手’之一的无极,是四杀手中最冷酷的,也是最孤寂的人,他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接近他的人非死即伤......”

  “那皇妹怎么会与他在一起呢?而且竟然可以让无极为了皇妹放弃任务?”赵恒大奇。

  “公主做事一向神秘莫测,奴婢也不是十分清楚,”黑琳说道,“能左右无极的决定相信公主在他心中一定zhan有很重要的地位。”

  黑舞接着说,“四杀手中除了血杀创立了‘血杀门’外,其他三人一向都是独来独往的,江湖中也无人知道他们的来历,更无人能命令他们四人做任何事,他们做事只凭自己高兴,没有善恶正邪之分。血杀绝情,肖凡邪魅,追命冷酷,无极冷血,很多人想尽方法想要控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但是却都无功而返,反而葬送了自己的性命。有人说,他们四人更胜往昔的‘三杀手’绝煞、流云和夺魂......”

  “这句话是别人夸大其词了,”一个红衣男人从树上飞落了下来,

  大约二十五、六的样子,眼神冷绝毫无感情,右半边脸俊逸非凡,左半边脸却有明显的灼烧痕迹,很显然是被大火烧伤,虽经过极好的处理,但仍是留下了疤痕。

  “好俊的脸!”黑舞、黑琳忍不住轻呼。

  好特别的眼光!这是墨痕听到后心中所起的想法。

  “血杀~!”黑舞看着红衣男子说。

  “一年前,我就是伤在了‘三杀手’中武功最弱的绝煞手中,若非皇帝,我已是死人,”血杀看向赵恒,“除了你,凡是见到我真面目的人——死!”

  “喂,你讲不讲理,又不是我们愿意见到你的真面目,是你自己......”黑琳脚步一错,把血杀射出的血铃全部收在手里,“要杀我们,至少也该问问我们的意思呀!”

  血杀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不必。”

  “你能杀了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但绝不是我们三人联手之敌,”黑舞道出了事实,“所以,这次,很遗憾你灭不了口。”

  “血杀,她们不能死,朕要你罢手。”

  “好,”血杀点头答应,“还有两次,”说完,人便纵身离开。

  “诶,”黑舞二话不说追了出去。

  “奴婢花奴、花子奉家主人紫琳公主旨意前来保护皇上,”两名白衣少女跪在赵恒面前。

  “两位姐姐快快请起,”黑琳笑着把花奴、花子扶了起来,“走了个舞姐姐,来了两位花姐姐,皇上大可放心了。”

  “庞妃娘娘到!”

  “臣妾见过皇上。”

  “庞妃娘娘千岁!”

  “臣妾见过姐姐,”墨痕微微作揖。

  “文妃妹妹果然是天姿国色,难怪皇上不顾大臣反对,册封妹妹为文贵妃,夜夜留寝于静阳宫.......”

  “庞妃,你来做什么?朕不是说过了,没有朕的命令不准你进静阳宫.......”

  “皇上,臣妾只是来看看妹妹,没什么恶意,皇上何必动怒呢?”庞妃看着赵恒对墨痕的宠溺,心头的恨意更浓了。

  原本册封墨痕为贵妃只是为了让她们有合理的理由留在宫中,却没想到多日的相处赵恒竟与墨痕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现在你已经看过了,可以退下了.......”

  “皇上,臣妾......”

  “恩~~~~~~”赵恒声调提高,语气明显的不悦。

  “.......是,皇上,臣妾告退,”庞妃忍下妒意,躬身离去,暗中用恶毒的眼光看了墨痕一眼。

  ************************************************************

  “无极哥哥,为什么你要杀人呢?”

  “因为......”无极犹豫了一下,但他并不打算隐瞒,“因为我是杀手。”

  “杀手怎么了?杀手也是人呀,”刘凝君说,“杀手中也有好人,就像无极哥哥你。像我大娘她们虽然不是杀手,但是心肠却比无极哥哥更加恶毒.......”

  刘凝君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们的去路被一个人拦住,一个白衣如雪的男人,一个面带邪魅笑容、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男人。

  “肖凡.....”无极轻轻吐出了两个字。

  “无极......”肖凡还是一脸的笑意。

  两人脸上都有着自信,无比的自信,因为他们知道两个相若的对手,自信是取胜的关键。人剑融合成一体,,如巨锥待发,无坚不摧。凝视着,凝视着,人不存在,剑不存在,只有一股无形的、至刚至强的气充盈待发。一个名剑手,气势的升华,有我而无敌。

  无形的剑气充溢在他们之间,刘凝君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

  刘凝君眼神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输了。”

  “?.......”

  “我比你多了另外一种气。”

  “另一种气?”

  “空气。”

  “空气?”无极一楞,“什么空气?”

  “空空荡荡,空空无无,空空灵灵的空灵之气,”肖凡说。

  “空灵之气?”

  “是的,我人已空,才能达空无之界,才能凝结出空灵之气,你心中已经多了一种东西,达不到空无之界。”

  刘凝君眼神猛然一亮:空既是不空,不空既是空,空空如空,人生本就是空。人因空而出,又因空而结,空是人生之始,变是人生之终结。空又如何?不空又如何?没想到短短几日的时间,凡哥哥竟然悟出了空之境界,武功增加又何止一倍?

  “空灵之气?”无极喃喃自语的说道:“想不到世上真有这种气存在,想不到真的有人达到了这个境界,四杀手只怕要以你为尊了~!”

  “是的,”肖凡轻叹了一口气,“所以,你败了。”

  “是的,”无极神色黯然,低声道,“我败了。”

  “在我剑下,败就是死,”肖凡含笑的眼中闪过一抹阴森的冷光,“所以,今天你必须死。”

  无极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有那双灰暗无神的眼中在看向刘凝君时有一抹令人难以觉察的情意。在江湖中多年,他早就有死亡的觉悟,只是担心刘凝君的安全,“我死,放她,无辜,非江湖人。”

  肖凡看着无极,点了一下头,“好,我答应你!”话一落,一抹剑光便直射无极眉心。

  “不要!”刘凝君挡在了无极面前,眼看剑光便要刺向刘凝君要害,剑尖却在她眉心前半公分处停了下来。“放了无极哥哥,我愿意用我的命换无极哥哥的命。”

  “君儿,你让开。”

  “不,我不让。”

  肖凡俊邪的脸庞现出一丝诡异的光彩,“你当真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他的命?心甘情愿、永不后悔?”

  “是,”刘凝君坚定的点点头,“我心甘情愿,永不后悔。”

  “那好,”肖凡嘴角轻撇成优美的弧线,更显得邪魅,“你愿意为他舍身,我就成全你,”白影一闪,把刘凝君搂在怀里,几个起落,便不见了踪影。

  “君儿,哇.......!”无极喷出了一大口血,人跪了下去,左手用剑支地,勉强支撑自己。刚才他与肖凡虽未动手,但已拼过内力,被无形的内力所伤。

  肖凡奔到半路突然停了下来,“恩哼,”忍不住咳血。

  “凡哥哥.......”刘凝君拉住肖凡,飞速地点了他身上几处大穴,然后喂他吃下一颗黑色的药丸。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肖凡睁开了眼睛,看着一脸担心的刘凝君,又露出了邪魅的笑容,“我没事了,君妹,让你担心了。对了,你怎么和无极走在了一起?”

  刘凝君当下把她出宫后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肖凡,“凡哥哥,无极哥哥只是太孤单了,你们会成为朋友的。”

  “也许,”肖凡不欲置否。

  “凡哥哥,我想去仪清王府,你想个办法,记住一定要以丫鬟的身份.......”

  “君妹......”

  “凡哥哥,你放心,”刘凝君嫣然一笑,“我与你大哥的事情也该有一个了结,我不能逃避一世。”

  “我懂了,我会帮你安排。”

  无极强提真气跌跌撞撞地来到一座荒芜的庄院中,“哇!”忍不住又吐了一口血,神志逐渐昏迷。就在这时,一阵微风轻拂,一个青衣男子出现在他面前,身旁在陪伴着一名青纱女子。

  “师傅.......”精神溃散,无极便昏了过去。

  男人把无极扶了起来,在他身后盘膝而坐,双手抵在无极背后,运功为无极疗伤,女子则把一粒青色的丹药塞入无极口中。

  “大胆孤魂野鬼,胆敢在本宫面前放肆,”女子眼神一凌,左手在空中飞快的画出奇怪的符号,一抹青光射入无人的院中。

  “飕飕......”只听阴风飕飕,空荡荡的庄院飘荡着几条肉眼看不到的人影。

  “放肆!在本宫面前班门弄斧,不自量力,”女子眼神沉了下来,右手拈兰花指,左手在面前虚画几下,一道黄色光芒射入人影中,顿时烟消云散了。

  “好重的阴气呀,”男人手掌站起,揉了揉鼻子,说道。

  “阴气重,怨气更重,这里鬼气森森,方圆十里内只怕再无活人。”

  “特别是暗中有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在凝聚着各方幽魂,看来天门阵的力量解开了他的封印。”男人面色沉重。

  “数百年前,玲公主让他沉睡,这次他的苏醒,只怕会给人间带来巨大的灾难。玲公主当前不该.......”

  “师——傅,师——娘......”

  “你醒了,无极,”女子温柔的说。

  “我没事了,多谢师傅,师娘。”

  “唉,”男人忽然轻叹一声,“无极,你变了。”

  “是的,我变了,师傅,”无极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那个女人是谁?”女子好奇的问,“否则凭借绝世一剑,肖凡伤不了你,除非你不在无情,心有牵挂。”

  “我遇到了君儿,和她在一起的这两天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日子。”

  “君儿?是谁呀?怎么不见她?有时间把她带来叫我们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够让我们的宝贝徒儿动心?”

  “君儿为了救我,跟肖凡走了,”无极把所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他们。

  “君儿是.......?”

  “刘凝君.......”

  “什么!刘凝君?”男人与女人惊声道,不由互望了一眼,脸上的神情十分的奇怪。

  “是呀,怎么了?师傅,”无极十分惊讶,他从来没见过男人如此失态过。

  “你们不能在一起。”男人的语气不容反抗。

  “为什么?为什么?.......”

  “无极,我们不让你和刘凝君在一起是为了你好,”女子语气更加轻柔,“否则的话,你会抱憾终身的。”

  “不,错过了君儿我才会抱憾终身的,师傅,告诉我,为什么?否则,我宁可违抗师傅,”无极十分激动。

  “嗨.......”男人轻叹,“真要说原因的话,也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因为......因为你和刘凝君是亲生兄妹,所以你们不能在一起.......”

  “不......不可能,你们骗我,骗我.......”无极无法接受,“我不......相信,不相信......我不信.......”

  “无极,”女子轻喝,“你可还记得十年前,你遇见我们的事情吗?”

  “我......”

  “对,你求我们让你忘却十二岁以前的事情,完完全全的、一点不剩的忘记,所以,你吃下了忘情草,忘记了以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重新开始,所以才会有杀手无极的存在。”

  “不.....不.....”

  女子伸出了左手,手心中有一粒金色的丹药,递到无极面前,“如果你不相信师娘的话,就把情丹服下,便可解忘情草之效,恢复你的所有记忆。”

  无极接过情丹,双手竟然忍不住颤抖,看着男人和女人,犹豫不决。他怕事实真是如此,更怕恢复了自己曾经不顾一切代价也要忘记的记忆。

  “无极,你可要想清楚,一旦你恢复了记忆,无论事实如何,你都必须接受事实,你曾经宁愿忘记父母,忘记亲人,忘记朋友也要忘记的记忆,你.......”

  无极仿佛下定了决心,服下了药丸,“师傅,我已经不在是那个十二岁的小孩子了,我不能再逃避,也不愿再逃避,做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不论过去的记忆如何,我都必须面对。”

  男人听后,满意的笑了。

  _____________我是快乐的分割线_________________

  推荐好友新作<绝潋玉滟>!!!!收藏!!投票!!!支持!哦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