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魔蝶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绝代花魁

魔蝶舞 道是无情却有情 3056 2005.08.27 16:31

    “皇兄,”看着公主的离去,刘凝君忽然朝脸前一抹,露出了真面目,“这才是我的容貌。”

  “啊!”赵恒像是被吓到似的,一是惊艳,一是......“你.......你很像一个人!”说完拉住刘凝君来到一个书柜前面,打开了书柜,从里面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小心翼翼的放下,轻轻的打开,里面放了一副画卷,“你来看,你与画中人是否很像?”

  “.......”刘凝君一把夺过画卷,激动地看着画中的人,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风华绝代俏容颜,雾剪冰心巧红妆。玉颊粉嫩胭脂无,梨涡浅笑媚众生。三两莲足轻步移,素手纤纤若无骨。——赠凤儿。”

  “知君意,怜君情,妾身有负君。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一生情重,直叫人相思缠mian。魂索梦系,只盼望缘定三生。”

  “君为苍龙翔九天,妾非凤凰怎相随?云泥之别妾自惭,盼君慧剑斩情丝。”

  “娘......”刘凝君忍不住跪了下来,放声大哭,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在画面上,“娘.......”

  “什么?凤妃竟然是你娘?.......”

  “是.......”刘凝君点点头,忽然站了起来,急声问道,“你......你刚才称我娘什么?”

  “凤妃呀!”赵恒耸耸肩,笑着说道:“有什么不对吗?”

  “你可知我娘......”

  “我知道,父皇临终前把什么都告诉了我,”赵恒正色道,“当时我根本无法理解父皇为什么要那么做,直到今日,我才明白,父皇当年的心情,只要是自己真爱的女人,是不会在乎她的出身和地位的。二十年前,秦淮河畔,绝代花魁才女——文凤儿飘渺的舞姿,天籁般的琴声,无双的棋艺,惊世的才学,不知迷倒了多少王孙贵胄,就连朕的父皇也不例外。她洁身自爱,卖艺不卖身,天生的傲气,绝代的容颜,折服了所有人,更使父皇魂牵梦系。父皇从来没有告诉过凤妃自己的身份,他想以一个普通男人的身份来爱凤妃......”

  “我娘已经知道先皇的身份了,”刘凝君指着画上的字说,“皇兄来看这句,‘君为苍龙翔九天,妾非凤凰怎相随?’已然点出了先皇的身份。”

  “凤妃既知先皇的身份,还宁愿抗旨也不肯跟随先皇回宫,选择如一,难怪........难怪父皇会对她念念不忘,会把凤妃的自画像当做珍宝般的收藏,还将画中人册封为‘凤妃’,独一无二的凤妃,位同皇后呀!只是没想到一代佳人竟会......”赵恒说不下去了,痴情女子负心汉,自古太多太多的例子了,美丽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只怕无人能够说得清楚,道得明白。赵恒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从装有画卷的玉盒子的暗层中拿出了一道遗昭,“皇妹,这是父皇的遗昭,同时也是密昭。除非遇到凤妃的孩子,否则谁也不准打开诏书。如果在我驾崩前还未遇到凤妃的孩子,那么就让诏书随我一同埋入地下,成为永远的秘密。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巧事,让我遇到了你,凤妃的女儿,”说着,打开了诏书,不由放声大笑,“哈哈,莫非这真是天意?”

  “怎么了?皇兄?”

  “皇妹自己看下就明白了,”赵恒把诏书交给了刘凝君。

  “赵恒皇儿:

  父临终只有一事相求,日后若得遇凤妃的儿女,便如同朕的骨肉,子为王,女为公主,情比亲兄妹,除叛国谋反之重罪外,一律均可赦免,封号永不可废黜.......”

  “父皇.......”刘凝君为之动容,一纸诏书,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对文凤儿的深情款款。如若二十年前,文凤儿的选择是皇上,今日恐怕也不会落得如此凄凉的下场。刘凝君把诏书郑重的交给了赵恒,让赵恒把诏书连同画卷一同收起来锁好,“皇兄,二十年前我娘辜负了父皇的深情,没想到,二十前后,我同样辜负了你.......”

  赵恒苦笑,“也许我们注定了只适合做兄妹,你与赵志的婚约朕会想办法替你解除,堂堂长公主岂能屈身下嫁为妾?”

  “多谢皇兄好意,”刘凝君感激万分,“臣妹已经亏欠皇室太多太多了,不敢再有劳皇兄,这件事情就由臣妹自己来处理吧。”

  “.......也好,”赵恒明白刘凝君不想再有欠于他,略一沉思,“皇妹不是不想姓刘斌的姓吗?而父皇也早有意认你做亲生女儿般对待,朕就为你改姓为赵,赐名——君凤,封号‘朝阳’,君凤,君指父皇,凤指凤妃,皇妹意下如何?”

  “赵君凤?多谢皇兄,”刘凝君微微一欠身,行了一礼道,“四婢。”

  “奴婢在,”四名黑衣少女跪在刘凝君面前,“公主有何旨意?”

  “从今日起,你们四人时刻不离的跟着皇兄,皇兄的安全便是你们最大的责任。你们可以死,但是皇兄绝对不能有事!”

  “可是,公主,奴婢保护皇上,那您怎么办?”

  “黑叶,本宫自信还有自保的能力.......”

  “但是,奴婢不放心公主呀,还请公主别为难奴婢。”

  “公主,不如这样,奴婢和黑叶跟着公主,黑舞妹子、黑琳妹子和墨痕姐姐负责保护皇上?”

  “这.......”刘凝君明白黑叶她们不放心自己一个人,这已经是她们最大的底线了,“也只好这样了。”

  “皇兄,你自己要多加小心,朝阳公主回朝的旨意今日早朝便可以宣读,有黑舞他们在你身边,臣妹也可以放心去追查幕后主使,除非她们死,否则,没人能动皇兄分毫。”

  “有劳你了,皇妹,”赵恒又从装画卷的玉盒子旁边拿出了一个更为精美的水晶盒子,打开上面的三把小锁,从中取出一块玉牌,“这是先皇亲自为你打造、御赐于你的公主令牌,它代表着你的身份,必要时还能调动三军,这也是唯一的一块长公主令牌。”说完,郑重的把令牌交给了刘凝君。

  “皇兄.......”刘凝君当然明白赵恒话中的含义,他把至高无上的权力给了她,这是他在用自己的方法来爱她,叫她怎么忍心再瞒他?“皇兄,有件事情除了家师以外,目前还无人知道,但是我不想欺瞒于你,我的真正身份是天魔宫的主人,历代以来,凡我宫中弟子,皆不能轻易涉身宫廷斗争,但是我们母女俩亏欠你们太多太多了,所以我愿意为你破例。”

  赵恒从未出过皇宫,当然不会清楚天魔宫的事情,否则的话,他的神态就不会这么平静了。

  “皇上,您起来没有?马上就要早朝了。”

  “你们先在外面候着,朕梳洗下马上就去。”

  “遵旨。”

  “皇兄,今日午时我会叫墨痕过来的。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让黑舞、黑琳他们传信于我,不论我在何方,她们都会有办法找到我的。因为我可能不在天波府,”刘凝君说道,“黑舞、黑琳,这是死令,记住,你们的任务。”

  “公主放心,奴婢定誓死保护皇上的安全。”

  “恩,”刘凝君相信她们的能力,微一点头,从窗口飞了出去。

  ************************************************************

  在皇上御赐的朝阳宫内,宫女短短几日的时间便全部换成了天魔宫的人,朝阳宫可以说是整个皇宫最安全的地方。

  刘凝君在自己的寝宫内,坐在梳妆桌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色阴晴不定。好半晌才见她动了下,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轻放于眉心,刚好压在眉心的黑痣上,轻轻的揉了几下,黑痣竟然逐渐隐去。刘凝君露出魔魅般的笑容,“嘻嘻,当了几天的文君,刘凝君消失的太久了,只怕会被一些人忘记,也是该再次出现的时候了。”话一落,身上的华丽的黑色长袍变成了补丁落补丁的百衲服,比之乞丐有过之而无不及。然后不知道从何处拿了一块泥巴,把清丽、脱俗的容颜覆盖,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后,人便消失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