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魔蝶舞

魔蝶舞

道是无情却有情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05.06.23上架
  • 5.47

    连载(字)

5238位书友共同开启《魔蝶舞》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巧遇杨家将

魔蝶舞 道是无情却有情 5941 2005.06.23 04:55

    “爹,您当真是这么偏心?”衣着华丽的三小姐刘凝语语气十分埋怨的说道:“什么事情都只想到了小妹,对方可是堂堂的仪清王世子呀!这么好的亲事你只记得小妹,只要我们能够攀上了这门亲事,便可一跃龙门,荣华富贵不是措手可得吗?……”

  “就是呀!爹,听说就连当今皇上都对他非常的欣赏……”

  “咱们家的语儿论相貌,论才学可都不比凝君那丫头差呀,要是真能和仪清王攀上亲家,还怕……”

  “够了!……都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乱吗?”刘斌大怒:“我自己想静下。”

  他们几人欲言又止,先后离去。

  刘斌的神情像是十分的悲痛,独自一人来到静园外,呆呆的望着静园的大门,久久不能言语。忽然间,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悄悄地从门旁边的墙上翻了过去,“不对劲,这里安静有些诡异,按道理不该这么安静的,到底是什么回事?”心中猛然一惊:难道是君儿出了什么事?却发现屋门前被他派来监视刘凝君护院竟然都昏倒在地上,脸色不由大变:“君儿,君儿……”刘斌冲进门去,发现房中空无一人,连忙点燃了蜡烛,却只找到了刘凝君的留书,鲜血在烛光下显得特别的醒目。

  “生养之恩,来日必还;负母之恨,决不甘休;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割发还情,恩断义绝。”

  “割发还情,恩断义绝……君儿,”刘斌握着留书的双手忍不住颤抖,留书上的青丝长发刺入心扉,书信滑落在地上,“你恨我,凤娘,凤娘……”刘斌失魂落魄的捡起地上的书信,冲到了灵堂,抱起了灵位,飞奔了出去。

  在后山的竹林里,刘斌看着灵位,双目含有款款深情,但是神色却逾发显得痛苦,“凤娘,咱们的女儿她恨我呀,恨我呀!负母之恨,负母之恨……哈哈……”

  刘斌的情绪十分的激动,很快地他渐渐平静了下来,柔声说道:“凤娘,你可还记得我们初相识的情景?当时我们就相识在这里,一见倾心,论诗词,论歌赋。你是我这一生中最爱的女人,只是‘恨不相逢未嫁时’呀,我已经有了三位夫人,只能委屈你屈居为四房,但你依然无怨无悔地跟着我,我本以为我们会相伴到永远,却没想到竟是你痛苦的开始。十八年前,由于我一时大意,差点害死了你和腹中的胎儿,也让我发现,原来云芝、慧娇和宝宝她们早已经容不下你。丝毫不懂武功的你怎么会是她们的对手?为了你不再受到伤害,只要能保你不死,我宁愿离开你。从那天起,我的心也随着你陨落。可是,现在我们的女儿……竟然恨我!……”

  “云芝的毒,慧娇的暗器,宝宝的机关,她们每个人都能轻而易举的伤害你,她们虽然无情,但是她们毕竟是我的妻子,是我的责任,只有我远离你,才能保你安全。难道我这样做也错了吗?凤娘,你告诉我呀!凤娘,咱们的女儿越来越美丽,甚至于更胜于夕日的你,眼看着云芝她们眼里再也容不下君儿,我惟有把她送走,交给一个有足够能力保护她的人手里。我曾无意中救过仪清王一命,我虽不是施恩图报之人,但是为了君儿,我只能去求王爷,而王爷也答应让世子娶君儿为妻,只是世子却只肯娶君儿为侧妃,只要能保君儿性命,哪怕是委屈她为妾。却没想到君儿性情如此刚烈,她一个弱质女流怎么能在险恶的外面生存?虽好过在家,但也在君儿心中种下了恨根。凤娘,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刘斌瘫跪在地上,高举双手,抬头看着手中的灵位,大声喊道:“苍天啊!我刘斌到底做错了什么事?要你如此对我?我已经失去了最心爱的女人,难道你还要夺走我最爱的女儿吗?老天爷,如果可以,我愿意我的生命来换取君儿一生的平安和幸福……”

  “老爷……”刘斌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男人,“已经四更天了,您该回去了,万一让三位夫人发现……”

  “我知道,子风,我只是想多陪陪凤娘,”刘斌站了起来,神色逐渐恢复,“你和残电二人不是一直负责保护君儿的安全吗?有没有看到君儿是怎么出走的?”

  “子风失职,并未发现小姐是何时离开。”子风恭敬的说道:“只是有件事情属下至今仍然想不明白,小姐是怎么在我们毫不察觉的情况下离开的?”

  “子风的意思是有人掳了君儿?”

  “子风只是猜测,不过我想有墨痕在小姐身边,小姐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刘斌沉思了一会儿,“子风,告诉残电,找到小姐,并把她安全带回。”

  “是,属下明白。”

  “等等,”刘斌忽然叫住了子风,“不用带君儿回来,你们就留在君儿身边保护她,无论她想要做什么事,都尽量去满足她。”

  “是,”子风朝后退去,隐身暗处,刹时不见了踪影。

  刘斌深情地望着灵位,长叹了一声,久久不能言语。

  ※※※

  “小姐,这里不是我们隔壁的废庄吗?你怎么知道静园会有暗道直通这里?……”

  “墨痕,什么也不要问,什么也不必说,等下你自会明白。”刘凝君带着墨痕来到一棵古树前,对着古树上下左右拍打了九掌,便听见“叽”的一声,古树开了一个大门,“我们进去。”

  她二人走下台阶,下面竟别有一番天地,黑纱、黑幔垂地,整个密室笼罩在一股神秘的气息中。四名黑衣少女单膝而跪,神态十分恭敬。

  “奴婢已为公主殿下打理好一切,请公主殿下先行沐浴更衣。”

  “公……主?”墨痕震惊的看着刘凝君,仿佛今天才认识她一般。

  “本宫知道了,黑夜,带墨痕去更衣,待会本宫有事要说,”刘凝君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丝毫不见文弱之气,眉宇间的威严令人无法抗拒她的命令。

  “是,墨痕姑娘,请随奴婢来。”

  一个时辰后,优美的琴声响起。刘凝君也换了一袭黑纱,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魔性美。

  “启禀公主,墨痕姑娘到。”

  “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进门,墨痕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刘凝君优雅的抚琴,檀香絮絮而升,她只说了一句话,“因为我是天魔宫的宫主。”

  “天魔宫?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天魔宫?”墨痕吓了一跳,“怎么可能?小姐怎么会……”

  “这是事实,”刘凝君说道:“十三年前,我无意中遇到了师傅,有幸被她收为徒弟,教我武功……”

  “那您怎么会?……”

  “成为天魔宫的主人是幸也是不幸,”刘凝君轻拨了下琴弦,语气十分的平淡,仿佛述说的并非自己的事情,“幸是拥有别人无法拥有的能力,不幸的是要承受的磨难也非普通人可比。为了磨练我,使我能忍人不能忍,三年前我功成之日,师傅封了我的武功。直到我娘去世的那天,师傅才解开了我的封禁,恢复了我的武功。你只要知道了我的身份,便自会解开心中的迷团。”

  “太好了,小姐,我真为您高兴,夫人终于可以含笑九泉了,”墨痕喜极而泣。

  “黑夜,黑云,黑雾,黑琳,明日天亮前为我准备一顶软轿,我要去东都。”

  “遵命。”

  ※※※

  “老爷,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

  “五……五小姐不见了!”

  “什么?”刘斌佯装大惊。

  “今天一早,小的为小姐送早饭,谁知道一进门,便发现小姐的闺房内已空无一人。”

  刘斌一下子惊坐在椅子上,“这可怎么办?明日便是大婚之日,没有了新娘,要我如何和王爷交代?还楞着做什么!还不赶快去把小姐找回来!还不快去!”

  “是,小的马上去。”仆人们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这下好了,大婚不见了新娘,”三夫人张宝宝说道:“对方可是堂堂的王爷,这个人可丢不起。”

  “那你们说该怎么办?”刘斌一时没了主意。

  “不如让语儿代嫁?……”

  “不行!万一被王爷发现了只怕会更糟。”大夫人庄云芝道:“为今之计还是先找到君儿再说……”

  “万一明天还是找不到呢?”张宝宝反问。

  “这……”庄云芝一时无语。

  “老爷,不如你先派人去和王爷打声招呼,就说我们家君儿突染恶疾,先把婚期压后……”二夫人舒慧娇说。

  刘斌考虑了下,“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也只有这么办了,只是派谁去好呢?”

  “女儿愿意为爹爹分忧。”

  “不行,你一个女孩家怎么可以……”

  “爹,我只是去见见我那位未来的妹夫而已。”刘凝语笑着说道。

  “老爷,你就念在语儿一片孝心的份上答应了她吧!”张宝宝道。

  “老爷若是不放心可以让建儿和晨儿陪着呀,”庄云芝道。

  “这……”刘斌岂会不知道她们打的什么主意吗?只是他只能……“也好,就辛苦语儿你们三个了,我命人马上为你们收拾行装,即刻起程,希望还来得及。”

  “是,孩儿一定不会让爹失望。”他们三人交换了一个彼此会意恶毒眼神,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老爷,苏州商行出事了!”就在这时,有人匆匆来报。

  “好的,我马上过去。”

  刘斌刚离开没多久,三位夫人的脸上都换上了冷酷的表情,“二妹,三妹,这次正是除去刘凝君这个贱人的好机会。”

  “是啊,大姐所言甚是,看来老爷是一时半会回不来了,这是上天给我们的机会。”

  “三妹说的对,我马上去安排,明日一早出发。”

  ※※※

  “小姐,我们马上就要到东都了。”

  “墨痕,我们在这里下车。”

  “可是小姐,这车……”

  “车自会有人处理,”刘凝君和墨痕下了马车。“前方有打斗,我们过去看下。”

  只见数十名黑衣蒙面人正在围攻几个人。被围攻的人围在一起,保护着中间的那名男人。

  “竟是杨门女将?”刘凝君有些许的惊讶,那么那个男人应该就是赵恒了,杨门女将乃是女中豪杰,个个堪称巾帼英雄。“墨痕,你且守在一旁,见识下我的武功。”话落,纵身飞到树上,抓起一把树叶以最基本的“天女散花”的暗器手法射出。

  “啊!”几声惨叫,说也奇怪,如此简单的暗器手法,竟无一人躲开,每个蒙面人的眉心都多了一片树叶,令人不由惊叹。与此同时,刘凝君旋转着飘落在两方人之间,罗袖飞舞,从身上飞出几条黑绫,射向黑衣蒙面人,黑绫所到之处,必有惨叫声发出。

  “好可怕的武功!”墨痕忍不住惊叹。

  眨眼之间所有的黑衣人全部倒地。刘凝君看了下中间的那名男人一眼,转身便欲离去。

  “姑娘,请等下。”

  刘凝君却依然置若罔闻。

  “拦住她!”

  只见四名女子纵身拦在了刘凝君和墨痕面前。

  “什么意思?”刘凝君转过身来,冷眼扫了众人一眼,冰冷的眼神使得众人心中一寒。

  “在下谢过姑娘出手相助之恩!”

  “不必,我出手救你是因为我高兴出手,我今日心情好,只不过救的人刚好是你而已。”

  “姑娘,请到舍下一坐,让在下略备薄酒,以尽地主之谊。”

  “我说过了不必,更何况我还另有事情要做……”

  “大胆,休得无礼……”

  “如果说我命令你呢?……”

  只见人影一闪,刘凝君已站在男子面前,冷声道:“从来没有人可以逼我做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即便是你贵为皇帝也不例外——赵恒。”

  “你既然知道朕的身份,竟还敢对朕无礼?”赵恒丝毫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奇怪。

  “你是皇帝也好,乞丐也罢,都与我无关,只要你是人,我便是这种口气,不习惯你大可不必听,我并没有强迫你。”

  “大胆……”

  “无妨,”赵恒拦住身旁人。

  刘凝君眼神一凌,冷声道:“杨八妹,杨家枪虽然名震天下,只是单凭你们几人,我若要走,就绝对无人能留下我。”

  “哼哼!好大的口气!”杨八妹冷哼道,分明不信刘凝君所言。

  “信与不信在你,我只是说出实话而已,”刘凝君轻捋了下发丝,淡淡地说道:“墨痕,我们走!”说完,两人便纵身离去。

  “敢问姑娘芳名?……”

  “有缘自会相见,何必知姓名?”竟真无人能拦下她们二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离去。

  “惊若翩鸿!真是好美的人儿!……”赵恒忘神的盯着刘凝君消失的身影,情不自禁的说道,好半晌才回过神,“好怪异的一个美人儿!”

  “皇上……”

  “太君,朕知你意,你要说的是这位姑娘来历不明,身份不明,恐目的决不单纯,”赵恒道:“朕自有分寸,请太君放心。”

  “皇上能够明白,老身也就放心了。”佘老太君恭敬的说道。

  “被刺客搅的没什么兴趣了,摆驾回宫。”

  “遵旨。”

  仪清王府 “喂,我说大哥呀,你真的打算娶那刘家小姐呀?”在一棵树上,斜卧着一名俊逸不凡的男人,正含笑看着树下的另一名男人,说道。

  “她父亲对父王有救命之恩,父王既然答应过完成刘斌一个心愿,我就不能让父王失信。”

  “可是也没必要赔上自己的一生幸福吧!”

  “所以我只答应收她为侧妃,”男子道。

  “万一大哥日后遇上一个令自己心动的女人呢?那你怎么对……”

  “我会给她唯一。”

  “只是如此对刘家小姐岂非不公?”

  “要怪就只能怪刘斌不该攀龙附凤!”

  “只怕刘斌却非攀龙附凤之人,否则他不会时至今日才提出要求,”男人却并未把这句话说出,反而笑得有些得意:“好无情呀!大哥,人家好歹也是你的岳父!”

  “赵凡,想死的话,我会很乐意成全你!”男人抬眼望向树上,语气冰冷的说道。

  “哎呀呀,我好怕呀!”赵凡佯装发抖,“好了,不逗你了,明日便是你大婚的日子,你着准新郎官不去准备下吗?”

  “没那必要……”

  “对了,听下人们说刘府来了人,老头子正忙着招呼他们,你这个姑爷不过去看看吗?”赵凡笑着说道,身形一动,便从树上飞身到了对面的墙上,“至于我嘛,不好意思,我可没时间陪那些人,天波府刚传来了消息,杨家将被困天门阵,我得去看下。”说完,便跃下墙去,几个起落,便不见了踪影。

  无奈之下,赵志只好朝大厅走去,去应付刘家的那些人。

  ※※※

  “小姐,我们为何要去天波府?”

  “北方天空弥漫着一股阴邪之气,这应该就是辽国国师——任道安所设之天门阵散发出来的邪恶力量!”刘凝君沉思,神态竟是十分的严肃,“天门阵杀人无数,伤人心智,有违天和,我不能置之不理,而杨家正是我们可以借助的力量。”

  “那小姐知道如何破解这天门阵吗?”

  “不知道,因为这世上无人见过天门阵真正的威力,我也只是听师傅偶尔提起……”刘凝君面色沉重,“我们要尽快赶到天波府,迟了我怕就来不及了。”

  “是,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