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大国战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5章 消失的两年

大国战隼 步枪 3093 2019.09.18 08:00

  其实拢共也没一分钟,但李战感觉像是过了好久一样,他正忐忑不安的时候,刘国坚说话了。

  “你小子进步比我想象中的要快。”刘国坚却是如此说道。

  李战反而愣了,这是几个意思,他正担心是不是让师父丢脸了怕挨骂呢,表扬?这逻辑不太对啊。

  “秦明说得没错,你问我,我也是给你同样的答案。”刘国坚沉声说,“你看问题要多站出来看,埋头看没准就忽略了问题的本质。你现在的瓶颈不是技术。”

  李战不由急声问,“那是什么?”

  “意识。”刘国坚斩钉截铁地说道,“战斗意识。你的意识跟不上你的动作,实际上你是被动作拖着走,而不是你的意识在引领动作。有些人打枪抬手出去就是十环,有些人明明技术很过硬却做不到。为什么?”

  “原因就是我刚才提到的意识。意识一定要走在前面,你得知道你的下一步要做什么,并且要知道目标下一步会做什么。进入的速度过快,难道就真的没办法解决吗?如果你进入的相对角小一些,你的速度还是问题吗?目标连规避的动作都做不完你就能把他击落。”

  一言惊醒梦中人。

  秦明提到了问题,但是他没有给出具体的解决办法,也许是为了让李战摸索,以为这个摸索的过程是难得的经验累积,但也许是因为秦明没十足的把握,所以不会轻易给出具体的解决办法。

  毁了一辈子的名声怎么办?

  刘国坚就没那么多顾忌了,况且这是他徒弟,他比秦明更加了解。他知道徒弟的性格,这小子就是两面人,在天上和在地面完全两回事。挺斯文的一个人,平时也挺和气,讲话也很文明,标准好孩子。可到了天上,就没有他不敢做的,而且从来是追求速度的,飞行风格粗鲁不堪,像烈马似疯狗,绝对的难缠。平时流畅如行云流水的起降动作很大程度是做给塔台看的——不然谁放心让你飞!

  因此,一听李战说完,刘国坚就明白了。李战是相信秦明讲得有道理的,稍稍控制一下速度,把握住平衡点,问题肯定能解决。可是恰恰李战最不喜欢的就是损失速度,在他看来,空战中损失了速度的战机就是待宰的羔羊。

  他第一次处置空情不就是把歼-7的加速性能发挥出来搞了个音爆把外机吓走的吗?

  他才懒得跟你一螺旋桨发动机的上单翼伪客机拼低空低速。

  刘国坚顺着战机徒弟喜欢的风格思考对策,自然就不会在把握速度上费脑筋了。

  “你明白了吗?”刘国坚问。

  李战很激动,“明白了,完全明白了。”

  “好,好好练,争取早点开上三代机,你们那边马上要改装歼十一,你给我好好改装,听明白了吗?”刘国坚沉声道。

  李战下意识的立正,“是!明白了!”

  “那就这样。”

  “师父等等!”

  “还有什么事?”

  “五一你有空吗,我想去看看贵松。”李战犹豫着说。

  刘国坚又沉默了,半晌,道,“不确定,你等我联系吧。”

  “好!”

  “就这样。”

  直到传来忙音,李战也还愣着。他是十分想问师父调到哪里去的,但是师父不说他就没敢问。一定是有保密纪律的,否则师父不会闭口不提,而且忙成这样,实在是奇怪得很。

  放下话筒,把疑惑放到一边,走出值班室抬头看天,方才还挺晴朗的天这会儿不知道从哪飘过来一片乌云。他这才意识到,西县的雨季来了,这才四月份。往后,基本上到了下午,西县都会下雨,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到八月份。

  能飞行的时间大多肯定是会安排在上午的了。

  也许是天气变化的影响,李战回到寝室时,情绪一直好不起来,打发走聂剑锋和唐磊磊,他一个人坐在窗户前的办公桌前面望着外面酝酿着准备哭泣的天色和院子里的荔枝树发呆。再有两个月那青涩的果实就该熟透红彤彤起来。

  雨下来了,西县夏天的雨与西田夏天的太阳一个脾气,暴躁得很,说下就下,噼里啪啦的豆大的雨点连成线,压根给你跑到屋檐下的耐心都是没有的。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多会儿全都停了,再一会儿,云散去太阳又出来,除了湿漉漉的地面和还在滴答着水的荔枝树,哪里有半分雨天的样子。

  这老天,调皮得很。

  收回思绪,把要涌上来的悲伤强压下去,起身转过身却差点没被吓个半死。

  “黄博士,您,您怎么来了?”

  门口赫然站着黄晓月,这回胳膊没夹着文件夹了。

  “你干什么呢,我喊了你好几声。”黄晓月举步走进来。

  李战勉强笑了笑,“想事情想入神了。”

  “想女朋友了吧?听说你买房了,什么时候结婚?”黄晓月坐下,自然而然的翘起腿来。

  李战在侧面的单人木沙发坐下,尴尬道,“没有,我没搞对象,暂时没那个精力,也没时间。你怎么知道我买房了?”

  主要是买房这个事情怎么就传到了黄晓月这里,能传到她这里,卫生队的其他人也肯定知道了,这岂不是整个场站都知道了?就陈飞和聂剑锋知道这个事情,是哪个大嘴巴?

  “一哥下部队上备勤买房子,全师都知道了吧?你都快成为新飞行员的偶像了。”黄晓月笑着说,隐带有揶揄。

  李战苦笑着解释道,“我家就在西县啊,我不住爹妈要住吧,再说了我贷款买的,欠了好多钱。”

  “所以你挖空心思让首长给你多飞行多搞点拉杆费,是为了还房贷?”黄晓月似笑非笑。

  李战一怔,“连这个你也知道了?”

  “你不要忘了你答应过帮我忙的,现在你还是我的病……研究对象。”黄晓月说,“不过,我也有不知道的。”

  她说着把翘起的腿放下,两个胳膊肘撑在大腿上,双手交叉放在眼前,身子前倾,盯着李战看。

  得亏她穿的是军装,要是便装,胸口大把风光指定是暴露了。

  “你是不是跟我解释一下,你消失掉的两年履历干什么去了?”

  一听这话,李战眉头很轻微的快速跳了几下,神情却是十分的镇定,方才压下去的悲伤又上来了一些,但又很快全部压到了心里最底处。

  “什么意思?档案上全都有的。”李战说。

  黄晓月认真地打量着李战,仿佛第一次认识他,却是越看越看不透。

  她慢慢地说出来,“2001年7月,十八岁的你参加了招飞,你的分数比当年华清大学的录取分数线高了三十九分,可是你当年没有出现在华清大学的花名册里,你是2003年入学的。两年后,你转到了飞行学院学习了两年,2007年下半年你到了训练基地,一直到去年底分配到二师。”

  “说说,消失的两年干什么去了?”

  李战有些心惊,这些信息履历上面有,但是时间完全对不上的。履历上写着的是2003年入学,根本没有丝毫的破绽。可能唯一能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李战比许多同期飞行员大了两岁左右。20岁高中毕业?奇怪吗?其实也不奇怪。

  他心惊的是黄晓月居然挖出了他真正的高中毕业时间。

  当然,这是绝对不能承认的。

  “黄博士你搞错了,我是2003参加招飞的。”李战很镇定地说。

  黄晓月盯着李战看,她戴眼镜的目光很凌厉很逼人,常常少有人能在她的目光下保持常态。可是这一次,李战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模样。与第一次见她的拘束相比,根本是两个人。

  她越发的奇怪了。

  李战心里很恼,这娘们是怎么查出来的?

  但是他不能问,一问反而坐实了,也许她只是凭空猜测呢?可是凭空猜测有这么准吗?

  没有办法,只能撑到底,死不承认。

  “你真的是2003年参加招飞的?”黄晓月盯着李战的眼睛问。

  李战缓慢而肯定地点头,“是的。黄博士,你找这么个理由来测试我,目的是什么?获得数据吗?你真把我当研究对象了。”

  只有转移话题。

  调整了一下坐姿,黄晓月微笑着摇头,“一开始有这个想法,现在没有了。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以你的心理素质,我是没有那个能力给你做辅导了的,更不要谈什么研究。”

  李战暗暗松口气,“开飞机的没一颗强大的心脏自然是不行的,不光我,我相信我的战友们都是一样的。我一直认为咱们师的心理咨询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说真的,不如去给海军陆战队做一做,他们经常见血,更需要。”

  “你还真是一点亏也不吃啊,这么快就反击到我头上了,行啊,你去找政委说,让他心理咨询科撤了。”黄晓月笑呵呵的说道,“我不担心失业的。”

  李战连忙说道,“不敢不敢,我就一个开飞机的,个人看法而已。”

  看着李战笑了笑,黄晓月心知再也问不出什么来了,果断起身,“好,没别的事了,听说你要备勤了,好好休息吧。”

  “我送你。”

  此时李战才完全明白为什么其他飞行员一提到黄晓月都是一副谈虎色变的模样,他领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