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大国战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4章 十三次

大国战隼 步枪 3143 2019.09.18 01:00

  大坡度转弯爬升、横滚、半S,这三个机动都不是什么高难度特技动作。一般来说,新飞行员下部队后,要到第二年才会飞特技动作。可是李战不是一般人啊,在训练基地的时候他师父刘国坚早就带着他飞特技动作了。否则,二师首长排他战备执勤让他单飞处置空情?

  想都别想,首长脑子没坑。

  李战对这三个动作谈不上滚瓜烂熟,但也是可以手到拈来的。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三个动作连贯起来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学飞行和学其他动作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比如学射击,班长是把每一个动作拆分了一个个教会你,再教你连贯起来瞄准射击,再再连贯起来卧倒瞄准射击,再再再连贯起来那就是奔袭瞄准射击更换射击阵位再瞄准射击……

  但是,班长不会教你拉屎。

  说白了,更多是靠自己领悟,在什么环境什么态势下应该用什么射击动作来应对。教材永远不会教你应对所有的战斗,只会教会你学会该学的技能。至于把这些技能如何组合起来,又应该在何种情况下用出来,完全靠个人领悟。

  师父领进门飞行靠个人。

  李战是幸运的,因为他遇到的是刘国坚,所以比其他人提前了不知道多长时间超前地学习了许多特技动作。

  正因为如此,他对秦明用三个普通的特技动作就摆脱了他的锁定攻击感到震惊。等于是给他打开了一扇门——原来不是难度越高过载越大的飞行动作才越厉害,是要看你怎么运用!

  用得合适,简单的急转弯也能摆脱锁定。

  别迷信眼镜蛇了。

  再一次飞行。李战以全新的心态对待他自以为很熟悉的037号机,再一次从外到里再从里到外,真真切切地感受了老伙计的脉搏,把全部的精神融入了操作杆油门杆左右舵以及所有的仪表开关上面去。

  同样调整好心态的聂剑锋再一次成了模拟敌机,从西县上空到北部湾上空,再回到西县上空,又翻滚到桂东南上空,两人整整折腾了两个小时,聂剑锋都要被李战搞疯掉了,全程精神根本是高度集中的,落地之后,他已经大汗淋漓虚脱了一般。

  他隐隐意识到,必须要完全把李战当成真正备勤的飞行员来看待了。之前再怎么参与战备值班,在许多人眼中,包括他聂剑锋,始终是忘不了李战身上的新飞标签。

  现在看来,必须要忘记这个标签了,否则心里难过的是自己。

  结束一天飞行回到宿舍,照例在李战的宿舍开讨论会。

  聂剑锋说,“两个小时你连续锁定攻击了十三次,你,你真的是饥不择食啊!”

  心里有苦自己知,李战无奈地说,“就今天一天空靶训练了,不抓紧时间多搞几次,等上了实弹射击,哪里还有机会回头,我可不想打回来。”

  “拉杆费不在乎了?打回来不是更好,多飞几次。”聂剑锋揶揄道。

  李战说,“聂队,我是冲待遇好参加的招飞,但不是主要原因啊,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份职业,而且,我是有从军报国梦的。”

  “我也是。”唐磊磊一直插不进话来,这会儿举了举手,补充了一下,“钱不钱的无所谓,我就是看不惯美国佬的嘴脸。”

  他是王伟影响下的飞行员,他们全都是。

  聊到这个话题未免太沉重了,李战岔开话题说,“我琢磨了一下,歼七E型尽管采用了所谓的双三角翼布局,但是低空性能还是不够好。如果换成苏两七,我有把握把锁定攻击时间缩短到三秒之中。”

  “这是师里最好的成绩了,秦大创造的。”聂剑锋微微倒抽了口凉气。

  唐磊磊插话说,“年底咱们团不是要改装歼十一的吗,比苏两七好多了吧。”

  “没你们份。”聂剑锋说,又失落道,“八成也没我的份,听说第一批拢共就六架,我们这些中队长排不到。”

  光大队长副大队长就六位了,还有那么多团领导。

  飞行团是技术型作战部队,能当领导的一定要是最好的飞行员,比如李战从未谋面的唐国正,比如于成林,哪个不是二师响当当的王牌。去年于成林座机机械故障发动机在天上掉了动力,换个人不一定能把飞机开回来,这就是本事。

  改装新型战机肯定是最好的飞行员先上,等第二批飞机下来,老带新,传帮带的传统在任何军种都是威力巨大的裂变器,包括二炮。

  因此,别说唐磊磊,就算是李战,也没有排进第一批改装的名单里的。

  这又是一个不舒心的话题,聂剑锋摆摆手,说,“地靶是陈飞带的你,你好好练吧,不是在训练基地没搞过地靶吗,这个你可以多练练,找参谋长,他肯定给你多开几次训练机会。”

  方成河偏爱李战是有目共睹的了。比如今天,那个新飞行员能上去搞两个小时,还不是因为今天是方成河组织训练,他发了话谁敢让李战下来。

  “我模拟机好好学一学,免得上去一点数没有,这个聂队你得教我。”李战说。

  唐磊磊举了举手,“我也去。”

  聂剑锋对李战说,“这肯定没问题,你是我僚机嘛。等两项都过了,到时候实弹射击争取打个第一回来,给咱们四团长长脸。”

  “难度不小。”李战苦笑一下,“人家开的苏两七,怎么比。”

  他直接忽略了五团的,我开七爷你开八爷,谁也别瞧不起谁谁也都拿谁不当回事,哪怕是歼-7E型,增加的所谓的对地攻击能力也就是打打火箭弹扔几颗无导航弹,你还想打对地导弹不成,对不起,没有,就算有,你七爷也打不了。

  聂剑锋哼了一声,“都打火箭弹的,谁怕谁。”

  李战忍不住笑出声来,唐磊磊裂开嘴白森森的牙齿露出八颗。

  “必要时,可以用机炮射击的吧?”李战忽然问。

  聂剑锋一愣,笑道,“你当你开的强五啊。”

  “但是可以实现的。”李战耸了耸肩。

  “你就算想打你也没实弹。”聂剑锋说,“不给你上实弹,你拿什么打。”

  一想也是,李战笑了笑,忽然想起个问题,“意思是,地靶训练结束了再全部进行实弹射击?”

  “对,模拟实操结束了再从空靶开始,打实弹。”聂剑锋无奈,“我还是靶机,不过到时候是拖靶机了。”

  唐磊磊很兴奋,两个酒窝又出来了,就盼打实弹。

  “你别高兴得太早,你还是前舱,想单飞,门都没有。”聂剑锋泼了唐磊磊一盆冷水。

  “那也高兴。”唐磊磊也只是稍稍失落,都一样,一哥只有一个。

  他们这些新飞大约是最苦逼的了,没个一年半载的指定是离不开教员。当然,到时候打实弹的话,陈飞估计也是要带着李战的,但意义不一样就是了。

  人家一哥是新飞里唯一上备勤的呢。

  “是了,五团的歼-8今天坏了一架,我估计这段时间师里会安排我们值班。”聂剑锋忽然说。

  “坏了?”唐磊磊下意识地问。

  聂剑锋没理他,对李战说,“跑了一趟南海,回来发动机查出毛病来,听说是顺便搞了一下低空飞行,我看八成是盐分闹的。”

  发动机很娇贵,但绝对是飞机所有部件里耐早的主要部件之一了。李战不相信这样的说法,但也没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因为聂剑锋是肯定不知道的。

  都有训练任务,替岗的歼-8坏了一个,自然得已经完成阶段训练任务的备勤人员顶上。聂剑锋大概率不会上备勤,他还得继续当靶机呢。那么真正要备勤的就他李战一个了。不过一想到聂剑锋这段时间当靶机的飞行小时,李战立马就有了打土豪的冲动。

  如果能捞到一次处置空情的机会,却倒也不亏了。那样的话,新飞一年之内处置三次空情,这绝对是耀眼的成绩了,许多老飞也没这个运气。

  微微点了点头,李战终于搭理唐磊磊了,说,“明天你没训练,下午吧,聂队回来,带咱们一起上模拟机,提前熟悉一下地靶。”

  “好的好的!谢谢一哥!”唐磊磊激动万分。

  能比其他人提前往前走几步自然是极好的。除了一哥,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能先往前跑几步,出头的概率当然是会大一些。

  李战这么说了,聂剑锋自然不会反对,况且都是四团的,不就是欠管理员个人情吗?

  “李上尉!李上尉!电话!”

  跑过来一个上等兵,站在门口那里喊道。连敬礼都没打,这就是列兵成为上等兵之后的表现之一了——反正老子年底退伍了你咬我啊。不过,这也就是在空军,在陆军野战部队的话是决然不存在的,谁敢。

  一定师父。

  李战一个激灵,招呼都不给二人打了,起身就跑。

  值班室那里,话筒搁在一边,李战冲进来抓起话筒,喂了一声。

  “李战?”是刘国坚的声音。

  李战激动得很,“师父,是我,你怎么才回电话,这都几天了。”

  “我这边一堆事,就是现在也没时间跟你多说,快讲,什么事?”刘国坚噼里啪啦地说道。

  师父还是师父,他才是名副其实的霹雳火。

  “师父,我遇到个问题。”李战连忙把空靶训练时遇到的疑惑说了一遍。

  电话那头,刘国坚沉默了好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