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大国战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章 南霸天

大国战隼 步枪 2855 2019.09.02 18:19

  当地人都知道县城西郊有个机场,知道那是部队的机场,距城区不过四五公里。

  西县的人们几十年来已经习惯了“那种声音很大”的飞机在头顶飞来飞去。战斗机起飞呼啸爬升的声音是非常大的,而西县上空本就是二师的训练空域。超音速飞行的时候,那声音更是震耳欲聋。

  李战小时候在天台放风筝,就曾多次看到过战斗机低空呼啸而过的场景。高度非常非常的低,他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战机转弯的时候戴着白色头盔的飞行员。那风筝更是给人要和战机相撞的错觉。

  可惜,他一次没有来过西县机场。这里,数十年来都是管理严格的军事区域,等闲人不能靠近。

  勇士车把他送到仅三层高的机关楼前面,张威带着他大步往楼上去。李战身着冬常服,背着背囊提着行李袋。

  “师长战斗值班,政委看家,所以你要向政委报到。”张威指了指李战提着的行李袋,解释了一句。

  李战忙说,“明白。”

  别看两人之间差着一个衔级,而且张威还是正营级干部,比李战这个副连级高了两个等级,但是李战不会拿张威当首长,张威也不会摆上级的架子。原因很简单,李战是飞行员,张威是作战参谋。空军部队里有个现象,只要是在天上飞的,见官大一级。

  当然不是规定,而是长期以来存在的现象。况且,张威知道李战是空军人才库成员。二师数千人之众,能入选空军人才库的官兵寥寥无几。

  培养一位合格的飞行员不容易,培养一位优秀的飞行员更是需要投入庞大资源,都是宝贝疙瘩。

  这会儿是刚上班的时间点,两三分钟内,各个部门的人员都到达了岗位,机关楼却是仿佛热闹了很久,不时的有参谋干事或手持文件夹或甩开膀子健步如飞地穿梭在走廊里。所看到的人员无论军官还是士官,都是帽子腰带腰挎手枪。这是机关人员的战斗着装了。

  临战氛围非常的浓厚。

  “今天有重要训练任务,首长们不是在值班就是在天上。”张威笑着说了一句。

  “这是一级战备。”李战说道。

  张威点头,“没错,大批转场。”

  李战佩服道:“二师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威名赫赫的“南霸天”。”

  就凭机关干部这股子气势,已经能压其他部队一头了。有士气才有气势,没有气势的部队的战斗力是要打个问号的,无论陆海空二炮什么部队。

  在三楼挂着政委牌子的办公室前面停下来,张威敲了敲门,里面等了一会儿才传来洪亮的声音,“进来!”

  张威推开门,往里面走了两步,立正敬礼,“报告!政委,今年最后一名新同志接回来了!”

  这会儿已经是十二月份,新飞行员一般都会在每年的最后一个月入营,和其他军种的征兵时间是差不多的。

  看见张威朝自己打眼色,李战迈步进去,放下行李袋,立正敬礼,“报告首长!第四飞行学院2005届毕业生李战奉命前来报到!”

  让李战吃惊的是,政委非常的年轻,高大帅气,剑眉配大眼睛,棱角分明的脸庞,换了时装就是男模啊!完全颠覆了他对师政治委员的认知。学院政委、基地政委都是抗战脸,浓浓的政治工作者的味道。那一类人就是你不用去打听,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搞政工的。

  这师政委更符合歼击机团的新锐团长形象。

  “哦,李战同志,你好。”政委很和气,一边收拾着办公桌上的文件,有条不紊地往公文包里装,一边说道,“你可是广空的首长点名从北边要过来的,是尖子。咱们二师呢,是王牌。这里啊,是个大舞台。我听说你是本地人,这更好嘛。平时周六日可以回家看看。”

  他说话的语气很温和,让人如沐春风,丝毫不会觉得他一边忙碌其他事情一边和你说话是对你的不尊重。

  “调令放我这里,张参谋,你把他带去……就去四团吧,给何大头,他来师部要人不是来了好几遍了,给他!”政委几句话就把事情给安排了下去。

  李战连忙把调令交过去,随即两人向政委敬礼道别。

  上了勇士车,李战说,“政委可真年轻,有军事干部的作风。”

  “齐政委本来就是军事主官转的政工,广空最年轻的师政委。”张威简单地介绍了一下,“齐政委是从海航交流过来的干部,原来是海航九师的团长,直接担任了咱们二师的政治委员。”

  “跨军种跳级晋升?”李战低呼着。

  张威一脸高深莫测地看了看李战,不再往下说。

  对飞行员来说,跨军种调动不罕见。海航、陆航,有太多的飞行员是从空军调过去的。当年组建海航、陆航,甚至干脆是整建制划过去,番号加个军种前缀,连衣服都不用换。前几个月李战所在的训练基地就来了一批陆航转场直升机,那些飞行员穿的干脆都还是空军的飞行服。

  但是职务从正团直接跳到正师,这就有点不寻常了。

  “李战,你运气好,四团就驻扎在这里,和师部一起。要是分到五团或者六团,你还得跑几百公里。”张威说着,指了指前面的一片院落,说,“前面就是四团的团部。”

  李战最牵挂的是什么时候能开上SU-27,于是他问道,“张参谋,咱们师一般的新训时间是多久?三个月?”

  “半年。”张威说道,看着李战眼中流露出失望的神情,继而说道,“不过也不是固定不变的。个别人熟悉情况比较快,放单飞就会更快一些。这对你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啊,你是第四飞行学院的尖子,在训练基地飞了一年的歼七。你要上手,无非就是熟悉一下空域环境,这边的气候相对北方来说是差异较大的……”

  李战忍不住出言打断张威的话,“张参谋,二师应该有双座型苏两七的啊,新训还是飞歼七,根本没效果。”

  “哈哈哈,有效果的。”张威笑道,“四团装备的就是歼七,新训飞歼教七嘛,你在训练基地飞了一年这个机型,你完全没问题的。”

  李战整个人都懵掉了。

  “你,你说什么,四,四团装备的是歼七?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那么多苏两七哪里去了?”李战压根不会相信,瞪着眼睛问张威,声音有些没控制住的拔高了一些,以至于引来驾驶员诧异的目光。

  张威被吓了一跳,“小李,你这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猛地回过神来,李战道歉,“对不起张参谋,我,我就是不太敢相信。二师不是三代化了吗,怎么还有歼七?”

  “你哪听来的消息。”张威对这种刚出校门的愣头青也是见怪不怪了,说,“今年中,五团开始改装歼幺幺,到现在也不过改了一个中队。当然,六团就不说了,他们用的是九六年进口的苏两七。当年进口了四十八架,三师一半,咱们二师一半,全部给了六团。”

  李战至此才知道,原来二师只有一个SU-27团。

  索性,张威把三个歼击机团简单介绍了一下,李战于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三个飞行团,四团的装备是最差的,用的歼-7,五团稍好,装备了歼-8,六团是尖刀,甚至可以说是全空军的尖刀,因为他们是唯二装备SU-27的团。

  在过去十多年来,他们的地位一直保持不变。然而这是个讽刺,因为几乎十年里,空军没有新式战机来替换老旧落后的小七老八们。

  一番介绍之后,勇士车开进了四团的团部大院。

  李战也认命了,尽管心中后悔连连,可军令如山,绝无可能出现朝令夕改的情况。只能盼望着改装进度快一些,五团改装完毕,就会到四团。

  这个过程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也许更长。李战知道有些时候部队等待新机型改装,一等十多年一点稀奇都没有。

  四团的团部大院距离师部机关就两公里多的路程,实际上一个在东南侧,一个在南侧。可见西县机场之大,据说在所有的空军机场里,面积能排到第二。四团的团部大院与塔台的直线距离不过五百米,这也便于日常的指挥训练。

  整个院落除了居中的一座长长的两层楼,就全都是平房,楼面、天台还涂着迷彩伪装,一下子作战氛围就出来了。

  只是李战一想到飞的又是小七,他是一点激情都没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