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大国战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0章 别拍,这里都是机密

大国战隼 步枪 2693 2019.09.21 00:05

  让黄晓月怀疑她所学专业的是李战的表现。

  4月11日出险情,成功迫降落地后,战机没了一半。

  换个人,没几个月的恢复哪里能再次飞行?

  李战却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在4月25日就再一次恢复了飞行。你不批不行,因为他的心理测试完全没问题。

  普通人开车单方事故撞棵树都要哆嗦一阵子才敢重新坐上驾驶座,更何况那可是在天上开着一架烧起大火的战斗机在站都有些站不稳的强阵风大暴雨仿佛黑夜一般的环境下降落下来的。

  她始终搞不懂李战强悍的心理素质是如何练就的,除了研究李战的所有经历,她没有更好的切入点了。可是纵观李战的履历,与同期任何一名飞行员相比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唯一的疑点是消失的两年。

  她的确是查到了李战的履历出现两年空白,但究竟经历了什么,什么眉目都没有。李战每一次的矢口否认甚至都让她怀疑自己查到的情况的真实性。

  找了齐宏也没用,齐宏甚至反过来质疑她的消息来源。

  没有办法,她只能继续去磨李战,可是李战已经在有意识的躲避她。在管理严格的军营,这可就不好找人了。你一个女干部天天往男军官房间里扎也不像话的。

  最让她诧异的是,二师那么多领导,居然没有反对李战这么快恢复飞行的。她断定这里面有一些她不知道的故事,而她相信只要搞清楚这些故事,就能够解剖李战。

  如此有挑战性的工作,如何不让她着迷。

  李战没工夫搭理这些事也不愿意搭理,对他来说,黄晓月是个麻烦。有些事情最好让它永远地过去再不要提起来,而有些事只适合藏于心里。

  只是身在军营多的是身不由己的事情。

  比如他刚爬下登机梯,摘下头盔迎着正午的太阳擦了把汗,就只觉侧面闪了几下,他下意识的用后背对过去,然后就有人在打招呼了。

  “一哥,摆个姿势我拍个照啊,就用你的座机做背景,封面照片绝对没问题的。”是个非常好听的女声。

  李战转过身,那女人举起相机,李战戴着白色劳保手套的大手就张了上去盖住了镜头,警告道,“别拍。”

  “李战,你这是干什么。”原来女人身边还站着个上尉,打着花花伞,全都遮在了女人头顶,道,“这位是小鸟报的记者吴莉莉同志,是来做你的专访的,政委亲自接见过,你配合一下莉莉同志的工作。”

  李战却是稍稍用力把吴莉莉胸前的单反摁下去,目光扫向上尉,穿的迷彩服没铭牌,对方是上尉,他用不着跟他客气,直接质问,“政委批准了拍照吗?”

  上尉语结。

  齐宏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倒是说过“在李战自愿的前提下”这样的话。

  “拍个照而已嘛,宣传哪有不拍照的,李战你反应太大了。”上尉想不明白,师里这是要把他树立成典型,多少人求之不得,他反而不乐意了。事实证明啊,这人啊,但凡有点点成绩那就飘飘然了。

  他转而又想,李战做出来的,只是一点点成绩?

  他有些心虚了。

  李战盯着吴莉莉,完全枉顾那张漂亮水嫩自然腮红的脸,警告道,“别再拍了,这里到处都是机密。”

  讲完他转身就走到机械师那边去,和机械师楼以望谈起037号战机的情况,旁边还有一名穿便装的抱着胳膊的中年男子是来自厂家的技术人员郁念东。

  空司很重视李战座机的修复工作,认为具有代表性。空司重视了,厂家就会更重视,谁让空中国空军是厂家最大的用户。因此不但在最短的时间内集中力量修好了037号战机,还派了最熟悉歼-7系列战机的郁念东带了一个助手作为技术支持小组过来跟踪协助一段时间。

  郁念东刚才在和楼以望笑着低声讨论李战,二人是早就认识了的,郁念东常到二师来,楼以望也在厂家培训过几次,算老朋友。因此李战在郁念东这里也就没什么秘密了,从楼以望这里得知这个年轻的飞行员已经成了二师的另一个标杆,而能够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把飞机开回来安稳落地,他早就对李战佩服得紧了。

  记者来采访李战当真不是什么稀罕事。

  “楼队,郁工,飞机状态不错。”

  今天是修复后的037号战机的第一次飞行,当然,修复后在厂家是经过了试飞才转场过来的,李战主要是谈作为一线飞行员的感觉。

  李战疑惑道,“动力强了不少,不是同一型号发动机了?”

  郁念东的腰板听得很直,笑道,“是同一型号,我们做了一点小小的改进,动力是有一些差别,很多人都感受不出来。”

  “爬升更有信心了。”李战显得很满意,“其他的没问题,还是一样的味道。”

  两名技术人员不说话了,吴莉莉从李战身后走了过来,宣传科的那个上尉紧跟着打伞。

  “一哥,那我们先忙。”楼以望说。

  李战点了点头,“辛苦。”

  和郁念东握了握手,李战提着头盔大步往通勤车走去。吴莉莉小跑几步追上来喊了几声,李战充耳不闻,跳上勇士通勤车,驾驶员一脚油门走了。

  急得吴莉莉直跺脚,看着疾驰走远的勇士通勤车,气得直咬牙,道,“哎,你们这个所谓的一哥架子也忒大了吧?他是不是真那么厉害,不是你们部队特意营造出来的吧?”

  上尉追上来,一听这话就急了,连忙说,“没有没有,吴记者,绝对没有营造这回事。他啊,就是有点傲气,上次我们军报的记者过来也吃了闭门羹的,师首长说话也不管用。不过他这个人的本事是绝对没有夸大的。有本事的人都有些脾气的。”

  “他去哪?能不能把我送过去,我得跟他聊一聊啊,不然这专访怎么做,总不能全用通稿。”吴莉莉显然最在乎的是被采访者本人的说法,该做的侧面访问她已经做了,自然不会对上尉讲的这些千篇一律的东西感兴趣。

  要找到亮点,说句难听的,要有好的卖点,否则读者凭什么买账。

  不多时又一个通勤车过来了,上尉连忙请吴莉莉上车,坐在她身边继续说道,“他这个人的本事是肯定厉害的。吴记者你不了解飞行,可能没办法完全感受这里面的震撼。这么说吧,一般飞行员如果在部队开二三十年飞机,遇上两三次空中险情的都算是高几率的了。李战下部队到现在满打满算半年吧,遇到了三次,而且两次都是一等险情,是所有险情里危险系数最高的。而他三次都成功的把飞机开回来了。另外一次是燃油告警,在降落的时候遭遇强侧风,一样安全落地了。”

  “不对吧,不是掉了一架吗?”吴莉莉皱眉道。

  上尉笑了笑,说,“那一次情况不一样,飞机是无论如何救不回来的了,不过他救了地面好多群众,当时飞机是朝地面群众掉下去的。为此李战同志差点没跳出来,可谓是九死一生。”

  吴莉莉陷入了沉思,好一阵,她问,“他去哪了?”

  “简报室,不过咱们还是不要去的好,值班领导估计不太乐意。”上尉想了想说,“要不到他宿舍等吧,一会儿他是要回宿舍休息的。”

  “去他宿舍。”吴莉莉当机立断。

  到了四团飞行员宿舍,吴莉莉站在平坦的水泥地板上打量着三层“门”字形的涂了绿色迷彩的宿舍楼,颇感兴趣。她把相机收进包里递给上尉,说,“麻烦你帮我带回去,我一个人在这里等他就行。”

  “这个不好吧?”上尉犹豫了。

  吴莉莉说,“没事的,我不拍照了,你也不用这么辛苦跟着我跑来跑去。主要是,你在的话,我担心他会放不开,毕竟你是机关干部嘛。”

  笑了笑,上尉也不勉强了,告知吴莉莉有需要随时打电话后,提着吴莉莉的相机离开了四团宿舍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