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大国战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3章 再谈一次恋爱

大国战隼 步枪 2438 2019.09.22 19:00

  不会一样的,他会摔在飞往桂西场站的路上。

  哪怕他开的是完好的SU-27,在当时的极端气象条件下,降落本场他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

  恐怕二师没有谁敢说自己能做到。

  也许可以说李战没有选择,他不那么做他就得跳伞,开着烧了快一小半的歼-7成功迫降本场是被逼出来的。

  可是,张雪阳宁愿不要这种被逼出来的能力。

  再者,李战所体现出来的飞行水准,是环境逼迫得出来的吗?

  当时的情况,所有亲眼目睹了的人心里都种上了阴影,他们不认为那和世界末日有什么区别了。

  下一次,当他再说“李战比我强”的时候,会更加的心服口服。

  话题人物却是整天跟着机务的厮混,楼以望和郁念东这些天是和李战接触最多的人了,其他人以为李战是在躲采访,只有此二人才知道李战是真的想要了解歼-7E的每一颗铆钉。

  当然还有跟屁虫唐磊磊。

  这会儿,维修库里,牛耀扬手里拎着工具站在037号的主翼后面,他一米九的大高个,主翼就在他胸口的位置,在主翼下干活别人低头就行,他要半蹲着。

  李战和唐磊磊、楼以望、郁念东四人则蹲在一侧围了一个圈,中间铺了油布,摆着分解状态的航空火箭弹发射巢。牛耀扬被召唤过来就是干分解这个事情的,他是弹药士官,和弹药有关的都是他负责。

  等研究完了,又爬到座舱里去,李战的问题是一个接一个,看他的架势,不把歼-7E给研究透彻是不会罢休的了。

  今天已经是第四天,牛耀扬和机务保障的几个弟兄几乎没有了什么休息时间,一有空就被李战拉过来剖析037号座机。

  李战从座舱下来的时候,牛耀扬早已经把火箭发射巢给组装了起来。马上要进行实弹射击了,现在把这些东西拉出来熟悉一下也是应当的。再说了,以一哥的威望,机务保障的弟兄没有什么怨言,一个机组是一个集体,李战干得好,有他们的一份功劳。

  反正李战机组的人现在走路都是昂着头的,不服气?你把烧了一半的战机开回来一个试试,甚至可以给你一个晴朗的天。

  唐磊磊挤不上登机梯,在下面张望了一阵子,有些索然无趣了,走过来和牛耀扬聊天。

  “唐中尉,一哥这是要干什么,打算转行当机务啊?”牛耀扬这个问题憋了很久了,低声问唐磊磊。

  飞行员对所使用的战机自然是十分了解的,甚至不比机械师了解得少。像李战这样拉着厂家技术人员专门提一些只有生产战机的人才能解答的问题,明显是超出了飞行员了解的范畴。

  摇了摇头,唐磊磊说,“当然不可能。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连续出了两次事故,一哥想在出第三次事故之前对七爷更了解一些吧。”

  “第三次……”牛耀扬无奈苦笑,“一哥也太悲观了些,哪有经常遇着险情的。况且两次都是意外,和战机本身是没有关系的。”

  唐磊磊忍住笑,低声道,“现在有些人私下里喊一哥做倒霉鬼,半年经历了许多人一辈子都遇不着的意外,还是接连两次。搞不好下次飞行又撞鸟着火什么的。”

  “喂喂喂,别说不吉利的,明天实弹射击了。”牛耀扬瞪眼低声训斥,给他脸就是唐中尉,不给他脸就是新兵蛋子。

  唐磊磊吓得缩了缩脑袋,尴尬地笑着。

  好一阵子,牛耀扬悠悠地说道,“不过打个气球都能把发动机打费掉,这个是真有些……”

  哎尼玛还真是挺倒霉的。

  唐磊磊忍不住笑出声来,引来登机梯上楼以望的侧目,他连忙收起笑容。

  把声音压低了一些,唐磊磊说,“听说师首长开玩笑说,培养一个合格飞行员如果要一千万,那么把一哥培养起来估计得要一个亿。”

  “那可不,这才半年,发动机就报废了一个,修都没法修。”牛耀扬忍着笑,嘴巴控制不住的裂开,以至于笑得比哭还难看。

  “所以啊,一哥也慌啊,这不利用时间加强学习嘛,了解越多越深,飞起来就更有底气。”唐磊磊说。

  牛耀扬说道,“我听说一哥的飞行很有底气的。”

  “是很有底气。”唐磊磊想起在天上亲眼看到的李战的飞行动作,嘴角有些抽搐,道,“不过你不知道一哥的飞行风格有多粗鲁,奇怪的是粗鲁起来还挺好看,很顺畅,让人看着甚至有舒适的感觉。”

  “粗鲁?”牛耀扬瞪大了眼睛,这可是大新闻。

  地勤人员的好多小道消息来自于塔台,塔台看到的自然是李战“乖孩子三道杆”的一面,只有有机会和李战编队飞行或者执行任务的飞行员才有机会目睹李战“残暴”的飞行风格。

  唐磊磊想起了聂剑锋的一句话——就算发动机没着火,估计开报废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楼以望感到郁念东有些烦了,问李战,“李战,你要搞这么清楚,总是有原因的吧?给我们讲讲?”

  郁念东也看着李战。

  拉着人家厂家的技术请教没问题,只是没把话说清楚,人家是有情绪的。

  李战无奈地说道,“搞空靶训练的时候发现了自身水平上的一些问题,后面上模拟机练习了好些回,再飞起来练了几回,还是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用这个笨办法。”

  “什么问题?”郁念东直接问道。

  “感觉,进入攻击时的感觉,动作连贯了,但是感觉很生涩。”李战坦白说道。

  楼以望深以为然,飞行到了一定程度感觉非常重要,或者说,感觉就是经验。李战太年轻,飞行时间太短,但是他已经进步到了这个程度,面临了许多老飞行员才会遇到的“感觉”问题,似乎除了加深对战机的了解,除了烧航油外,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烧航油当然是最好的,问题是不可能总让你飞。与同期飞行员相比,李战的飞行时间已经多太多了,师里不能做得太过分。

  郁念东却是不太理解这么做的意义,他皱眉问道,“你就算是把飞机给全部分解了一个个零部件地了解,也解决不了感觉的问题吧?”

  想了想,李战说,“这只是一种手段,尽快找到感觉的手段。再一次详细剖析战机……我打个比方,实际上我是在和战机重新谈一次恋爱。我们人谈恋爱就是个互相了解的过程,通常男方处于主动地位,主动了解女方的一切,女方嘛则常常很被动。就好比我的037,她不会说话,我和她的互动只能在天上。在地面的话,只能是我一点点地从头到尾地对她的全身进行全方位的深入的了解。这个过程可以为找到感觉营造条件。”

  “你这个比喻真是一流。”郁念东诧异得竖起大拇指。

  楼以望呵呵笑,对李战说,“你讲的这个问题许多老飞行员都会遇到,突破了这个瓶颈,飞行水平会上一个新的台阶。跟射手一样,有的射手要经过认真严谨的瞄准才能打中十环,有的射手随便抬手打也是十环。除了天赋,主要就是这个瓶颈了。”

  这个比喻有些熟悉,李战如是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