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大国战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2章 八卦不止于女人圈

大国战隼 步枪 3327 2019.09.07 17:46

  篮球馆是用老仓库改造而来的,部队经费紧张,训练和生活都尽量的基于现有装备设施,深挖老玩意儿的战斗力继续发挥余热。

  当年按照战备标准建造的老仓库老而坚强,斑驳的墙体翻新过,里面按照现代化室内篮球馆进行改造,因地制宜纵向设置了两个篮球场,四边是观众席,照明系统也是一流的。

  花了三分之一钱办成了要办的事情。

  下午四点三十分,篮球馆里已经人声鼎沸了。部队好约束,一个口令下去鸦雀无声。可是你口令对家属没用啊!逢新春佳节,二师又是一线的战备值班部队,要一家团聚只能是家属到部队来。因此,在随队家属的基础上,多了探亲家属,而且这是一个大群体。小屁孩子们场上那么一你追我赶,家长四处拦截,闹市可不就是出来了。

  军营生活本来就枯燥,各类文体比赛活动差不多是盛事了。

  于是搞到最后竟然发现座位不够!

  当兵的立马让出位置来,坐地板上观战,兴致同样高昂。一些年轻军官、小士官、义务兵的眼睛都不够用了。家属里有好多年轻姑娘,甭管婚否,先饱了眼福再说。猪肉吃不起总可以过过眼瘾吧,大不了吃海鲜去。

  各单位非常的重视新春篮球联赛,今晚既是开幕式也是第一场比赛,在家的领导几乎全到了,除了值班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战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二师师长张四海。

  哪里像个享受副军级待遇的正师职领导干部,不穿军装的话,就是吃饱了饭出门遛弯的老头儿。有些驼背,短短的寸发有了一些发白,慈祥笑着,脸上像老树皮。背着手踩着迷彩胶鞋李雪健《老头儿》似的迈步过来。没有办法与鹰击长空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老王牌飞行员联系到一起。

  在他身后紧跟着师部的其他领导,他却似乎一点照顾他们的意思没有,或者说表现出抵触前呼后拥的风气,自顾的走着,一边和家属们打招呼,和这个握握手,摸摸那个小孩的脑袋,如果发红包,那就是大方的乡下老头儿过大年了。他不忘打量着今年到部队的新飞行员、新兵以及基层官兵,对机关干部是明显的不那么热情了。

  到了看台中间,张四海停下脚步转身面对一众师部领导,抬着手说了几句,那些同为师党委常委的领导跟新兵蛋子似的点头哈腰赶紧的忙自己的去,随即指了指齐宏,对他说了几句什么,齐宏连连点头,回身就对具体负责组织的宣传科长传达了指示。

  不知道的还以为张四海多大领导多牛逼,实际上空军里比他高级的很多干部都是他带过的学员,他是真的牛逼。

  人们常说,在医生面前都是病人,在老师面前都是学生家长。同理,在航校教员面前,都是学员。

  张四海那批人,至今仍然在飞的只有他一个。

  这就更不简单了。

  之前张四海这个名字是如雷贯耳的,如今见着真人了,有些失望,却也不觉得意外。李战忽然想到,也许在这样的师长麾下服役会成为比较难得的经历。

  “聂剑锋,人召集过来!”

  于成林迈步走过来,穿一身李宁运动服,肋下夹着画板,精神头比前些天好了许多。他现在负责带团里的新飞行员,主要开歼教7。就算他的座机修好,恐怕也得完成新飞行员的训练才会重回作战序列了。

  原来于成林是教练。

  原来团里的篮球队搞得很专业!

  恐怕各个单位的篮球队搞得都很专业!

  于成林的状态显然完全恢复了,他已经步入了资深飞行员的行列了,在十多年的职业生涯里遇到不少空中险情,自我调节能力无疑是强悍的,否则不会依然带飞。

  他在休息区的长椅上坐下,让队员围拢过来,脑袋挤在一起,确保每个人都能看到画板。四顾一圈,道,“首发阵容不变,我们打中锋,中锋是我们的优势。”

  大家下意识的看向一米九身高的牛耀扬,投过去关爱的目光。机务大队的弹药士官牛耀扬,二百斤体重,重量级人物,二百五十斤的航弹他扛起来就跑,是团篮球队的头号得分球员,因其相貌憨厚思维不够灵活,人称大傻。

  “大傻,看你的了。”聂剑锋昂着头对牛耀扬说。

  牛耀扬嘿嘿笑。

  他是四团名副其实的重型轰炸机,绝对的打击主力。

  于成林说,“大小前锋注意制造空当,该突破突破,多导球,前期稳着打,聂剑锋,注意场上的节奏,掩护好控卫。”

  “明白!”聂剑锋像要出征的斗鸡一样,抖擞着。

  原来团里制定的是双后卫战术,主打中锋的话,大小前锋的带动非常关键。实际上如果有得分后卫,这样的战术安排是比较好的,可是于成林的话里话外并没有提到得分后卫,说明团里能打这个位置的应该没有。这么一看,聂剑锋其实就是兼顾得分后卫,只不过技术方面肯定是有些差距的,于成林才刻意提了一下。

  显然,篮球队的战术以及相关的训练不知道进行了多少遍,首发是别想了,李战不由的暗自神伤,看着首发队员上场活动,垂头丧气的坐到了替补席上。

  唐磊磊弯着腰小跑过来在李战身边坐下,笑着露出两个酒窝,是张娃娃脸,道,“你是李战?你好,我唐磊磊,咱们是一个大队的。”

  “你好。”李战点头致意。

  “你知道吗,你是我们这期学员里的一哥了,战哥。”唐磊磊不无羡慕地说道。

  李战诧异,“什么一哥?”

  唐磊磊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第一个单飞,第一个立功,第一天下部队参与处置空情,第一个上战备。战哥,我们这一批下部队的已经把你当成学习的对象了,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楷模。现在想想,真是了不得,跟开了挂一样。”

  了解情况的都知道,作为新人,要达到李战这个程度,不说前无古人,也差不多是后无来者了。

  唐磊磊的崇拜是百分百真诚的。

  “其实,战哥,你肯定不怎么认识我们的,我们还在苦哈哈的新训呢,天天挨骂。”唐磊磊叹着气愁眉苦脸。

  这小子还真是个自来熟,而且他的娃娃脸很具亲和力。

  李战笑着说,“怎么会呢,二师的老鸟们都是有实战经验的,跟着他们能学到很多东西。”

  答非所问实属无奈,总不好当着陌生人评价教员。

  “唉,话是这么说,可是盼望着盼望着好不容易下部队了,结果还要接受改装训练,一年啊,还要熬一年。”唐磊磊感慨着说道。

  李战好奇地问,“在训练基地你飞的是歼教6吗?”

  “是的。”唐磊磊说道,“我们这批人有好些没有飞过高教机,等于是从头开始了。”

  “那确实需要下一番苦功。”李战认同地点头。

  唐磊磊眼里泛起期翼,道,“战哥,平时我可以向你讨教吗?你飞过高教机,现在又直接飞小七了,肯定是有深刻心得的。”

  “当然可以,战友之间理应互相切磋互相学习。是了,你们住在哪里,我好像没见过你们。”

  唐磊磊也不觉得低人一等,笑着说,“我们住集体宿舍,跟上大学的时候一样,四人间。战哥你不一定,你毕业就是副连,一到部队就享受副营级待遇。所以你住的是单身公寓。再说了,你是咱们师从北边挖来的,理所当然待遇是要搞好点的。”

  闻言,李战心里好受了不少。一直认为二师对自己不重视,其实都体现在细节上面。单就说这个住房待遇,好多营连级基层干部也只有在家属来队才能享受到。凭什么给你一个新同志住,这还不是重视吗?

  说着话,那边领导开始讲话了。师长的性格就是整个师的性格,军事主官的作战风格就是整个部队的作战风格。师长他老人家讲话很简单,祝大家除夕快乐,宣布比赛开始,也没给其他领导讲话的机会。这赢得了广大官兵的欢迎。本是讲究快节奏的体育运动,你再来长篇大论,大家都是不耐烦的。

  部队人才多体现在哪里,体现在方方面面。

  比如两名裁判都是有正儿八经国家认可的篮球裁判员证的,全是国家二级裁判员以上,甚至有国家一级裁判员。单调而单纯的军营生活环境,使得官兵们在组织下有着旺盛的学习求知能力。而做事情就全力做到最好又是军人的态度。自然有着许多多面手。

  一句话讲到底,没有解放军做不成的事情。

  赛事搞得非常正规,该有的全都有,甚至有热场秀,卫生队和通信营的女兵们兴奋的穿着演出服,兼了一把篮球宝贝,很紧跟地方潮流的来了一场热舞,让官兵们鬼哭狼嚎了一通,气氛瞬间点燃。年轻的军人有的是荷尔蒙用于挥霍,有的是用不尽的精力用于高呼鼓劲。

  李战的心情稍好了一些——毕竟是新同志,且领导没有机会了解自己的篮球技术,不能首发不是很正常吗?

  他索性调整好心态,抱着胳膊和唐磊磊一起侧头交谈着,话题从新训转移到了六团的篮球队身上。与同期新飞行员从物理上割裂开的后果就是,李战很难从集体里获得小道消息,至少在他融入老飞行员这个圈子之前是如此。因此,唐磊磊的各种小道消息引起了李战的兴趣。

  比如六团的SU-27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能打无导火箭弹,又比如在最初装备空军的那几年,当时在世界上都算是先进水准的侧卫们,居然没有办法融入中国空军的作战体系——当然当年也无作战体系可言。

  最让人八卦火起的是,六团有个副团长讨了个小他十二岁的老婆,是个在校大学生!

  果然八卦不止于女人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