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大国战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6章 打气球

大国战隼 步枪 3142 2019.09.19 00:51

  4月11日的上午,两批四架起飞继续搞空靶训练,四团一批两架,六团一批两架。引起李战注意的是,人家张雪阳已经能当空靶教员了,开了架苏两七的双座型号带个新飞行员。

  这个是真没法比的了,还是那句话,烧航油才是王道,这方面李战比许多老飞行员都是有所不及的。

  他一个人在塔台下面的简报室看电视,竖起来的耳朵的注意力却是全在警报器上面,盼望着赶紧的响起来。

  白色的头盔放在右边大腿上,右手顺势摁着,红色的五角星照样的是与人一样正正朝前。

  电视里放着新闻,关于国庆大阅兵部队备训的报道引起了他的注意。逢十大庆这是传统了,今年的国庆绝对是要大搞的。对军迷以及外媒来说,关注点自然是今年会公开露面的新式装备了。

  每一次阅兵都绝对会是外媒管中窥豹的绝好机会,中国军队的主力装备不一定全部拉出来溜一圈,但能露面的就一定是主力装备。作为飞行员,李战关心的自然是空军受阅编队的情况。当然,他知道的比老百姓更多一些。

  歼-11是肯定要上的,而且大概率是最新的B型。

  一想到这里,李战就有些兴奋了。

  都是歼-11,但早期型号和B型是完全两码事了。

  最早的歼-11是完全的组装版本,由俄方提供零部件,沈飞公司进行组装,首飞更是早在九八年就完成了的。换言之,早期型号的歼-11与六团现在用的SU-27没有什么两样,都还是那个满眼仪表的座舱,满满的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既视感。

  而到了B型,在吃透了SU-27的技术之后,沈飞重点在航电方面进行了改进,毛子的航电系统做得跟屎一样是众所周知的。前前后后搞了五六年,搞了近二百项改进,2006年才首飞的,与前面的型号可谓是两个层次了。

  二师是广空的主力师,也是空军的主力师,当年一共两批四十八架SU-27,一半都在二师。也就是说,二师要改装歼-11的话,绝对不会是老态已显的早期型号,而会是最新的B型。

  李战为很快有机会开歼-11B而感到兴奋,在确定与歼-10这个“恶棍”失之交臂后,歼-11B大概是他唯一的期待了。

  空军受阅装备里,除了这个飞机,其他的他是一点兴趣没有。反观已经能够在新闻播的训练画面上看到的一些陆军装备,李战意识到老陆的春天来了,新装备绝对是四个军种当中最多的。

  海军不必说,反正船是没办法开上陆地的,况且那玩意儿没百八十年的沉淀根本成不了气候。一艘驱逐舰从立项到下水动辄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你坦克战斗机算个屁。

  正胡思乱想,警报没有悬念地响了起来。

  这会儿已经中午的十二点了,再过一会儿如果还没空情,就会有另外一个飞行员来替代他。

  来得正是时候。

  李战拎起头盔往外跑的时候想起了二师人常说的一句话:与空情为伴。内陆的兄弟部队飞行员们也许穷其飞行生涯也未必能遇上一次空情与外机打个交道,而在二师,隔几天没空情都会不习惯。

  王牌有王牌的理由。

  隔三差五和强敌这么搞,想不强悍都不行。

  37号战机停在值班机位上,发动机已经开车了,和平时的值班战机没有什么两样,机务组正在紧张地做准备的检查。旁边停着备份机,假若值班战机飞不了,就会使用备份机。

  轻车熟路地跳上座舱,李战在机械师的帮助下戴上头盔,把通话线怼到外输接口里,随即迅速检查各系统情况,快速签下名字,机械师拍了拍他的头盔示意结束,李战就关上了向后开启有了独立前风挡的座舱盖。

  撤掉登机梯后,引导员给出可以滑出的指令。

  李战迅速滑出到不远处的起飞位置,得到塔台许可,没有丝毫停留,直接拉发动机转速,到了起飞值,松刹车,37号开始助跑,并且他继续把油门杆推到底,37号战机是咆哮着助跑起飞的,起飞距离比平时要短许多。起落架一离开地面他就收起,以降低风阻尽快获得更多的升力。

  塔台指挥的是于成林,他今天也是组织训练的团领导,和六团的一名副团长组成了正副指挥员。

  看到这一幕,六团的副团长林浩东带着笑说,“这是你们那个新飞行员吧,听说叫一哥?这动作还是蛮不错的,干脆利落得很。”

  “小屁孩们瞎闹取的外号,什么一哥二哥的,部队没有哥,只有同志。”于成林扶了扶墨镜。

  外面阳光很好的,云层很高,仔细一些甚至能够看到万米高空巡航的客机,晴朗得不行。不过大家都很清楚,在西县这个地方,过了中午,大团的乌云没准就盖了过来。每逢到这个季节,二师的训练窗口几乎就固定在上午了。

  这会儿已经是十二点,就怕李战回来的时候会遇上不好的天气。

  空情不是其他,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在明显不允许飞行的天候顶着压力起飞处置空情这种情况是不少的。飞行员干的就是和老天对着干的活儿。你搞不掂天候,敌人搞掂了,你就只能干瞪眼。

  “南指通报,三号空域出现不明飞行器,怀疑是高空慢速飞行物,查明情况后报告,此次行动由西县塔台指挥。”于成林向正在爬升的李战通报情况。

  李战一听,顿时有些索然无味起来。

  三号空域就在西县以南,距离不过一百公里,因此通常是由更近的西县塔台指挥,不必舍近求远交给南指。所谓高空慢速飞行物,八成是地方的热气球爱好者放飞的高空气球,那玩意儿目标非常小,雷达部队的弟兄们能发现它,绝对是很牛逼的存在了。

  “洞三拐明白。”

  进入了三号空域之后,李战把速度放慢,减速板也打开了一半。

  于成林注意到037号战机的速度一下子慢了很多,立马就判断出来了,提醒道,“洞三拐,注意速度。”

  “明白。”李战回答,确保战机姿态平衡没有遇到乱气流,他才东张西望寻找起目标来。

  雷达探测到的位置是比较准确的,中国空军雷达部队甚至在九十年代就具备了探测F-117隐形战机的能力。在雷达部队建设方面,空军雷达部队一直走在最前面。而因为这个兵种的保密性极强,宣传不多,因此鲜为人知。正如陆军的电子干扰部队,论保密程度,再牛逼的特种部队也比不上。

  因此,李战没有费很多功夫就看到了目标。

  “高空气球?还拉着一条尾巴?”李战有些诧异,不是热气球,八成是氢气气球。

  “塔台,发现目标,判断是氢气气球,有拖曳物,我现在靠近观察。”李战报告。

  于成林松了口气,立马道,“注意速度注意距离。”

  “明白。”

  李战飞过去后就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地面大概是个镇区,他自然是很熟悉方圆五百公里的地标的,能判断出是一个镇区,而不是县城市区。绕着气球飞了两圈,李战甚至看清楚了拖曳物上的字——夫妻同心比翼双飞。

  还真他妈飞了。

  “塔台,拖曳物是条幅,上书夫妻同心比翼双飞,判断为老百姓婚宴使用的氢气球,请求下一步指示。”李战略带苦笑地汇报。

  于成林和塔台其他值班人员也轻笑了起来。

  肯定是婚宴那户人家没搞好气球飞了,连带着条幅飞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当地老百姓的婚宴水平也是水涨船高。娶媳妇不搞好看点,十里八乡都是要没面子的。但凡有点经济,搞点充气门牌,左右各挂一大气球,拖两条幅,来吃宴席的远远就能看到,多大气。

  这种情况是不多见的,好些气球还没跑多高就自己爆了,眼前这颗质量也忒好了些,少见的良心商家。

  于成林也犯难了,怎么办?

  这个还真不算什么不明飞行物了,甚至可以说连空情都不算。可是不管的话,谁知道它会飘多高飘多远,要是跑到民航的起降航线上去,那就是个安全隐患。西县往东四十公里是南港机场,每天有将近七十个航班起降,倘若撞上了,责任是在部队身上的。

  中国的空域管理权在空军,民航手里的每一条航线都是空军移交过去的,民航所使用的任何空域,都是空军划过去的。民航飞机在规定空域之外、航线之外活动,必须提前向空军报备得到批准。

  而保证空域安全是空军的使命责任。

  李战大概猜到于成林在犯难,他想了想,请示道,“塔台,我带了机炮,能不能把它打掉?”

  气球就气球了,算是提前空靶实弹射击了。对付气球这种目标的难点在于发现,只要发现了,打掉它是一点难度没有。而且,因为目标极少,对付这种几乎没有速度可言的目标,使用空空导弹打会比用机炮提高好几个难度系数。

  037号是值班飞机,是肯定要装载实弹的,不过并没有挂空空导弹。

  “洞三拐等候命令,我请示上级。”

  “明白!”

  此时,李战再一次盘旋到机头向东,于是他看到了位于北面的西县正在被一大片从东往西移动的乌云给慢慢覆盖过去。

  待会不会让我备降桂西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