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大国战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7章 雷电

大国战隼 步枪 3490 2019.09.19 16:15

  要实弹就必须上报军区,同时上报空司备案,完了之后所有的资料包括射击胶卷,全部要整理成案递交上去,打了多少发打在了哪里,等等。

  不是你想打就打的。

  好在二师是经常遇到各种空情的单位,军区和空司回应很快,得到了批准,方成河也来到了塔台。要动实弹了,光一个副团级的于成林是不行的,必须要副师以上坐镇。

  “洞三拐,报告目标情况。”方成河当然不让的坐在了正指挥员的位置上,拽过送话器呼叫李战。

  李战回答,“目标在镇区上空漂浮,目测没有可以致地面损失的条件,射击条件成熟。”

  “再确认一下,一定不能对镇区产生影响。”方成河命令道。

  “明白!”

  李战稍稍放慢速度更靠近了一些,仔细观察优哉游哉的气球。其实就是个普通的氢气气球,只不过体积大了一些而已,悬挂的条幅在空中是有浮力的,就算掉下去,两端的木棍也不会对地面的人和物造成伤害。

  再说,指不定飘到哪里去呢。

  此时,林浩东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氢气球爆炸开的冲击波不小,射击的时候要把握好距离。”

  于成林扫了林浩东一眼,“几百米的距离冲击波还能掀翻飞机不成。”

  笑了笑,林浩东也不觉得尴尬,闭嘴不言了,他就是单纯的要在参谋长面前刷个存在感。

  方成河的注意力显然不在两位明争暗斗的副团长身上,他紧盯着雷达显示屏,送话器就在嘴边,道,“洞三拐,条件成熟可以射击。”

  “明白。”

  李战浑身抖擞起来。

  打气球比打靶子要容易一些,靶子是有飞机拖着的,模拟运动中的敌机,是有前置条件的,气球相对静止,就算是有速度,那点速度也不会形成多难的前置条件。可是此时的感觉却是完全的不一样。大概是因为这是出空情打实弹的原因吧?

  他侧了侧机身,往地面看过去。

  这会儿高度很低了,能够清楚地看到地面镇区的某一块有一小团红色,那应该是婚宴现场铺设的红地毯,面积比常规的地靶稍大了一些。

  压杆降低高度蹬左舵大坡度转弯,等机头指向气球的时候,他的位置已经在镇区的内侧,而机头是指向镇区外侧的,并且高度是低于气球的。这么做的目的是确保弹头不会落入镇区,高度低于气球是为了形成斜向上的射击角度,同样是为了避免弹头落入镇区。

  “塔台,我准备射击了。”

  李战报告了一声后,以斜向上向镇区外侧的姿态对气球进行了瞄准,打开了发射钮盖子,像加装的山寨导航仪一样挂在仪表台中间靠上位置的平视显示器以上的瞄准面板,当目标与瞄准点重合,戴着白色劳保手套的右手大拇指就果断地摁了下去。

  037号战机颤抖起来,三十毫米航炮射出,轻而易举的击穿了气球。哪怕没有直接命中,近炸弹头也会让气球彻底消失。

  气球被打爆了,在他面前凌空爆炸开去。

  果断推油门杆,恢复前缘机动襟翼和主襟翼的角度,稍稍压操作杆,战机由斜向上爬升姿态恢复了平飞,再一个优雅的一百八十度转弯后,确认目标已经被击毁,那条红色的条幅正在慢慢的飘呀飘呀往地面的一片树林里落下去。

  射击的声音引起了地面吃宴席的人们注意,因为高度不高,一些群众甚至看到了战机开火打气球时机炮口冒出的一丝火光。正当大家诧异不已的时候,他们不但看到飘着的气球被打爆,也看到了条幅落向了镇区外树林的一幕。好几个年轻人跨上摩托车拧动油门就兴奋的往条幅落下的方向冲。

  这些细节李战是看不到的了。

  “塔台,目标已消失,完毕。”李战略感兴奋,但没有大家想象中的新飞的那种第一次打炮的抑制不住的激动劲儿。

  “返航!”方成河松了口气,果断下达了指令。

  “明白。”

  李战驾机返航,只给仰头行注目礼的镇区人们留下一个潇洒的小点点。

  此时,塔台都松了口气,即使只是打气球,但因为有疑似空情的命令在前,大家心理感受上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一次,再没有谁会在想起李战的时候首先想起他身上的新飞行员标签。

  干得很漂亮。

  老鸟也不过如此了。

  气象员慌慌张张的摘下耳机,扭头冲方成河报告,“首长,本场有雷电雨,从东面过来了!”

  闻言,方成河立马站起来走到气象员身后。于成林立马接替方成河的指挥,因为此时结束训练的机群正在排队降落。林浩东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紧跟着过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飞机最怕的可不就是这种天气吗?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他们六团还有一批两架在天上呢。

  不过塔台没有慌张的,因为太熟悉西县天气的脾性了。

  “有多少窗口时间?”方成河直接问气象员。

  气象员可不是战士,而是正儿八经的专业军队院校毕业的军官,是个少校,驻场已经五年了。能够让他慌张的天气突变,可想而知了。

  “云层移动的速度很快,伴随的风力已经超出了允许值,咱们顶多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了。”少校气象员非常肯定地给出了答案。

  方成河立马扭头命令于成林,“加快速度!”

  “是!”

  有预案的。

  于成林立马向还在天上的训练编队通报情况,此时四团的一批两架已经落地,六团的一批两架正在排队进入降落航线。

  天上的飞行员看得更加清楚,坐在后舱已经接管了操纵权的张雪阳向塔台报告,“大半个县城都没了,有很多闪电,云层移动的速度非常快,雨量非常大。”

  “两洞九,你第二个降落。”于成林毫不犹豫地把张雪阳给排在了第二位,先让另一架SU-27双座型降落。

  张雪阳镇定得很,“两洞九收到。”

  所有的动作都比以往快了很多,飞机的控制全部由后舱的带训教员接手,前舱的新飞行员们除了心跳加速什么也做不了,能冷静下来的就会趁机学习教员紧急降落的动作。

  “首长,洞三拐来不及回本场了,你看,这一块是雷电最集中的地方,已经开始覆盖本场。”少校气象员的话音刚落,塔台众人就只觉眼前猛然闪过数道白光,几秒钟后,犹如在耳边重锤响鼓一般的雷声乍起,所有人的心脏都猛地一颤。

  也不用去看什么气象图了,直接往外看吧。

  这才几分钟,场站上空已经被黑乎乎的云层覆盖了一大半。云层里闪电不断,雷声像天上有重型列车驶过一样轰隆隆的滚动着,是为滚雷。再一道强烈如闪光灯一般的闪电划过,就是炸得人心头发颤的响雷。

  张雪阳开着价值十几个亿的SU-27双座型安稳落地,搞搞扬起的减速板让本身就充满了力量感的SU-27更显得像随时可以出击的拳击手一般。战机的背景是乌云加闪电,犹如征战许久的勇士在敌人增援到来之前吃干抹净安全返回一般。在塔台蹲守的宣传干事举起单反瞄过去咔咔咔的就是十几张照片,满意地自顾笑到咧了嘴。

  037号战机还在风雨中飘摇。

  之前降落的一架歼教-7和一架歼-7E回到停机位后,陈飞夹着头盔往天上张望,问跑过来的聂剑锋,“值班的是李战?这家伙就没个运气好的时候。”

  “是他。”聂剑锋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

  战备值班和训练所用的是两个频道,因此李战和塔台的对话他们是听不到的。落地之后,马上向机械师了解了情况,此时正好看到张雪阳从容不迫地落地,继而就是暴雨。

  “这可怎么办?”另一位是唐磊磊,他今天跟着陈飞练空靶。在天上的时候,他看到那一大片黑乎乎的云层以肉眼可见的很快的速度扑过来,能够联想起欧洲城堡雷电风雨交加的夜晚,瘆人得很。

  “备降呗,这种天气神仙也降不下来,你看那闪电,记住了,这就是飞行禁区。”陈飞指着场站上空肆虐的闪电以及暴躁地落下的雨水说道。

  聂剑锋拧着眉头,“只能备降桂西了,飞不到粤东。”

  他一下子做出了决定,“我去塔台看看。”

  “我跟你去。”陈飞立马说,随即一指唐磊磊,“你回去吧,总结一下今天的训练,多体会体会动作。”

  “我……是!”

  通勤车过来,先把聂剑锋和陈飞带走,唐磊磊站在原地等第二台,看了看只能窝在半封闭停机棚里的歼-7,再看看六团那边SU-27专用的永固式机堡,心情也是复杂得很。

  天上的李战一点也不意外的,甚至因为位置的关系,他比张雪阳等人更早发现天气的突变。更何况,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也许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西县夏季天气的脾性。

  “洞三拐,本场没条件了,执行备降方案,明白吗?”方成河亲自向李战下达指令。

  此时是方才那一声巨响的雷声过后的时候。

  也正是此时,李战从场站上空云层的西边边缘飞过,恰好能够被塔台看见。

  “洞三拐收到,执行备降方案。”李战果断回答,他不会逞英雄也不想更不能逞英雄。命重要,战机同样重要。

  然而,一直用望远镜透过云层缝隙持续观察037号战机的于成林,在战机从缝隙一闪一闪过去的间隙,竟然发现一丝不同寻常的火光!

  “他发动机好像着火了!”于成林突然道。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那里,愕然地下意识的看向外面,却完全看不到037号战机。

  方成河一惊,根本没有犹豫,立马呼叫李战,“洞三拐,报告状态,一切正常吗?发动机什么情况?”

  雷雨天气,电磁干扰更加严重了,伴随着“嗞嗞”的声音,迅速检查了一遍各系统状况的李战回答,“一切正常,发动机正常,没问题。开始执行备降方案。”

  所有的数据都是正常的。

  方成河重重松了口气,“注意观察,及时报告。”

  “明白!”

  林浩东无声笑了笑,低声对于成林说,“老于,你太紧张了。”

  于成林拧着眉头没说话,依然望着西面的天空。

  厚厚的乌云完全覆盖了场站上空,竟出现了白昼黑夜的自然现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