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大国战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1章 “病情”很严重

大国战隼 步枪 3886 2019.09.06 08:10

  “你很厉害,不到两个月参与处置了两次空情,据说上一次是你到二师的第一天?”

  黄晓月把茶放在李战面前,在斜对面坐下,叠起腿,闲聊一般谈起话题。

  外面的天气好了一些,见到了一些太阳光,略微西斜,懒懒洋洋的洒下来,不急不慢的驱散着上午那场雨带来的寒意。不时的有地勤车牵引着战机从远处的滑行道经过,隔着玻璃窗看得很清楚。

  “报告首长,是的!”李战目不斜视,心跳加速,嘴唇发抖。

  “李战,你放松一些,我不是首长,你也不是我的部下,更不是病人,你是我的战友,放轻松,平时谈心怎么谈就怎么谈。”黄晓月微笑着引导着,身子稍稍后靠,让姿态显得更加的平易近人。

  微微松了口气,李战又深深吸口气,稍稍放松了一下僵硬的肌肉。

  “喝茶,试一试味道如何。”黄晓月说着,自己端起茶来小小抿了一口。

  李战端起精致的茶杯,一口喝光。

  “你是从别的部队调过来的吗?”黄晓月明知故问,李战的个人履历就在她桌面上。

  李战回答,“报告……不是,我是第四飞行学院前年毕业,在北部的飞训基地训练了一年半,去年底分到二师的。”

  “硕士研究生?”黄晓月继续明知故问。

  李战回答,“不是,本科生。我,我破格晋上尉了。”

  “很少见,能不能详细跟我说说,也说说飞训基地,我不了解,特别的好奇。不怕你笑话,我连飞机型号都分不清楚。”黄晓月很满意,李战已经慢慢进入了闲聊的状态了。

  李战回答,“术业有专攻,我同样不了解,呃,这个心理咨询。我在华清大学接受了两年的预校学习,呃,不知道您了解不了解,就是航空理论学习,部队与地方高校搞的委培生。”

  “你是华清大学的啊,真厉害!”黄晓月由衷的竖起大拇指。

  搞得李战脸色又红了起来,闪开她的目光,尴尬的说,“其实是运气好,那一年部队刚开始和地方高校搞新的委培,主要就是华清大北这些高校,我们那一批基本都在华清和大北。后面两年在第四飞行学员接受专业学习。主要是专业知识与初级教练机训练,搞了两年。后面到训练基地搞高级教练机训练和基本的战术训练。就是常说的三级五阶段。”

  黄晓月说,“可是你和其他新飞行员不一样啊。我了解过,和你同批到二师的,现在都还需要带飞。”

  “我在训练基地的进度稍快了一些,当时就放单飞了。到二师后,因为用的是同一个机型,改装训练的时间也可以大大缩短。主要是我师父的要求很严格,在训练基地我就接受了一定的战术训练,所以进入状态会快一些。”李战详细解释道。

  黄晓月对这些不是一窍不通,也是做过一番工夫的,她笑着说,“你这不只是快了一些,而是快了很多啊。正常来说,新飞行员能执行战备任务,至少得一年后。你这才多久,两个月不到就上了。”

  “呵呵。”李战干笑,不能再谦虚了,否则会显得虚伪。

  谈心很成功,谈了半个多小时。真的就是谈心,随便的聊天,主要是聊李战之前的学习和生活,黄晓月似乎对任何方面都感兴趣。

  以至于李战走出门立正转体敬礼道别的时候,竟有了一丝恋恋不舍。

  心理介入很有必要。

  李战离开没多久,黄晓月沉思了片刻,拿起电话拨了政委办公室的号码。

  “齐政委,我是心理干预科的黄晓月。”电话一通,黄晓月立马表明身份。

  “黄博士啊,你好。”齐宏正在忙着审阅司令部制定的新一年度军事训练计划,不由的放下笔,笑着说道,“是不是又要增添设备,黄博士啊,我说话算话,一年该你们科室多少经费绝对一分不少到位,但是嘛,如果要超支,恐怕比较困难的。去年……”

  黄晓月打断说道,“齐政委,我今天不是跟你要钱来的。”

  也不显尴尬,黄博士不只是博士,而且还是二师官兵公认的大美人,齐宏当然不会生气,道,“哈哈哈,我让今年的经费预算给搞得草木皆兵了。是了,黄博士有什么事?”

  “四团三大队七中队新飞行员李战的事情。我刚刚对他进行了心理干预。”

  黄晓月话还没讲完,齐宏下意识的坐直了略显急切地问,“情况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很严重。”黄晓月翻了白眼说。

  齐宏猛地站了起来,扯到了电话线,座机撞在笔筒上,他条件反射去扶笔筒,反而把笔筒撞飞了出去,掉在地板上滚到了那边沙发底下,他目光移回来,忙声问,“很严重?黄博士,你可是军中著名的心理医生,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我代表师党委要求你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这个兵!”

  黄晓月怒极反笑,道,“齐政委,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动不动就把师党委抬出来,如果真的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你把哪一级党组织抬出来也没用啊!”

  好一阵子,齐宏才控制住激动的情绪,尽量平和地说,“是的是的,是我太急了。黄博士,李战同志是非常有天赋的飞行员,他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如果才下部队就落下个病根,对他以后的飞行极其不利,可以说会毁掉我们师一个极富潜力的种子飞行员!”

  黄晓月转着签字笔,无奈摇头,说道,“齐政委,我说他的情况很严重,是指他根本不需要我对他进行心理干预。他的心理素质强悍到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心理自我疗伤机制甚至是极少见的。总而言之一句话,上午这样小意外,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里。既然没放在心里,就谈不上影响,也就不需要心理干预。”

  “原来如此……”齐宏只感一颗心重重落下,舒出一口气,心情愉快起来,拿起烟点上一根叼在嘴里,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原来是这样,太好了太好了。是了,既然如此何来很严重?”

  黄晓月沉默了下来。

  好一阵子没听到黄晓月说话,齐宏皱眉,“黄博士?”

  黄晓月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沉声说道,“你可以这么理解,他要么不出事,要出事就是大事。也就是说,如果遇到超出了他心理承受能力范围以及自我调节能力的事情,他会彻底崩溃掉。”

  齐宏被吓到了,嘴巴微张,烟蒂贴在下嘴唇上,纯然是忘了。

  “会,会有什么后果?”齐宏低声问道,烟掉在办公桌上,他连忙捡起来拿在手里,却在文件上烫了一点灰。

  叹了口气,黄晓月说,“除非治愈,否则肯定是无法飞行了。”

  不能飞行的飞行员还是飞行员吗?

  也许黄晓月只是不想说得太残酷——他会彻底完蛋。

  良久,齐宏问,“什么样的事情会超出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不知道。”

  黄晓月沉声解释道,“我和他是第一次见面,只谈了半个多小时,对他的了解是比较少的,因此我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想了想,黄晓月沉吟着说,“只能根据现有的了解简单的分析一下他是个什么人。他出身寒门,是较为典型小市民家庭子弟,表面看似比较随和,实则脾气很暴躁,只不过他的自控力极强,一般人很难发现,而且他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很要强,凡事总是要争个第一。至刚则断的道理你是懂的。”

  齐宏想起了李战到部队的那一天恰逢大批转场训练,对他的迎接是搞不到位的,他又是孤零零一个人从北边过来的,心里肯定不好受。再一想到那天在二号空域李战冒险做的机动,难道没有故意引起二师领导注意的可能性吗?而且两次处置空情,李战都抢在长机之前向塔台汇报。尽管是小节,但难道不正是黄晓月所讲的这种性格的典型表现吗?

  瞬间,齐宏做出了一个决定,“黄晓月同志,我以政委的名义指派你一项长期任务。”

  “请你指示。”

  齐宏毅然说道,“接触他,了解他,搞清楚他的心理状况,尤其是搞清楚什么样的事情是他心理无法承受的。有情况随时向我报告!”

  “这……”

  “这是命令!”

  “是……”

  李战完全感觉不到领导们对他的重视,从师里到团里。上次处置空情回来,除了政委的一次谈话,就再没有其他举措。这一次呢,索性来了个作训参谋张威,连领导都不是了。其他的,你该干嘛干嘛。

  黄晓月看得很准,李战是很要面子的人。

  或者说有些小委屈,毕竟在训练基地的时候,他是上了荣誉墙的人。什么人能上荣誉墙?模范,楷模,榜样,英雄,有一大半是已经死了的。可想而知他在训练基地的一年多里享受的是什么待遇,到了二师一下子成了普通一员,心理上面的落差是客观存在的。

  “李战!走走走!换衣服换衣服!”

  宿舍楼下,聂剑锋穿一身篮球服站在台阶那里叉着腰招呼着,陆陆续续有几个同样着装的战友小跑着出来,一边活动着四肢。另一边人更多了,带锣携鼓的,啦啦队的模样。

  “打篮球?”李战顿时有了兴趣,他爱好运动,只要是球,他都擅长都喜欢,呃。与其说喜欢控球的感觉,不如说喜欢享受大汗淋漓挥洒掉最后一丝力气的快感,呃。

  “对!打六团!春节篮球联赛第一场。对了,你篮球打得怎么样?”聂剑锋胳膊上带了个红色的袖标,看样子是队长。

  李战说,“我还可以,得分后卫。”

  聂剑锋怀疑地打量着李战,“你得分后卫?你这个身材打得分前锋是最好的。快快快,换衣服去。”

  “是!”

  李战飞奔上二楼,直接推开自己宿舍的门,几秒钟后就出来了,带上门三步并作两步走下楼。不只是他,单身公寓里的大多部分飞行员的宿舍都是不带锁的。这也是部队营区里的特点之一。洗手间甚至连门都省略掉,省一大笔经费。

  “忘了,你没团里的篮球服,算了算了,今天这场就先这么着。”聂剑锋看见李战一身中国红篮球服,才想起来这个事情。

  四团篮球队里有几个新飞行员的,他们或已经自行订了团制式篮球服一模一样的球衣,或者向别人早早的借了一套。都是天蓝色调,唯独李战蓝海之中一朵中国红。

  “向右看齐!”聂剑锋下达口令。

  十多名出战的球员连忙列队,动作整齐划一,精神抖擞得不行。

  “向前看!”

  “一会儿大操场慢跑一圈活动身体,完了直接到篮球馆。同志们,今年老对手六团高手不少,大家打起精神来,一鼓作气第一赛程就干掉他们!”

  “是!”

  另一边,宣传股长组织着其他兵充当啦啦队和后勤保障队,有飞行大队的也有机务大队的,当然也有团部机关的。啦啦队的人数必须多,事关气势,团里是下了命令的。到时候甚至会组织随队家属观看。

  每年春节的篮球赛可谓是二师的一大盛事,更是各团各师直属队争强好胜的好时候,远在桂北和粤东的部队都会过来参加,真正的师级活动。从除夕开始,一般来说如无意外,会一直打到元宵节。于是,哪个单位能坚持打到最后一天差不多是一种荣誉了,能在强手如林情况下夺得第一,师里给发三万块奖金。

  三万块奖金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