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无极异界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初见王父

无极异界游 五花熊 2023 2019.06.23 20:10

  听着外面的虫鸣蛙叫声,王小玲翻来覆去久久没有入睡,告诫自己一定要谨小慎微,不能让人发觉异常,上午的竹蜻蜓,晚间的饭团,以后类似这样的事情一定要避免发生。也许白天太过劳累,或是乡村晚间太过安静,王小玲在迷迷糊糊中睡着。

  “喔喔喔!”邻居家的鸡鸣声让王小玲迅速清醒、起床,开门,外面天已微亮,跑去鸡舍和猪舍,仔细检查每一个角落,发现没有饭粒剩下,悬起的心终于放下,猪舍有饭粒也可以解释,糠里有时会带有米粒,但是鸡真的没有喂过粮食呀,就算喂,也会只是谷粒不会是白饭。

  上完茅房后,王小玲无心再睡觉,回到房间,发现竹蜻蜓果然可以继续兑换,兑换掉五个竹蜻蜓,剩余积分107。做瑜伽,昨日的高强度劳动,今日感觉身体浑身酸软,加油,坚持下去就一切都会好的。

  练了半个小时瑜伽,隔壁传来林氏起来的声音,外面天已大亮,太阳还未出来,估计已到卯时(早上五点到七点)。

  王小玲将昨晚换洗下来的衣服装入木桶中,林氏和王小弟并未洗澡,今天只需要洗自己的衣服。提起木桶跑步到河边,清洗衣物。

  清澈的河水中,可以看到一些小鱼游来游去,王小玲看着河中的小鱼,脑海不停的浮现红烧鱼、清蒸鱼、铁板鱼、干炸鱼……以前这些可爱的小动物顿顿都有,来到这个世界十一天了,从来没有吃过肉,导致现在王小玲看到什么动物都想着怎么吃它。

  迅速洗完衣服,跑回家中,将衣服晾好。

  “大丫。”身后传来成年男人的声音。

  王小玲回过头,一个三十来岁的美大叔(大弟)微笑的看着她,目测有一米八的身高,棱角分明的脸,浓眉大眼,高挺的鼻,厚薄适中的嘴唇,睫毛又黑又密,显得眼神更加乌黑深邃,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麻布衣服下是他健壮的身材。

  “爹!”与记忆里的人影重叠,王小玲情不自禁的喊出口,也许是原主的残存情绪,王小玲觉得有一种想落泪的冲动,小女孩到死也没有见上她父亲最后一面。

  “听说你前几天病了,过来让爹看看,好点没?”王爹从镇上一大早出发,走了一个时辰的路回到家中。

  王小玲控制好情绪走到美大叔身边道:“爹,已经好了,看现在的我能跑能跳,还可以干很多活。”

  “哈哈!大丫真乖!”头顶传来美大叔爽朗的笑声。

  “孩子他爹、小虎、大丫准备吃饭了。”厨房传来林氏的声音。

  “今天有鸡蛋吃,娘亲煮了四个鸡蛋,每人一个。”小虎从厨房端出几个鸡蛋,语气明显特别欢快。

  早餐是白米粥,炒青菜,白水煮鸡蛋。穿越以来第一次见到荤腥,王小玲也是满心期待。一个鸡蛋细细品味,连平常多数因胆固醇太高而丢弃的蛋黄,此刻也觉得它是如此美味。

  早餐时,王小玲就大丫这个小名与王爹王妈展开了谈判,经过漫长而坚持的谈判过程,最后王小玲略胜一筹,从此王爹王妈改叫她“小玲”。

  “大丫长大了,长成大姑娘了,喜欢更好听的名字了。”王爹王妈相视一笑。

  “是小玲……”王小玲一脸黑线。

  “好,好,好,大丫乖……”

  早饭后,王爹要去给水稻除草,爱学习的小玲同学自然是跟着去学习如果除草。去往田间的路上,王小玲想起了一首歌“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新泥里,到处是泥鳅……”

  到了田边,王爹脱去草鞋,挽起裤腿,踩到田里开始拔草。

  王小玲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喂喂,没有胶鞋的吗(怎么可能会有)?稀泥巴里有很多寄生虫、蚂蟥、还有大哥哥要去捉的泥鳅,去你的大哥哥,求你了,把泥鳅都抓光好不好,我不想有它的存在。

  王小玲在心里自我建设了很多天,要努力做好一个村姑,可是再如何暗示自己,她还没有做好要让自己的手脚亲密接触各种软体动物的心理准备。

  弱弱的对田里劳作的美大叔说:“爹,我认不出来哪些是水稻苗,哪些是草,我去割猪食。”

  不管美大叔的如何答复,啊!啊!啊!啊!啊!女汉子王小玲落荒而逃。

  回到家中,林氏正在切猪食,昨天下午她可是打了好几十斤猪食,王小玲接过菜刀,“娘,您歇着,肚子里的弟弟也要休息,我来吧。”

  “恩,好,大丫你少切点。”

  “是小玲……”

  切了近一个时辰的鸡食和猪食,王小玲终于将昨天的猪食全部处理完成。

  王爹也拔完草回家,喝了一大杯水后对林氏道:“孩他妈,我去砍两捆柴回家。”

  王小玲眼前一亮,种田不好学,砍柴应该容易很多。

  “爹,我也要去。”王小玲屁颠屁颠跟上王爹的脚步。

  王爹刀起树枝落,刷刷刷,两三分钟,就砍好一捆柴,再用一根枝杈,拧巴拧巴将柴捆成一捆。王小玲直接看呆了,这也太厉害了吧,是因为做木匠的关系吗?

  王小玲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觉得她爹真是厉害。这这这砍柴她能学会吗?王小玲试着搬搬一捆柴,纹丝不动,这重量,快赶上她背包里的石头了吧。

  一刻钟后,王爹担起一担砍好的柴往家走去,柴上还挂着水珠,树叶上也有水珠,目测得有一百多斤。

  王小玲咽了咽口水问道:“爹,您能抓到兔子,打到野鸡吗?”美大叔这么厉害,也许可以打死野猪。

  王爹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笑问:“我家大丫想吃肉了?”

  王小玲条件反射的点了点头,又赶紧摇了摇头道:“小玲不想。”

  回家路上,王小玲慢慢吞吞的走着,早就见不到王爹的背影,种田砍柴,真是任重而道远呀。

  取出切好的鸡食,王小玲开始喂鸡,喂鸡很简单,将蕨菜末丢到鸡的面前即可,王小玲无精打采的喂着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