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一生南柯一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两个叶清

江湖一生南柯一梦 海蓝格子衫 2068 2018.11.09 08:14

  铮!

  剑气荡平了山林。

  叶清落在了地上,缓缓睁开眼睛。

  数百支断箭簌簌落下,插进树干里、泥土中。

  王大锤身体开始颤抖,抖动越来越剧烈,一道血痕在他后脖颈处浮现出来。

  这道血痕的浮现像是打破了被封印的时空,吱呀呀一连串响动,周遭的错乱古木忽然歪倒。

  “啊啊啊!”

  伴随着连绵起伏的惊叫声,许多披着草衣的人从树上跌落,那些躲在树后的人逃过一劫,吓得湿了裤子,瘫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十里山林,一剑荡平!所有古木的断口平滑如镜,甚至反射着四遭的火光。

  但是,竟然一个人都没死。

  王大锤伸手摸了摸脖颈,放在眼前看了看。

  “血……”

  王大锤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粗重的喘息像是掏空了全部的勇气。

  叶清低垂着眼,将三寸烂铁插回腰间。

  在震天帮弟子之中还有一位不速之客。血王惊讶地张大了嘴,不敢置信地看着身前只剩半截的古树。

  他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确定没被劈成两半,猛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确定自己无碍后,血王片刻也不逗留,绝世轻功一展,化成一道赤影跳下山崖,再也没了踪迹。

  王大锤紧紧闭着眼,嘴唇动了动,沙哑的声音传了出来:“为什么?”

  叶清疑惑地看着他。

  王大锤低着头,嗓子里像是屯了一块火炭,继续问道:“为什么不杀我?”

  叶清皱起眉头,他总是皱眉,这让他额头上的皱纹更深了。

  “我不杀你,也不杀这些埋伏我的震天帮弟子,这样你和我爹之间的血债,是不是算清了?”

  王大锤猛地转过头来,大声道:“你不是叶清!”

  叶清道:“我就是叶清,叶孤雁的儿子。”

  王大锤吼道:“叶清剑下没有活人!你到底是谁?”

  叶清道:“叶清从不妄杀任何一人。”

  王大锤忽然哈哈大笑,笑的癫狂。

  叶清问道:“你笑什么?”

  王大锤道:“就算你不杀我,我也活不下去了。”

  叶清疑惑道:“这又是为何?”

  王大锤沉默半晌,忽然抬起头,认命般苦叹一声,道:“败给叶清的人没有一个能活得下来,为何偏偏我就能成为例外?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叶清看王大锤失了智一般,也就不愿与他多费口舌,他还要去追苏小野。

  “我爹欠你的,我已经还清,那些令人不胜其烦的陈年往事就不要再提了,如果你还想杀我,半年后我在这里等你。”

  叶清说完,轻功一展,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山林中。

  王大锤愕然地看着叶清消失的背影,低头沉思片刻,缓缓站了起来,在他周围还呆立着二百多个受了惊吓的震天帮弟子。

  王大锤输了,输的彻底,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赢下叶清了。看着手边那柄硕大的铜锤,王大锤苦笑一声,道:“你们都走吧,震天帮不复存在了。”

  “帮主!”

  “莫要叫我!你们都滚,滚的越快越好!”

  “恐怕,谁也走不掉了。”忽然,一阵清冷的声音在山林中回响,那声音没有温度,带着一股摄人魂魄的威力。

  “谁?!”王大锤怒吼一声,猛地扭头去找,他找遍了一片狼藉的周围,却找不到声音的源头。

  那声音就像从九幽冥府飘上来,毫无踪迹可寻。

  噗噗噗!

  突然间,正准备逃走的三名震天帮弟子头颅飞了出去,立时暴毙在树缝中。

  王大锤怒吼一声,提起铜锤冲了过去,轰然一声巨响,铜锤将歪倒在地的乱木砸的粉碎,但那树缝中除了三具无头尸体再无一人。

  “一剑枭首,伤口平滑如镜……”

  王大锤身体开始发抖,后退了半步。

  噗噗噗!

  鲜血喷涌的声音接连起伏,四周的震天帮弟子一个一个倒下。

  看着自己的手下死无全尸,王大锤惊恐着眼睛,嘶吼道:“叶清!你不是要放过他们吗?!”

  没有回应,树缝中仍有鲜血喷溅。

  “叶清!你这个伪君子!你和你爹一样,都是道貌岸然的魔鬼!魔鬼!”

  转瞬之间,二百多人无一幸免,尽皆化成了无头尸体。

  这时,一道漆黑的身影忽然出现在王大锤身前。

  那人带着面具,王大锤认不出他,但他身后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却向王大锤说明了什么。

  “你不是叶清?”王大锤大惊失色。

  “我就是叶清。”

  “你是叶清?那方才那人是谁?”

  “他也是叶清。”

  “你说什么?有两个叶清?!”

  “不,江湖上只有一个叶清。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他不想杀的人我帮他杀,他不想背负的血债我帮他挑,就像天有日月,人有黑白,这样才有趣,不是吗?”

  王大锤身体抖了抖,怒吼道:“你到底是谁?”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我的名字,这个名字我对每个人只说一遍。”面具男人将负在身后的长剑抖开,几滴鲜血从剑锋出甩到王大锤脸上。

  王大锤死死盯住面具男人手中的长剑,那绝不是一把普通的剑,甚至可以说是一柄绝世神剑。

  这柄剑刚刚杀了二百多人,却连一滴血都没沾上,剑锋寒光逼人,游荡着屠戮无数生灵后凛冽的杀气。剑上没有剑格,剑柄末端悬着一弯诡异的残月。

  王大锤认命般苦笑一下,道:“这柄剑是我见过最强的剑,恐怕全江湖也没有第二柄能与它相提并论,而你的剑法隐隐也在叶清之上。你要杀叶清不是难事,为何还要借他的名字栽赃陷害?”

  “游戏规则,你不配知道。”

  “我今日必死无疑,实在不想做一个糊涂鬼。”

  面具男人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道:“我要杀叶清自然易如反掌,但我要杀的却不是他。”

  “那你要杀谁?”

  “叶孤雁。”

  “你栽赃陷害叶清,就是为了把他的老爹叶孤雁逼出来?但是叶孤雁若想救他的儿子,十年前就该露面,你这招对那个冷血恶魔来说恐怕并不奏效!”

  “叶孤雁,迟早会出现的。”面具男人冷笑一声,长剑在手中转了一下,转瞬回鞘。

  王大锤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头颅已飞出去老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