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蒸汽之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灭世之风

蒸汽之中 面筋玄师 2349 2021.06.11 05:24

  “我要杀了他。”

  男人轻笑着,仿佛就像是出门买个菜一样轻松。而他所说的那个人只是案板上的鱼肉,一刀落下便会身首分离。

  酒保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然而很快便转为成了笑容,而且笑意越来越盛,甚至到了最后都已经是在纵情大笑了。

  “在座的朋友们!”酒保止住了笑声,猛的站了起来,向着周围喊道,“这个人要找佛莱德,他说他要杀了佛莱德!”

  于是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一个接着一个,很快整个酒馆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就凭他?这个娘炮还是滚回去喝妈妈的奶吧。”

  “哈哈哈,我好多年没听到过活人说出这话了。”

  人群中不时传来奚落之声,所有人都看着这个男人,向他吐出最不屑的话语。

  可男人并没有什么窘迫之感,他只是坐在那里,缓缓地啜饮着那杯酒,全然没有被人注视的自觉。

  笑了好一阵,人群也逐渐安静了下来,酒保也坐了下来,把脸贴近了男人,双手撑在柜台上,如同被禁锢在柜台内的地缚灵,只能尽可能地去拉进他和男人的距离。

  “你知道佛莱德是谁吗?”酒保问道。

  “不太清楚,我只是在帝都的奴隶市场上听到过这个名字。”

  “这就是你来找他的原因?”酒保又缩回了柜台的椅子上,脸上已经没有之前的样子了。“本来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结果只是个闲着没事的毛头小子。”

  男人没回话,反倒是酒保甩过来几个金币。“这是之前多出来的情报费,你带回去吧,这个情报我觉得还不值这个价,反正你也见不着他。”

  “他对你们来说就那么可怕?”男人把玩着手里的金币,让金币在灯光的映照下反射出不同的光。“恶徒巢?还真是像我所预料的那样名不副实。”

  这句话已经算是相当的不客气了,毕竟在这里连酒都侮辱不得,更何况是在座的狂徒呢?男人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其他人都没有反驳,甚至还有的人颇为赞成的点头。

  “恶徒巢?那是好久以前的名字了。”酒保站起身来,转过身去擦玻璃橱柜。“自从那个男人出现后,这里就不叫恶徒城了,因为这个镇子上只有他一个人称得上恶徒的名字,但他又不允许我们这么叫他。”

  “他是谁?”

  “你要找的佛莱德,也是我们之中的首领。”

  男人有一些惊讶,同时也理解了为什么之前会出现那样的景象了。

  “首领?可你们这里看上去不像是有组织的样子。”

  酒保的脸上露出了回忆的神色,“很久以前我们是有首领的,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是恶人的自我淘汰和进化,我们之中总是会出现一个极恶之人,他把我们所有人都打服,然后就能成为我们的王,这样的人我们把他称作首领。”

  “那也就是说他是你们之中最凶恶的人了?”

  “理应如此,但这一任首领看上去并不凶恶,甚至可能还有点幼稚,我都觉得他不属于这个城镇。”酒保给自己斟上了一杯,眼神里有些许迷茫。

  “那他是怎么成为首领的?”男人很疑惑,结合之前的描述,在他心目中,佛莱德应该是个满脸横肉浑身疤痕的硬汉,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因为他当众打倒了上一任首领,”酒保露出了一丝苦笑,“而且是毫无悬念的碾压,看过那场打斗的人应该内心都是信服那位新王的。”

  “你似乎很熟悉这个新王,你当时也在现场吗?”男人盯着酒保的眼睛,从刚才开始他的眼神就开始飘忽不定,只是尽可能地把视线投向杯子,让人看不清他的脸。

  沉默了一会,酒保把头抬了起来,“单纯地说在现场可能不太确切,”他停顿了一下,缓缓叹了口气,“我就是当事人。”

  “你是上一任的首领?”男人不免有些错愕,虽然他早已知晓这个酒保并非凡人,但也没想到这个酒保居然是这个镇子曾经的王。

  酒保露出了一丝苦笑,端起了手里的酒,“是啊,明明我也是杀掉了上一任才当上的首领,但突然被拉下来却如同做梦一般。明明我只是让他不要在我巡视的时候挡在路中间睡觉的来着,”酒保闭上眼,好像又在回忆着什么。“然后他就把我从马上拉了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打断了我的腿。”

  “啊这……”男人的下巴不由自主的张大了,目前所得知的消息让他的原有印象有些破碎了。

  酒保拎起了裤脚,露出了下面的机械义肢,义肢被一只锁链套在了柜台下面,倒也确实像是一个地缚灵。“也不知算不算幸运,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在交接后还活着的首领了,”酒保盯着义肢的脚尖,那个黄铜的关节在灯下闪烁着亮光,“不过之后我就再也不想那些打打杀杀的事了,我就把自己关在这里卖酒,听听这些年轻小伙子的事,找找我过去的感觉。”说罢,他把酒杯举起来,将杯子的液体一饮而尽,良久,他把杯子轻轻地放到柜台上,低声喃喃道,“谁知道会有那么强的人呢。”

  酒保的声音很低,但男人还是听到了,他问道:“当真有那么强么?”

  酒保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指了指旁边的彩色玻璃窗,示意男人过去。

  男人很是疑惑,但还是遵循了酒保的意思,他整个人贴近了窗户,他很奇怪,这个窗户与一般窗户并无二致。他扭头看着酒保,酒保却示意他继续向前。

  “行吧,我倒要看看这个窗户有什么问题。”男人这么想着,但他突然不再靠近了,因为他隐约听到了窗户上传来了颇有节奏的击打声。

  “下雨了。”男人身后传来了酒保的声音,他转过头去,酒保不知道什么时候搬来了一个小气象球放在了桌台上。这是一种精巧的小装置,一旦开始下雨,这个玻璃小球的内部就会出现一团雾气,而等到雨停时,它又会自动消散。“你来的时候是不是还是个大晴天,让人热的想骂娘。”

  “是的。”男人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这个地方天气就是这样,瞬息万变。可能你上一秒还在晒太阳,下一秒就被淋成落汤鸡了。”酒保擦拭着天气球,顺手打开了玻璃窗,露出了一丝缝隙用以透风。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当首领的时候是个好天气,但下一秒就被佛莱德浇了一身的雨水吗?”男人打趣道。

  “不,”酒保盯着那个缝隙,眼神有些发散,“那不是雨水,那是灭世的狂风。”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了低沉的雷鸣,风灌入了男人的脖子,他猛地感受到了一阵寒意,也不知是风,还是因为这句话。

  “灭世的风啊。”他也看向了窗外,透过薄薄的雨雾,他好像看见了那个如风的狂徒。

  “我倒是也想吹吹看呢。”

  他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