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爱吾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生活:一个小游戏

爱吾儿 慕懿赫都 1289 2020.06.30 15:04

  一

  我手写我心,文是情感的宣泄,所以有感而发才能称为文。“作”文简直就是反人类反社会的。

  尽管晗妈多次吐槽晗儿的文过于口语化,语法、句法、结构等等也有待提高,我却不以为然。

  再漂亮的石头堆起来充其量也只能叫假山,再高明的修辞堆在一起叫句式杂糅。“作”就是造假,作文就是造假文。赶紧喊方先生来打打。

  文学上的习惯往往会扼杀许多天才,造假文必然也扼杀孩子们的正常思维。当他们把孩子们最后一点纯真都榨干时,他们就高兴了。

  当然了,在应试教育面前,这番话是苍白的。于是,我怂了。技巧上的“作”,留给晗妈。我就培养写的感觉和兴趣。不瞎的都知道,这要高端很多。(人不自知便无耻)

  二

  这几天,父子闲来无事,合力发明了个投掷的小游戏,每天变着法子玩,玩得不亦乐乎。

  下午的时候,还举行了只有两个运动员参加的“2020年家庭飞镖锦标赛”。为了营造比赛压力,我还煞有其事地造了个成绩表,定了赛制和规则。

  做这些就是想考察一下晗儿在压力下的表现。有些人是比赛型,竞争越激烈,表现越好。有些人却是训练型,平时成绩可以,一到比赛就扑街。不好意思,我就属于后者。

  任何事情都可以练的,特别是从小就练。既然晗儿的老爸比他老爸的老爸要明白一些,那晗儿成为比赛型的几率就会提高很多。

  看着晗儿鼻头上一撮挥之不去的小汗和取得高分那个兴奋的小样,作为大赛的主办方,我挺自豪的。

  第一局,我碾压了晗儿。对付这等小娃,你要不先出手压制他,他就会狂。打服了,才会听你的,这是雄性世界的规则。

  第二局时,我放了水,让比赛拖进了第三局,给晗儿留存悬念。(这世间,最深的套路莫若父母套路。)

  最后一局,因为中局水放大了,收不回来,加上晗妈突然出现,鼓励了晗儿。

  最终,我惜败。不过,比我赢了要开心很多倍。这个时候,请容许我感叹一下,可怜天下父母心。

  三

  见晗儿心情大好,我乘势问他,“从这个比赛中,你获得了什么?”

  虽然很烦,但问习惯了,也就自然。学而不思则罔,会思考是一种很好的习惯。

  看起来,这一问好像是整个套路的中心,实际不是,所有的套路并非早前就设计好,就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就好像写文,随着思维自由流动才是真正的情感宣泄,也才是能称之为文,而不是作的文,造假的人。

  晗儿一副被电了一下的表情说(就是很可爱,然后我无法言表),“我知道了,运气是不存在的,苦练才是硬道理。”(这是那个名人说的,我咋没说听过。)

  作为一个娃娃,能有这等认识,已经很不错了。我狠狠地表扬了他,接着又发挥自己擅长讲理的特长,结合比赛经过,对他进行全方位的教导。

  大概有三:一是未到最后,谁输谁赢都是未知数;二是不要低估一颗冠军的心,对胜利保持渴望;三是要有开拓精神,不能过于保守。(我讲理讲得确实好,就是做不到而已。)

  随后,晗儿还爽快地答应了跟我一起写这件事。课外的课外,你让个娃写作文,这不是要他小命嘛。可人家乐意啊,人家有感而发啊,他手写他心,比起作假文不知要强多少倍。

  他很快就写完了,我写到现在。心中暗喜寓教于乐的成果。

  补录:

  父亲节这天,儿子画了个画,以上帝的视觉表现了我们一起玩小游戏的场景。虽然他的画作水平一直都停留在三岁,但是他手画他心就很好了。暖暖的,心里都是爱,谢谢儿子。

  (2020-6-18)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