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求生手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昔日河北第一猛(上)

三国求生手册 风吹过的沙 2213 2019.04.07 10:59

  (注:此章乃描述麴义、隗冉等人当年的经历,与故事主线关联不大,不喜的读者可自行略过。有喜欢交流汉末历史和小说情节的朋友可以加书友群96433014)

  颜良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向人倾诉,而隗冉始终低着头不发一言,唯有被捏得发白的指节显露出他的激动情绪。

  隗冉字进武,并非冀州人士,而是来自凉州。

  提起隗冉的祖上,在本朝之初那可是赫赫有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正是曾经割据一方,掩有雍凉的西州大将军隗嚣。只是隗嚣当年患得患失首鼠两端,最终落得个悲剧收场,而天水隗氏家族也随之星散没落。

  当年的天水隗氏中的一支,流落到了金城扎根,而金城等地汉羌杂居,民风彪悍。隗氏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与当地的羌人之间也颇多通婚,因而隗冉身上倒有几分羌人的血统。

  隗冉年少之时剽轻好武,有一次他与人出猎之时遇着一股马贼,他与几个伴当虽然尽皆勇武,但敌不过马贼人多势众,上来就吃了不小的亏,只能边打边逃。但马贼见这些少年衣衫光鲜,马匹雄壮,知道乃是大大的肥羊,哪肯轻易放他们跑路。

  一番穷追之下,虽然马贼们指望着生俘了肥羊好换取大笔的赎金,故而没有下死手,但隗冉一方几乎是人人带伤,还有人受伤落马。正在山穷水尽时,却是迎面撞上一彪人马,来人眼见前方有人厮斗,正是马贼在行劫持之举,竟是不畏不避,带人直接冲杀过来。

  为首一员年轻人,骑快马,使长矛,猛地扎进了马贼堆里,而诸多阻拦在他面前的马贼竟无一人能有一合之力,瞬间被挑落了几人。这伙马贼猝不及防之间,反被打得狼奔豕突,再也顾不上什么肥羊,尽皆四散而去。

  一场遭遇战下来,马贼伤亡五人,而隗冉等人却赖以保全。

  隗冉在死里逃生之余,自然是对这个救了自己性命的年轻人既佩服又感激,而这个年轻人,乃是客居于此的平原麴氏子弟,单名一个义字。

  说起这麴义,原本乃是平原大族。但在先孝灵皇帝时,朝中闹得沸沸扬扬的党锢之祸,亦是殃及到了平原麴氏。麴氏中人为避灾祸,不惜远走西疆,一直到了黄河上游地区,大汉最西边的西海,也就是现代的青海湖附近才止步。

  西海附近羌人更多,尤其以烧当羌的势力最大,麴义少小之时便与羌人同习同俗,沾染了一身的羌人习气,同时也把羌人轻捷勇猛的战法战技给学了个十成十,竟比身有羌人血统,从小在西凉长大的隗冉更像一个羌人。

  俩人年龄相近,性情相投,遂因着这次巧遇而成为至交。到了灵帝驾崩,朝中阉宦被一举除尽后,麴氏便想要回到平原祖地,但当时中州纷乱道路不靖。

  当时麴义在附近汉羌族群中已经颇有些威名,便召合了一些汉羌子弟卫护着自家东返。而隗冉因着与麴义相当投契,也决意随他到中原来闯荡一番。

  麴氏回到平原时,平原已经是饱经黄巾肆虐,民不聊生。老一辈的麴氏族人见自家祖宗之地破败荒芜,那是痛心疾首,但性格豪放的麴义却觉得来得正当其时。

  俗话说乱世出英雄,麴义为人勇武,手下又带着一帮西凉剽轻之徒,很快便在河北之地闯出了名堂。随即,他的大名便入了当时还是冀州牧的韩馥耳中,韩馥招其为将,委之以兵。

  然则麴义在西凉之地长大,那是野惯了的,若是遇上个有为的明主倒也能压服得了他,但韩馥只是个恇怯庸才罢了,岂能令麴义归心率服。

  韩、麴之间渐生龃龉,麴义对韩馥的命令爱理不理,占据了冀兖交界附近的几个县当起了一方豪霸。

  要说麴义这种作为放在乱世之中也不过是当时的常态罢了,但麴义向来粗鄙无文,与韩馥手下的一众谋臣僚属全部没什么交情,甚至还因为不会做人明里暗里得罪过不少人。

  麴义这么一不尊调度,韩馥的属下耿武、闵纯等人便在韩馥面前反复进言,称麴义此举大逆不道,不容姑息。而韩馥本就是个无甚主见之人,被一番怂恿之下,便发州兵讨伐麴义。

  在韩馥以及耿武、闵纯等人的眼里,麴义一介粗鄙武夫,不过占据几个县城,又能掀起多大风浪,想着可以一战而定,从而起到杀鸡儆猴的效用。

  却不料耿武、闵纯等人纸上谈兵头头是道,带兵讨伐却被他们所看不起的粗鄙武夫麴义给打得大败亏输。这下倒好,非但麴义这只鸡没杀成,反被袁绍这只猴子在一旁暗地里取笑。

  而见韩馥的刀如此之钝,原本就对韩馥大为不满的袁绍更生觊觎之心,遂派人招揽麴义,并暗中承诺资供他军械粮草。

  麴义打败了韩馥的讨伐,一时之间颇与两千年后那句“就喜欢看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的心态暗合。但他虽然粗鄙无文,却不是个无谋匹夫,知道自己仅仅占据几个小县城是不能持久的,更贪恋那些军械粮草,便与袁绍暗中媾和,以抵御韩馥的威胁。

  随后袁绍再引幽州公孙瓒南下威吓韩馥,从而谋夺了整个冀州。而袁绍毕竟与韩馥的恇怯昏庸不同,堪称是一代雄杰,得了冀州之后,更多文臣武将前来归附,而麴义见袁绍大势已成,便也率部投效。

  早先袁绍引公孙瓒南下威逼韩馥,公孙瓒也觊觎冀州良久,两人一拍即合。但袁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让公孙瓒南下是为明,遣了荀諶、高干等说客往赴冀州那是暗,最终出了力的公孙瓒没得了便宜,反倒是只磨了磨嘴皮子的袁绍全取了冀州,怎不令公孙瓒气得暴跳如雷。

  恰好公孙瓒之弟公孙越在南下协助袁术时不幸身死,公孙瓒就迁怒于袁绍,并借了这个由头要将新仇旧恨和袁绍一起算一算,遂派兵大举进攻冀州。

  公孙瓒与袁绍同样是汉末群雄中的佼佼者,但这时候的白马将军却要比袁本初强横得多。

  公孙瓒其人在初平年间就多次率领幽州精骑接连大破张举、张纯叛乱,然后被长期率兵在幽州抗衡鲜卑、乌桓,手下精骑尽皆骁勇。就在这一年里,三十万青州黄巾渡河北上,欲要与黑山军会合,公孙瓒率两万步骑南下,于渤海郡东光县以南大破青州黄巾,斩首三万余,生俘七万余,威名震彻河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