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青衫长剑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最是少年逍遥游(3)

青衫长剑行 月因龙 3685 2018.10.12 23:28

  许念卿望着江上那一叶渐渐消逝不见的扁舟,脑中飞快的转着,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这黑衣女子挑了巫山帮之后,逼着巫山帮全绑上下服了她的毒药,却又送了数箱黄金白银,以及百年人参和虎皮貂皮之物不等,显然又不是仇家。

  而这一路上七八次的交手,却也完全看不出此女子师承派别,只是下手阴狠无比,且每次稍处下风之时,又极富智谋机变,宁可冒险以求胜。倒是许念卿数次差点便着了她的道。

  此次这蔡洁莹垂索坠崖更是出乎意表。他不相信这女子早些便在此地做好了手脚。她不会想到能碰到他,更不会想到胜不了他。难道这绳索是遇到自己之后备下的?

  他想到了那个船尾摇桨的艄公。定是此人早先在此备好绳索,只是这一路上我一直紧追不舍,未见她与何人交谈过多,那么这艄公又是如何知晓的呢?想来想去,他总是想不明白,便索性不想。

  不知如何,他却突然想到一些别的事。这女子武功如此厉害,尚且不能胜我,这些毒蛇虽毒,难道便伤得了我?她一定也是知道的。那么为什么还是放毒蛇呢?嗯嗯,她没存伤我之心。便是对那一家三口,也未存此心。我却伤了她养了十多年的小蛇。不由得微微歉然。

  许念卿无论文采武功,俱是武当年青一代弟子中出类拔萃的人物,虽非当今掌门李永一亲传弟子,却已翘楚之资,隐隐有接任下任掌门之势。那少女已然逃走,何以又给自己解药,许念卿自然并非蠢人,于那少女的心意便能略略领悟。

  他拿起那瓶子,只见瓶身晶莹剔透,触手生温,显是以整块玉石雕琢而成。他将玉瓶放到鼻尖闻了闻,仿佛闻到那女子身上淡淡的幽香。

  “江边风大,崖高人远。道长还是要多多在意。”

  许念卿听到中年儒生这句话,才回过神来。听到自己心事被他人说破,不由得有些赧颜:“多谢先生提醒。”将玉瓶放入怀中。

  张季之哈哈一笑:“是我们该谢谢道长救命之恩才是。没想到道长年纪轻轻,便练成了武当剑法中最为晦涩的华封三祝,实是难得。武当人才济济,藏龙卧虎,真是名不虚传!”

  “不知先生何以知晓华封三祝的难练?”许念卿则是微微心惊,不知这儒士跟武当有何纠缠,何以知晓这华封三祝是武当剑法中最为难练的一招。这华封三祝不但是武当剑法中最为难练的一招,也是武当剑法的最后一式,不仅需要深厚的内功作为根基,还需要出剑疾如迅雷,方能化一剑为三剑。光是这一招便有八式,一式又有十三重变化。实是武当剑法中集剑术剑道内功的绝妙上乘剑法。

  张季之不答,对他说道:“这是内人王淑仪,这是犬子张承风。风儿,不谢谢这位大哥哥吗?”张季之指着自己的妻儿向许念卿介绍道。张承风看着面前长身玉立的道士,实是说不出的仰慕钦佩。先前见他上山来朝自己一家人微笑,便觉得亲近。后来见这位道长谈吐温文,剑法超然,大袖飘飘,山风一吹,真像是传说中的仙人。

  “大哥哥,谢谢你。”

  许念卿走到这孩子跟前,蹲了下来,摸了摸他的头:“小弟弟,不客气的。”他虽在和那蔡洁莹相斗时,也在用余光打量着这一家三口。这男子虽儒士打扮,确是有着一股精悍凌厉之气,这种骨子里透出来的东西,任你藏得再好,终是有迹可循。那妇人虽布衣荆钗,举手投足间则显得大家风范。这孩子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跟市井孩子一样,淘气调皮。只是见着二人争斗却也不显得害怕,倒也难得。

  张季之吟了一句:“酒醒提剑仿张祖,醉卧青牛效老君。”

  许念卿不禁为之变色,盯着张季之良久,脸色有惊异慢慢转为疑惑,再到后来的惊喜。上前抓着张季之的手大声叫道:“你是张叔叔?你是张叔叔!”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王淑仪也是微微好奇,难道相公识得此人?张承风更是莫名其妙,怎么爹爹念了首诗,这仙人般的大哥哥便如此高兴,好像认得爹爹一样。

  早年间,张季之尚未娶妻,学着那士子负笈游学,曾到过武当山研习道学。只是那时才十八九岁,许念卿则四五岁。许念卿那时便喜欢缠着这位张叔叔问长问短,张季之见这少年聪明伶俐,也会认真回答。在武当山的三个月中,张季之倒常常牵着许念卿的小手,逛着武当山一出出山峰。临走时送了许念卿一本武当派创派祖师张三丰的《无根水》,扉页上便写着这两句话。

  当时年纪幼小,加之十数年不见,这位张叔叔早年间的容颜,在许念卿印象里早已模糊。而且这位张叔叔早些年也不叫张季之。

  许念卿拉着张季之的手,问长问短,欢喜雀跃。

  张季之笑道:“东边有座龙窟寺,咱们去向大和尚讨杯水喝,边走边说吧!”

  “如此甚好,只是张叔叔早就认出了我,还道长长道长短的,不是取笑我吗?”说着一脸埋怨的神情。说着两人携手,朝东方走去。

  张承风和母亲走在后面,看着父亲和这大哥哥并排而走,,没由来生出一股自豪感。原来我爹爹认识这么厉害的人啊。这位大哥哥的武功,应该比楠楠他爹还厉害吧。

  西塞山本就不大一会儿,一行四人便走到了龙窟寺。这龙窟寺寺门早已破败,拿两扇柴门不上的,形同虚设。墙上红漆也已剥落,露出那青砖在外,荒凉至极。龙窟寺左侧开辟了好大一块菜园,青红翠绿,在这秋日看来倒是显得生机勃勃。右侧则栽种了几十颗橘子树,此时正好橘子成熟,一团团一簇簇青黄挂于枝头,闲的热闹非凡。

  张季之敲了敲柴门,却是应手而开。便不再敲门,步入寺门,身后三人也随后进入。只见这龙窟寺只一进,前院种满了牡丹,只是花期已过,只剩枝蔓,再无花朵。大殿左右各有一间禅房。

  “慧风大师,老朋友来了,也不出来招呼一下吗?”张季之对着大殿喊道。

  马上便听吱呀一声,右首边禅房门开,走出一位僧人出来。张承风只见那僧人僧袍早已破烂不堪,光是补丁就有七八处。衣衫也处处油腻发光,像是几个月没洗过一样。脸上倒是笑哈哈的,像极了庙里供奉的弥勒佛。

  慧风和尚咧嘴一笑:“哟,稀客呀,今天什么风,一下子给老和尚吹来了这么多贵客?”

  “也是前些日子收到慧心大师的信,说道大师来了这龙窟寺修行。今天这不正好趁着重阳登高,来大师这里讨杯茶喝吗?”

  “师弟也是多嘴,我不就是乐得清闲才来到这荒山野岭吗?这一来,可又是清修不成了。”慧风和尚打趣道。

  “打扰大师清修,真是过意不去。不过大师就为此连口茶水也不给我们这些路人?”张季之装作疑惑的问道。

  “哈哈哈,说起话来都忘了奉茶了,请进请进。”伸手请四位进了禅房。

  待众人坐定,张季之给众人各自介绍。

  “这是内人,大师见过的。”王淑仪站起微微敛衽施礼。

  “这是武当许念卿。”许念卿拱手抱拳:“见过慧风大师。”

  “这是小儿承风。”张承风笑道:“大师好。”

  最后张季之掌心向上,对着慧风:“这是少林慧风禅师,近期来到了这龙窟寺修行。”慧风合十还礼。

  对着站起的众人,慧风忙道:“大家请坐,不必拘束。”说着开始烹茶。但这位大师似乎并不讲究什么茶道,将茶叶倒入壶中,烧好了水,便将开水一并倒入壶中,再倒入碗中。茶是陈茶,碗也是平常农家用的大口碗。

  张承风喝了碗茶便跑了出去,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院子的牡丹。只是他也不认得,便问大和尚:“大师,这是菜吗,你怎么种了这么多?”

  慧风听到孩子的问话,便走了出来,答道:“这不是菜,是花,叫做牡丹花。”

  “牡丹啊。那花是已经谢了吗?”张承风略带惋惜的问道。

  “是啊,这牡丹于四月中旬开花,一般半月就会谢了。”

  “那没能看到花开,真是可惜啊!”张承风还是想看一眼牡丹花。

  不过他马上又笑了起来。“‘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爹爹,咱们明年来看牡丹花开好不好?”张承风转头望向爹爹。

  张季之点了点头。

  “关于这一院子的牡丹花,其实还有个故事。”慧风说道。

  “什么故事什么故事?”张承风一脸好奇的催促道。

  慧风面色平静,微微道来:“据说此地原先这一家大户,姓贾。这贾家有个丫鬟,叫什么倒是不知道。只知道这丫鬟颇有几分姿色,贾员外早就有意纳这丫鬟为妾。只是这丫鬟却爱上了一个落魄秀才。原先倒也没什么,只不过当这丫鬟拿着自己的平时存下来的月银,资助了这书生,让他能有盘缠进京赶考。

  只是这事被贾员外知道了,由妒生怒,逼着这丫鬟将银子追回来。这丫鬟性子也是刚硬,说自己的银子该是自己处置。

  贾员外由妒生怒,咬定这丫鬟偷盗银子,一气之下便打死了这丫鬟。

  丫鬟家里只剩下年迈的爹娘,他爹娘于是就告上了衙门,可是贾员外里里外外都打点好了,官府判了诬告,将两位老人各打三十大板。

  本是身体不好的老人家,如何经受得住。丫鬟他娘当时便断了气,老汉回到家便葬了他老伴。昨天葬女儿,今日葬老伴,到得第二天,那老汉自己也死了!”

  张承风听得愤怒至极,眼睛如欲喷出火来。屋内张季之夫妇和许念卿也是默然不语。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的张承风问道:“那书生呢,他在哪里?”

  慧风继续说道:“那书生进京赶考去了。总算这书生争气,功成名就而归,只是但当去到黄家时,却得知那女子已然不在人世。

  这里的牡丹原先都是大红色的。那女子临终说过,死后要化入这寺里的牡丹,如果牡丹由红转白,那她就是清白的。女子死后,第二天早上,寺里僧人果然发现牡丹由红转白。

  后来那书生来到这牡丹花前,撞墙而死。鲜血溅的白花上点点红斑,后来更是越来越深,竟不褪去。

  后来这寺里的牡丹变成了白底红斑,而这红斑又似泪滴之状。”老和尚说完叹了口气,看着远处的天空。

  屋内三人心境各是不一。张夫人拿着手绢默默拭泪。张季之握着夫人的手,想着:我们夫妇琴瑟和鸣,自是比他们幸福太多。许念卿想到了刚刚离去的那个叫做蔡洁莹的黑衣女子。

  张承风则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子,突然放声大哭。

  他想楠楠了。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