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人间百态 何必抱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助人为乐

何必抱怨 两缸咸菜 1 23 33742023.02.17 10:18

  叶瑞文感觉自己就像经历了一场“快闪”的活动,李彬突然来电话说要来公司,冯斌鑫和林锐明突然来了公司,然后瞬间都走了!

  李彬的反应是可以预见的,什么沟通的技巧、交流的艺术在切实的利益面前根本就没有意义。不服气要过来公司面对面的说清楚自己拦得了吗?大清早出发了才通知自己,就算想去给他们车轮胎放气也来不及啊。

  李彬要来公司就不可能避开钢厂的人,索性让他们直接交流下,如果说这件事能够粘上钢厂的人那对公司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算还是不能通融至少也让李彬知道了事情的原因,这对将来的操作也算是事半功倍了。

  然而结果呢,冯斌鑫和林锐明来后高调的表了个态转身就走了,华宏阳和王春年油滑的表了态跟着走了,李彬和一帮兄弟婉拒了一起午饭的提议随后也走了。

  对于华宏阳的油滑多少还是有所准备的,人家是钢厂派驻的人员,天高皇帝远的拿腔作势也正常。但冯斌鑫来了后的做法太没道理了,甚至都没有给自己任何说话的机会,还直接将华宏阳带走,将事情直接又扔给了他解决。作为同一个公司的人连最起码帮衬一下都没有,这能说是为了公司的好吗?

  气愤不已的叶瑞文请姐夫晚上来家里一起喝酒,姐夫是政府部门的职员,在机关混久了脑子好使,叶瑞文已经习惯了碰到事情跟他商量。

  酒过三巡,将事情诉说了一遍后叶瑞文气愤的说道:“我这是真想为公司争取利益,想着拖钢厂一起来解决问题,能解决是最好了,为今后的工作打开缺口。如果钢厂不给解决,孟达拉丝厂也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因,这对我们今后的工作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现在看来,这事是不可能了,钢厂的人将自己撇的很干净。冯斌鑫来了后这一闹,事情并没有解决,孟达拉丝厂会不会对你有意见?”姐夫问道。

  叶瑞文很自信的说道:“那到不至于,李彬应该知道我这是在帮他争取。”

  姐夫看了叶瑞文一眼摇摇头说道:“让李彬直接到公司来面谈现在看来不一定是好事。他生意做的也不算小,应该没必要为个5000元大老远的跑过来…..”

  “生意场上有很多时候争气不争财,5000元对他来说不是个事,但关键这事是我们缺道理,他过来说清楚也正常。”

  姐夫并没有被叶瑞文抢着的解释打乱思绪,继续的说道:“要解决问题一个认过来就可以了,最多也是带着司机,用得着带着这么多人吗?”

  “他电话里只说了要来公司当面谈,我也没有想到他还带了5个人一起过来,也是到公司楼下跟他碰头后才知道的。我也知道这么多人到公司会让钢厂的人感觉不舒服,可当时已经没办法了。早知道他们这么多人过来,我肯定不会让他们直接去公司,怎么样也会在外面找个地方见面。”

  看到叶瑞文越说越激动,姐夫索性不说话,等他将话说完。

  叶瑞文也感到了自己的情绪,吸了口气慢声的说道:“不过我感觉吧,应该是孟达他们原本就是约好了一起出来玩,正好碰上这个事就顺便一起过来了。我跟他认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以势压人过。”

  “既然你这么认定,那这事就不去多想了。洪总是个明白人,知道你也是为了公司利益着想,不过冯斌鑫的态度有点问题!”

  听到这话,叶瑞文恨恨的说道:“冯斌鑫仗着是第一个跟着洪总的,洪总现在又信任他,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其实也就比我早几个月的时间有必要那么得瑟吗?天天跟林锐明在一起,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他真以为我不知道公司买的几百吨低价货只卖出去一小部分。我如果不是为了公司利益,就让他去解决了,反正孟达占着理,何必今天多事拉着钢厂的人一起去解决?”说完一口将杯中酒干了。

  姐夫帮叶瑞文倒上酒,继续问道:“这个想法你跟冯斌鑫说过吗?如果说过这就是他不讲理了。”

  叶瑞文龙更是一脸愤慨:“昨天我赶到公司就是想商量怎么办,但冯斌鑫根本就不让我多说什么就自己走了。”

  “那你估计这事最终会怎么办?”看着叶瑞文的情绪,姐夫只能赶紧岔开了话题就事论事。

  “这件事的情况很清楚了,是李彬占理,再说也合作这么多年了,现在只能动用自己的库存老价格卖给他们。”

  姐夫喝着酒看着叶瑞文,慢慢说道:“这事应该也只能这么办,但这事之后,你跟冯斌鑫的关系怎么办?冯斌鑫目前管理着公司,跟钢厂的人又走得近。以后碰到什么事,你每次都是找洪总解决还是跟冯斌鑫商量?”

  叶瑞文有点蔫了:“大不了屁大个事都让冯斌鑫去解决了,既然他要管,就让他去管。”

  姐夫呵呵的笑了:“这事吧,说说气话可以,但如果真一直这么办了,很多事林锐明就能做,要你何用?你自己不是也说,广州市场的老吴因为没事做了都已经办理退休了吗?”

  叶瑞文听着姐夫这么说,再想到老吴的事,不由的叹了口气。洪总老人家恋旧情不忍心开除人,但总是没事做也不是个事,老吴索性跟洪总说了一旦广州那边的货款结清就退休了。虽然知道这也是一种正常的结果,但毕竟一起工作久了心里总有点不舒服。

  姐夫看着叶瑞文一下子没了精神开始打气到:“你也别想多了,老吴都60多岁了,也是该退休了,人家是想开了。到是你,该想想怎么办?我听你说起过,洪敏宸回来后不是主动找过你,想拉你一起好好干?”

  叶瑞文抑郁道:“当初是找过我,可是洪敏宸现在只管拉丝厂,洪总不让他管公司的事。”

  “那你认为洪总目前为什么不让洪敏宸管贸易公司的事?”

  “洪敏宸不仅亏了钱而且还欠了一屁股的债才回来的,让他马上接班贸易公司没谁会服他。再说了他在上海的贸易公司还有一堆事没有处理清楚也不适合马上接受友嘉公司。”

  姐夫继续问道:“那洪敏宸的拉丝厂干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保本应该是没问题,但要说赚多少钱就很难说了,毕竟市场一直跌到现在刚开始涨起来。”

  “为什么?”隔行如隔山,姐夫只能问清楚了。

  “原本拉丝厂的利润是很可观的,但市场一直在跌,为了保证生产厂里总要有基本库存,即使采用随用随买的办法,总要有采购时间和生产时间吧,这段时间里保不准市场又跌了。这利润也就没多少了。”

  “时也,命也。洪敏宸这运气也够背的。”姐夫摇头了。

  “其实市场再怎么样拉丝厂赚钱是没问题了,我说洪敏宸只能保本是因为他的日常费用太大了。租了那么大面积的厂房有一半是空着的,没几个工人的厂子还请了专业的厂长管理,其实有了技术骨干就没必要再请什么厂了。”说起洪敏宸的拉丝厂厂,叶瑞文也禁不住摇头。

  “这么说起来洪敏宸回来后一直没有什么亮点?”姐夫不再纠结洪敏宸不能赚钱的原因,开始切入正题。

  “差不多吧,这么长时间了,基本没有什么大的作为吧。”

  姐夫放下了筷子笑了:“这么说洪总是有想法也没办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叶瑞文很清楚的知道姐夫话里的含义,不由的苦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洪总没有理由让洪敏宸接管贸易公司。”

  “洪总就这么一个儿子,不给洪敏宸给谁?”姐夫反问到。

  “就是啊,小女儿一直不结婚,大女婿的能力也就那样了,不可能让他接班,也只有洪敏宸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你认为洪敏宸能力怎么样?”姐夫追问到。

  叶瑞文认真的想了想说道:“能力还是有的,但心思太活泛,做事有点冲动,这么多年来洪总一直在替他擦屁股。”

  “既然还是有能力的,又迟早是友嘉的接班人,那就必须给洪总一个交班的理由。”姐夫开始总结到。

  叶瑞文有点不在意:“其实这事也就是洪总一句话的事,有没有好的理由真有那么重要吗?”

  看到叶瑞文突然之间变的糊涂了,姐夫只能详细解释:“洪总希望的是顺利的交班,不希望出现人心离散的情况。不管怎么说冯斌鑫在财务上是一把好手吧,对公司的贡献不谈,对公司的内幕也最清楚吧,人又忠诚,现在到那去找这样的内当家?还有你,业务基本是你管着吧,客户也是你最熟悉吧,这也是洪敏宸几次主动找你的原因。”

  “也是啊,洪总出钱出力的让洪敏宸办拉丝厂,应该是想让他做出点成绩来,好有理由顺利接管友嘉公司。”

  “是啊,老人家也算是用心良苦!”

  叶瑞文有点糊涂了:“你说的是没错,但这事跟我今天这事有什么关系啊?”

  “你啊,真是当局者迷。拉丝厂也要买材料吧,如果洪敏宸一直买到便宜的材料,不是更快的会有起色?再说了,至于材料买多买少,还不是洪敏宸自己说了算?”姐夫边吃的菜边点拨。

  叶瑞文听明白了,眼睛一亮说道:“是啊,现在洪敏宸就算买卖点材料,赚了钱,这也是成绩。如果这市场再持续好转的话,洪敏宸拉丝厂应该也会有起色,也就有了充足的理由了。”

  看到叶瑞文明白过来,姐夫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关键是现在谁帮助了洪敏宸,洪敏宸自然会记在心里,将来一旦接班了友嘉公司,那到时候自然就会更信任重用谁。”

  “那我明天就去找洪敏宸去!”话到这个份上,叶瑞文已经完全明白姐夫的意思了,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赶紧的夹菜敬酒。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