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失落的人偶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2、绯红血夜(求推荐!求收藏!)

失落的人偶师 爱喝维他奶 2047 2020.03.13 12:10

  对于诺里来说,七年前的那个夜晚,是他永远的痛!

  那是一个血红色的夜晚,不知道那晚是不是因为月亮知道诺里的心在滴血,那一晚的皓月是血红色的。

  七年前,诺里的爷爷去世了,由于贵族骑士的爵位,并不能世袭,所以诺里的父亲格里芬并没有爵位在身上,而且由于常年缺乏锻炼,所以身体素质达不到劳伦家族私军的要求。

  最后劳伦家族是给了一笔抚恤金格里芬,以及为他安排了一个园丁的工作,让他自己好好生活,就算他不能成为劳伦家族的私军,但是只要他努力培养,或许他的下一代,就可以重新恢复这一个头衔。

  这已经是劳伦家族对私军家属最好的照顾了!

  可是格里芬并没有饰演好一名父亲的角色,勉强算是家道中落的他,每天除了在酒馆中之外,更多的就是在醒酒中。

  诺里的母亲跟格里芬因此吵过很多次架,甚至到后面因为气急攻心,诺里的母亲一口气没缓过去,当场被气死了。

  家里除了诺里跟他的妹妹之外,还剩下一个天天在醉酒状态中的酒鬼。

  劳伦家族所给格里芬安排的园丁岗位,是在劳伦行省中执政厅的执政官家里,本身执政官对劳伦家族的安排是没有什么意见的,毕竟这里是劳伦家族的封地,何况给自己安排私军骑士的后代,执政官自然是开心咯。

  本来如果没有太大变化的话,那诺里或许真的也能够依靠自己的努力重新投奔劳伦家族的私军之中,可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由于格里芬喝醉了酒,第二天去工作的时候依旧昏昏沉沉的,然后一不小心把执政官家里一棵养了好多年的树给砍了!

  而又恰好这时候,格里芬仍旧在醉酒中,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砍掉了那棵树不止,还朝着那棵树撒尿。

  这一幕,被执政官抓了个现成!

  那可是自己从小养到大的树啊,被格里芬这般羞辱,执政官当场暴怒,表示要格里芬偿命!

  而格里芬这个家伙,居然为了自保,把自己的女儿格蕾丝送给执政官当奴隶,甚至乎连奴隶合同都早早签好了!

  显然,就算没有这件事,格里芬也早就打算把自己的女儿卖出去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贵族的特权让很多不应该出现的条文出现漏洞,拉图尔王国律法中严禁任何的人口拐卖,一旦被发现,所有涉及的人员都需要处置死刑!

  但是这一条法律是针对平民的,如果是贵族的话,可以购买奴隶!

  执政官虽然只是一个男爵,但是也是贵族,所以格里芬把女儿卖给他,并没有任何的违法行为!

  这就是贵族特权中的纰漏!

  由于是骑士的后代,所以格里芬的样貌其实也算是比较出众的,只要不醉酒,好好修理一下的话,格蕾丝虽然年纪小,但是基因也是相当不错,从小就非常地可爱。

  看到可爱的格蕾丝,执政官心中的愤怒也略微减少了一点,于是乎就跟格里芬签订了这一份奴隶的购买协议!

  诺里虽然舍不得,但是看到格蕾丝换上了执政官家里女仆的衣服,每天都保证能够拿到两份三明治,以及一杯牛奶后,也没有太大的怨言,甚至乎诺里觉得父亲是为了让格蕾丝过上更好的生活所以才导演了这一出戏。

  但是这一个想法,并没有坚持很长时间,仅仅一个月后,诺里正打算入睡的时候,就看到哭喊着回来求救的格蕾丝。

  原来执政官男爵阁下,有一种很特殊的癖好!

  就在刚刚,男爵阁下趁着四下无人,把格蕾丝带回了自己房间中……两个小时后,格蕾丝就逃命似地在执政官家里逃了出来,猩红色的血迹顺着格蕾丝的步伐,一步步来到了诺里的跟前。

  虽然年纪小,但是诺里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乎年仅十岁的诺里,拿着家里那把菜刀一路走到执政官家里。

  他要为格蕾丝讨回公道!

  他要为自己最爱的妹妹报仇!

  但是,男爵阁下却是反过来质问他:“为什么要闯执政厅?为什么平民可以拿起刀朝向贵族!”

  按照拉图尔王国法律,这两条就已经足够诺里死了!

  而格蕾丝属于男爵阁下的奴隶,按照拉图尔王国法律,贵族可以随意处置自己的奴隶,哪怕处死,王国也不会多说一句!

  这是一个绯红的夜晚,天空中的血红照应着倒在血泊中的诺里。

  男爵阁下之所以没有杀死诺里,并不是因为他大发善心,而是因为格蕾丝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住了已经奄奄一息的诺里。

  当夜,诺里是被扔出执政厅的,他的父亲格里芬,也因此受到牵连,被贬为奴隶,发配至西北挖矿。

  “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格蕾丝,我被一个乞丐所收留,他救了我,带着我离开了劳伦行省,甚至还教我用剑,一直到几年前,他才因病去世了!”

  诺里的拳头揣紧,指甲甚至插进自己的肉里,一滴滴鲜血顺着他的手滴落。

  痛么?

  痛!

  但是没有他的心痛!

  亚当斯彻底明白为什么诺里会这么仇恨贵族,这么盼望报仇了!

  听完诺里的故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碧翠丝跟霍尔德虽然早就知道,但是每一次听,都会觉得心里被揪紧,或许因此,所以他们小队行动的时候,总是会默许诺里做一些任性的事情。

  莉娜跟玛娜更是听得双眼发红,这一下,姐妹二人也是放下了对诺里的芥蒂,对这个壮汉只有无尽的心痛。

  这是得多坚强的心,多坚强的意志,才能够坚持下来啊!

  “我没记错的话,劳伦行省执政厅的执政官,应该是皮尔斯男爵吧!”

  亚当斯的声音中带着丝丝寒意。

  诺里默默地点了点头。

  作为贵族,或许皮尔斯所做的事并没有触犯法律,但是作为劳伦行省的下一任主人,皮尔斯的所作所为触犯到亚当斯的底线了!

  这仅仅是一个格蕾丝,其他的呢?

  这些年里有多少女孩遭到皮尔斯的毒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