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时间重启了怎么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8.您还会捡起这块馅饼吗?

时间重启了怎么办 隐为者 10829 2019.11.19 11:05

  夏沫说完话,两个人就开始寻找起来。

  这些旧书的保存可以说十分不完善,再加上被雨水泡过,大部分都成了纸糊,一掀开书堆就发出一股刺鼻的霉味。

  万柔柔皱起眉头,嫌弃的用两根指头捏起一本,看看封面然后丢到一边。

  “这么找,我们要找到什么时候去?”她忍不住抱怨一句。

  实际上,当初为了找出那一本关键的日记,夏沫也花费了不少功夫。

  “这一堆几乎都是课本,要不然你看看最里边那堆,日记本的封面肯定和课本差距不小。”他有意无意的暗示着。

  万柔柔没什么头绪,也只能根据夏沫的提示去做。

  她小心的从几堆旧书中间挪脚走进去,半人高的书堆,蹭脏了裙子的一角,让她眉头皱的更紧。

  夏沫跟着走过去,看着万柔柔掀开几本书以后,突然叫一声:“等一下,就是这本!”

  万柔柔迟疑的看了一眼刚展露出来的,一本被虫蛀出不少小洞,上边还尽是霉斑的厚本子,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确定?”

  “那个年代的笔记本都喜欢在上边画些贴画,你仔细看,上边是不是有个蝴蝶?”夏沫笑着解释道。

  “还真是……不过,就剩半边翅膀你都能看出来?”万柔柔惊奇的问道。

  “眼睛好而已,快打开看看是不是日记。”夏沫随意的解释了一句。

  在夏沫的催促下,万柔柔将信将疑捏起来,用指甲挑开封面,眼睛盯着扉页仔细看了好久,随后露出犹豫不定的神色。

  “运气不错,倒是个日记本,可惜看不清名字。”

  听到她的话,夏沫挑了挑眉头。

  这一句运气的背后,可是他整整三个循环付出的努力。

  好在东西是找到了。

  “快拿过来看看。”

  夏沫从万柔柔手里接过笔记本,扉页上写着几行小字,不过墨迹都已渲染,看不清楚。

  幸好扉页下方有一处还没被斑驳波及,仔细辨认,还能看出日记本三个秀气的小字。

  翻开日记挨着打量一遍,最后能看清楚的只有三页。

  每页上都被写满小字,记录几天内容。

  看起来,这无疑是个勤俭节约的人。

  【1941年,9月18日,周四。】

  【入学已二周,学习起来有些吃力,不过今日所有一年级学员被文老师召集到体育馆,除去衣衫后测量体型并摄影。虽有羞涩,但那黑色的盒子“咔嚓”一声便录入了人像,实在是新奇又让人觉得有趣……】

  夏沫念着上边的文字,万柔柔听完之后咂了咂嘴:“无法理解,居然真有这种事。”

  “那时候的人见到相机谁不新鲜。”夏沫回应一笑,念起第二篇日记。

  【1941年,12月8日,周一。】

  【今日地质课刚开个头,教室们就被几个穿着暗黄军装的小胡子撞开,命令我们所有人去礼堂集合,赛得利先生没有理会他们,给我们讲完最后一堂课,道了声保重,然后目送我们一个个离开。】

  【赛得利先生是为数不多得我之敬重的先生,他是个好人,可晚些时候同学们都在传,先生已经走了……】

  读到这里,万柔柔和夏沫对视一眼,都陷入到沉默中。

  那一年国际动荡,珍珠港战役成为改变世界命运的一战。

  而在此之下,无数普通人的命运也在被改写。

  “战争或许能够带来和平,却绝对不是唯一的途径。”

  夏沫感慨的说一句,接着念起下一篇来。

  【1942年,10月1日,周四。】

  【听林先生说,学校在蓉城复学了,今日就是开学典礼,兴许这是近日来最好的消息罢,听闻有几个男生已经决定南下,我亦心动,可母亲尚不同意……】

  万柔柔有些困惑:“回到自己的学校不是理所应当吗,为什么会不允许?”

  “那时候几乎所有通道都被敌人封锁了,寻常人想要离开都要接受重重排查,尤其是南下的路更是封闭,或许这会儿就是打个车的事,那时候的人却要付出几个月的脚力。”

  夏沫解释一句,继续往下。

  【1944年,5月17日,周三。】

  【素来喜好挑灯夜读的陈先生突然双目失明,虽然只上了寥寥几月的史学课,但先生的学问都令我们折服,的确称得上教授之教授的名号,因此我们都自发来医院为先生看护……】

  万柔柔听着听着,突然像是想到什么。

  “突然双目失明的教授……史学……这个陈先生难道是……”

  “教授之教授,历史上除了那位国学大师还能有谁当得起这个名号?”

  夏沫肯定了她的猜想,让万柔柔忍不住激动起来。

  “这感觉太奇妙了,没想到居然能看到这种历史上的大人物,真有一种面对面的感觉!”

  “脱去历史的外衣,其实国学大师也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一样要吃饭睡觉,你之所以激动,还是因为你在直面这段历史,这也是历史的魅力所在。”

  夏沫耸耸肩膀,接着继续看向日记。

  除开这两页以外,剩下的页数几乎都模糊看不清,唯一能看清的那一页,已经跳到了日记末尾。

  【1983年,5月16日,周一。】

  【明日就是远渡重洋留学的日子,我还是有些忐忑,今日去和尚街看了挚友素梅,带了她最爱的酥油果子,她告诉我,她已铁了心这辈子留在蓉城,让我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可我总担心被人发现,心里一直跳个不停……】

  关键点来了!

  夏沫猛地一抬头,正好对上万柔柔的目光。

  “没错,老太太当年曾经去过美利坚留学,那时候我爸都上初中了,我爷爷都想不通老太太为什么要去!”

  “一个留学,一个留在蓉城!”万柔柔目光有些激动,不由自主握紧手,“这就是老太太要找的那个同学!这本就是老太太的日记!”

  而这也是日记本上最后一条记录,似乎是那年老太太特意回来一趟,把日记本留在了这里,或许是想将青春的回忆一起留在这里。

  如今三十余年过去,这本日记再次将两个人生命运截然不同的人连接起来。

  可惜她们再也不是那风华正茂的女大学生,而都成了银发斑白的老太太。

  激动片刻后,万柔柔冷静下来,拿出手机搜索片刻,再次皱眉:“但是这个和尚街在哪儿?地图上都找不到。”

  夏沫挑了挑眉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随着城市化建设,必定有不少老地名消失,不过这和尚街我有所耳闻。”

  “这你都知道?”万柔柔满脸难以置信。

  “嗯,我在图书馆考证文献的时候,查到过一本关于老蓉城的建设规划方案,这个和尚街因为在大慈寺附近得名,当时觉得好玩还多看了几眼,没想到今天遇上了。”

  万柔柔听完话,立刻毫不犹豫的往外走。

  夏沫看过去:“你去哪儿?”

  万柔柔转过头来,一脸认真的说:“还能有哪儿,大慈寺,走吧!”

  这丫头就这么相信我说的话了吗?

  夏沫哭笑不得点点头,跟着往外走去。谢过老修女后,两个人直奔大慈寺。

  距离万金泉给出的三个小时期限还有两个小时,夏沫顾不得跟万柔柔去停车场取车,直接开着早就停在路边的冰蓝奔过去。

  就连万柔柔都有些疑惑。

  毕竟这是万家的家事,她忙上忙下是理所应当,夏沫硬是把这件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办了,这就太够意思了。

  对于她的疑问,夏沫也只能推脱于他所谓的研究上。

  而真正的原因,当然是超过这三个小时以后,他的任务就要宣告失败。

  这坑爹的一点也是他在上个循环才发现的,一旦完成和万金泉的对话后,他的任务面板就会跳出一个三小时倒计时。

  昨天他最后只差一步完成的时候,就因为超时被宣告任务失败,还让他郁闷了一会儿。

  今天把前边的步骤都快速完成,剩下的时间肯定够了。

  只花费半小时到达目的地,夏沫把车停好,万柔柔看着外边都有些吃惊。

  “这里不是……太古里?”

  “没错,大慈寺就在里边一隅,想不到吧,日记里记载的老地方,今天都发展成这样的都市了。”

  “我真有些恍惚的感觉了。”

  “这就是岁月的伟力,它在不停推动着时代进步,同时也会留下时代的记忆。”

  两人闲聊着,逐渐来到大慈寺外边。

  这座寺的历史悠久,而且规模宏大,高僧辈出,已经有1600多年历史,经过考据最早可追溯到魏晋时期,沉默无声的见证着蓉城千年变化。

  外边是太古里的时尚聚集地,里边是袅袅香烟青灯烛火,这种景观也就能在蓉城看到。

  “如果我没记错那张规划图的话,和尚街现在应该是对面那条小吃街。”

  “这么大个小吃街,咱们去哪儿找?”

  “过去看看不就知道咯。”

  夏沫迈步前行,万柔柔赶紧跟上。

  这条小吃街整体上还保留着古街的风格,但还是能看出来不少现代建筑的痕迹。

  据说是当时把这里拆迁以后,后来的人又觉得丢了老蓉城的特色和魅力,又重新修了一条。

  用夏沫的话来说,这就是把真古董给销毁了,又去造个假古董。

  走在目接不暇的各种小吃铺外边,来往的游客时不时会把目光聚集在万柔柔身上。

  毕竟一身都是价值不菲的奢侈品,裙子上却还有不少污渍,的确有些违和。

  万柔柔倒是满不在乎,反正有的是钱,一会儿直接去太古里买套全新的就行了,旧的这套她也没考虑穿第二次。

  真要说起来,她的性格和李若兰差不多,都是十分豪爽的。

  不过李若兰和她比起来,就要成熟的多了。

  “这个味道不错哎!”

  “等下,我试试这个!”

  或许是眼看中午,肚子有些饿了,万柔柔看到什么小吃都要往上凑凑热闹。

  而她买来的东西往往都吃不光,索性直接交到夏沫手里,笑嘻嘻的说一句。

  “今天辛苦你了,请你吃的!”

  夏沫也只有无奈一笑,为光盘行动献出一份力量。

  逛了一会儿,还是没找到什么头绪,万柔柔有些急了。

  “咱们真能找到吗?”她看了一眼手里吃不完的串串,又看了看夏沫手里的盒子。

  “其实刚才我们就已经找到了。”夏沫戳起一个麻圆,咬一口酥脆飘香,点了点头。

  “找到了?在哪儿?”

  “你还记不记得日记里说,那个素梅最喜欢吃什么?”

  “酥油果子?”万柔柔记忆力还是不错。

  夏沫把空盒子丢到垃圾桶里,用餐巾纸擦擦嘴巴:“没错,你再想想刚才卖麻圆那个店叫什么?”

  “老北京酥油果子?”

  “这不就对了,燕大旧址就在北京,你家老太太和这位也都是北京人,一路走来我看了就只有这一家店,还需要别的解释吗?”

  夏沫冷静分析,推理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结果。

  万柔柔听得眼前一亮,笑眯了眼睛将手里装着串串的盒子放到夏沫手里:“你说的太对了!超好吃的串串给你作为感谢!”

  说完话她直接转身,豪迈的挥手:“出发!”

  夏沫看着她的背影,哭笑不得的把盒子放在垃圾桶显眼的上方,保证乞丐之类的能够一眼看到,随后跟了上去。

  五分钟以后,他们出现在酥油果子铺门口。

  卖酥油果子的是一对四十岁左右的夫妇,生意还不错,看起来有些忙碌。

  不过当万柔柔豪爽的拍出两千块钱说明来意后,夫妇二人表现的很配合。

  听完夏沫的话,老板娘微微一皱眉头:“我外婆的确叫郑素梅,也是北京人,不过她不是什么大学生,就是一个做酥油果子的啊,这手艺还是她当初和外公传下来的。”

  夏沫皱起了眉头:“你确定吗?她从来没有提过燕大的事情吗?”

  “什么燕大鹅大的,我们一家人都没读过书,就盼着一个儿子能上大学,往上哪儿有文化人。”

  老板娘的语气十分肯定。

  夏沫陷入了沉思。

  昨天就是摸查到这一步超时了,任务失败后时间直接被重置,所以他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这就是高级任务的难度,比起之前的中级任务来,难度直接提升了一个阶级。

  “或许是我们找错了?”万柔柔试探着问。

  “应该不可能,所有的线索都总结到这里。”夏沫摇摇头,看向老板娘,“方便问一下您外婆现在所在吗?”

  老板娘一摊手:“她老人家都走了快十个年头了。”

  夏沫一挑眉:“不好意思,很抱歉提起这件事。”

  “没什么,她老人家八十五高龄走的,喜丧。”

  “方便问一下,她老人家葬在哪儿吗,如果有可能我们希望去祭拜一下。”

  “就在八宝山上……”

  问清楚地方以后,夏沫和万柔柔又一刻不停的赶往八宝山,花费一个钟头以后终于找到一个墓碑。

  墓碑上贴着一个和蔼的老太太的黑白照片,不知道为什么,夏沫看到的第一眼就能确定,这是他要找的人。

  不为别的,那种书香气质尽管隔着照片,依旧能够让人感受到,这是一个极有文化修养的老太太。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老太太会甘愿放弃大好的前程,而做一个炸酥油果子的小店主,不过夏沫坚信他没有找错人。

  “郑秀梅,原来是这个姓啊。”万柔柔把手里的花束放到墓碑面前,仔细的打量着上方墓志铭。

  这是个不小的家族,光是直系子孙的名字都有十多个,算是人丁兴旺。

  墓碑面前打扫的很干净,没有一点杂草,看来经常有人过来拜祭。

  来太太应该走的很风光。

  “夏沫,你看这里!”万柔柔指着最下方的一行小字招呼一声。那是一行清秀的小字,应该是对照着人的笔迹刻上去的。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苏轼的定风波。”

  夏沫盯着那行小字看了好久,耳边传来叮咚一声,片刻后才长出一口气,眼神复杂。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万柔柔疑惑抬头:“你明白什么了?”

  “一会儿再说,老太太快到了吧?”

  “对哈!我给爷爷打个电话。”

  两个小时后,下午一点半,天气变得阴沉起来,下着蒙蒙的小雨,山上气温开始降落下来。

  两辆黑色的商务奔驰缓缓开过来,后边一辆车下来几个保镖和一个秘书模样的男人,走过来为前一辆车开门。

  紧接着一个穿西装的约四十的中年男人从车上走下来,撑开一把黑伞,另一个穿旗袍的中年女人也走下来,撑开了一把黑伞。

  五分钟前还叼着烟和夏沫有说有笑的万柔柔,此刻变得十分老实,站的笔直打了个招呼。

  “爸!妈!”

  男人当然就是现在万事集团的继承人,也是万金泉的大儿子,万建国。

  旁边是他的结发妻,林慧茹,万柔柔的亲妈。

  他们看向万柔柔的眼里有一丝温柔,冲她点了点头,随后又冲夏沫笑了笑。

  紧接着万家老爷子万金泉,这才扶着一个满头白发,身材瘦小,眼神却十分慈祥的老太太走下来。

  这就是万家如今最年长的老祖母,秦素芬。

  她穿着丝绸的旗袍,耳边带着珍珠,胸前还有一个朴素的黑色小十字架,身上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文人气质,傲气却不咄咄逼人。

  万建国夫妇二人给老爷子和老祖母撑着伞,一步步朝着夏沫和万柔柔走过来,有两个保镖也贴心的走过来给他们二人撑起伞。

  走到墓碑前,老祖母笑着看向夏沫:“这个小朋友,就是夏沫吧?”

  这老太太也太可爱了。

  虽然被叫做小朋友,夏沫却一点反驳的意思都没有。

  在这位九十多岁高龄的老太太面前,他还真是个小朋友。

  “秦先生您好,很荣幸见到您。”

  夏沫按照那个时代的称呼叫一声,老太太立刻笑了起来。

  “是个懂事孩子。”

  老太太接着看向万柔柔,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柔柔丫头,好久没来看祖母了,长大了啊。”

  万柔柔一吐舌头:“前两天不还给您老人家打了视频吗!”

  “那可不一样哟,哈哈。”

  老太太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面前的墓碑,看到那黑白照片的一刻,整个人怔了一下,眼睛里有一瞬间失神。

  整个山头上安静下来,没有一个人说话,连呼吸声都变得小心翼翼,似乎怕打扰了老太太。

  好久以后,老太太看着墓碑下方的一行小字,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这一辈子,过得可比我潇洒多了,或许你才是做出正确决定的那个人。”

  说完话,她取下胸前的小十字架,吃力的弓下身子,放在墓碑面前。

  夏沫这才看清楚,那十字架中间小小的钻石上,还刻了一个天鹅的标志。

  这是施华洛世奇给老太太定做的?

  这一个小十字架恐怕都要十几万,果然是出手不凡。

  或许这整个坟墓加起来花费的钱,也比不过这一个小小的十字架。

  站起身来后,老太太表情肃穆庄重的在胸前划了个十字,轻轻一点眉心,吐出几个字。

  “愿主保佑你。”

  做完这一切后,她似乎完成了一个十分重大的仪式,松了一口气。

  “走吧,该回去了,老了,站不住了。”

  说完话,她还笑着看了一眼夏沫二人,然后开口说:“柔柔,有空多来看看祖母,夏沫有空的话,也一起过来,我喜欢和你们年轻人一起说说话。”

  “一定一定!”

  夏沫和万柔柔保证过后,老太太这才在林慧茹的搀扶下走回去,几个保镖小心的跟在边上。

  而万金泉则走过来,笑着说:“夏沫,这次圆了老太太一个心愿,我万家欠你一个大人情啊!”

  夏沫摆了摆手:“老爷子言重了,我说过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万金泉满意的点点头,笑着转身离开。

  万建国在离开前,也多看了夏沫一眼,这才面无表情叮嘱万柔柔一句:“回来了就多在家里学者做事,别一天到晚出去疯的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明白了老爹!”

  万柔柔坚决保证一遍,这才把万建国送走。

  两辆黑色奔驰车照着原路返回,夏沫看着后方那辆缓慢前行的车,眼神里有些感慨。

  万柔柔这才催促:“快快快,夏沫你说要告诉我的事情还没说!”

  “这个故事说起来,其实并不复杂。”

  夏沫淡淡开口。

  “1978年,我国才做出了每年派遣3000人、连续派出5年的派遣计划,并提出“要选拔大学生、研究生和进修生出国留学,并应以学习理、工、农、医为主”的派遣政策和原则。”

  “那时候能够出国留学的,都是最精锐的知识分子,能够抓住这次机会,不管是学识还是人脉,都能够极大的提升,所以1983年,纵然老太太年事已高,依旧要出去留学。”

  “当年万事集团本来规模不大,后来1988年能抓住互联网时代的机会用短短五年成为巨头,你说其中功劳最大的是谁?”

  没等万柔柔回答,夏沫接着说:“当然是那时候刚刚回国,拥有大把人脉和眼界丰富的老太太。”

  这话听得万柔柔连连点头,没有否认。

  这些事情多多少少,她也曾经听父亲和爷爷聊过。

  老祖母地位为什么会这么高,不可否认有一方面原因是因为,她亲手打造了万事集团的基础。

  “然后呢?”万柔柔有些好奇的看着夏沫,眼神里不知不觉已有些崇拜。

  “但是当年老太太成绩并不怎么样,想抓住这个机会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成绩都比她好,所以她想了办法,和挚友郑素梅换了成绩。”

  “那时候所有人的成绩单都保存在现在首都大学的图书馆里,要想做点手脚,只需要简单的打通几个关系而已,这些在文献里都有记载,我猜她使用的也是这个手法。”

  “当然,这都是建立在郑素梅愿意并且支持的情况下,可以说当时两个人的人生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个从此平淡一生,一个亲手缔造出一个商业帝国。”

  说到这里,夏沫忍不住感慨命运的神奇。

  谁能想得到,一个街边卖酥油果子的人,曾有机会站在整个华夏商界的巅峰。

  而这个人还亲手放弃了,把机会拱手让人。

  万柔柔却不满意了,抱着手说:“这都是你的猜测吧,你凭什么说我祖母成绩不好,难道这也在文献上记录了?”

  “你祖母的日记上都写了,自己倒回去好好看看吧。”

  夏沫说着话,往山下走去。

  万柔柔赶紧追过去:“日记上哪里有?我怎么不记得!等等!你慢点走!我穿的高跟鞋!”

  细雨如丝的山头上,一座被人精心照看的墓碑伫立其中,腰杆挺得笔直。

  黑白照片上的老太太笑的慈祥,目光坦荡明亮,似乎在看着面前的黑色小十字架,没有一丝后悔。

  空旷的山上,隐约间传来有人爽朗的笑声。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夏沫不知道,当初郑素梅为什么要把机会让给万家祖母。

  或许是因为觉得自身不是这块料?

  又或许是因为爱情决定留下来?

  还是其他原因?

  他不知道,也猜不出来。

  不过他觉得,这种平淡的日子过起来也不错,至少没有许多烦恼,能和子孙享受天伦之乐。

  如果有那么一次机会摆在面前。

  一条路走向辉煌而孤单的巅峰,一条路走向平淡而幸福的日子。

  该怎么选呢?

  夏沫走在路上,一时也有些犹豫。

  叮叮叮!

  手机响起来。

  是夏朵的电话。

  看着来电壁纸,那是夏朵在魔都游轮上拍的照片,发丝随风飘起,嘴角带着开朗的笑容。

  “哥!今天回来吃饭吗!我发现一个特别好吃的馆子!”

  夏沫嘴角微微扬起:“好,马上老哥就回来,我倒要看看这馆子味道有多不错。”

  “味道可好了!”

  “什么馆子?”万柔柔突然转头。

  “哇哥!我听到女人的声音了!这次是谁!”

  “你听我解释!”

  山上,两个人影越走越远。

  ……

  2019年,7月3日,周四。

  夏鑫的店里,夏沫面色有些难看。

  “不应该啊,按说这么大的猫,而且还打全了疫苗,怎么会染上细小病毒呢?”夏鑫看着手里的试纸,百思不得其解。

  从今天早上开始,夏沫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平常九点钟准时过来踩脸的星星,今天一动不动趴在窗台上,小鱼干放到面前都懒得看一眼。

  夏朵担心的要命,好在夏沫找个可能是拉肚子的借口,带来夏鑫这里看看,否则她连饭都吃不下去。

  “三金,还有救吗?”

  “难说,细小病毒致死率极高,药物治疗效率一般,更多的还是看它自身抗性如何,这种病来得快去得快,能不能扛得住,也就一口气的事情。”夏鑫摇了摇头。

  对于这种纯粹看天意的事情,夏沫也无能为力,只能让夏鑫试着治疗。

  这个循环刚开始还没接任务,就出现这种事情,让夏沫感觉有些心里有些不安。

  星星被安置在消过毒的笼子里,耷拉着头萎靡不振,爪子上插着吊针,药瓶里的液体滴答滴答落下,尽力帮它和死神做斗争。

  “你已经看一上午了,肚子饿不饿,先去吃饭吧。”刚忙完的夏鑫洗干净手,擦着水滴走过来。

  夏沫抬起头看他一眼,夏鑫顿时吓了一跳。

  “老夏,你怎么回事?”

  “怎么了?”夏沫刚开口,就感觉嗓子沙哑,声音完全变得不像他。

  夏鑫赶紧拿出手机,打开自拍摄像头对准他。

  相机里的夏沫,居然长出了白头发,眼角也开始布满皱纹。

  距离他和夏鑫上一次的交谈,也不过才半个小时而已。

  半个小时里,他从风华正茂,变得垂垂老矣。

  这是……怎么回事?

  “老夏,我马上带你去医院看看!”夏鑫说着就掏出手机要叫车。

  夏沫站起来拉住他,起身的时候都感觉骨头在响:“三金你先别急,这件事情帮我保密,今天我暂时借你这里用会儿。”

  “不行,你这变化太诡异了,一定要……”

  “你想让我被当成外星人研究吗?”

  夏沫一句话让夏鑫愣在原地。

  翩翩少年半个小时内突然衰老,这件事怎么想都觉得太奇怪,要是被发现,这消息至少预定一个月的热搜头条。

  犹豫了一会儿,夏鑫放下手机:“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心里有数,你先去帮我买点饭吧,肚子有些饿了。”

  看着夏鑫一步三回头的出门,夏沫回到星星边上的椅子里坐下,眼睛深沉的盯着天花板。

  难道是游戏出现了什么问题?

  他打开游戏面板,一切很正常。

  “该死的游戏,连个客服都没有吗!”

  夏沫低声咒骂一句,突然醒悟了什么。

  客服!

  对!

  那个酒保!

  当初这游戏就是去那个神秘消失的酒馆得到的,那块消失的表也是酒保给他的。

  他一定知道!

  夏沫看着面前萎靡不振的星星,犹豫片刻后,拔掉了它手上的针头。

  二十分钟后,夏鑫提着两个饭盒回来,看着空荡荡的治疗室,傻站在原地。

  山城依旧是个繁华忙碌的城市,无数的人来来去去,奔波在生活和生存之间。

  华灯初上的时候,无数酒吧歌厅开业,男男女女在其中自由的放纵着,把一整天的压力全部倾泻。

  一个老人提着一个猫笼子,走在著名的酒吧街上,眼神虽然明亮,步伐却缓慢。

  他的目光不停在四周搜索,却一直在失望。

  这里没有,那里没有,到处都没有!

  到底去哪儿了?

  夏沫的口袋里,手机响了一下,他拿出来看看。

  是一条没有号码的消息。

  “整个山城范围内都已经找过了,最近没有出现新的酒吧,所有酒吧里也没有超过50岁的酒保。”

  夏沫看完消息,熟练的给一个账户打去一万块钱,然后再度陷入失望。

  他的衰老还在继续,虽然缓慢,但每一分变化都能细微的感受到。

  为了找到那个神秘的酒馆和酒保,夏沫不惜一切代价,发动了之前循环里所有用过的人脉。

  但得到的结果都是查无此人。

  难道这是天意?

  夏沫苦笑着看看漆黑的天空,缓缓往家里走去。

  这个家当然不是位于两江交汇的新家,而是他和妹妹从小到大住的老房子。

  酒馆的第一次出现,就在那逼仄的老旧小区巷子里。

  这是夏沫的最后一丝希望。

  来到那条巷子面前,夏沫深吸一口气走进去,随后彻底陷入绝望。

  没有。

  什么都没有。

  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吗?

  感觉衰老越来越严重,夏沫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身子陡然无力,靠着墙边缓缓滑坐下来。

  他兜里的手机在不停震动,不知道是兄弟还是妹妹,反正他也不打算接。

  眼神越发迷离,漆黑的世界如同一个张大了嘴的怪兽,正在尝试吞没每个充满欲望的生灵。

  “喵……”

  细微的声音从笼子里传出来,夏沫吃力的转过头去。

  一直躺在笼子里的星星,居然走了出来,身上还有淡淡的光。

  星星自顾自的穿过夏沫,往前方走去。

  夏沫用尽全身上下最后一点力气站起来,踉跄的跟着它前行。

  下一刻,他的眼睛瞪大。

  刚才的死胡同,此刻最里侧竟然多出了一扇酒馆大门。

  星星走到门口叫了一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出来,正是酒保,温和的笑着蹲下,宠溺的摸了摸星星的头:“居然这么大方,把寿命都让出来了,你这小家伙护主啊。”

  夏沫挣扎着走过去,一把抓住酒保的衣领。

  “这是怎么回事?告诉我!”

  酒保不慌不忙的抓住夏沫的手,上下打量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情况居然还算不错,比之前几个好多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夏沫再次重复。

  酒保眼神里闪过一道精光,然后捏开夏沫的手,拉着他走进去。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走进酒馆的那一刻,夏沫整个人又充满了力气,他的衰老在一瞬间全部消失。

  酒保站在吧台后边,怀里抱着星星:“恭喜你成功完成了游戏的第一阶段。”

  “果然是你!为什么那晚过后你就消失了!这里到底是哪里?!”

  “你可以叫这里是天堂,也可叫做地狱,或者什么八号当铺天道图书馆之类的,都无所谓,反正都是一个地方。”

  酒保耸了耸肩膀:“如你所见,只有最绝望的人才能找到这里,就像你当初和现在一样。”

  夏沫眼神里闪烁着震惊的光芒,随后咬牙问道:“为什么我的生命力会突然流逝?”

  “哦,当初忘了告诉你,你在游戏里度过的每一天,身体里的时间流逝,都会是外界的几十倍,简单来说,你觉得你只过了一天,但是你的身体已经过了一个月。”

  “有舍有得的道理你应该明白,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

  酒保掐着手算了算:“所以你现在应该是……一百多岁了?”

  夏沫的情绪逐渐镇定下来,走到吧台面前,眼睛死死盯着酒保:“那为什么,流逝的时间会在今天全部爆发出来?”

  “因为你提前完成了游戏第一阶段,领悟了平淡的意义,实际上还有好几种领悟,但你领悟的这个,是我第一次见。”

  难道是因为……

  夏沫不由自主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你是我见过最出色的一个玩家,以前从来没有人能像你一样提前完成领悟,所以游戏出现了bug,没能压住时间的洪流。”

  说完话,酒保轻轻放开星星,星星居然恢复了活力,跳进夏沫怀中。

  “所以我也不得不出现,来解决这个bug,让你能够继续游戏,开启下一个阶段。”

  夏沫抬起手,手腕上又多了块表。

  他毫不犹豫的把表取下来,狠狠拍在桌子上:“什么狗屁游戏,我不玩了!”

  “你确定吗?”酒保眼神里带着一丝笑意。

  “因为有了这个游戏,你的人生才能从失败的loser变的丰富多彩,能装逼打脸还能一掷千金,这难道不是所有人都向往的生活吗?”

  “多少人在温饱线上苦苦挣对这个机会扎求之不得,你好好想一想他们,想一想你以前的生活,你舍得放弃吗?”

  酒保的笑意更加明显。

  “当然,因为你的出色,所以我决定在下一个游戏阶段,再给你多一些的福利,保证让你金钱事业美人全都有,条件很不错的,怎么样?”

  夏沫看着面前的手表,陷入到犹豫之中。

  一个月后。

  夏朵站在机场门口,林妙妙站在另一边,捧着沾夏朵光得来的录取通知书,表情有些激动。

  “老哥,你真不送我们过去啊?”夏朵恋恋不舍的看向夏沫,

  夏沫意气风发,带着墨镜半靠在新买的兰博基尼车子旁,笑着挥挥手:“你都长大了,要学会独立生活知道吗?”

  “知道啦!”

  夏朵无奈的挽着林妙妙的手,往机场里走去。

  夏沫回到车上,轻轻摸了摸窝在副驾驶上打鼾的星星,无奈的笑道:“安琪拉那丫头还有两个小时到蓉城机场,咱们还得多跑一段路,辛苦啦!”

  星星甩了甩尾巴,眼睛都不睁的喵了一声。

  银灰色的兰博基尼随后缓缓离去,留下一堆羡慕的眼神。

  不远处,机场的杂志栏上,正在一本人物访谈。

  夏沫的脸赫然正在封面上,下边还有不少标题。

  【斯诺克新星击败火老师,真实身份竟然是大慈善家!】

  【刚注册抖音就能粉丝过亿,他是怎么做到的?】

  【曾被公爵点名的赛车手,他的天赋让人惊叹】

  风把杂志最后一页掀开,露出一段夏沫和记者的对话。

  “我曾经也以为天上有馅饼,直到我捡起来发现了脚下的坑。”

  “夏先生对人生看得很透彻,不过如果时间能重来,您还会捡起这块馅饼吗?”

  “这很难说,等真有时间重启这回事发生再说吧。”

  ……

  ————————————————

  谢谢各位支持过的,打赏过,投资过的书友了,没办法,追读太少,强行上架会很惨,只能到此告一段落了,继续努力写好老胡同,希望各位能多多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