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刀剑神域的第10001名玩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Disconnection(求推荐和收藏!)

刀剑神域的第10001名玩家 白衣浅诺 2314 2020.07.20 17:13

  阿尔戈正头疼着呢,她拉开门,不客气地说道:“谁啊!”

  开门一看,站在门口的果然是栗原勉这家伙。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被凶巴巴的训斥语气吓到,栗原勉感到委屈,他也没干什么啊,怎么阿尔戈的态度这么不好?

  于是栗原勉下意识小心翼翼地问着:“你在睡觉?”

  “没有。”

  “那你,在洗澡?”

  “?”

  阿尔戈叉腰:“你要干吗?”

  栗原勉滑出菜单,点出了物品栏里的一样东西。

  一副简易的扑克牌出现在他的手中。

  “来打牌吧!”

  阿尔戈一脸惊讶:“你哪来的牌?SAO没有这东西的吧!”

  “是没有啊!”栗原勉一脸得意,“但可以自己制作。昨天我在补充药剂的时候,看到道具店里面有卖纸张,我就自己做啦!”

  他奇怪地看向阿尔戈:“你不是也买了纸吗?我就是看到你买才注意到的。”

  阿尔戈无奈地捂住了眼:“我买纸是为了写攻略本,怎么可能是为了玩才去买的!”

  她摊手:“你不觉得在游戏里面玩扑克牌,很奇怪吗?”

  栗原勉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下:“那你不想玩吗?”

  “玩,当然要玩。进来吧。”

  阿尔戈正被攻略本的事情烦着呢,正好借着扑克转换下心情。

  呵女人!明明一副不想玩的样子!

  栗原勉撇了撇嘴,然后屁颠屁颠地走进了房间。

  本来他还想继续和阿尔戈一个房间,但阿尔戈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他的建议,栗原勉只好作罢。

  “对了,玩什么?抽鬼吗?”

  “抽鬼?”栗原勉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不知道玩法,“随便啊,我都可以。你教我怎么玩?”

  “哦,你不会吗?”

  阿尔戈嘴角微扬,就像是一个偷吃到小鱼干的猫咪:“我教你啊!不过,输了的人……”

  她举起笔来:“要被另一个人画乌龟!”

  ……

  “哈!我赢了!”

  栗原勉爽快地把手里的一对甩在了地上,那动作,就像是斗地主时甩出了最后的王炸一样。

  阿尔戈的手里只剩下一张鬼牌。

  她郁闷地将牌放下:“我以后再也不会和你玩扑克这种东西了。”

  已经发现栗原勉欧皇属性的阿尔戈,怎么可能会没意识到扑克这种游戏运气属性占了很大一部分呢?

  只是她认为,抽鬼除了需要运气,还需要表情和动作的技术辅助,所以才提出了这样的游戏。

  而且,栗原勉可是没玩过抽鬼的!要是他拿到鬼牌,岂不是会被她一眼看出来?

  阿尔戈的小算盘打得贼好,连剧本都已经写完了。

  但她没想到,栗原勉这个家伙运气好到变态。

  第一把,她后出牌,还抽到了鬼。

  然后她看到了自己的牌,除了鬼以外,都是对子。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栗原勉手里的牌也全是对子。

  幸好抽鬼的游戏需要在出牌前先抽牌。

  虽然栗原勉没有抽到鬼牌,但他也没有第一回合就将手牌打完。

  不过就算如此,他手里也只剩下了两张单牌。

  轮到阿尔戈抽牌的时候,她仔细地观察着栗原勉的表情,想要从他表情里看出些端倪。

  但栗原勉丝毫不惧怕阿尔戈的视线,反而用炯炯有神的双眼,和她对视着。

  明明是她抽牌的阿尔戈先一步承受不住,避开了视线。

  话说她在看什么啊!明明鬼牌在自己手里,无论她抽哪张都是一样的!

  阿尔戈迅速地从栗原勉的手牌里随便抽出了一张,然后将手里的对子全部打了出去。

  “轮到你了!”

  现在,栗原勉手里还剩下一张单牌,根据自己手里剩下的一张鬼和一张K,她可以反推出栗原勉的手里也是K。

  只要下一轮抽牌,不让他抽到K就行了!

  阿尔戈的脑海里,刚过完这些思绪,栗原勉就已经从她的手里把牌抽了出来。

  “轮到我了?”栗原勉抽完了牌,眼睛一亮,“一对K,我赢了!”

  “咳咳,你现在懂规则了吧,那我们正式开始了。”

  阿尔戈佯装镇定地收拾起了床面上的扑克,开始洗牌。

  “教学局啊?也行,那下一把不许反悔啦!”

  “咳,我才没有反悔呢……”阿尔戈嘀咕着。

  “你说什么?”

  “知道了知道了!呐,这叠给你!”

  第二把,鬼牌不在她的手上,只要先抽牌的她,不抽到鬼牌,就是一个不错的开局。

  然后,她就从栗原勉的牌堆里面,抽到了那唯一的鬼牌。

  阿尔戈还没说什么,栗原勉就惊讶道:“哇,你怎么这么倒霉,开门红啊!”

  被嘲讽了一番的阿尔戈咬着唇,气鼓鼓地将手里的对子打出:“该你了!”

  栗原勉从语气中察觉到了危险,抽牌的手犹豫了起来。

  “要不,你把鬼牌再告诉我,我再抽回来?”

  “游戏要公平公正!快点抽!”

  “行吧。”

  栗原勉尊重阿尔戈的想法,继续认真玩起了游戏。

  然后就是刚才的一幕。

  “pia!”

  伴随着甩牌的清脆响声,阿尔戈的游戏结束了。

  没法再以教学局为借口的阿尔戈,只好不情不愿地将笔递了出去:

  “好了,愿赌服输,你画吧!”

  栗原勉毫不客气,拿着笔就凑了过去。

  可以看到,阿尔戈的巴掌脸上,白嫩红润又有光泽,樱桃色的小嘴看上去柔软Q弹,让人忍不住想要舔一舔——甚至咬上一口。

  她昂着头,眼睛紧紧闭上,眼睫毛微微颤抖,像是宠物店里等待着抚摸的小白兔。

  “等等啊,我看看画在哪里。额头,还是脸颊呢?”

  栗原勉靠得极近,随便找了个借口看着她。

  然而,被阿尔戈精致的俏脸迷住的栗原勉,不知不觉中就看了许久的时间。

  恍然回神的栗原勉连忙解释:“啊!太纠结了!还是画额头好吧!”

  下意识地说完后,他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

  因为眼前的阿尔戈,像是被凝固了一样,一动不动的。

  “喂!阿尔戈!”

  栗原勉着急地想要触碰她,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却被一道紫色的文字挡住了。

  六边形的边框上写着英文单词:“Disconnection”,断线的意思。

  栗原勉尝试性地从其他地方去触碰,却也被挡住。

  阿尔戈的周边,被一圈看不到的紫色墙壁挡住,只有接触时,才会短暂显现出来。

  栗原勉明白阿尔戈此时的状态了。

  虽然在虚拟世界里,他们看上去安然无事,像是在现实世界里一样正常地生活着,但实际上,他们现实世界里的身体已经昏迷三天了。

  茅场晶彦之所以给出了“外部电源切断十分钟以上、网络断线两小时以上”的条件,就是为了让玩家现实世界里的身体,能有足够的时间从家里转移到医院里去,接受更专业的看护。

  此时阿尔戈现实里的身体,应该就躺在救护车上,争分夺秒地送去医院吧。

  那么他呢?他什么时候会迎来自己的断线,还是说,根本就不会迎来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