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刀剑神域的第10001名玩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真正害怕的死亡(求推荐和收藏……)

刀剑神域的第10001名玩家 白衣浅诺 2173 2020.07.20 10:16

  栗原勉把剑收了起来,他没去看剑的具体属性——女主人的动作吸引了他的目光。

  搅拌了一会儿的女主人,从橱柜里拿了一只木杯子,小心翼翼地将锅里的东西倒了进去。

  然后,女人以比刚才拿剑还要仔细地端着这冒着热气的杯子,朝着里面的门走去。

  门合上以后,女主人消失在了门的后面。

  栗原勉下意识地看向了一旁的阿尔戈。

  不知为何,阿尔戈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便说道:“没用的,那门是被系统锁上的,开不了的。”

  听了这话,栗原勉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去尝试性地推了推那扇门。

  谁知,门竟然“吱呀”地被推开了。

  这里是件小小的卧室。家具只有靠墙的衣柜,窗户旁边的床铺,以及一张小椅子。

  床上,则是躺着一位年约七八岁的少女。

  她正被母亲小心地拖着她的背,将她扶起来,坐靠在床上。

  凭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光,能看出少女的脸色很差,瘦骨嶙峋的躯体正勉强地支撑着她。

  少女自然是看到了栗原勉,她似乎是知道谁将这胚珠取来的一样,毫无血色的脸上,冲他展现出了微笑。

  但没一会儿,她就剧烈咳嗽了起来。

  茶色的麻花辫,在白色的睡衣上毫无气力地摆动着。

  栗原勉在看到她微笑的时候,就已经下意识地走了进来。

  在她的头上,显示着她的名字——阿卡莎。

  在名字上面,并没有玩家的标识,这说明她毫无疑问是一个NPC。

  温柔地轻抚着阿卡莎后背的母亲,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说道:

  “你看,这是冒险家大人从森林里为你取来的药,喝了这个的话,阿卡莎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

  “嗯……”阿卡莎用可爱的声线点头回应。

  她用双手托住了母亲递来的杯子,然后“咕咚咕咚”地喝完了。

  虽然并没有像其他网游那样,少女的病就此痊愈了,但至少,将杯子放下后的阿卡莎,脸色舒缓了许多,毫无血色的脸上,仿佛也增添了些红润。

  将空空如也的杯子还给母亲,阿卡莎再次望了眼站在门旁的栗原勉,微笑起来。

  嘴唇动了动,说出的这番稍有些发音不清的话,就像是细小的宝石一样。

  “谢谢你,哥哥,谢谢你,姐姐。”

  栗原勉这才意识到,阿尔戈跟了进来。

  他转身看去,却发现阿尔戈的眼角,已经流下了泪水。

  ……

  与封测时不同的景象,令阿尔戈提起了好奇心。

  她跟着栗原勉,也进入了房间。

  当时的栗原勉把注意都放在了阿卡莎的身上,所以没有注意到她的脚步。

  站在栗原勉侧后方的位置,阿尔戈也看到了栗原勉所看到的景象。

  不过比起栗原勉的感慨,阿尔戈更多了一种感同身受。

  小的时候,她也生过类似的病——只能躺在床上,身体虚弱无比。

  那时候,她的母亲休假在家,整天陪在她的身旁。

  在记忆中,半睡半醒的她好似听到了母亲的抽噎声,以及她虔诚的祈祷——祈祷她身上的病魔快快散去。

  “……呜……呜额……”

  不经意间,这种声音擅自从喉咙里传了出来。

  她想见妈妈,想见下班回来用胡渣碰她的爸爸。

  极强的冲动涌上了身躯,她向前走了几步,踉跄着,用双手按在阿卡莎的床,就这样跪了下来。

  阿尔戈紧紧握住白色的被单,发出了更为低沉的声音。

  原来真正值得害怕的,并不是在游戏里彻底死亡,而是明明生活在这里,却再也无法见到“异世界”的父母。

  明明串联两个世界的,都是她这具身体,但能够行动的却只是虚拟体,真正的实体只能躺在床上,或许,在床边还有那个和当初一模一样守护着她的母亲。

  “怎么了……姐姐?”

  听着这样的声音,柔软的小手同时擦拭起了她的脸颊。

  泪水划过皮肤又被小手挡住的触感,令阿尔戈再次情难自已,口中发出的“咽呜”声更加难捱。

  “不要哭……不要哭……”

  最后,那小手拘谨地抚摸起了她的头发。

  一次,又一次。

  就像是要让她停止悲伤一般,小小的手一直在那抚慰着。

  ……

  栗原勉站在门外,靠在墙壁上——他知道阿卡莎能做得比他更好——等待着阿尔戈情绪的回复。

  对于刚才的情景,他就像是看了一部催泪的电影一般,虽然有所感触,但并没有触及到他的回忆。

  亦或者说,他完全没有类似的回忆。

  就连父母的样子、名字都想不起来。

  又何来的感同身受,何来的触及回忆呢?

  等了好一会儿,大概十几分钟,阿尔戈才从屋里走了出来。

  虽然虚拟体无法模拟出哭泣后的,眼角的红润,但阿尔戈伤心的表情,却是完美地表现了出来。

  出来的第一句话,她说道:

  “勉,你说要是把那些胚珠都留下来的话,阿卡莎是不是就再也不会生病了。”

  栗原勉想了一会儿:“我们所遇见的阿卡莎,会因为我们取来的胚珠而痊愈。至于其他人遇到的阿卡莎,那就得靠他们来帮忙了。”

  阿尔戈如此聪明,一下就听出了栗原勉话中的潜台词。

  虽然阿卡莎是程序设计好的角色,但每个玩家遇到的,都是特别的阿卡莎,是从无到有、从病重到痊愈,只是唯一的阿卡莎。

  “对了阿尔戈,我能不能不用盾啊?”栗原勉抱怨着,趁机转移话题,“手上多了顶盾,我感觉速度变慢了好多,之前杀怪的时候,明明两剑就能解决的事,还得防御一下,才能挥出第二下。再说了,我用盾的次数也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用剑防御的,还不如不带盾。”

  “既然妨碍了你的速度,那就可以卸下来,你问我干吗?我只是不想让你试都不试,为了帅气而不是使用盾。”

  栗原勉笑嘻嘻的:“我不是怕你不高兴吗,你既然同意,那我就脱下来了!”

  “我怎么会不高兴……”阿尔戈小声呢喃,视线不由自主地移向了栗原勉的侧脸。

  他正一脸高兴地卸下副武器,还不时地将剑左右手切换着玩。

  才经历过悲伤的阿尔戈,心中多了一份温暖。

  “那胚珠呢?一会儿怎么卖啊?”

  “……跟我来,我告诉你。”

  “好啊,你带我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了。”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间,余晖在村里的水池上洒下一缕缕碎波。

  碎波上倒映着两人前后走过的身影,几秒后消失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