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王者启示录

王者启示录

忘忧精灵

  • 玄幻

    类型
  • 2005.07.11上架
  • 3.73

    连载(字)

1643位书友共同开启《王者启示录》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意外,我不想要

王者启示录 忘忧精灵 5908 2005.07.11 00:52

    “……从伦敦直飞中国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我们的飞机是目前最先进的超音速新型客机,请大家务必系好安全带……最后,祝大家旅途愉快。”

  一直看着窗户外机场情景的王泽一点也没有注意美丽的金发空姐那好听的声音,事实上从他一上飞机,他就一直在自己靠近窗户的座位上盯着窗户外看,不过,外面机场上的事情他也没有注意,准确的说,他在发呆。

  “嗨,孩子,你还没系安全带,飞机马上要起飞了。”

  “哦?”王泽被身边忽然的声音惊醒,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灰绿色眼珠,满头白发看起来和蔼可亲的白人老头,忙一边用英语说着对不起,一边慌乱的系上自己的安全带。

  不一会儿,随着一阵轻微的颤动,随着身上传来的压力感,王泽知道飞机起飞了,阔别七年多祖国,阔别七年的家,我就要回来了。

  不知是否常年在外的游子在将要回家的时候都会像他这样的惶恐,但是他确实是心里五味杂陈,什么想法都有,但更多的,却是回忆自己来伦敦留学的一点一滴,随着踏上归国旅程,往事一幕幕不断的在脑海中闪现,怎么也挥之不去。

  自己的父亲王大有是个农民,但却是一个有眼光的农民。当年别人都跑去城里打工的时候,他却老老实实在自己种自己的地,之后一狠心买了电脑上了网,从来没出过国的他硬是招了个翻译去了俄罗斯,并还真谈成了生意把自己种的蔬菜卖到俄国去,没两年他就发了,成了远近闻名的王百万不说,还娶了个俄国姑娘为妻,也就是自己的老妈娜塔丽莎·普罗尼耶夫,这在当时就算整个县城也曾轰动一时,被当作农民致富的典型。到现在,父亲的绿色希望集团已经是资产过亿的公司,不但有自己的农场种植基地加工厂等等,还有自己的实验室,已经是一个比较完善的国际化企业。而这一切的缔造者王大有,自己的父亲,当初不过是高中都没毕业的地地道道的农民。

  父亲文化不高,但是却知道知识的重要,也敢于接受新鲜事物,这从当年中国刚开始流行互联网他就敢花大价钱买电脑上网可以看出来,随后的出国寻找生意,赚钱之后进行再投入并且时刻关注市场动态,等别人跟风之后马上改变产品结构等等,这一系列成功背后,是他那朴实的经营以及敏锐的目光。他不止一次的对自己跟弟弟灌输他的那套理论:“寻找时机,先发制人。别人都做的,我就不做,别人不做的,我要先做。”似乎这么多年来,自己也是受父亲影响,最后大学才选择了农业这个科目。当时只是为了像父亲一样做一个伟大的农民,可是等自己到了伦敦,在著名的伦敦大学学习最先进的农业科技的时候,才发现农业是多么伟大的学科,全世界接近90亿人口阿,这么多人都要吃饭,而要吃饭归根到底还是要靠农业。伦敦这里汇聚了世界各地的英才,这里的农业科技也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农业研究圣地之一,在这里他学到了很多,他只用了7年就获得了博士学位,并自己研制出了世界上最新型的高产小麦以及高产甜菜。他所研制的小麦跟甜菜,都是通过一系列复杂的研究,最后还通过放射、太空无重力培植等多种手段才最终实现的,根据试验,是世界上目前小麦、甜菜中产量最高的,而且对环境要求很低,能够在干燥、寒冷、缺水等严酷的环境下生长,也极端抗病虫害,总之是目前世界上同类产品中无疑的佼佼者。这个研究成果不但让他轻松获得博士学位,也让他在农业的领域里出了名。如今,学有所成,回去报效祖国正是典型中国教育下的爱国好青年的普遍志向。不管怎么说,中国也有13多亿近14亿人口阿。这次他回国,不但带了自己研制的新型小麦、甜菜种子,还有各种世界上最先进的农产品种子,比如新型的水稻、玉米、马铃薯、番茄、棉花等等几乎涵盖了当今世界主流农副产品最新科技结晶的种子,其中还有好多是学校里不让外流的技术,这些限制种子都是通过这么多年一点一点偷出来的,不过虽然手段不怎么样,但是本身这个农产品种子的保密向来不是很严格,加上目标是伟大的,毕竟中国是人口大国,英国这么点人把着这技术不用太可惜,还不如用到占世界人口比重大的中国人身上的好。这次回国,除了这些种子,他几乎什么也没带,算上轻装回国,当然,还要算上自己送给弟弟的礼物:最新出版的《大英百科全书》。

  “嗨,年轻人,现在已经没事了,可以解下安全带了,当然,如果你就喜欢一直绑着安全带的话,那也是种不错的选择。”

  “哦?是的,”王泽看看又是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个老头打断了自己的回忆,连忙解下安全带,说:“很抱歉,我走神了。”

  “呵呵,当然,这是很明显的事情。”那个老头很开朗,似乎很想找人说话的样子,“年轻人,去中国么?你是中国人?”

  “呵呵,是的。”王泽也回过神了,其实他平时也是比较开朗的男孩子,到中国时间还很长,跟这老头聊聊天也不错,“我的确是中国人,不过我母亲是俄罗斯人,所以我的皮肤是白色,如您所见得,我是一个混血儿。”

  “哦,原来如此。”那个老头笑了笑,“我是马克·罗赛特,伦敦大学考古研究院的教授,很高兴见到你,漂亮的中国男孩。”

  “啊,你好,我也很高兴见到你。我是王泽,伦敦大学新农业科技学院的学生,不过刚毕业。”

  “哦?呵呵,真巧啊,我们在一个学校,却从来没见过面,呵呵,竟然在去中国的飞机上相遇了,怎么说来着,按照你们中国的习俗,这就是缘分啊。”那个老头马克似乎更开心了,“王泽,这个名字似乎听到过,嗯,是那个研究出了高产小麦的农业天才,25岁的博士,呵呵。”

  “您太过奖了,”王泽顿了顿,眉头一皱,然后忽然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天哪,我想起来了,马克·罗赛特,对,您就是那个著名的考古学家、冒险家罗赛特博士,啊,能见到传奇人物的您,那才是我的荣幸呢。”

  “呵呵,你居然知道我?呵呵,那也没什么。”马克笑了笑,“小伙子,不知道为什么,一上来我看你就感觉不错,时间还早,给你看一个好东西。”说完,马克·罗赛特从怀里掏出了一条项链,细细的银色链子上挂着一个毫不起眼的黑色椭圆形铁牌,铁牌上面好像还刻着六芒星图形的样子。马克指着这个项链说:“这个项链别看不起眼,可是具有神秘的力量哦,我当时也是偶然在冰岛一个地方偶然得到的,当时得到他的时候,他可是飘浮在空中的,而且当时这块铁牌还会发光,并且温度可以随着佩带者的温度变化,等你冷的时候他就暖和,等你热的时候他就会发凉,不信你看看。”说着,就把这个项链递给了王泽,王泽拿到手之后,果然觉得握在手里暖忽忽的,似乎一股暖流随着手一直慢慢向上延伸。

  “真的啊,暖暖的”王泽吃惊了,他一直是一个无神论者,而且是一个科学家,对这些虚无的东西向来不相信,不过眼前这个项链……该不会是高科技产物来糊弄我的吧?

  “放心,绝对不是骗你的,”似乎看出了王泽的疑惑,心存卖弄的马克觉得受伤了,“现在任何科技也做不出来这样的东西,自己会变换温度,还是这么小的一个铁牌……姑且就叫铁牌吧,而且,你不觉得这铁牌似乎太轻了,大小好像纸牌一样,而硬度却比金刚石还要硬。”马克接着翻过铁牌背面,“看,这雕刻的图形,看起来好像六芒星,但是你如果在高倍显微镜之下就会发现,其实这些都是一些庞大、复杂、奇怪的符号或者可能是文字组成的,如果再进一步,你不知道,在电子显微镜下,当微小到原子那么大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些原子的排列方式极为特别,而且似乎隐约跟那些文字或者符号什么的类似……这些就算了,反正我也是偷偷自己观察的,别人还不知道,不过,你最好把这个项链贴身带上试试,一定要让铁牌贴着自己的胸膛,试一试。”

  看着老头有点急的样子,王泽不好说什么,虽然心里压根就觉得要么他糊弄自己,要不是别人糊弄了他,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做这么个东西很正常,但还是听他的话,贴身带在脖子上。而那铁牌一贴在胸膛上,他就发现铁牌似乎在跳动,或者说在震动,而且是跟自己的心脏跳动的频率是一样的,而且那股暖流更明显了。“咦?这么奇怪?”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似乎跟你的心脏一起跳动?好像活的一样?”马克老头看他的样子之后神气起来,呵呵,我当时也是一样,而且,我今年75了,带上这个之后不但越来越年轻,不但眼睛不花,腿脚关节的陈年病痛没了,嘿嘿,就连已经好多年不再的雄风,哦,你知道了,男人的标志之一,呵呵,都重新振作了哦,我当时找的那个德国女孩子还被我弄得下不了床,哈哈,这可都是实事啊。

  王泽撇撇嘴,这色老头,估计也就是口花花,越来越年轻?谁知道你以前啥样?都说英国人保守,这英国老头可真能吹。

  马克似乎没发现王泽的表情,高兴了一阵后忽然沉思起来,“哎,当时发现这个东西之后,我找了所有的材料,都没有关于这个东西或者类似物品的记载,按照年份,经过监测之后却发现至少有几万年的历史,可人类文明才多久,能造出这东西的文明?哎,难,只能说不可思议啊。”摇了摇头,忽然,他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看起来像黄金一样的圆形徽章一样的东西。“再看看这个,这个东西也是我在那地方找到的,看起来是一个家族的徽章,也是从来没听说过的东西,你看看。

  王泽再次接过这个直径有两个一元硬币那么大小的圆形徽章,感觉入手挺沉,看来真的是黄金打造。正面好像是半圆形的向外凸起,好像球面一样的表面上刻着一朵奇怪的花,两边是两把长剑交叉,花正在两把剑交叉点的上方。后面是平的,但有一个挂针一样的东西,大概是用来别在衣服上,等等,上面好像还有字,好像还是英语:“亚瑟·维奥斯安德鲁 来自黄金家族 荣誉的维奥斯安德鲁 芳香世家继承者”

  “很奇怪吧?维奥斯安德鲁家族,从来没有听说过。哎,世界上总有数不清的谜团,需要我们去不断的发现、探索啊。”老马克惬意的躺回了飞机座椅上,半闭上眼睛说道。

  “这老头,就喜欢故弄玄虚,不过这徽章可真漂亮,这是什么花啊,好像是郁金香,但又不像。”这么想着,看老头还在陶醉中,王泽看着这黄金打造的徽章,不由自主把他别在自己的灰色运动服上,嗯,还真漂亮。

  就在王泽要把别在自己身上的徽章拿下来还给马克的时候,忽然一道洪亮粗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行动。

  “全都不许动,老实呆在自己座位上,这架飞机现在由我们接管了。”

  随着这声音看过去,只见前面几个蒙面的大汉手持好像冲锋枪一样的武器站在中间,一瞬间,王泽懵了,难道?竟然?天哪?是恐怖袭击!

  作为在英国伦敦呆了7年多的人,对于恐怖活动那肯定是耳熟能详。今年是2011年,早在王泽来伦敦第二年的时候也就是2005年就碰到过伦敦爆炸案等恐怖活动,后来虽然几乎不怎么出校门,可是英国各地的恐怖爆炸活动还是此起彼伏。直到最近几年才消停下来,没想到一直没出事,竟然在自己要回国的时候中了大奖,亲身体验恐怖活动的魅力,还是在飞机上,这可是在天上,天哪,这运气似乎也太,他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很明显,随着那大汉的叫嚣,马上尖叫声此起彼伏,但是很快就在恐怖分子的枪口下沉默下来。

  这时候旁边一个蒙面的人站了出来,用熟练的英语说,“各位请不要惊慌,我们是******血翼圣战团,我们劫持这架飞机是为了证明我们的力量,我们很快将跟你们英国政府谈判,只要在此期间你们乖乖的,就不会有事,否则,哼哼,我们是不会在乎流多少血的。”随后,那个说话的人就往前面驾驶舱方向走去,留下四个人持枪守在这里,忽然有几个人想反抗,很快就被四个人用枪打成了蜂窝,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然后随着再一阵惊叫声,在那几个大汉枪口威胁下,大家都安静下来。

  王泽虽然在研究领域是不错的科学家,按说是非常有毅力的人,不过他所谓的毅力只是在研究上,在这种事关生命的事情上,向来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典范,于是乖乖的一动不动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看旁边的老头,似乎还是躺在座位上没什么变化,不过眼睛已经闭上了。

  看他这么优哉的样子王泽忽然有很不爽的感觉:“喂,我说罗赛特先生,您还真是,竟然这么悠闲,您不害怕么?”

  马克听了,还是闭着眼睛老神在在的说:“唉,害怕有什么用,这种事情,只能等了。或许会有奇迹呢,目前我们只有等,莫非你还有别的办法?”

  王泽摇摇头,也不管老头是否看得见,他自己也明白,自己现在基本上做不了什么,电影电视上那种英雄他可做不来,这是现实,可不是电影,他还不想早死。虽然知道只能等,可是心里面害怕的情绪却一直挥之不散,他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汗水也越流越多,没办法,他虽然一直要求自己冷静,可这种事情身处当时很难冷静下来。他把自己的头看向窗外,或许这只是下意识的行为。然而,这个行为却让他本来吓白的脸变绿了。

  “罗,罗赛特先生,”王泽感觉自己的声音带着哭音了,捅了捅老头马克,看见他询问的眼神,指了指窗户,“外面是暴风雨,我们进了暴风雨的圈子了。”

  “什么?”马克·罗赛特刚问了这句话,就感觉机身猛然一阵颤抖,而且还在连续不断的震动,本来就压抑的气氛让人更加郁闷,各种声音再次响起。哭声、惊叫声、咒骂声……人们似乎也陆续发现了外面环境的不妙,而且发现飞机丝毫没有要飞出去的迹象,大家都开始有点歇斯底里了。

  外面本来应该是白天的天气现在成了黑夜,飞机似乎飞进了雷雨云层之中,外面不时闪现的雷电闪光是那么的狰狞,那闪电的数目是那么的密集,飞机颤抖的也越来越严重。虽然说这架飞机据说安全系数很高,那也是相对,在这种天气里,里面还有恐怖分子,真是,走运不是这么个走法的。

  就在这个时候,王泽忽然发现自己的胸口滚烫滚烫,王泽发现那是那个奇怪的项链的时候,右手刚摸到那块铁牌上面要摘下的时候,铁牌的温度突然灼热起来,感觉就像一块火红的炭火燃烧在胸口,不,应该比那个温度还要高。剧痛,强烈的剧痛从胸口以及自己的右手心上传来,“啊~~~~~”王泽不由自主的喊叫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的剧痛已经传遍全身,除了叫喊,他已经什么也不知道了。但很快王泽就被这剧痛给痛晕了过去。

  在王泽叫喊的时候,旁边的马克·罗赛特起初并不介意,这个时候整个机舱里都是此起彼伏的叫喊,引起他注意的是那一阵耀眼的兰光。王泽已经神志不清了,可是马克·罗赛特却还是清醒的,在他的眼中,昏迷的王泽全身荡漾着蓝色的光晕,并且这光芒越来越浓,最后几乎布满全身,几乎都看不见王泽的身影了。这时候马克才真的着急起来,他马上准备用手去摇王泽,可是双手刚一碰到如实质一般的蓝色光幕,立刻感到一阵强烈的电流从身上传了过来,马克立刻也被电晕了过去,人事不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