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王者启示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遇到大麻烦了

王者启示录 忘忧精灵 5388 2005.07.11 03:32

    “啊————”

  让马克·罗赛特清醒过来的,就是那一阵悠长而且尖锐的叫声。马克坐了起来,摇了摇还有点晕的头,毕竟年纪大了,反应的确还是有那么点迟钝的,然后就看到年轻的王泽那恐惧的脸色,嘴巴张得大大的,很显然,噪音制造者就是此人。

  “叫什么叫,年轻人,我们还活着。你再这么叫法,估计我就要被你震聋了!”马克慢吞吞的说着,不过看着王泽大张着嘴巴用手指指的地方时候,他虽然没有发出尖叫,但是嘴巴也再也合不拢了。

  很明显他们还是在飞机机舱里,不过准确的说应该是残骸中。王泽手指的地方,是横七竖八的残缺不全的尸体。有的没有了脑袋,有的没了胳膊,有的半截身子没有了,有的肠子脑浆什么的楼在外面……恐怖的景色的确一言难尽。紧接着,血腥气迎面飘来,还带着种恶臭。

  “呕——”,马克跟王泽同时弯下腰吐了起来,很快肚子里的东西就吐完了,剩下的就是吐酸水了。

  还是马克恢复得快,毕竟活了这么大年纪,而且还是一个考古学家、冒险家,总算风浪见过不少,不再吐的马克很快走到王泽身边使劲拍他的背,“咳、咳、咳……”经过一阵激烈的咳嗽,王泽总算是好点了。

  “哎,别这样子,现在我们分头四处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人。”马克很自然的成了主心骨,毕竟多年的经验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

  又是不长的时间,他们再次碰面,除了脸色更差,没有别的表情,彼此看了看,都要了摇头。王泽忍着再次呕吐的感觉说:“看来只有我们两个活了下来。其他人都,而且,我去看了,飞机头部完全没有了,好像全撞毁了了,你那边呢?”

  “差不多,就我们还活着,飞机尾部到还算完整,但是也多处破损……”看见王泽心情低落,马克耸了耸肩膀,拍了拍身上的土,很有绅士风度的说,“起码我们落地了,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活着。”

  王泽点了点头,他也不是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人,只不过刚刚看到这一幕,谁都会心慌。现在冷静了,也知道该干点什么。

  随后,两个人先出了这残骸,到了外面的地面上一看,才发现飞机残骸降落地点是一片森林,残骸降落点周围已经成了一圈大坑,估计是飞机撞上地面所至。看这降落点的模样,估计发生了很剧烈的爆炸,周围的树木全都烧成了灰,在外围的树也是向外倒伏。面对如此巨型客机,就算是残骸,对他们两个人来说也是庞然大物。两个人站在巨坑的边缘,看着巨大的飞机残骸以及周围广阔的巨坑,谁也说不出话来。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幸免遇难,而且还没受什么伤,估计只能说是幸运了。

  接下来没什么可说的,他们很努力的把飞机能找到的尸首全部搬了出来,光是这个行动就够他们受的,毕竟这架飞机可是有乘客接近200人。等他们把还算完整的尸体搬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了。于是,现在的问题首先是生存的问题。

  其实在更早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他们怀里的手机没有任何的信号,刚开始他们没有太在意,这也正常,也许是坏了,也许是这里周围信号覆盖不好。可等他们找到飞机上配备的救援信号呼叫器的时候,看到一点也没有信号反应的屏幕时,他们才真的急了。要知道这套系统在飞机上有多套,是最先进的系统,无论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能够接受到卫星发射的信号并反馈本身情况上去。可是看这个样子,难道是坏了。

  “靠,不是说绝对坚固,媲美黑匣子么?怎么这么容易就坏了?”王泽在多次操作无果之后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发起火来,“这该死的飞机,该死的英国天气预报,我早就知道英国的天气预报靠不住,可不会连暴风雨也不知道!这该死的恐怖分子,我不应该这时候回去,不,我应该早就回去,天啊,我的父母,我的弟弟,他们还等着我呢。”

  “冷静点年轻人,”马克似乎还能保持冷静,“天快黑了,我们还是先升起堆火,你没听到野兽得叫声么?我估计我们的环境似乎不太妙,而且生活也可以有个信号……我们能做的就是安心等待,等待救援。”

  听马克这么一说,王泽也听到了周围隐约的野兽叫声,似乎是狼,但是有不太像,声音似乎更嘶哑,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善良可爱的小动物就是了。

  还好,似乎飞机货舱的损失不是很大,里面东西五花八门,找个火种是很容易的,周围那么多树木,而且因为飞机坠落,周围的很多树木都很干燥,两人从货舱里面各自拿了一把钢剑就朝周围的树木走去,要劈柴。

  “我说马克老头,”王泽一边砍柴一边继续跟马克聊天,“你怎么还有这东西,倒卖文物?”

  “胡说,这是我带着送人的礼物,仿制的英国长剑。全是好东西,都是特种钢制作,绝对不会生锈,硬度不会比瑞士军刀差,就是重点。”马克看来年纪大了,砍了几下就停下来,“因为我的老朋友,中国北京大学历史研究院的马教授很喜欢收藏这些冷兵器,加上还有很多其他考古系的学生也很喜欢,我就带了点这个当礼物,不但有剑,还有几套精装全身骑士铠甲,锁子甲,盾牌,斧头,弯刀什么的,你们中国不是讲究送礼么,我这也是好意。”

  “切,这么重的玩艺,也就你们才去收藏,要收藏随便弄把就好,不会到了中国再买么?现在这玩艺哪都有卖的,还什么特种钢,弄得这么重?看看这把,我得天,估计得有近10公斤重吧?这么长,这么宽,干吗啊。”王泽也停了下来,擦擦汗,“喂,我说老头,别偷懒,你不是说你还年轻么,干吗要我一个人干。靠,这东西都没开刃,砍起来真费劲。”

  “哎呀,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尊重老人,你们中国不是很讲究尊老爱幼么?”马克干脆坐在地上,“这个,你们不是说千里送鹅毛什么的,这送中国朋友的礼物么,还是要英国产的才行。至于这些剑啊铠甲啊盾牌什么的,我也是委托英国一家很熟悉的模具厂定做的,说好了到时候直接打包送到机场来的。我当时跟他们说的是要求要用最好的材料,一定要漂亮、坚固、耐用,谁知道他们为了多赚钱,竟然用上了特种钢做这些没用的铁疙瘩摆设,哎,也怪我走的匆忙,还没来得及验货,就让他们给送来了,我的英镑啊,这下得大出血了,他们工厂的这些家伙,看来平时我定做的大多是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次一定以为我又要弄什么特殊东西了,没想到其实就是摆设,结果下大力气弄了这么一堆破烂,不过,算了,谁让我是绅士呢。”

  “少来,尊老也得看情况,你这样的英国绅士我还是头一次见。”王泽有点摸清这个叫马克的老头性格后,就很不给面子了,“我说这些差不多了吧?一晚上应该够了。”看着马克也点头,王泽再次接着昏暗的阳光看了看手上拄在地上的剑,说实话这剑还真沉,不过除去重量外,看起来也真漂亮。剑宽四指,长一米一,下宽上窄,中心靠下,中间剑脊以及锋刃的布局合理,非常适合力学原理,适合砍、劈、刺,剑面光可照人,完全可以当镜子,看来耐磨性也很强;剑把可以双手握剑,上面是纳米工程塑料,还经过防滑处理,护手安排也很合理,真是把好剑,可惜太沉了,就算没开锋,砍起树枝来也很轻松。

  “这是骑士重剑,”马克开始起来抱柴禾,“别看了,我那还有刺剑,就是统称佩剑,你们叫的西洋剑,你感兴趣,我们有的是时间看。先回去再说。”

  就这样在两人唠叨中,太阳下山了,而残骸边缘也燃起了篝火。看天气的样子似乎是春天,夜晚的时候气温开始降低,尽管两人很确切知道自己坐飞机的时候是夏天,不过对于这一点谁也没说,因为变化的不寻常彼此都很了解,不需要多说了。

  一边吃着找到的罐头,一边聊天,伴随着周围越来越响的野兽嚎叫,彼此似乎都开始沉默了。王泽作为一个孤身留洋的留学生,处理意外变故的能力自然很强,马克·马赛特更不用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疑点也多了起来,心情彼此也沉重了点。

  “咳,你看那西洋剑也不少时间了,对了,反正也无聊,我教你用剑吧,这是种优雅的运动。”马克看起来气氛有点冷清就开始打岔,他知道越是这种情况,越是要乐观。

  “嗯,好吧,反正闲着。不过,难不成你还会耍剑?”王泽问。

  “那当然,我可是英国皇家剑术学会的会员,还是高级会员哦,我的技术无可挑剔。”伴随着远处一声狼嚎,马克自豪的提高了嗓音,“来吧小伙子,我们现在就开始上课。”

  接下来,在篝火旁,已经吃过晚饭的两人就这样一个教一个学的练起了剑术。按照马克所说,剑就是手臂的延长,力量并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平衡,首先掌握平衡,然后按照自己的意念,在自己控制的区域利用各种不同的角度寻机攻击,也就是寻找破绽攻击,如果没有破绽就去制造破绽。用剑基本法就是砍、劈、刺、挑、绞,这些用法一个比一个高深,一个比一个难,技巧也越来越多。力量不是最主要的,但是是必须的,如果双方力量相差太大,正面进攻的话任何技巧也没有作用,那就只能比快,也就是说如果力量相差悬殊,你就要先发制人,在速度上取胜,因为通常力量强的肯定不灵活。同时英国皇家剑术一向以优雅迅急著称。之所以优雅是因为平衡掌握得恰到好处,表现出来自然优雅迷人,并且还包含了冷静的因素;迅急的意思也就是说剑是进攻性武器,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要么不攻,一旦进攻一定要迅速准确,也就是说稳、准、狠,这里首先要稳,然后是准,最后才是狠。要利用腰力以及全身的爆发力,还要利用旋转的力量,宗旨就是在平衡基础上尽力而为。随着马克的演示,王泽学得很快,让马克不断赞叹他是这项运动的天才。

  王泽自己练习的时候首先学的是重剑,就是刚才劈柴的剑。据马克说初学者最好先用这个,一来技巧简单些,二来重剑也更容易体验平衡,要练习平衡,就要用重武器。这可苦了王泽,这10多公斤的剑,没几下就累的气喘吁吁,但是很奇怪,当他快支持不住的时候,就会感觉胸口一阵热流,然后全身的力量就再次饱满,开始他也没在意,可连续几次当马克也开始惊讶他的体力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我的上帝,怎么会这样!”当马克听了王泽的疑问,略有所思的让王泽拉开上衣拉链,就惊讶的合不拢嘴。

  原来,原先王泽项链上挂的那块铁牌已经没有了,但是在王泽的胸口却有了一个椭圆形的跟原来铁牌一样大小的标志,或者说是刺青也可以,大小一样,连六芒星图案也一样,并且因为运动的缘故,那个标志发出了明显不同于周围肤色的蓝色,还隐约发出蓝光,仔细看似乎还在轻微跳动,对于王泽的感受就更明显,亲眼看到,除了震惊之外,还有就是深切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两个心脏在跳动一样,都是同一个频率的跳动,但是感觉就是不一样。

  马克看着王泽,“我想,一定发生了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哎,你也不用太担心,事情似乎还没有那么糟糕,嗯,应该是吧。”

  王泽觉得自己脑袋上已经出现了几条黑线,这个老头儿,真会说风凉话。不过仔细感觉一下,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不适应,也就只好这样了。

  从后半夜开始,他们遇到了新的麻烦,那是周围多了一双双碧绿的眼睛以及此起彼伏的野兽嚎叫声。

  “罗赛特先生,我想我们有麻烦了。”王泽战战兢兢的说。“那应该是狼群吧?”

  的确是狼群,而后半夜的人狼之战(姑且这么说,因为这种野兽跟狼很像)则开始于马克的第一枪。这些类似狼形的野兽似乎饿得狠了,终于靠着狼多势众慢慢逼近让他们害怕的火堆,当终于有一只狼向两个人扑上来的时候,马克的枪适时的响了。紧接着,狼群正式进攻了。狼群的进攻很有层次,一波一波的,无奈遇到连绵不觉的冲锋枪,马克跟王泽两人的枪可不是他们的血肉之躯能抵挡的,于是一波波的进攻,留下的只是越来越多的尸体。。

  枪是恐怖分子留下的,他们目前用的是新型的美国制造M*,30发弹夹,威力大,射程远,射击准确,后坐力小,使用的是微型弹头,弹头进入肉体后翻滚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基本上中一枪,伤口就有一个拳头那么大,基本没救,就算没击中要害只是擦伤如果不及时抢救也会流血而死。用枪对付这些狼是轻而易举,但人毕竟只有两个,好汉架不住狼多,而且这些狼似乎发了野性,奋不顾身的扑过来。慢慢的,狼尸越来越多,但是数量减少的狼群也终于扑到两人跟前,就这样,两人也开始受伤了,但是很奇怪的是王泽一旦出现伤口,就会肉眼可见的速度收口并且慢慢愈合,就算马克,受伤之后也很快不再流血,但是目前来说这些变化他们都没有顾及到。他们只是知道背靠着背,迅速的瞄准,开枪,瞄准,开枪……

  狼尸越来越多,狼群数量也越来越少,他们终于在一声悠长的狼嚎声后不再攻击,转而开始抢食地上的同类,还有一些狼则在两个人旁边不怀好意的游走,随时看有没有破绽好上来占便宜。王泽跟马克也只好紧张的戒备,同时轮流检查弹药情况,还好,至少目前每人还有三梭子备弹,应该是够用。

  最后,在忙了大半夜,估计太阳也快出来的时候,狼群撤退了。

  “王先生,我想我们遇到大麻烦了。”马克疲惫的说。

  王泽没有说话,他的目光也落在了那几具还残存的狼尸上。这些狼体形很大,头上还都有一只锋利的短角,而他们都知道,地球上他们那个时代从来没有这样的狼,或者说这样类似的动物。加上反常的季节,奇怪的植物,联想到那次空难,或许,救援呼叫器根本没有坏,没有信号的原因是:没有卫星。继续联想下去的话……

  王泽看向马克……

  马克看向王泽……

  “是的,罗赛特先生,”王泽转头看着太阳升起的地方,“或许我们真的遇到大麻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