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南来之风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089 2019.03.24 18:33

  维拉克鲁斯帝国,圣都·特诺奇蒂特兰——

  狮皇宫内的一个专用房间,一般来说只有在重大军事行动的时候才会用到,里面陈列了许多沙盘。其中最大的一个沙盘上,就是围绕整个维拉克鲁斯帝国国境的“魔晶塔防御体系”的缩小型联动模型,这个防御体系旨在抵御外来的陌生的非法入境行为,并且能够智能地辨识已经备案的物种。魔晶塔的功能首先是警告,然后是防御,最后是警告无效后发动攻击。

   

  然而此刻,沙盘上,位于塔尔·维拉附近的某一个晶塔,发生了爆炸,讯号全无。

    

  明亮的火光或者魔晶石光芒可能引来野兽,但是萤火虫提灯却不会,在这森林里,成群的萤火虫对生物们来说早就习以为常。天黑前,洛恩试着捕捉了一些萤火虫放在提灯里,已备夜路之需,如果必要放下不透光的遮盖就行。

   

  此刻仍有雷鸣电闪,在这种情况下于森林里行进是非常危险的事,洛恩耐心等待了半个小时,直到雷鸣声渐弱,这才斗起胆子,将斗篷束在身上,安抚并鼓励了伙伴与自己冒险行动。待迅猛龙平复情绪之后,洛恩抱着迅猛龙的脖子就驱使胯下的猛兽向爆炸的地点奔去,他想要亲眼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方才那凄厉的鬼叫到底是由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因为按照猎人公会排名赛组织委员会的告知,此次考试的地域较为安全,没有过于凶恶的魔兽。

   

  魔晶塔的原址的四周,整个防御外来者攀爬的法力防护栅栏已经被炸裂,高高塔身也只剩下了半截的残垣断壁,塔身的石块崩落得到处都是,还闪动着残余能量的魔晶石的碎片匀称地分布在四周的地上,被爆炸炸得同样东倒西歪甚至断裂的树木用冒起的青烟诉说凄惨的遭遇。虽说是爆炸,却没有引起森林大火,猎手不谙魔法,在去看望法师公会的朋友时偶尔也听朋友聊起各种属性的魔晶石的故事,听说这次用来构筑防御体系的魔晶及其能量都是经过特别处理的,过载爆炸的话必须确保所有的能量在三秒内彻底消陨,绝对要避免造成森林火灾这种事情。一想到这里,猎手不禁暗暗庆幸,如若不是设计者考量周到,恐怕他现在就在逃生的路上了。

   

  “……事故吗?”洛恩俯身捡起一块碎晶片,指尖都还觉得稍稍有些发烫,希望法师们承诺过他们制作的魔法水晶没有除了魔法之外别的什么该死的辐射之类。“但是,据说这塔已经好好地试运营一年了。”皇家指定的建筑不可能随便就闹自爆吧?

   

  又想起刚才那声令人心悸的惨叫,让他脊背发冷。

  “难道是,有什么东西与之冲撞了?”就好像盲目撞上蛛网的蝇蝶。这次的就很厉害,连网都撞破了。

  “那样的话,在周围找找,一定有……”他四下张望起来,与之相符合的尸体或者残骸,而且还要祈祷留得下一点什么东西才行。

   

  他小心地沿着栅栏周围边走边搜寻,并指示自己的宠物也注意一下。

  没空去想自己作为现场的第一发现人,今后会在调查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只有猎人的职业本能让他出于好奇地想找到防御塔爆炸的真正原因。就算不是侦探,追踪真相与追踪猎物是一样有趣的。

   

  附近的森林弥漫着树皮被烧焦的气味,说实话也不是久留之地,迅猛龙的嗅觉被这个干扰不少,猛兽开始觉得有些困惑,洛恩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搜下去,或者最优先应该是走出森林去向组委会报告这件事?毕竟这应该算是一个蹊跷的大事件……

   

  正在犹豫之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噶呃……”的古怪声音,惊得猎人瞬时就丢掉萤火虫提灯,条件反射张弓搭箭,瞄准了声音传来的方向,他忠实的伙伴替他挡在前面,随时准备迎击来自正面的敌人。

   

  时间在心底默数过了整整一分钟,对面毫无动静。

  什么状况?难道对方在等待自己放下武器的瞬间?如果是这样的话,何必在这个方向发出声音吸引自己?应该趁乱攻击上来才对?无论如何,掉在脚边的提灯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若是想要偷袭,刚才毫无防备的自己不正好是靶心么?

   

  所有有关于危机与选择的思绪在脑海里激烈交锋,有的告诉他放下武器就是个死,有的说也许只是神经过敏了。

   

  迅猛龙扭头向他低吼了一声,洛恩很快理解了它的意思:伙伴要替他前去侦察一下是否有着实质的危险。

  猎手也简洁地嗯了一个音表示同意,他继续维持张弓的姿势,瞄准迅猛龙索要前往的未知黑暗前方。

   

  没一会,猛兽向他传来了三短一长的中等音量的嚎叫。猎手这才收起弓箭,活动了僵硬酸软的胳膊,拎起脚边的提灯,向伙伴的方向奔去。

   

  在迅猛龙的脚下,是一具怪兽的尸体。

  嗯,也许“尸体”一词说得还稍早了点,但的确是“怪兽”无疑。作为有全国排名的精英猎人,他好歹也算是在公会认真学习,在各地亲自见识过,正常的生物物种怎么都不会让他感觉到意外或者吃惊,可眼前却不同——

   

  萤火虫的灯光从头部照到脚跟,这头怪兽虽然不能像人类一样完全有着站直的体型,粗略估量这样的高度也在两米往上一点,有着近乎人类的双手,以及野兽的“く”型腿,腹部还多出来一堆镰刀状的前肢;腹部向后有着与蜜蜂相似的构造,只是没有蛰针;背部与腹尾的交界处原本应该有完整的两对翅膀,肯定是因为爆炸的原因,现在只剩下了翅根;头部被遮挡了所以看不清面部,两根露在外面的触须也断掉了一小节。这些都不足够让人感到多么新奇,但是当你发现这个怪兽在头部、肩部和腹部有着类人一样的盔甲的话,就一定会改观。

   

  维拉克鲁斯帝国现在多少比较开放,在全国各地城市见到一些非人类以及非妖精矮人精灵的智慧物种也挺稀松平常,从西南边过来的熊猫人,从西边过来的狮人虎人豹人和没有特别动物特征的普通兽人,蛇妖舞姬,蛛妖编织者,牛头人商旅等等与国民们擦肩而过,只要遵守帝国律法,大家都能淡然处之。

   

  眼前这个家伙,洛恩是没有见过的。

  也许刚才那一节声音,是这个家伙的遗言。

  仔细一看,它直到意识消失都还紧紧握着手中像是剑或者长匕首一样的武器,几分钟前自己的警醒应该不是神经过敏才对,他用力试图将武器从对方手中挖出来,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从一个昏迷的生命体上卸除武装。他暂时放弃这个举动,抚平心脏的狂跳,猎人冷静地思考起来,他接下来要怎么做。

   

  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念头自然是——“肢解了吧”。

  因为看起来就很大一坨,猎人将死去的猎物肢解了方便搬运,天经地义。

   

  可是现在有点难以分辨这家伙到底死透了没。

  洛恩摸出了腰间的剥皮小刀,对准了这具怪兽的躯体——让他困惑的是,不知道哪里算是它的致命弱点?虫人的弱点,他犹豫了五秒,决定让它脑袋搬家。据说蟑螂断了脑袋都还能多活一会,希望这个不会。

   

  当匕首的刃尖已经刺进脖颈薄弱处已经一厘米的时候,猎手却困惑地停了下来,心中涌起一丝不安和忐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兴许是想留个全尸,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呢?

   

  这家伙从哪里来,为什么带着武器?它的武器在黑夜中仍然闪烁着琥珀色温暖的微光,吸引了他的视线。

  兴许会害死人的好奇心滋生了本不应有的仁慈,洛恩反而希望这头怪兽还能有一线生机,活的猎物远比死去的有趣。当然,他不是那些刑讯者,仅仅是单纯地想知道这家伙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什么样的文明造就了这样的富有特别文化气息武器与铠甲?

   

  虫人战士……姑且将这样的第一印象来定义它——居然因为这轻轻的一刺,痛觉或者其他的反射神经传达了“还活着”这样一个讯号,它的身体轻轻抖动了一下。

   

  仅是这个讯号,就足以让猎人觉得惊喜,洛恩并不掩饰自己喜欢看着落网的猎物挣扎一番的恶劣爱好:“看在我的好奇心的份上,就救你一次好了,不知道你会不会有他那样的运气。”

  接下来索要面临的问题是,他要如何将这个大块头搬运回藏身的山洞里去,并祈祷这个家伙在路上就别先嗝了屁,二月森林里的冷雨一直下着,对活人都不是开玩笑,更别说这样的垂死者。魔法便携行囊或者背包、小包等按规制是不能装入活的动物、野兽和开化类生物的,洛恩在自己的行囊里摸索了一番,总算摸出来那根坊间据说极难入手的“缩小魔杖”,最后,他将缩小到巴掌大的目标,放进了自己的箭袋。

  “……我刚才应该有轻拿轻放来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