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银白焚火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742 2019.07.18 10:15

  “这、这个……”

  “一晚上,我们一个人能从你这里挣100第纳尔。十天,五个人就是5000第纳尔。噢,我真想知道哪个大慈大悲的善人愿意通过这种方式来给我们这些监狱里的重刑犯捐钱买酒喝,买肉吃。总之,在这里先谢谢了。”

  “喂喂!请饶过我!我愿意告诉你们我在外面的财宝埋藏地!绝对多过5000第纳尔!!求求你们!!”

  “你说了我们也没空出去享受呢,比起你虚妄的承诺,我们几个要对得起已经到手的50第纳尔定金才行,是不是啊,兄弟们?”

  “我们几个以前也当过佣兵,佣兵对委托人的诚信——我们至今,谨记在心。”

  为首的光头胡子大汉骄傲地对同伙们做了个手势。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饶命啊!!!!!!!”

  塔尔·维拉城监狱,狱长办公室——

  “感谢家主带来的礼物,我家太太一定会很喜欢这次的项链,真是期待她的笑容……”

  “一点礼数,不成敬意,狱长先生。”身着正装的珠宝商矜持地在扇后微笑着,“毕竟是托人办事,承蒙关照。”

  “您觉得刚才那惨叫还算悦耳吗?”

  “你觉得如何,玫瑰骑士阁下?”珠宝商暧昧地向身旁同行的公务人员挑挑眉。

  “超级舒爽,简直想明天也来继续倾听。”

  “监狱这种地方,有您这样匡扶正义的高阶圣骑士光临,实属蓬荜生辉。”

  “你们这里办事比法师公会利索多了,我会记得在御前汇报的信函上为狱长先生您精妙的管理美言几句的。”

  “那真是太感谢了!卡斯泰尔骑士阁下!您的恩情我们毕生难忘!”

  “您加薪的时候别忘请我吃顿饭就好,狱长先生。”

  “当然当然!”

  监狱里能教会囚犯很多事情,有一条很重要,那就是——捏紧你的肥皂。

  四日后——黄金鹿纪年第35年,7月2日下午15时。

  骨骨·灵语者与辛达·蓝鳞还在塔尔·维拉的四周进行调查,他们不想放弃寻找可以与魔网链接的角落,哪怕是很微弱的链接都好。正当他们走累了,在城市的一角吃饭时,本城法师公会一位副会长满头大汗地找到了他们,通知他们赶紧回到公会去,两人同时问到底有什么急事,饭吃完了不行吗。副会长诚惶诚恐地描述,从圣都来了法师公会总会的第一副会长、玫瑰骑士的二哥,大法师米多利·卡斯泰尔阁下,似乎有特别的使命,要宣布一件事,要求全城的法师都回去公会大厅待命听宣。

  难道是有关于魔网链接的线索吗?

  虽然不知缘由,但毕竟是第一副会长驾临,怎敢怠慢。骨还是掏钱付了餐费,赶紧多刨了两口,两人跟随这位副会传送回了公会大厅。所有人都用狐疑的眼神和言语交谈着,不知道眼下正端坐在大厅最好的椅子里的米多利阁下到底要宣布什么。

  “人都来齐了吧。”与玫瑰骑士的张扬不同,他的兄长始终文质彬彬,有着温柔的气质,温柔却也不失高位者的威严,大法师米多利扭头问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塔尔·维拉公会会长。

  “来齐了,米多利阁下。”公会会长罗布诚惶诚恐地回应到,他知道自己接下王室的旨意却履行不力,给塔尔·维拉的同袍乃至这座城市捅了多大的篓子,街上任何一人都能指着他的鼻子唾骂,“你这个听信小人谗言的大傻瓜”。

  “好,那么,诸位塔尔·维拉的同袍,我带来总公会的消息,简单来说,与你们前些天这里发生的一件事有关。”

  “啊……那件事……”罗布简直像受到威胁的动物般夹紧了尾巴,那件事肯定带来了不好、极不好的影响,被玫瑰骑士一本参了上去,板上钉钉。更麻烦的是,自己的固执铁定是开罪了那位玫瑰骑士和他背后的家族,当时为什么被什么固执冲昏头脑,忘记了维克多所代表的一方势力?

  偶尔说话不读空气的辛达挠挠头,说到:“……那件事?我在公会门口堂堂正正揍犯人这件事吗?应该没什么大不了吧?”

  “辛达,少说两句,请尊重米多利阁下。”骨正色警告到,蓝龙识趣地闭上了嘴,但表情还是有点忍俊不禁的样子,估计是回忆起了希斯威尔那狼狈好笑、灰头土脸的模样。

  “……那件事我就不详细提总公会的看法了,你们心里有数。现在我宣布一件事,塔尔·维拉公会的会长任免。”

  “会长任免?!”顿时,满堂的法师们炸开了锅,起码已经有七年没有进行过这么大的人事变动了。

  “大家稍安,就是这个意思。”大法师很有风度地作出一个手掌下压的姿势,示意大家先听他说,“免去现任会长、高阶奥术法师-霍尔•罗布的会长职务。由高阶死灵法师-骨骨•灵语者担任塔尔•维拉法师公会的领导者。”

  “哎……?!”骨吓得法师帽差点掉地上,他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天上会掉下大馅饼,刚好还把自己砸中。

  “怎么会?!”其他同袍亦非常震惊,迪妮莎女士还不至于在总会会长提莫尔阁下耳边吹这样的风,为什么总会会下达这样的任命?

  骨实在太年轻了,二十几岁,从资历上多少是有些难以服众的。

  “首先声明,这是魔网之主的旨意,如有质疑,自己花钱去神殿问,会不会被伟大的莫德维拉殿下丢个白眼嫌你多嘴,或者干脆不回,那就不关我事了。”米多利阁下温和地递过那张任命书,“我听说了你的事,骨,1200第纳尔的赌金,还有你的职业道德……这会是一个值得大家口口相传的轶事。来,请在任命书右下角,总公会会长签名的后面签上你的名字,还有,盖上你的专属魔法刻印。”

  米多利副会长释放一个简单的法术,将新任会长的刻印展现在半空中,上面记载了新任会长的名字、公会名称和任职届数,详细信息需要二级命令才能展现。

  “笔……”骨稍微有点慌乱,辛达激动地在口袋里嗖地抽出一支钢笔递上,“来,吾友啊~你的幸运飞黄腾达正在迎接你。”

  “谢谢。”向同伴道谢之后,骨在桌子上铺开那篇羊皮卷,仔细阅读每一个字词之后,确认地在对应位置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放下笔,伸出右手的食指,上面有自己的高阶法师身份证明的戒指,“刻印召来——骨骨•灵语者,签名,确认。认证刻印吸取——塔尔•维拉法师公会会长印记,收纳。”

  接着,大法师将另一张任命书的羊皮卷递给原会长:“鉴于希斯威尔是个用毒的混蛋,本身就劣迹斑斑,你还如此放任他公报私仇。”米多利好歹是忍住了利欲熏心、脑子进水这样的评语,“伟大的莫德维拉给了那么多暗示都还不明白,真是枉为他老人家的学徒。嗯,事情出了,你作为负责人就要担起责任,懂吧?”

  “了解……愿赌服输,我听了歹人的谗言,就要为此付出代价。在下尊重总公会的决定。”再不低头,来年高阶法师的评级一定会被给好戏看的。

  “那就好,希望你们彼此还是以同事情谊和公会团结为重,不要去计较一时而来的职位变化,我相信你对骨也没有恶意与憎恨。对了,总公会会继续派人关注塔尔•维拉的全城法师无法链接魔网的事故,你们目前真的只有骨一个人可以施法吗?在城里?”

  “最开始,我起码得飞出塔尔•维拉两百公里的范围才能感觉到魔网的端口。”幸好发现及时,才开了传送门到圣都,报告完之后又传送回原地,辛辛苦苦飞回来,这才赶得上维克多去逮捕的档口。“现在,我似乎也可以,但其他人……不行。”

  “哎……这可真是个造孽事……”精灵大法师遗憾地用手指敲了敲脑袋,用半是戏谑口气对所有人说。“你们知道总会长提莫尔阁下怎么说的么,你们绝对、绝对是触怒了魔网之主,才会这样。所以,伟大的莫德维拉,有奖有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