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七章 银白焚火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445 2019.07.16 10:17

  鬼知道这支所谓“加强版”到底融入了怎样的妖魔鬼怪的精华,比起毒所带来的痛,更像是纯粹的诅咒,身躯、细胞上的痛觉依然还可以被维克多的法术制约,但精神上狂乱已经超乎了那位玫瑰骑士力所能及的范围。

  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为一片噪点,四周本应安静耳边却响起无穷无尽的噪声。

  有无数的幻觉在伤害意识,将它的灵魂往毒沼里狠狠地摁。

  如果生命就此终结的话,那么这便是毕生唯一可以被称为“痛苦”事情。

  在战场上,为荣誉而战,为国家而战,为信仰而战,为同族而战,为保护而战,曾历次徘徊于死线边缘,在疼痛中煎熬,在荒野的冷夜中饱尝孤独,被敌人以斩断翅膀的刑罚以儆效尤……但是这些从来都没有压垮过它。若一步之遥便是生命的葬渊,从那边缘回头就好;若是伤痛灼烧身心,以忍耐和强大的恢复力去抵抗就好;若是迷失与同族的羁绊,就站起来搜寻它们就好;就算是被俘虏、拷问,那就挣脱镣铐,让所有施虐的暴行者用头颅来赎罪就好!

  可是这次不同。

  为什么心底在害怕,有什么值得畏惧?

  它在忍耐加重的苦痛的同时,用飞快的思考来转移对痛觉的关注。很快,答案便明晰了。

  害怕出卖,害怕伤害,害怕丢失荣誉,害怕失去自我。

  这是在战场上无数次冲锋向前的战士竟然会为之恐惧的事情。

  三千余岁。

  岁月白驹过隙,它已经成为现在这些新生聚生虫的前辈,享有值得尊敬的称号,是它们崇拜与向往成为的传说。可漫长的时光都是在琥珀封印之中度过,而活着呼吸外面自由空气的时间加起来还没有超过八百年。所以,它仍然很年轻,无法像上位者们那样拥有更广博的阅历,甚至没有什么可以去害怕。

  如果不在意的话,就不会害怕了。

  如果丢弃它们的话,就不会害怕了。

  攥紧的拳头仍然没有松开的迹象,仿佛紧握着什么,一旦放开,它们就会永远地失去了。

  它认为自己还承受不起那样的失去。

  朋友也好,使命也好,荣誉也好,自我也好。

  它在绝望的边缘向圣树祈祷,请让自己留下这份贪婪,一个也不要放弃。

  身在故乡,遥远的自然之神,请庇护你远行的游子,涉过这灾难的污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锥心的刺痛莫名袭来,原本就忐忑不安的猎人从休养的床铺上忽然翻滚下来,刚刚离开几步去倒水的姐姐手中的瓷杯跌落在地,顾不得收拾残片,赶紧冲过来扶起她的弟弟:“洛恩,怎么了?!”

  “声音……”他呼吸变得急促而沉重起来,努力抬头注视和恳求他的亲人,抓住姐姐的手,脑子里嗡嗡作响,“我似乎听到了它的声音……他们在折磨它……很残酷……很痛苦……说不定……这次……会死的……怎么会这样……姐姐……我该怎么办!”

  “你问我……这……维克多在干什么!”洛恩的眼神和表情都让她感到慌乱,不由得怀疑寄望所在的人没有做到被期许的事情。

  “不是……维克多的错……他……我相信,已经尽力了……只是……我不该对它说……那样的话……安慰的话就算漂亮……也无济于事。”攀附着亲人的肩膀,好像本能地寻找救命的稻草,头落在肩膀上,简直太抬不起来。

  “不!你没有错!洛恩!”艾莉娅第一次见到弟弟这个样子,虚弱、焦灼、忧心忡忡,额头浸出冷汗,开始有发烧的迹象。她虽然出于安慰而抱紧对方,可是这样仍然无济于事,如果洛恩说是“听到了“,那么凯鲁克亚所受到的折磨回音可能就会不停地传达到他的心里,无论是否只是一种幻觉。

  “我救它回来……是不想让它……这样……死去的……”

  “我知道,洛恩。我知道……”大宅的女主人也对弟弟的焦急感同身受,“维克多……你还能做到什么……”

  与这呼唤般的呢喃同时,心灵有所感应,愤怒的圣骑士通过传送门径直出现在了洛恩的房间。

  “洛恩!艾莉娅!事情麻烦大了!”维克多刚刚踏入友人的房间,看到的也是一副几近绝望的光景,“希斯威尔再次对凯鲁克亚使用了幻毒药剂,要逼它显出原型!”

  “我知道了,洛恩说自己听到了,它备受折磨的惨叫……这可能会成为他终生的梦魇……如果我们救不了它的话。”

  维克多悲哀地看着她,眼神中浸润了许多的欲言又止:“我们能的,明明能的……只是那样的话,会暴露很多不应为世人所知的东西。”

  “你还有什么好的方法吗?能保全所有人,所有秘密的方法……我想你会有的,对吧?拜托了,就算是为了我的弟弟。”

  “刚才在路上,我倒真想到一个可能性。”维克多靠近姐弟俩,叙述了审讯室里的一个细节,“凯鲁克亚扛住了第一支药剂的效果,希斯威尔辩称可能产生了抗体。但是我的思路不同,会不会是因为血液的缘故?若是嗜血的生物满足了嗜血的需求,也许它就会很快安静……就像我当初所看到的那样。”

  猎人用颤抖的手试图去握住挚友的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维克多……想要什么代价……从我这里拿去好了……”

  “洛恩……你的身体还很虚弱,银刃医师说你本来就失血……”

  “一点点血和一条性命,一线和平的希望相比……微不足道。姐姐……我在莉莲娜面前许愿过,她要拿什么作为代价都可以的。”

  “你想要它活下来……这么善良的愿望……”姐姐闭目定神,对身旁的协助者命令到,“执行它吧,维克多。一切交给你了,也为了保全我们所有人的秘密。”

  维克多吩咐管家找来消毒过后的注射器,从弟弟本来就因为失血而有些苍白的手臂上抽出了整整半个牛奶瓶量的血液,艾莉娅直视面前的情景,决断地说:“事不宜迟。”

  “我知道,包在我身上。”维克多拿起那瓶宝贵的、也许是救命的血液,“愿它能藉此撑过鬼门关。”

  神秘的圣骑士来去匆匆,只剩下姐弟俩在房间里感受一瞬等于漫长的特有孤独。艾莉娅还是维持着跪坐的姿势,怜爱地将弟弟搂在怀里,眼神只是空洞地望着窗外,口中喃喃地清念着:“请帮助他……请帮助它……”

  你是唯一自由的虚无,不曾在这世间现身。

  你是制约声音的沉默,万物皆在掌中扼喉。

  “也许我也错了很多……我顾忌了自己的种种而没有用最大的力量帮助洛恩实现他的愿望。所以,命运对我的惩罚是看见他并承担他现在的痛苦。至于我,想要感受这世间的亲情、温暖、人事的种种……不算奢侈吧?”

  “就算你还对过去怀有憎恨……可是……请帮帮它……”

  …………

  “那么你的意思是‘肯定’了。”艾莉娅闭上眼睛,略微苦涩地微笑了,“谢谢,永恒的沉默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