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护送类任务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521 2019.06.03 11:21

  4月3日,冒险者们护卫着运送山羊的车从猎隼城出发,沿着大路向南行进。

  从草原进入朔月森林入口的这段路视野平坦,有洛恩时不时使用鹰眼术进行哨戒,一些草原狼,猎豹之类的试图接近车队,用不着凯鲁克亚出手,他只要一指方向,加上布丁仓鼠小队熟练的队伍配合,比较轻松地击杀了那些普通的野兽。尽管如此,布丁仓鼠小队也很庆幸,没有遇上棘手的鬣狗群,那东西比狮群要难缠,很难保证没有人不受伤,或者羊群没有损失,它们能轻松地跳上运羊的马车。

  在运送车队来到朔月森林的入口小镇时,天色已晚,一行人不得不在小镇上的灰鸽子旅店休息。旅店的大门口除了店名之外,还特别自豪地加了个“百年老店”的吊牌。整个旅店两层楼,看起来也住不了几十个人,一楼是餐厅,二楼是住宿,装潢很普通很乡土,内设还算干净整洁,就是稍微有点旧,勉强符合其“百年老店”的氛围。

  趁委托人和赶车的伙计去停车,喂给羊饲料和水,洛恩向店老板兼酒保询问了厕所在哪里,去了趟厕所解决问题。厕所在旅店的后方,外面堆了很多杂乱的物品,稻草啊,锄头啊,喝光的酒桶之类,忽然,他发现码得整齐的饲料用稻草垛上有一个鸽子笼,里面有六只鸽子。

  乡下小镇也提供鸽子汤吗,那算不错的待遇。

  等大家都走进旅店一楼的餐厅,酒保问他们要来点什么食物,并递上菜单。菜单里写着——今日提供:特色猪排饭、香肠煲仔饭、照烧鸡排饭、牛肉盖浇饭、玉米浓汤、紫菜蛋花汤、炖鸡汤、蔬菜沙拉、玉米沙拉、水果沙拉。

  并没有鸽子汤,洛恩还觉得有点小小的失望,他记得姐姐炖的鸽子汤特别鲜美。哎,乡下小店就别指望太好的标准,有些能饱腹已经是件好事了。

  他们点了餐,等待时,在酒馆里的另一位行商说起了最近的一件怪事情。

  从上个星期开始,往来猎隼城与罗诺威城的小型畜牧业商队接连失踪了三支。

  杜泊先生吓得脸上肥肉一抖:“哎,我怎么没听说?!”

  这位往来罗诺威城和猎隼城之间的日用品商人向他们解释:“道上的消息,估计是还没从罗诺威城传回你们猎隼城。这种事一般都是先压住消息,怕引起恐慌,商人们不敢往罗诺威去。我听说,罗诺威城主昨天派人开始沿路调查了。”

  随即又打量了一下几位冒险者打扮的人,说这年头花点钱雇佣保镖是正确的,朔月森林里的那些野兽魔物开春了也闹腾起来,不比矿山里啃矿石的虫子差。

  委托人很热心地给冒险者们都点了调制酒,一来是希望舒缓一天的疲劳,而来也算是让他们喝一点壮胆,不要被酒保的话吓到了。

  洛恩问酒保这是什么酒,酒保说是能量鸡尾酒。

  猎人皱了皱眉,看着黄糖糖浆混合着咖啡、利口酒和威士忌加了几块冰的杯子,没说啥,但是没有立刻喝,而是从自己兜里抓了两把瓜子先磕着。

  刚才的日用品商人已经先尝了两口说:“老伙计,你最近生病了吗,调出来的味道没以前好喝啊,算发挥失常?”

  “是啊,你没听出来我的嗓音都哑了吗。”

  “那我不管,你得给我们便宜一点酒钱。”

  “好……好吧。”兴许是看着客人多,有点压力,便答应了下来,酒保调完了最后一瓶,给大家倒好了酒,“我去后厨看看饭还有多久好。”

  其他人继续聊天,洛恩说我肚子又有点不对劲,先去个厕所,你们慢慢聊啊。

  他径直往旅店后方的厕所去,卡着对方不会看见自己视角,发现店老板并没有在另一个方向的厨房,而是来到了稻草垛前的鸽子笼,他似乎将一张纸条系在鸽子腿上,然后放走了鸽子。

  猎人敏锐地眯起眼睛,闪身折回,跑到旅店旁边的兽栏,招呼了自己今次携带的助手,一只驯养了三年的猎鹰,名字是“吮指原味鸡块”,向它指了指视野中刚飞出去不算太远的鸽子。

  鸡块理解了主人的意思,振翅飞出。

  五分钟后,鸡块带回来一只垂死的鸽子,血淋淋的,洛恩解下鸽子腿上的纸条,揪了几根鸽子毛,将鸽子还给鸡块,示意这是你的晚餐,挪远点去吃干净。

  纸条上画了如下图案:

  (羊+车)X10

  人(没有武器)X11,人(有武器)X6

  “啧。”这些老生常谈的玩意——洛恩将那张纸条揣进兜里,又到旅店旁边不远的炒货店买了一些栗子和无花果,这才边吃边吐壳,摇回旅店。

  杜泊先生的队伍几乎包下了店里剩下的所有房间,以至于洛恩和凯鲁克亚只能挤一个单人间。

  “真是尴尬,以前和维克多一起在乡下冒险的时候也遇到过这种事……”

  “你睡床好了,我这里自带吊床。”

  “不着急,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嗯?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你等着迎接会发生的某些事就好。”说着,洛恩拉开窗前旧桌子旁的凳子,拿出一张纸,稍微揉皱,然后蘸着墨水在上面画了羊X4、人(没有武器)X5、人(有武器)2的图样,然后开门,下楼,去了厕所。

  他从稻草垛上的鸽笼里取出一只鸽子,将纸条系在鸽子腿上,放走了那只鸽子。

  做完这些,淡定上楼,拉着自己的同伴,敲响了布丁仓鼠小队和杜泊先生的房门。

  听完第五会阶精英猎人的召集原由,委托人杜泊先生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他做生意多年,这些黑话一样的图案看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个……你是怎么发现的?”

  “说穿了不值一提。”洛恩收好了那张沾有少许鸽子血滴的纸条,这是以后报警的证据之一,功劳没必要让给别人,“我到达旅店时,刚去厕所就发现了稻草垛上的鸽笼,以为是这乡下破旅店也会有鸽子汤喝,结果旅店的菜谱上却没有。身为一个老字号旅店的老板和酒保,能在这乡下开了多年,想必调酒的功夫也不会是外行人,从其他客人的语气里也能判别出来老板不是换人经营,然而我发现他调的能量鸡尾酒里面,居然忘了放装饰用的带皮青橘片,让我这种家里开餐厅的人强迫症都要犯了。”

  “我相信你姐的餐厅和慕纳女士的餐厅都不会有这种低级错误。”凯鲁克亚并不了解这边的酒吧文化,但它能理解经营一个优秀餐厅的老板都会有一颗精益求精的进取心。

  杜泊先生了解这条道路上的基本设施,如果要传讯,每天都会有邮差往来这条路,旅店酒馆的确没什么特别的理由需要设置鸽子作为通讯设施,就算有十万火急,镇子上都会常驻一位法师为大家服务,魔网传讯有专门的急件信道。

  “还有,维拉克鲁斯帝国的酒吧里会有一个不成文的风俗,那就是客人说酒保调的酒不好喝,酒保为了维护自己调酒技术的尊严,一定会调出让顾客觉得好喝的酒,与客人争论,哪怕把客人灌醉。如果承认了给顾客打折,那就等于打自己耳光。综上所述,我觉得这个老板兼酒保有问题——至于是不是被人化妆顶替,嗯,那也是一种可能性。”

  猎人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几根鸽子毛:“虽说以上线索都有错误判定的概率,但职业敏感让我决定多留个心眼,哪怕算是疑心病作祟。开饭前我去厕所,却发现酒保没有去厨房,而是在厕所前的稻草堆上,打开鸽笼,将这张纸条系在鸽子腿上,朝正南方放飞了鸽子。我让我的猎鹰抓住了鸽子,并吃掉了它。刚才,我又依样画葫芦画了一张纸条,重新放飞了一只。”

  “哎?!既然是可能有埋伏,为什么你还要把消息传出去?”

  “当然是让他们放松警惕了。”猎人拿出纸笔,在一张白纸上写写画画,意图让他们尽快领会作战明日的应对战术,“我传出去的纸条上,写有运送羊的4辆车,没有携带武器的人5个,携带武器的人2个。建议委托人您按照这个配置,将运送队伍分成两段,走在前面的是诱饵,如果准确踏入埋伏圈,您损失的羊可能会相对少一点,队伍前后建议相隔八百米,匀速前进。我的同伴凯鲁克亚和布丁仓鼠的达勒队长在前面一个队伍,我跟在你们后面一百米,其他人保护后面的队伍。”

  “这样行吗,前辈?”身为领队青年显然是有些犹豫,毕竟,在不知道对方人数和装备配置的情况下,两个人四只手,完全不够,“如果没有牧师的话,我们前面恐怕难以抵抗……”

  “那你觉得就算带着一个牧师,他能顾及到几个人?”

  洛恩的话刺到了布丁仓鼠小队的痛处。只有第二会阶的牧师加洛•焰芯握紧了手里的法杖,痛快地承认自己还没有修行到能复活死者的程度,视野范围内只能顾及到三个人的治疗……基本就是小队的三人。

  “再说了,你忍心把你家唯一的牧师丢到战场前线吗?”

  达勒使劲地摇了摇头,他们是一起出来冒险的同乡和好友,让队伍里唯一的治疗者置于险境,那的确是应该反省的想法:“抱歉,我不应该这么没底气。”

  “我把同伴派给你就是为了能在前面镇住场子,只要我发现你们打起来了,我就会吹口哨给后面的队伍,让他们停下前进,并立刻原地警戒。等前面安全了再考虑合流。怎样,还有什么疑问吗?”

  “我们不知道对方埋伏多少人,万一、万一前后都被袭击了呢?”

  “那样啊,后面坚持住,等我的同伴在前面砍完了,他会折回我们的方向救援的。”

  洛恩说得如此轻松,以至于所有人都用看恐怖份子的眼神看向凯鲁克亚,英杰对此不置可否,至少它对向导的应对方针没有异议,它只要求一点,跟随者们如果没有应对的自信,那就努力自保。

  “虽说要提高警惕,大家也不必慌张,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啦~”刚刚鼓励完众人,洛恩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布丁仓鼠队的牧师说,“你还有备用的法杖、兜帽和罩衣吗,借他明天用用。”

  “啊?”

  “别啊,借了总归有用,等着瞧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