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同伴的心意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67 2019.06.24 11:37

  在异国他乡遇到同僚令凯鲁克亚兴奋不已,这意味着它有更多与同族商量的机会,也能够得到尽可能多的协助。不过,这件事最好还是对搭档和玫瑰骑士保密,总不能因为自己的任务而将它暴露了。

  回到庄园,凯鲁克亚开始整理自己的武器,幸好武器的外观可以进行幻化,褪去原来皇国风格,改为魔法王国恩狄米亚的魔剑士流行款,这样便不会被熟悉皇国历史的人看出端倪。

  洛恩在战争神殿并未得到理想中的收获,或许他自己也明白,替别人申请一个祝福、庇护,毕竟不算是虔诚的表现,战争女神肯施舍一个小小的祝福就算是格外开恩。洛恩拿着一卷略增防御的护甲附魔从神殿出来,准备去炼金工坊看看有什么值得参考的配方和素材。

  碰巧地,刚从炼金工坊买了材料出来,思考着自己能不能按着配方手做,却听到远远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呼喊着名字——啊,是慕纳女士!是六月初夏里和煦的凉风!是塔尔•维拉海边带来好运的浪潮!

  猎人发自内心地快步小跑过去,殷勤地问候萨满女士,并询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

  慕纳女士出于长辈的身份,和牛头人天生优势的身高,温和地摸摸小猎人的头,说的确有需要你帮忙的,今天有空吗,能否陪我到北郊庄园群还要远的地方,在森林搜寻一些草药?最近餐厅的客人们喜欢讲究养生,寻求药膳,我用了熊猫人的食谱,非常受欢迎,有几味的库存已经不够了,市面上的品质不够让我觉得钟意。

  毕竟是姐姐大人的师傅,猎人觉得自己就算再没空,时间挤一挤总还是有的,搭档的比赛开打时间早着呢。连忙应承下来,滴溜溜跑回家一趟,对大宅的仆人们说明自己将去为慕纳女士帮忙后,便离开了城区。

  摘取草药花了一整天,第二天中午才会回到城里。夜幕降临,猎人对着篝火的光芒,查看从炼金工坊里买来的价值略高但也不算死贵的配方和材料,有些无从下手。无奈,他只好请教慕纳女士,看看人家能懂多少。

  萨满女士看了看,摇摇头:“并不是说炼金工坊出品的配方不好,只是在我看来,只要不是花特别贵的价钱,得到的东西都不是最好……你买这些来干嘛?我觉得你不像是最近急需强化,再说,你的搭档不是很厉害么?”

  洛恩纠结了一会,到底要不要说实话:“不是我,是凯鲁……他最近会有一场恶仗要打。”

  慕纳女士琢磨了一小会,所谓恶仗:“……这样啊,圣都的八卦是传得挺快的。我大概明白了。小少爷,给你支个招吧。”

  “哇,真的吗,感谢您!”

  “事成之后你多给我打几天工就行。”

  “没问题!”

  “猛虎伍兹有一些致命级的攻击招数,一旦被惹毛或者他自己的热血上头之后也许就无所顾忌。虽然我不知道凯鲁克亚的实力是否足以完全应对那些招数,但从我国战士普遍的防御能力,想全身而退也不是那么容易。伍兹就是靠那些猛虎下山一样致命的招数,以及在决斗战场上的冷酷无情,才会成为常胜将军。常言道,不要怂,就是莽。”慕纳女士将篝火前的烤鱼翻了个面,加了一点孜然,“我教你制作一个简单的饰品,当然关键在于我会给你一份铭文附在上面,这个饰品相当于一件护身符,能抵御一次的致命攻击。”

  “太感谢了,慕纳女士!请问需要些什么材料!”

  “一个幼生的乌龟龟壳,最好不要超过你的手背大;少许龙血花的金色花蕊,约150克吧;烧热的肥美鳜鱼鱼腹油脂,少量;赤鳞蛇的胆汁,少量;最后是——你的血,少量。”

  洛恩一愣,虽然本能地想脱口而出“我的血?”,但考虑到对方的职业是萨满,开口需要什么样的祭祀材料都不足为奇,于是明智地选择不问:“我知道了,明天去搞定这些材料,所幸塔尔•维拉附近都能满足。不过……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呼呼呼~这可是我的独门秘方,不是艾莉娅拜托我,我可不会轻易告诉别人哦~”

  既然是姐姐拜托的,那慕纳女士一定也会对代理决斗的事情守口如瓶,洛恩放心了:

  “那您以前……试过吗?”

  “老实说,嗯……”

  “没有吗?!”

  “做过动物实验,当时是在一只鹿身上,那只鹿从我足以将其致命的几倍电击中残喘着活了下来。我甚至都快闻到电焦的糊味,然而那只鹿却留下了一丝气息和生命力,直到我将其治好。所以我不太清楚用在人身上的效果,而且,这副铭文的效力,我反复实验并推测,可能与加入谁的血有很大的关系,你既然是全国猎人公会排名前三的人,应该有着不错的实力。”

  “……可我这个排名前三,与战士公会的前三恐怕不能相提并论。”

  “别小看你自己,若是不那么自信,就来帮我实验一下,多一份希望总是好的。再说,就当是你为他的胜利祝祷,我认为,这比去祈求战争女神的施舍更有意义。我认为,你是他的朋友,他更愿意接收来自友人的倾心相助,而不一定乐意去接纳神明那点不疼不痒的怜悯。”

  慕纳女士的开导让猎人稍微转了念,对啊,是自己希望它赢,为什么非要去拜托战争女神让它获胜呢?那岂不是对凯希亚英杰实力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对它来说一定是一种贬低,也许自尊心甚强的凯鲁会觉得这是一种侮辱。

  思考了半宿,猎人才在帐篷里沉沉睡去。

  翌日,在陪同慕纳女士摘取草药的同时,猎人也将森林附近的小湖泊、山穴、草丛翻了个遍。

  尽管已是六月,溪流中的鳜鱼仍然肥美,而且现在还在鳜鱼的繁殖期,若是钓到雌鱼,还会收获美味的鱼子。洛恩先是捕捉了一些蚯蚓,然后将蚯蚓放置在用腥香味的鱼虾研磨粉里,再加入一点点香油揉制的面团里,使其更加散发鳜鱼难以抵御的味道,在岸边放置了三个鱼竿,没过多久,馋嘴的雌鱼便接连上钩,他十分欣喜地装满了一桶,为了尽可能保持鲜活,他又将鳜鱼匀了两桶来装,放入原湖的水,等着拉回家给姐姐做鱼子酱。

  龙血花生长在山穴的阴暗处,早年的传闻是这些草是躲在暗处的龙因为受伤流出的血液滋润山壁而长出的草药,谁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会草药学的冒险者们公认这个东西入药是有明显的止血功能,一定程度上能多一些挽救性命的效果。但夏季并不是采集龙血花最理想的理解,这种喜寒的植物只有到秋季才是生长旺盛,而且一般只在洞穴深处才能搞到。洛恩钻了不下五个山洞,终于才找到接近一公斤的龙血花,能甄选出来的理想的花蕊,大概只有不到150克的样子。只要慕纳女士点头说够,那就行。

  眼下正是赤鳞蛇十分活跃的季节,钻个山洞遇到它们栖息的概率很大,慕纳女士说不用很多,一条的胆汁就足够了,如果你愿意帮我多杀两条也很好,我拿去做别的东西的墨水。赤鳞蛇没有毒,但有着硕大的、滚圆的身躯和尖锐的牙,被咬中基本也是个对穿,尾巴强劲有力,被扇到的话非常危险,防御力再强的人,五脏六腑恐怕都要重新整理一遍。

  在洛恩的焦油陷阱、冰冻陷阱,以及慕纳女士的熔岩震击、大地震击连续困锁和高强度轰击下,大约过了三分多钟,赤磷蛇的身上冒出接近烤熟的气味,最终摔下了高昂和恼怒的头颅。即便如此,经验老道的猎人依旧很谨慎,毕竟新手才会在猎物倒下之后欢天喜地地跑过去戳它们,而洛恩则会拿出含有刺激性气味的催泪型烟雾弹朝蛇头部扔去,直到烟雾散尽,赤磷蛇不再动弹,萨曼女士也说看见蛇的灵魂随烟雾飘远。在确认赤磷蛇真的死透后,两人才谨慎地靠近。

  在冒险者公会的魔物野兽分类登记表上,赤磷蛇是B+级魔物,等级高的冒险者两三人就能击杀,麻烦的是要将这个东西解体,往往很费功夫,毕竟这玩意又粗又长又大,鳞片多又厚,幸好肉质不错,市面上能卖出一个比牛肉高的价格(毕竟牛是饲养的嘛),据说尚未成年的赤磷蛇的肉是蛇肉中的极品,许多高级店铺都会争先恐后地进货,想吃还得预约。这玩意是一种长得很快的生物,未成熟的赤磷蛇哪是那么容易捉到的。除开肉,赤磷蛇的鳞片研磨成粉状,再加以某种炼金溶液,可以作为高级红色颜料/墨水的原料,据说还有股奇异的类似松香的香味,在铭文和艺术方面受到使用者的追捧。赤磷蛇的牙、眼睛、骨骼也会被一些做武器和饰品的人买走,总之从头到尾从外到里都不会怎么剩下,除了大多数内脏可能用不到会被拿去喂猎人的宠物……

  洛恩熟练地找到了胆囊的大概位置,先穿好了围裙,又戴上一副头盔式面具,总之全副武装,小心翼翼地紧紧掐住足足有他胳膊粗的胆管,先是上了一个大号的夹子,这才缓慢地用匕首将胆囊从内脏堆里割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