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试炼终局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4013 2019.07.06 11:15

  战争女神的过往,大家心知肚明,一千二百年前,是谁将她从一位战功赫赫的元帅变成了火焰环绕的怨灵。

  是狮心王家。

  所以,就算她突然将无辜的安德烈王子当成人质,没人会觉得特别意外。战争女神守护国家,但并没有承诺会守护王家,这就是她的任性,刻骨铭心的仇恨,理由充分。

  战争神殿的祭司也好,大法师们也好,纷纷恳请女神开恩,不要这么做,不要将战争神殿与王家的关系推到风口浪尖上,凡人是不可能挡的住传说中的红莲冲击的。

  但是莉莲娜依旧冷漠地我行我素,对凯希亚英杰继续交代注意事项:“你想活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即时回避,你做得到,我完全相信。”

  她的语气太认真了,完全不觉得是在虚张声势。

  凯鲁克亚只觉得这种举动既无聊又浪费时间,针对自己的攻击把其他人卷进来有什么意义:“就算是夹带了那么点私怨也没关系。我并不在意身后坐的是谁。”

  阿尔卡纳家的代理者亦是语焉不详,完全听不出来它到底要采取怎样的决断。

  “嚯,是吗,王子殿下与你素不相识我可以理解,你的雇主也无所谓?那么……”女神危险的目光扫视了贵宾席侧边贵族区,卡斯泰尔家的席位,左手的焚天之剑轻轻一点,两束微红的光柱锁定了洛恩和维克多,“他们呢?”

  被神明点名的时刻并非总是万分荣幸,比如说现在,凯鲁克亚的两位小伙伴,表情如果还没有面如死灰,那起码也是大祸临头。

  维克多对着挚友惨呼到:“喂!你姐最近是不是在给她先祖的贡品里掺过期食品了!”

  “我怎么知道!”洛恩第一次感觉到身居战争女神后裔的家庭似乎也不是那么幸运。

  事实上家姐在平民区观众席上坐的四平八稳,甚至不像身旁父母那么慌张,慌张地问她为什么小少爷和玫瑰骑士会被点到,只是安抚父母没啥好惊讶的,大概率不会有事。

  艾莉娅翻了个白眼:这不明摆着的吗,慌有啥用,天塌下来个子高的顶着,玫瑰骑士还有圣盾术呢。

  会不会有防御穿透,不好说啊。

  再不济,就看魔网之主有多宠宗家老三了。

  喏,看看米多利·卡斯泰尔,这会脸白得跟纸一样。如果不是要维持结界,应该会想跪下来乞求女神开恩。

  “被选中的两位幸运观众,请到贵宾席来。”女神的声音濒临无机质生命体的冷酷,似乎会将整个竞技场的人心全都冻僵,杀人诛心不过如此,“你们将有幸见证他的倒下。”

  凯鲁克亚一时间心情复杂,它似乎有点明白,家主小姐恶劣的性格源自哪里,果然是血脉后裔。这下,它再也不能轻易地说,他们毫无意义了。

  在全场观众的瞩目下,向导和监视者硬着头皮挪动到贵宾席,一时间不知道往哪里站,阿尔卡纳侯爵平静地说:“站我这边好了。”

  两人赶紧从命。

  凯鲁克亚回头目击这一切,知道自己的最终试炼即将来临,老实说,它不确定自己能在神明的招式中活下来,即使活下来,那也是被复活而已,下一个问题来了:这里的祭司有实力复活自己吗?如果不小心真的死了,又没有人能够复活,自己的尸体会不会沦为那位恶魔枢机卿的研究素材……

  似乎是看穿了它的忧虑,莉莲娜的化身主动提出了保障:“不必多虑,死亡的话,我会亲自复活你,毕竟你这个实力阶级,在场会复活术的职业恐怕力不能及。”战争女神此言一出,全场治疗职业一片哗然,虽然知道这位黄金铭牌的战士身手不凡,但实力已经超过大家能力的极限了吗?圣光神殿的大主教也不行?黑暗神殿的大祭司也不行?

  对手的承诺虽然听起来让自己可以宽心一点,仔细一想又有些气不过:“我不会死的。”

  “不要低估我的决心,既然我说了刚才的话,那么我的攻击对你来说,就是致命的。”

  凯希亚英杰的目光澄澈清明,回答掷地有声:“我准备好了。”

  全场一时安静下来,他们应该是第一次见到能够在女神的竞技场内对她如此不敬之人,直接将女神的仁慈与恩惠视作无物,就凭这点,战士公会都不可能再提给这个人晋升铭牌的事。

  有些人感到气愤,神明理应给予桀骜不驯之人以永生难忘的惩罚,而不应该承诺亲自复活他。也有的人觉得振奋,面对神明也不屈不挠的精神,才是战士的象征!

  “哼。”女神殿下似乎生气了,红莲剑上积蓄的能量瞬间膨胀了一倍。“就凭这份傲慢,以死抵罪吧——红莲冲击!”

  女神扬起红莲剑,向凯希亚英杰挥出了致死的红色弧光。

  持续的能量波犹如灭世的血色浪潮,从剑刃划开的虚空裂隙中喷发,扑向目标。

  第一重防御,琥珀反射盾,击破。

  第二重防御,卡尔利兹的绝境祝祷,成功分化四分之一的红莲冲击。

  第三重防御,暴虐铠装加强的斗气护体,用尽斗气去尽可能化解红莲冲击所带给身体每一个细胞的苦痛。

  红色的光芒笼罩了视野,尽管大法师们用尽全力,持续的红莲冲击很快就会穿过脆弱的结界……

  王子殿下他们自有禁卫军的保护,费尔顿侯爵钻到了桌子底下,阿尔卡纳侯爵安然不动,身边的管家先生开启了真言术·盾,维克多也举起了召唤出现的盾,甚至开启圣盾术将四人笼罩在内。

  洛恩并不担心自己,也不担心其他人,望着搭档坚毅的背影,他紧握拳头,只祈祷一件事。

  活下来!!

  无论如何!!

  若是能做到,愿意给那位萨满打一辈子白工!

  只想赌一件事,自己亲手制作的作品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展现奇迹!

  就算面对的是战争女神的怒火!也绝不屈服的祈祷和守护!

  好想把灵龟护盾借给它啊……会有用吗?

  在红莲冲击持续的十秒间,所有人的呼吸几乎都停止了,无人眨眼,心脏揪紧。他们看着阿尔卡纳侯爵的代理人被灼热恐怖的赤红浪潮冲刷过,剩余的能量推上高台,直接将艾文莱斯特大公全力构筑的结界轻易打碎,只是不知道何时突然出现的水晶墙抵御了红色浪潮,将其扬至上空,直接将贵宾席的遮阳蓬燃尽吞噬。

  冲击能量散尽,凯希亚英杰依然维持着双剑交叠的十字抵御姿态。身上的暴虐铠装已经多处破裂,尤其是头盔,破裂的右眼和额头处,已经被血刷红了半张脸。

  女神化身收剑,全场依然安静,即使恢复了呼吸,也是很轻很轻,他们在等待,等待那位决斗者起码是动弹一下,证明他活下来了,而且,不能是动一下之后便立刻死去。

  所有人都不知道,凯希亚英杰在承受冲击的时候,陷入了红色狂潮噩梦般的洗礼。

  战争女神的怨恨如同血池地狱一样在最后几秒淹没了它的意识,让它认识到凡人与神明的差距是无法缩减的,并不以它坚强的意志为转移。

  意识在与身体同时濒临死亡的绝境时,绿色的十字光束从手腕处展开,将它包裹在内。

  红莲冲击结束的前零点二秒,这份不知名的守护屏障再也支撑不住,碎裂了。

  但这短暂的庇护救了它的命。

  看来,圣树凯希亚并不希望自己的利刃被其他神明轻易折断。

  “凯鲁克亚,醒醒!”

  一声熟悉又急促的呼喊,将它的灵魂从被淹没的窒息中拉出来,它的瞳孔剧烈抖动,灵魂这才猛然惊醒,启动了身体。

  “唔呃!”它有一种无法忍耐的强烈眩晕感袭上大脑,胃里本来想吐点什么,最后却让身体一个微小的前倾,吐出一大口的血。这才意识到,内伤是在所难免的,五脏六腑仿佛被炙烤过,痛心断肠,大抵如此。

  它还活着吗?吐血是不是意味着马上就要倒下,最终的结局仍是死亡?观众们没有立刻欢呼,而是全神贯注,等待女神的判决。

  女神依旧在观察,到底是真的活下来,还是仅剩无多的回光返照?

  凯鲁克亚的双臂放下了抵挡许久的琥珀双刃,回转身体,有些摇摇晃晃地看向已经毁了的竞技场围墙和被不明水晶保护下来的人们。

  它这才放下心,扭头回问女神的化身:“你还是收手了?”

  “并没有,我要杀死你的意志是真实的。而你似乎被不明的力量保护下来。至于贵宾席,大概可以理解为魔网之主不希望他的后裔死在我的红莲冲击之下,出手了。”

  “那现在,算我赢了吗?”

  “走运的家伙,是的,你赢了。”

  现场终于爆发出雷霆般的欢呼,压抑了许久的吼声、掌声在女神的宣告后喷薄而出,大法师们互相会意,撤去了防护结界,鲜花从竞技场的四周向里面抛洒,除了押上大赌注赌伍兹赢的人,剩下小赌怡情与勇敢押注冷门的观众都为凯鲁克亚献上崇高的敬意。

  虽然它听得到四周震耳欲聋的欢呼,这样的声波波动让它觉得惬意,但是,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与濒死,仿佛随时整个都会被融毁殆尽。

  复眼视觉一片模糊,它只能勉强看清女神的化身转身而去,对着战争神殿的祭司指挥,让她们优先照顾自己最欣赏的那位战士。

  视线渐渐地更加模糊,它感觉剩下的疼痛正在消磨余下的意志,距离倒下也许就是半分钟的事情。

  正在这时,玫瑰骑士带着猎人从竞技场观众席高台上开着圣盾术跳下来——没人去问他的圣盾术是怎么在五分钟内又冷却完毕的——快速冲向了凯鲁克亚。

  “洛恩,架住它!”战争女神已经宣告了结果,现在援军进场紧急治疗也是合情合理。

  猎人闻言,辅助英杰勉强站稳,接着,玫瑰骑士献上今日对圣光守护者全部的祈祷额度,释放了圣疗术。

  大概是这一记救命的强心针打得太猛烈,英杰还是吐了一大口淤血,剑刃扎在地上撑住了上半身,才没跪倒在地上。不过,终于有了一丝真切的“活过来”的感觉。洛恩使用了德鲁伊的回春术,持续而缓慢地抬升那差点见底的生命力。

  正当凯鲁克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直系在手腕上的那个琥珀化龟壳饰品,先是露出裂痕,然后碎裂,跌落在地。

  难道,刚才战争女神所言的守护,就是它的作用?

  洛恩让维克多帮忙,弯下腰去将碎块捡起来,放回自己的包里:“有空的话,去感谢慕纳女士吧。她真是代表了奇迹的萨满。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护符真的做到了救你一命。”

  凯鲁克亚在心中相当惊讶,外表还是稳住:“嗯,我会的。”

  战争女神的化身在交待完祭司们接下来的事情后,向获胜者的方向看了一眼,因为火焰人形没有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喜怒,无从猜测她的想法,最终化作火焰龙卷,渐渐消失在天际。

  彻底松了一口气的安德烈王子,在水晶墙壁消失后,总算能提醒主持人兼解说里昂先生,现在你可以说话了。观众们也稍微安静一些,他们明白,最后的胜利者应该由最高督战者来宣布。

  “各位观众!这场令人窒息数次的、史无前例决斗终于落下帷幕!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形容词能指代这次生死之战,如果有,那我就会形容它‘超越视觉,超越想象’!现在,有请本次督战的王家使者,安德烈王子殿下,宣布获胜者的名字!”

  “想必在场的每个人都对这场决斗有自己的感想和值得回味的瞬间。问我的话,我会回答,他无惧无畏无所退让,为我们承受神之一击时的背影,令我十分崇敬。现在,我宣布,本次代理决斗的胜者是——凯鲁克亚·啸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