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精灵骑士的看破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557 2019.04.16 14:01

  “适可而止吧,两位。”这时,猎豹骑士团团长曼苏尔威严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身边跟着他的女儿,“虽然猎豹骑士团定期也会开展外来职业对我们圣骑士的对练指导活动,但是像这样令人困扰的事后处理却十分少见。”大家顺着团长的目光无奈地看向被战士用风斩劈出来的,又长又深的裂缝,他们无比庆幸维克多躲开了这一击,也今天被叫板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松口气。这么想着,成为玫瑰骑士的欲望就少了一分。“你们的表现很出色这毋容置疑,我至少看了下半段。维克多,你的假我准了,只是……你必须得把训练场填平才可以走,还有这位挑战者。”

  洛恩懂得他的潜台词,不然就赔钱来。他赶紧向团长鞠躬致歉,这样的踢馆行为就算是熟人也会觉得为难:“抱歉,曼苏尔团长,我的朋友给您添麻烦了,训练场我们三个会负责填平的,善后的维护费用我后天会送来。”

  “还是小少爷通情达理,就这样了,我诚挚地希望这样程度的比武,可以到团部外面去吗?塔尔•维拉的海岸线可长着呢。”

  团长在嘱咐了大家别到处出去乱吹引来外人的碎嘴之后,便与大部分围观人员一起散去,训练场上剩了填坑的三个主力,以及一些刚才用义务劳动赌输赢的骑士,他们拿来铲子和推车,将一些备用的沙子往坑里填,直到他们发现场地中还是难以抹平,洛恩恰巧听到了从炊事部大门传出来的姐姐的烹饪师傅的声音。

  有了萨满的帮助,土元素助力了大地裂痕的弥合,看在艾莉娅的份上,慕纳女士只收了象征意义的酬劳,洛恩对此千恩万谢。

  在洛恩与慕纳女士交谈的同时,莉莉安站在肩甲缺了一角的维克多身边,面色复杂,评估一下同僚的肩甲必须重制了:“你们这算什么,互有胜负?”

  维克多看起来并不会为此沮丧,依然开朗地回应到:“又不是死斗,非要让人喊投降?你是想听到我惊慌地大嚷‘我输了求放过’吗?那样的话,你一定会放弃成为玫瑰骑士的理想的。再说了,玫瑰骑士也是凡人,圣光守护者也分不出心思来保佑一个信徒永胜不败。”

  莉莉安将视线转向站在三米开外的战士,作为到猎豹骑士团踢馆的外来者,他真的算是很成功了,就凭这地上深可埋人的裂痕。“战士,我想问一下,刚才你用了几成的实力?”

  “算最后一回合认真的话,五成。”这个说法不过是胡诌,它当然没用多少本来的力量,这不没解除人类拟态的伪装么。

  人类女骑士潜意识觉得这人吹牛不打草稿,或者是反正你看不透我我就吹牛你把我怎么着,总之,莉莉安抵触了这个答案:“做人要诚实。”

  “我没必要接受别人要求的义务。”凯鲁克亚当即就怼了回去,“你有选择不信的自由。”

  “那我换个问题,你为什么这么厉害?毕竟就算想问你武器的真形似乎也是涉及隐私……”

  “历经生死考验的人会比同类更优秀……抱歉,剩下的我不想提。”

  对陌生人不好穷根究底,莉莉安识趣地没有再问,不过,她与今日在场的每一位骑士一样,都将这个人表现出来的实力深有感触,也许以后问问维克多也可以打听一点饭后谈资。没有人想知道一个人有多弱,但大都会对一个人为什么这么强深感兴趣。幸好,维克多今天还算没怎么丢了骑士团的脸,这样的结果或许是最好吧。

  可算把场地弄好了,洛恩这才稍微心安一点,准备离开骑士团,维克多自告奋勇来驾车。在莉莉安的叮嘱之下,维克多再三保证会弄到签名限定版小说,这才走出了骑士团的大门。

  走了大概快一公里了,维克多才发觉空气尴尬得紧:“洛恩,你怎么不说话了?”

  “话都拿去道歉了和填你们俩弄出来的大坑了。”猎人扭头看向路的两侧,他感觉到自己还是比较生气的,更多是因为紧张之后的分外脱力。

  “不要这样嘛,两虎相争,场面激烈点太正常了,要知道玫瑰骑士之间的御前比试,那比这个还要激烈……呃,弄出这么长的裂缝还是没有过。”说着,维克多一手牵着缰绳,半身转过来,“让你破费是我不对,但我不忍心拒绝你这位朋友正直的挑战,再说了,只要不是那种嘴臭的混蛋,点到即止的比试,我都很乐意过上几招,同时表示对对方的尊敬。”

  “你现在四肢俱全五体安在,才能跟我们这样开玩笑。作为卡斯泰尔家的重要成员,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难道要我为你牵肠挂肚?我这种平民家的孩子可赔不起魔网之主后裔的命哟。”

  看着洛恩气鼓鼓的脸,维克多又露出了他惯常的嬉皮笑脸的表情,那味怎么都像是在讨女朋友开心的花花公子标准模版。“你要相信玫瑰骑士的实力,我当然自有分寸,你的朋友不是也很有分寸吗?”

  “……我在最后的确愤怒了,不过还好,对我们这样的职业来说,正常的比试,发泄怒气完毕也就没有多余的怨念和憎恨,战斗只是战斗而已。”

  “那你的风镜怎么办,看起来是好货。”

  “我自己能修,以及……我也弄坏了你的肩甲。”

  “那你不用担心,反正不用你掏钱,当然,我也没有让洛恩掏钱的意思,玫瑰骑士常年俸禄里还分不出一点装备维护费用么。我可不是那么小气兮兮的圣骑士。”

  “总之,你们都安然无恙,我回去也好跟姐姐交差,啊,断然不想应付缺胳膊少腿的血腥场面,就算我是猎人,人血估计还是要晕一晕的。谢天谢地……”

  大概是一时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话题,维克多将身体转回正常的驾车姿势,稍微加快了马车的速度。凯鲁克亚本来想问一些事情,但他现在与维克多不够相熟,冒然问得太多估计会让这个人产生厌烦和被冒犯的心理,它忍耐着,盘算着如何才能得到陌生人最基本的信任。

  待到行进至一个有路标的分叉路口,维克多向左拉扯缰绳,朝并不是洛恩来时的路拐去。

  “维克多?”这条路虽然也能最终到达塔尔•维拉,但是相较于右边的大路,这条小道行人少,野兽等动物经常横穿马路,而且路程比较绕远(为了通达某个小镇),不明白为什么轻车熟路的友人会突然往左拐?

  “没关系,殊途同归。”驾车人并没有回头,而是在前行了大概一公里,待到森林较为茂密的地方,这才减了速,并拐进了一条人烟更加稀少小路,通往树林深处。

  “你想干什么?”凯鲁克亚感觉到了不对,警惕不已的它果断抽出自己的剑刃架到了玫瑰骑士的后颈上,这个过激的举动让洛恩不得不伸手拽住它,对玫瑰骑士不敬差不多就跟对王家不敬一样。

  直到身后已经看不见路,马车这才停下来,维克多跳下驾车人的位置,不紧不慢地将马车的缰绳栓好,这才一本正经地对车上的两个人招呼他们下来:“不干什么。洛恩,我们不是生死患难的挚友吗,到底有什么不能说不好说的,一路上憋到现在?虽然我们只是几年的朋友,但是你有心事我不会看不出来。”

  “啊……这个,怎么说呢……说来话长……本来打算回到大宅之后再详细跟你说的。”下车后,猎人略有心虚地卷了卷自己的衣角,眼神飘向其他地方。

  维克多伸手把他的脑袋扳正:“看着我,别说谎,你是不是有事相求。”

  虽然难以启齿,但最终也是要人家知道的,洛恩有点僵硬地点点头:“是的。”

  “有关于他?”

  “对。”

  “……我忽然不想帮了。”松开手,维克多的脸顿时拉得老长,如果有经验的人,会看得出来这自然是演技。

  听到维克多这么说,猎人忽然有点慌,这个人几乎没有拒绝过自己的求助,毕竟是恩人的面子在那里搁着:

  “哎?!为什么?我还没说是什么事呢,你听完了再考虑好么?”

  “我吃醋了。”

  “哈?”

  “?”

  “我以为咱俩的生死之交的深情厚谊生平唯一,没想到你还是喜欢捡一些阿猫阿狗的回家……这个面孔,你姐姐生日那次,我在你家大宅瞟到一眼,虽然只是有点距离隔着一个中庭还有一扇窗户。它住你楼下。说吧,多久了?”

  凯鲁克亚觉得自己好像卷进了莫名的密切且复杂的人际关系,而且还是特别不好插嘴的那种。

  而且,这个精灵圣骑士用阿猫阿狗的形容来指代自己,简直有些无礼,英杰才不是那种孱弱的生物。

  “半个多月。你对此有什么想说的?”没等洛恩开口,凯鲁克亚自己陈述了时间。“就算你们是很好的朋友,他也没有义务事无巨细地将家事一一汇报给你。”

  这让维克多敏锐地回忆起了某件事发生的时间,可他压下了疑问不提,反而挑衅般地翘了翘嘴角,纠正对方一些认知:“你的潜台词是洛恩新交了什么朋友不必非要让我知道,是吗?”维克多得意地抬了抬下巴,“很遗憾,我跟红榴家交情好,他们也觉得能结交卡斯泰尔家的公子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所以,很多商事上的信息洛恩和他的姐姐都会拜托我去查底细,不要以为我们之间是单纯的友谊关系。”

  还真是赤裸裸的官商勾结。

  不过凯鲁克亚并不纠结这些不太重要的事情。它忍着愠怒对洛恩说,如果实在不能拜托这个人,只有我们自己去继续调查了。说完,它扭头就抬脚离开。英杰的自尊不允许它为这种傲慢又轻浮的人低头求援,时间还有,总会找到更新的线索,至少已经有了红蝎这个头绪。

  洛恩的眼神徘徊在客人与友人之间,一时间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想去跟上凯希亚的英杰,但是维克多和自家的马车又怎么办,如果维克多因此更不高兴了怎么办,同时安抚两个人那不是在跷跷板上移动的状况?

  “哎,看来我流的玩笑不是谁都能消化啊。”面对这纠结和僵硬的场面,玫瑰骑士叹了口气,挠挠头,稍微提振了一点音量,反正森林里也不会有第四个人,“让我们回到正经的话题吧——凯希亚的英杰低调来到塔尔•维拉,到底所为何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