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六章 危机突至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391 2019.07.09 11:15

  黄金鹿纪年第35年,6月27日——

  噩梦般的冒险和追逐已经暂告段落。

  自从弟弟重伤濒死被带回大宅已经是六天过去,大宅的女主人尽可能寸步不离地守候在伤患的身边,只有实在家族的店里来了贵客才亲自接待。偶尔还能听到病榻上的人在低声呓语着听不懂的奇怪音节,更多的时候,看到的只是完全与伤痛无关的安详睡颜……是昏迷也说不定,她没有打算去故意吵醒,却又担心弟弟会因为长时间的昏睡而没有机会补充恢复身体的药与食物。

  艾莉娅只要回忆起当日的情景,心脏便会簌地抽紧,仿佛有一块余烬未熄的碳卡在里面。

  当日,原本自己只是在“日光玫瑰”的店里给客人制作糕点和茶点,大宅的一位女仆慌慌张张地跑进厨房说有要事禀报,少爷、少爷他……艾莉娅当即放下手中的活,连围裙都来不及脱下便回到大宅的庭院,果不其然,在后门的入口处,她远远就望见了——

  维克多•卡斯泰尔与凯鲁克亚•啸风在一位医者的监护下,将半个身体都浸染着鲜血的洛恩•红榴带回了大宅。

  那是谁?一瞬的慌乱险些劫走她的理智,谋杀她的精神,她前些天才送走的,好好的家人,在归来的时候,却几乎与战场上的尸体无异。挽救理智的是她的认定,因为很快反应过来,命还在,魂没走。

  即便是这样,艾莉娅的胸口仍有一种咆哮和爆炸的冲动,踩着半高跟鞋飞奔过来,狠狠地咬牙,将极度的愤怒和咒骂最终拧成一声大喝:“给我带到楼上的房间去!”

  跟随到大宅来的医生与红榴家族熟识多年,阿尔伯特•银刃——塔尔•维拉城最受欢迎的外科医生,以切过全国最大的肿瘤而闻名一方。当日他正巧没有手术,轮班放假,来艾莉娅家的日光玫瑰餐厅品尝美味的点心,恰巧听到与餐厅一墙之隔的大宅后院传来高亢急促的“快去找医生!”的嘶吼,医者的本能让他立刻循声跑去,大喊回应“我就是!”,他发现了维克多•卡斯塔尔,同时,眼尖的玫瑰骑士也发现了他。塔尔•维拉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认得的人总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小心地切开并丢掉与结痂的血块粘在一起的衣服碎片,检查了全身的伤口之后,医生擦了一把冷汗,理清思绪,低声向大宅的女主人报告他的初步诊断:“……我暂时无法判断令弟的出血量,但我要说,能在这样右半身遭遇撕咬与割裂的伤害的前提下还能活下来真的是……很幸运了。我不知道他遭遇了怎样的野兽袭击……幸好卡斯泰尔骑士阁下在,才能以圣光的力量临时愈合他的伤口以止住血液的继续流失。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彻底清洗伤口以免发生腐败和溃烂,以及观察他是否能够尽快恢复意识。”

  维克多就算使用圣疗术,他的圣疗术比起其他专精治愈的同行,效果还是差上一些。可以确定的是他的确能当场保住洛恩的性命,但触目惊心的伤口不是他能够完全消去那狰狞疤痕的。

  “全都听从您的安排……银刃医师。”艾莉娅恭敬地向他微微低头,声音有点哽咽,旋即对身旁随时待命的管家吩咐到,“去给医师先生取一份特别的酬劳,走我的个人账户。还有,这件事让大宅里的仆人不要过多议论,更不要乱传出去,让父亲和母亲知道了可不得了。”

  管家莫尔罗•红杉果断地点头,迅速地从房间退了出去。

  很长一段时间里,房间里除了医生的救护过程以及围绕这个动作所发生的所有协助与对话,四个人几乎都没有再发起别的话题。自觉到沉默的仆人们迅速拿来了纱布、开水、剪刀,医生让一位女仆拿着自己的铭牌回诊所去取来自己的外科手术箱,带来一位最为信任的女助手,在大宅的一个房间里开始了几乎静默的连续忙碌。

  凯鲁克亚很想帮忙。

  哪怕是让自己站在那里递一下手术刀、纱布和线都好。可是,自己的手却抑制不住地颤抖。光是看着自己的手,都能让它陷入不久之前真实的噩梦。

  维克多连拉带拽地将它弄出了那个小小的临时手术室,再不离开,估计就得因为愧疚而挖个洞把自己埋了。以及,一股低气压萦绕在附近,艾莉娅板着一张趋近恐怖的面孔,等候着清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呜……这要怎么开口……

  “还是我来说吧,说完了你怎么揍我们都行。”金色长发、蓝眼白肤的英俊精灵显得十分冷静,就算艾莉娅这会劈手给他一巴掌,也会撑着脸上醒目的掌印继续镇定地陈述。

  “……我会努力保持镇定。”战争女神的后裔不是那些娇弱的富家千金所能相提并论的。

  “我们在猎隼城追踪到了‘红蝎’的成员,在组织里称号为‘幻毒使’的希斯威尔,显然他知道很多……在情报费谈崩——他要了一个天价把我们都惹恼了,我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先抓进局子再说。似乎早就料到我们会来硬的,朝我们扔了闪光弹和烟雾弹,跳窗逃跑了。在逃跑的过程中,经过一个小巷的拐角后,出现了一个和他衣着一模一样的人,两人朝不同的方向狂奔。大概是有德鲁伊的迅捷法术‘猎豹’的加持,我们竟然没有立刻追到。”

  开启圣光之速和召唤圣骑士军马进行短距离冲刺都没追到,这让玫瑰骑士非常气恼,但他没时间停下来特地召唤坐骑,在城市追逐中,1.5秒的延迟都能让对手逃进某个建筑物里去。猎隼城算是那个地头蛇的地盘,对己方肯定各种不利。

  “无奈之下,我只能与洛恩以及凯鲁克亚分散去追。我自己所追逐的那个逃跑者一直逃进了猎隼城附近的森林深处,结果那个希斯威尔,是一个裹在兜帽里的德鲁伊假扮的……我与他交手,他居然很强,一时间连我都被绊住了。虽然有直接质问对方是不是克洛契卡•林恩,但对方没有回答。强化过侦测魔法,从兜帽的缝隙里窥见他的发色,我估计八九不离十。”

  “辛苦你了,维克多。”艾莉娅很快反应过来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急迫。

  “我会完成朋友的嘱托,只要我承诺自己能够做到。”女主人的肯定与微微称赞并没有起到多少安慰的作用,低落的情绪还是萦绕在精灵圣骑士的英俊的面容周围,“但是我跟他缠斗过久,对洛恩这边的情况太大意,等我听见不对劲的声音,追过去的时候……”

  维克多没法立刻下手杀死对手,万一是本尊出击,他必须要活口。但当听到洛恩那边传来的异样声音后,玫瑰骑士难免气急败坏的重击了这边,德鲁伊只能望风而逃,他来不及追击,折身前往。

  “洛恩他已经被希斯威尔那个混蛋袭击了?!”

  “完全不是,”维克多遗憾摇了摇头,“希斯威尔将被激怒后凯鲁克亚带入了陷阱,凯鲁克亚它……中了很猛烈的致幻之毒。”

  只有凯鲁克亚自己才记得,它好像是踩到了什么地上软绵绵的东西,潜意识还以为是某种蘑菇,没有在意,紧接着,在奔跑的过程中,两根粗壮的荆棘,魔化般从后方疯长而来,从头到脚困住了自己的身体,并用水母触须一样的刺针刺进了身体薄弱的地方,那是连敬畏铠装都没能完全覆盖的缝隙。

  那瞬间,锥心之痛,难以言喻。而后,幻毒药剂便随着心脏搏动在血管里蔓延开来,直至占据大脑和意识。大脑炙热到快要爆炸,如果不通过攻击或者杀戮就无法释放那股能量。

  洛恩的反应已经很快了,他的速度本来就跟不上狂怒状态下的英杰,只能在后面追逐,当目击粗壮如蛇的荆棘从地上蔓延,困住搭档时,他立刻从箭袋里掏出了爆炸箭,四发齐射,向荆棘的根部展开轰炸。

  根部被毁,前端的荆棘很快就疲软下来。猎人担心搭档的状况,他放弃了防备,飞奔过去。

  致幻毒药,是毒药中很特殊的一种,与其说是毒药不如说是迷药,毒性略小于致幻性,并不需要多么猛烈的毒性去立刻致对象于死地,通过产生强烈而且难以被立刻解除的幻觉,让中招的人竭尽所能将身边的同伴误认为威胁生命之人,抑或魔物,失去理智发动攻击。

  如果是一般的心灵控制,也许圣骑士还有点能耐去驱散,若是药物毒物,就非常棘手了,清洁术对解除中毒是有成功概率的,越是新奇的毒,失败率越大。想要解除药效,要么稳妥地拿解药来,要么等中招的人丧失杀戮的力气或者通过别的方法桎梏之,否则就是人挡杀人,神来弑神的节奏。总而言之,制造内讧和自相残杀的绝好工具,面对复数的追踪者,简直是省时省力,血赚不亏。

  艾莉娅的脸色顿时哗变。

  维克多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作为知情者,大宅的女主人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当事人没敢拿下自己的风镜,将瞳孔与艾莉娅直直相对,这是它与“不知所措”之间最后的一点点屏障了。毕竟,就算那个狡猾的坏蛋再怎样使了障眼法,自己恼怒到失去最基本的警惕和防备,没有能躲开敌人陷阱埋伏,那都是莫大的失误,甚至耻辱。这份耻辱令凯鲁克亚稍微回忆起一点都令自己脊背发颤。

  只要艾莉娅在悲愤交加中对它说一句“滚”,它都会灰溜溜地,立刻、马上……离开此处它藏身了数月的小小避风港,离开这些愿意信任、收留和协助自己的异族,甚至没有自尊继续留在这一方土地上。

  走廊里的气氛低沉到仿佛空气将要凝固,时间将要定格。

  经过冗长、呆板、毫无生气的沉默之后,艾莉娅开口问它,她的声音就像是撬动生锈齿轮的工具:“维克多说的没错,对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