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九章 银白焚火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2534 2019.07.17 19:40

  “辛苦你了,晚上我给你专门做个庆功的蛋糕都不成问题。”女主人愉快地笑着表示允许,敞开吃。

  “得得,留着等我接人出狱岂不更合适。其实这也不算我的功劳……那家伙真要谢的话,还是谢谢你弟弟的第二次救命之恩更好——我确信是血液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否则身体上的躁动痕迹不会完全随着精神和意志的暂歇而一并停止。”

  “洛恩曾经说过……作为猎人,要分清什么是该救的,什么不是,应该在什么时候救,而什么时候就要放任死亡的发生。我想他做得很对,是我的骄傲。”

  “从宿命论来说,命中注定的相遇有着极其深厚的意义,这也是今天他的血唤起了奇迹的缘故,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连你都无法解释的话,我就更不能了。”艾莉娅从椅子上起身,望向窗外,压城的黑云逐渐退散,太阳的光芒带着胜利的希望重新夺回城市的晴空,看着弟弟安睡的容颜,她的心中淌过温暖与欣慰,然后为跑腿的功臣研磨了一杯奖赏的咖啡。

  味道真好。

  血液所唤起的奇迹……这句话让艾莉娅再次记起了师匠慕纳女士的话,令她若有所思。

  真相会像维克多所想的那么简单吗?

  异族的英杰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

  它梦见自己被恶毒的人类推下死亡的葬渊,深渊里遍布可怕的水银般流动的、白色的灼热熔岩。那些活动的流体有点像被法师控制的史莱姆召唤物,有意识地向自己袭来。

  被包裹的意识惊恐地认为,它即将被这些银白色的东西吞噬,最后在滚烫中焚灭为灰。

  在抵抗了很久之后,绝望主宰了整个灵魂,认为不甩掉身上这些沉重而灼热的麻烦,就再也没有爬上去的希望……可是自己甩不掉啊。

  蚀骨般的痛让灵魂忘记反抗的姿势,如尸体般僵硬,无限趋近于渴求死亡作为解脱。

  但就在这时,面前出现了一条血红色的绳索,它几乎条件反射地伸手抓住,再向上一望,这绳索是从渊顶而来,足够足够结实的绳索,另一端是拯救的光芒所在。

  不会死了,不用死了,甚至连痛苦都消弭了。

  在艰难上行的过程中那些银白色的沉重、灼热渐渐也改变了形状,它们凝固、定型,最后变成身上结实的铠甲——奇妙而不可言。

  等它醒来的时候,四周的光景全都改变:不再是法师公会地下的审讯室,四壁的装饰、摆设都在不断敲打和提醒,这里是红榴家大宅,女主人留给自己的房间:“我这是……在做梦?”

  “你的噩梦已经结束了。”一直在房间里看守的维克多在躺椅上悠闲地翻动着像是书本的东西,需要仔细看才能知道那是他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一些宛如天书的文字。“24小时到点,我就去法师公会接你,你算是勉强保持清醒直到我的到来。然后就昏了过去,因为昏迷没法醒过来,只好从地下五层背你上到地面,艾莉娅亲自派马车在公会门口迎接,公会会长看见我时畏缩得连个屁都不敢放。”

  “结束了……吗?”凯鲁克亚扭头,它宝贵的风镜就好好地放在枕头的旁边,旋即松了一口气。

  “结束的过程有点复杂,我也说不清,谁知道我离开法师公会的哪会发生了什么?就当一切都是天意好了,不必穷根究底,幸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吗?”维克多并不邀功,那些细节和过程以后再说比较好。

  “我应该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

  “是的,你没有,否则现在被逮捕的就是我们而不是希斯威尔。”

  “那个卑劣的混蛋终于……!”提起这个名字它就条件反射地咬牙切齿,恨不得抓起双刃削切成片。

  玫瑰骑士笑嘻嘻地安抚它别那么激动,你需要休息和静心来确定精神稳定:“我亲手给他铐上的镣铐,配合法师公会的证明信函,他现在已经因为诬告和滥用私刑两项罪名被逮捕,我还强烈要求加了一条叫做‘谋杀未遂’。所有罪名全部成立的话,基本数罪并罚的话是20年以上有期徒刑。先不说20年以后他能出来,监狱里的日子就够他好受的了。艾莉娅还打算去疏通关系,给那家伙特别关照在‘有趣’的班房里,保证让他也知道什么是终生难忘。”

  虽然很想问什么叫做“有趣”的班房/监狱,不过念头一转,又懒得问了。

  “洛恩怎样了?”他没有来呢。

  “等你自己有力气了再去看他比较好,他发烧了,估计比你还起不来。”维克多合上他的笔记本,友善地在对方头上敲了敲,“……无论如何,一定感谢他……毕竟,他非常牵挂你的安危。这算他救你的……”

  “我知道,应该是第三次了。”它记得维克多在隐身闯入法师公会地下室,靠近自己时发来的讯息,以及灌进喉咙里,熟悉的血腥味。

  只是,它对这一点感到悲哀,无法评价自己是否与血痕前辈一样,算是个“嗜血的怪物”。

  以后洛恩他们会怎样看待自己?

  尽管现在只是临时羁押,还没有经过法庭审判,基本的犯罪事实调查期间,班房还是要蹲的。

  希斯威尔揉了揉脸上、身上那些青紫的肿块,忍不住想起那天,凯鲁克亚被释放时自己的倒霉遭遇。

  苦主是昏迷未醒,来接人的圣骑士只是极为恐怖地冷笑着,给了自己狠狠一拳作为胜利的招呼,少不了被打掉两三颗牙齿,然后就直接上了镣铐。不巧的是,蓝龙辛达怎么这么快送信完就回来了,而且肯定有法师给他说了自己打了死灵法师的事情,再然后……蛮力超大的家伙抓起镣铐前段的锁链就往法师公会外面的空地上拖,当时所有的法师除了骨之外都还是没法链接魔网,于是它变回龙形将自己像个皮球一样扁来扁去,在众目睽睽之下,简直是用爪子和尾巴往死里揍的节奏,如果不是圣骑士还要逮捕的话,估计当场就半死过去……死透都有可能。

  现在是晚上了,澡堂应该没有什么人了,他可不想给别人看到自己浑身青青紫紫的狼狈样,解释起来太麻烦。

  澡堂果然空无一人。

  太好了。

  十分钟后,澡堂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五个彪形大汉,身上的怪纹身更增加了恐怖的感觉,希斯威尔悄悄瞥了他们一眼,对方也回瞪一眼,走到澡堂的另一个角落去了。

  呼,似乎是没有敌意吧,反正也不认识。

  紧张的情绪放松下来。

  但是,马有失蹄——他走了神,不小心把肥皂掉到地上了。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过管住这只手!

  不等他弯腰去捡,五个彪形大汉暧昧地从角落里挪了过来,动作迅速。

  “你好像是‘红蝎’的……希斯威尔是吧。”

  “……不,不是,你们认错人了。”

  “那你腰上的红色蝎子刺青是什么回事?不看到这个我还真没法确认呢。”

  “我不是希斯威尔!你们真的认错人了。”

  五个大汉互相递了一个“谁信谁傻逼”、“你特么逗我”的轻蔑眼神。

  “我们刚刚听监狱守卫说了个事,他们说你身上能榨出钱来。”

  “胡说!我、我现在身无分文!又不是在酒馆!酒馆的话,我赌运还可以!”

  “守卫说,你在塔尔·维拉还会被羁押10天才会被押解到圣都去接受包括其他以前的指控和这次罪名的调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