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初次对垒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57 2019.06.07 12:45

  “太好了。”这句话是猎人捂着胸口在心里说的。

  当他的猎鹰从身后四点钟方向发现凯鲁克亚的身影时,他心头微悬的大石头便稳稳落地。

  洛恩让杜泊先生先停一下车,自己的同伴正在赶来,已经距离不远。不知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安全感大增还是怎的,牧场主有些欢喜地地发出“哦?”的疑问声,让车队暂时停一下,等等那位身手了得的黄金铭牌战士。

  看起来基本无碍的凯希亚英杰,用力拽动锁链,将一头半身烧糊的变色魔蜥丢在他们面前,这东西除去尾巴少说也有一头雷象那么长,无生气的长舌头落在大嘴外面,眼球凸出,身上尚未被损毁的鳞片是翠绿色,靠近头部的地方出现了火焰法师施法时会出现的亮橙色符文,这是它吞噬了该职阶人类的证据。

  “这就是看不见的怪物吗?巨大的变色龙!难怪!”大伙充满新鲜感地围住这猎物反复观察。

  “据说这魔物的鳞片是潜行者们热需的装备素材!”

  “你看这家伙的细尖牙!第一次知道巨大的变色龙还可以有牙齿!”

  “呜哇,肚子都要烧穿了,这难道是被反射了自己吐出来的火球吗?总之活该。”

  “这么大的家伙,啸风先生都能一只手拖回来?!您到底是何方神圣?莫非战争女神庇佑着您?”

  它跟这里的战争女神不熟,擅自声称获得了庇护,要是传出去,撒谎被人戳穿可麻烦,不如诚实的说一些已有的东西:“非要说的话……地渊女神-尤妮卡殿下,最近是在运气上庇佑了我。即便如此,拖着这东西前进也很麻烦,委托人先生,能否将你的羊匀一些到其他车上,把这头魔蜥帮我们载走。”

  “好的!我立刻就办!”除开凯鲁克亚是大家的救命恩人这个因素,杜泊先生意识到这是极为重要的证物,一秒也不敢耽搁,让车夫们将最后一辆羊车腾空,把羊挤到前面的车上去。

  凯鲁克亚费了点劲,在其他人的协助下,将死去的魔蜥尸体拉到车上,绑好,又嘱咐布丁仓鼠小队的法师注意给这东西冷冻保鲜。

  “杜泊先生,我们不能保证前面的路途已经绝对平安,所以希望今晚连夜赶路,争取早一点赶到罗诺威城。”

  就连如此身怀绝技的优秀战士都不敢对车队的安全打保票,想起那些逃掉的劫匪,牧场主心头难免战战兢兢,为了免除夜长梦多,他决定冒险一次,连夜赶路。

  这次,他们提前一天到达了罗诺威城。

  在看到罗诺威隘口的城门时,所有人总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清晨的朝阳从东边的山头上爬起来,娟丽的晨光照在他们疲惫的面容上,每个人心中都有如释重负的轻松。

  冒险者公会的铭牌其中一项功能是让冒险者们进入大城市时可以免除一个金币的象征性入城费用,另一个功能则是彰显身份。比如,入城的时候会有士兵核查身份,当他们看到了猎人公会第五会阶的铭牌时,态度顿时非常恭敬。

  洛恩的态度始终不卑不亢。

  车队最后一辆车子所运送的巨蜥惹来众多出入城门的路人的围观,为了避免人群聚集,猎人希望早点离开这地方,士兵们象征性地检查了一下,遂挥手放行。

  任务自然是最优先的,冒险者们陪同委托人来到罗诺威城交易市场,向城主指定的贸易商交货完毕,杜泊先生结算了卖羊的钱,紧接着结算了冒险者们雇佣费用,一人多加了二十第纳尔金币作为象征性的鼓励。实际上,任务中遭遇这样的魔物已经有点超B级任务正常报酬的范围,冒险者们若是认真起来追究的话,酬金理应翻倍。

  这不算完,洛恩让他们先等等,咱们还得去报案呢。

  在这之前,他嘱咐凯鲁克亚,把维克多送你的道具拿出来用用,就是那个“哨兵的密文信匣”,给他写一个简短的纸条,让他在三分钟内开传送门到罗诺威城的贸易市场来。

  维克多庆幸自己历来早睡早起身体好,才不至于狼狈得在赖床的时候接到凯鲁克亚那言简意赅的“传召”,还以为出了什么惊天动地、千钧一发的危急情况。

  不过,在看到魔蜥的尸体后,他又在心里庆幸伙伴的一路平安。

  劝退了一波围着魔蜥尸体热情询问你们卖不卖这玩意的市民后,维克多带着他们来到了临近贸易市场的警局——之所以警局距离贸易市场近的原因,是之前老有人因为生意纠纷而打架斗殴。

  玫瑰骑士一身高级圣骑士铠甲正装,别在胸口的玫瑰骑士徽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比白色的铠甲更加熠熠生辉。维拉克鲁斯警局的警备官们通常都由圣骑士担任,玫瑰骑士自然是他们不消言说的上级,罗诺威城的警备官长自然得恭恭敬敬、严肃认真地对待上门报警的一干人等。

  就算会被人斥骂狗仗人势,红榴家的小少爷也相当喜欢有人撑腰的感觉,他将路上遇到的一切,简明扼要地对罗诺威警局的警备官长诉说,对方听得认真仔细,警局里负责做笔录的下属每写一段都要擦一下冷汗。

  玫瑰骑士-维克多·卡斯泰尔在国王陛下和首席枢机卿御前参奏本城城主治理无能的事情,城里的大多数人已经听过风声了,即便心里稍微有丁点儿膈应,玫瑰骑士依然是不可以被怠慢的,得罪了宗家的人就等于得罪了整个卡斯泰尔家族,恐怕比得罪其他的贵族更加难过。这几天连城主都得夹着尾巴做人,下属就更是谨言慎行,唯恐再给人把柄,上京告状。

  被城主解雇,没有妥善履行遣散费程序,导致佣兵团一气之下落草为寇,有心者一旦联系上下文,便会明白城主的锅又要多上一口。

  本地警备官长立刻向维克多保证,逮捕送来的活口,对两支佣兵团剩下的人发出通缉令,加紧寻找失踪的畜牧商人。

  除此之外,又忙不迭地向牧场主杜泊先生道歉,朔月林道的半程,本城也有监管职责,让诸位商人担惊受怕,真是太抱歉了,今后我们一定会加强巡逻,保证道路畅通。

  警备官长的态度让平民们觉得心头舒服了点,接受了歉意。

  本来大家打算分道扬镳,凯鲁克亚却请求他们稍住,能否等自己当着大家的面解剖完了这只变色魔蜥再说。

  本次旅行的大功臣都这么说了,谁还能不多留一会当见证人?万一还能分到一点边角料但有用的素材?至少布丁仓鼠小队是多少有点期待的,就算用酬金买,潜行者和法师也想要一点变色魔蜥的完好鳞片,不知道大佬愿不愿意卖。

  警局腾出了后院,留守的警备官们纷纷跑来看热闹,这里难得像冒险者公会一样可以看见冒险者解剖这么大的魔物。

  凯鲁克亚使用琥珀之刃从腹部正中将魔蜥一分为二,因为低温冷冻的关系,已经不是那么血淋淋,亦没有过于腥臭。它再度感觉到刃尖在初胸腔里戳到了有点硬硬的东西,听声音,怎么还有一点金属空罐的感觉。

  它戴上手套和口罩,将那东西从胸腔里扯出来——是一个罐状的不明问题,置地的确是很轻薄的金属。天哪,这东西一直卡在魔蜥的胸腔里吗,那得多难受啊。

  凯鲁克亚将这东西交给维克多,他俩都觉得这玩意有可以插管的附属物延伸,绝不会是魔蜥自己吞进去胃穿孔的结果,只可能是什么安置的,剖开胸腔安进去,又缝合并抹去痕迹。

  是某种控制装置吗?凯鲁克亚询问维克多。

  玫瑰骑士说,我开启了侦测魔法,发现罐子上有隐藏的魔法符文,只有我回去研究过后再说。可惜你已经解决这东西,我没办法读取灵魂被海拉收走的生命的记忆,除非骨那样的死灵法师。

  正在这时,洛恩忽然发现,变色魔蜥的屁股,靠近尾巴的地方,有一小块魔法符文刻印的图案:“你们快看!这里竟然有‘无限轮的荆棘环’图案!”

  凯鲁克亚差点吓掉手里的贵重物证,维克多立刻用自己正在全程见证录像的道具录下了洛恩的新发现:“这么巧吗?地渊女神的幸运庇护太厉害了!”

  其他人并不明白,发现了这个标记到底意味着什么。

  眼见玫瑰骑士此刻的眉间皱的可以夹死一只昆虫,罗诺威城的警备官长连忙紧张地询问这个徽记怎么了,是值得记录的线索吗。

  “你如实记载就行了,整个笔录我要复印一份,劳烦你和笔录员签字盖章,我要带回圣都。”

  “啊……”一时间,从长官到下属都面露难色,似乎在说,求长官高抬贵手,您能不能不要再为难罗诺威城了,城主心情不好,我们日子也难过啊……万一我们被解雇了怎么办。

  “关于这个徽记,不管你们的事,这个也不关城主的事,我这么说总可以了吧。”维克多充满魄力地说到。眼中的威严感压得对方有点喘不过气,连忙承应,拒绝的后果他们担不起。

  “我们有事要回圣都,诸位就此别过。”

  临走前,出于布丁仓鼠小队的请求,他们以便宜的价格卖了少许素材给需要的冒险者。对方带着崇敬目光,诚恳道谢后欢喜地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