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破碎甲壳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55 2019.03.31 22:05

  地下室的通道传来足音,是她,她又来了。

  这次,除了蜂蜜的香气,还有生肉的气味。在故乡的时候,凯鲁克亚喜欢捕捉一些鸟类、鹿、羚羊之类的动物,所以,当肉食的味道被分辨出来的时候,它顿时觉得自己在食物面前简直快要缴械投降……饿了很久再闻到这些东西真的是一种折磨,磨掉所有的棱角与傲慢,先前所坚持的尊严到底又算什么。

  艾莉娅依旧毫不温柔地执行类似于灌药的举动,弟弟不听话感冒不吃药也是被她这么医好的,那位在自己家休养过的贵客也不例外。

  只有带来的肉食被切成片放在银质的盘子里,摆在对方只要稍微挪动就能够到的地方,固体的食物她没有进行强迫进食,仅仅是试探对方的恢复程度,口味以及意愿。“肉类我放在这里了,山羊的肉,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有糟糕的添加剂。如果因为自尊之类的关系需要我回避的话那我就走开,总之我希望在肉类没有变质之前,你不要浪费了它。”

  “为什么……你们……希望我……活着……”

  “说过了,好奇心。以及,既然捡你回来的人希望你活着,我就会执行他的意愿。事实上,你还挺值钱,据说狮皇宫下达给法师公会的有效情报悬赏令是从十万第纳尔金币起跳的,足够我家珠宝店一个月的纯利润。”

  “……果然……”

  “果然什么,你还不明白吗,就算是交出一具尸体也有丰厚的收入。虽然活着的情报源会更值钱,但是,我家实在不稀罕那个数字。再者,很多人将为皇廷服务视作无上的荣耀,可我们没有必要跟着跪舔。”艾莉娅站起来,准备带着空掉的蜂蜜罐子离开,“洛恩和我对待任何捡回来的生物都是一个态度:你们只要像小猫小狗一样乖巧地活着就行了,我们不会擅自为了利益而卖掉不该是商品的东西。如果是康复之后自行离开,那另当别论。”

  随着地下室门被关上的声音,凯鲁克亚紧绷的神经总算松弛下来,陌生人类的最后一句话似乎是一句承诺的样子,只是自己不知道该不该勇敢地去抓住这根稻草。是赛希尔前辈的话,它会怎么抉择?

  想了许久,其实真正害怕的是因为自己轻易的信任和吐露而做出损害故国的行为。敕命的内容是前往维拉克鲁斯帝国,侦察对方是否有对凯希亚敌对的目的并策划了渗透、破坏和偷窃圣树树种的行为。本来这种艰巨的任务是要交给赛希尔、卡尔利兹这样成熟的前辈去做,但大女皇米柯艾夏出于赛希尔的职能考虑最终留它做了助手和参谋,暂时被派出来的只有自己、卡尔利兹·魂影和斯凯鲁·血痕,第三个被派到安雅兰馨去了,希望它酗酒上瘾的时候还会记得任务是怎么回事。也许陆续还会派出其它英杰,那就不在自己知晓的范围内了。

  出发之前,赛希尔前辈叮嘱过一切以任务和情报为优先,一些与本族律法、习惯、风俗等等不符和冲撞的地方,能忍则忍,不能忍也换个方式“巧妙”地解决掉,总之,一旦暴露,落到对方手里,后果不堪设想。思来想去,“巧妙”一词恐怕也只适合那位“心控大师”,自己已经没法设想今后会怎样了,除非挣脱这锁链,拿回自己的武器。

  接下来,难说自己会不会因为击伤击杀人类而被逐出这个国家,或者根本就死在这里,与藏匿的真相失之交臂。若是与人类做一点交易,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之后,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本年度猎人公会的排名赛落下了帷幕,前三名被安排好傻乎乎地站在高低不一的箱子上,端着奖杯接受众人的祝贺。排位依旧没有改变任何,好多人都议论纷纷说今年都采用福利彩票式寻宝计分制了,为什么命运还是固执得一成不变。

  颁奖仪式后,钢牙会长抽着闷烟请他们三个吃了烤肉。一边烤肉一边喝酒,一边也没放下手指间夹着的雪茄烟,唠叨着你们三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年约好的吗。三人纷纷摆手摇头态度坚定地反驳说这不可能,事前物品计分对应表我们又没有看过,选的东西也各有不同,会长你不能冤枉我们。

  当会长问到第三名今年又是第三名,感想如何时,第六年的第三名只好如实交代:姐姐答应的好包包又泡汤了。闻言,三人顿时哈哈大笑。

  每个人在赛会期间寻找到的东西——只要不是考官故意放置的——都一一还给了众人。霸王花的花蕊和雄鹿的某个器官据说有猎奇向买家感兴趣,洛恩也就让会长帮忙以一个合适的价格出掉了,他对价款没什么兴趣,都给会长算作了劳务费,会长觉得稍微不好意思也就用了一部分来请他们三个搓一顿。只有琥珀这个他执意留下,想了想这小子家是珠宝商人,会长也就没有再劝他转手卖掉。

  只有洛恩自己知道,这玩意是从那个异族身上的铠甲里抠出来,“借用”一下的,必须物归原主才行。

  洛恩依旧在表面上做出沉稳的姿态,穿梭于小镇的商铺里买了一些土特产,将它们装好之后,跨上迅猛龙的鞍鞯,催动饱餐过后的“盖饭”载着主人一路小跑就开始了回程,没人看得出来第三名心里还想着别的什么,只是看着他的背影继续议论家里有个管教甚严的姐姐果然就有一个乖巧听话的弟弟云云。

  “这么年轻这么好的孩子,比赛完了就回家啦。换做是别的人,拿到这样的成绩,早就用奖金跑出去挥霍了,还有大把的人倒贴过来。”

  “好歹是塔尔·维拉城有名珠宝商的养子,家教看来是不错的。”

  “珠宝商家族历来不缺家用,这小子还来当猎人这种吃苦职业,真是让人猜不透。他的姐姐也是开着茶餐厅自负盈亏,追求者排成三条街也不谈婚论嫁。”

  “养子嘛……人家父母都没担心你担心啥,难道是自己没机会钓到珠宝商家族继承人而心怀嫉妒?”

  “诚心说,我真‘高攀’不起,就算天上掉馅饼让我高攀起了,日子也不见得好过。”

  “为什么?”

  “你不知道吗,这小子的姐姐,可是个有点故事的人哪。”

  酒馆里的人们听到这个口气,纷纷聚到了准备要讲故事的人桌边,还有人给他端来一盘油炸花生,一小壶酒。看着听众们如此热情,酒客享受着被包围和瞩目的感觉,磕了一颗花生,抿了一小口朗姆酒,开始娓娓道来:“你们知道,六年前,塔尔·维拉闯进了一波小有名气的通缉犯吗?他们闯进了红榴家想要洗劫一通,然后……一个都没跑掉。”

  洛恩在路上只做过三、四次短暂的停歇,给自己的迅猛龙饮水和食肉的空隙,此外都是在告诉“盖饭”尽快赶路。胸口的衣服里,从脖子上挂下的小袋子里装着那颗琥珀,琥珀一阵一阵地散发着奇怪的波动,却让洛恩的心跳更加忐忑——它是要告诉自己什么吗?

  不会是家里——

  琥珀的主人命在旦夕?!

  喂喂,不要死那么快啊,至少等我将这块借用的琥珀物归原主……

  在迅猛龙的记忆中,它从没见过主人这么着急地催促自己赶路过。

  尽管如此,它也只能提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狂奔在回去塔尔·维拉的路上。

  又是半夜了,茶餐厅的玻璃门虽然已经挂上打烊的标志,但是里面仍然点亮了一盏提灯,艾莉娅裹着厚厚的大衣和毯子,依靠在躺椅里,算计好时间,等待着弟弟的归来。虽然有仆人劝说女主人大可不必如此,由自己来坚守等着少爷归来就行,但是固执的艾莉娅坚持亲力亲为,温和地反过来将大宅的仆人劝去休息了。每等一会,就要站起来去餐厅的小厨房里看看炉子上的水壶,确保洛恩回来之后最起码能喝上一杯热茶,毕竟这还是二月,夜路走着挺冷。

  如她所料,刚刚从厨房走出,就听见外面的玻璃门响起了熟悉的敲击声,人影的轮廓和迅猛龙粗重的呼吸声也是,一下子就能辨认出来。她赶紧箭步上前打开了大门。

  “洛恩,欢迎回来!”将毛毯放到一边,艾莉娅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而弟弟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原因跟性别无关,而是因为没有能够达成姐姐的期望:“嗯……我回来了。抱歉,没有拿到第一名。”猎人连那个第三名的奖杯都攥在手里了,随时准备坦白从宽。

  “……又是第三?”姐姐大人惊疑地问到,这个答案尽管已经习惯了好几年,可是……

  “……嗯。”小如蚊蝇的声音,即使第三名也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可是在姐姐面前,洛恩觉得好几年都没有给她惊喜的感觉,实在是心中有愧。太久的第三名还会让姐姐跟着自己一起备受议论。

  艾莉娅放开了他,面色纠结,最后拍了拍弟弟的头:“可怜孩子,你到底是被什么诅咒了,要不要改天去先祖大人的神庙里拜一拜争取转个运。”

  “如果你有相关的安排,那就随你。”洛恩总算喘了口气,急切地问到,“对了,‘它’怎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