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冒险故事时间3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04 2019.05.05 21:42

  没有谁比虫族更了解类虫生物的特征。

  圣树凯希亚颁下久远的律法,禁止轻易在它诞生的这个星球燃起战乱,但族群不可能一直固守在埃弗拉大陆上闭门造车,停止进化。于是利用伟大的魔法开启了通往异次元的传送门,让埃弗拉大陆的居民们不用越过海洋就能够得到更多的见闻和历练。在血与火的历练中活下来的、有所成就的族中精英将得到奖励和晋升。凯鲁克亚·啸风就是其中一员,它去过满是蜘蛛和蛛网的坑洞与深渊里体验挣扎求生,也在塞满了大型钻地蚯蚓的石林中为研究者做勇敢的护卫,并不断磨砺自己判断对手实力的预感,在错误中一次次得到丰富的经验和可喜的成长。

  这种高脚水晶蜘蛛正好也在它的阅历范围内,它们吐出的蛛丝能够很快凝结,有时是富有弹性的网,有时是坚如水晶的栅栏和尖刺,更甚之时是剧毒的裹尸布……首先不要被困住,其次要有队友可以及时破坏那些障碍,就可以保证灵活移动,脚边没有扎你和绊你的突起,那么,移动就算好办。如果还有谁可以砍下它的步足,那便能大大阻碍蜘蛛的攻击和移动。如果是它,它肯定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击倒高脚水晶蜘蛛——因为实力足够做到。

  “那蜥蜴领主呢?”

  死灵法师面无表情地吐出以下字句,毫无波动的情绪体现了他对这个魔物没什么兴趣可言:“说是蜥蜴领主,其实既懒又胖,在洞穴里统治着下仆睡大觉,吃着送到嘴边的食物。唯一厉害的是从眼睛里不断射出石化光线。我们在发现它的时候没有擅自闯进去,而是让水元素进去侦察它的技能。随后,辛达为我们每个人释放了浮游冰晶防护魔法,不断反射它从眼睛里射出的光线,逐渐石化它自己的身体,等到最后完全是轻而易举。”

  “不要说的这么轻松,骨。蜥蜴领主的石化光线还是很厉害的,一般的冰霜法师可做不到辛达那么完美的防御法术,这头大怪物完全是我们反制它自己的法术,再用时间一点点磨死它的。如果我没记错,你四次使用死灵法术的即死类术式都失败了。”

  牧师小姐尖锐地批驳让死灵法师低落地垂下了头:“娜塔亚你说的对,我很惭愧。大概回去会被姑妈痛骂一顿。”

  “说起来,”蓝龙似乎是觉得仅有己方在大吹胜利,而洛恩的小队则对自己的丰收毫不在意的样子,难道是一种谦让吗?“你们也很厉害啊,为什么不说说看,经历了怎样的大冒险?”

  这个,该怎么说……好像一点也不算大冒险……因为根本没有什么可以称为惊险的战斗过程。一路上的食晶岩虫都被凯鲁克亚轻松搞定,大家连中等程度的伤害都很少挨到,慕纳女士一路上来回切换了三次职业专精,到最后她终于发现可能自己使用元素萨满更能保证作战效率,而队友们想扑街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三个人的眼神在长桌两段来回梭巡了一会之后,一直埋头吃饭的战士终于说了一句公道但不完全符合实际的话:“都是萨满女士的功劳。”

  慕纳女士一时没反应过来为什么洛恩的战士朋友会这么说,一路上之所以能够这么轻松地应付食晶岩虫和水晶蜣螂,不正是因为它的活跃?过了几秒,她才觉得,可能是这位战士自谦的说法,而且法师们的队伍目击的场面,正好是自己在对史莱姆释放“雷霆女王的审判庭”这一幕。“呃,谢谢你的称赞。”

  这样一来,骨和辛达他们自然将目光的焦点投向了塔尔·维拉实力数一数二的萨满身上,似乎觉得慕纳女士会做到这样的功绩乃是理所当然,毕竟是获得了永久居留权,还获得国王和枢机卿赞誉的外来者,乃是外来者之中,典范的典范。

  在维拉克鲁斯,外来者加入公会作为成员,晋升到公会第五阶后,不但有已经获得的永久居留权,还可以获得由国家奖励的房屋。慕纳女士则申请了一座海底餐厅,作为自己的居所和营业地。

  小镇上的旅店,因为平时客人少,房间就十来间,除了女士们住的单间之外,男士们就得想办法拼凑二人规格的标间,维克多本希望和洛恩住一间的,但是凯鲁克亚不想和不太熟的人住一间,以及维罗塔私下对玫瑰骑士说和那位高手住一间大概压力山大以及气氛会死,于是维克多放弃了他自己的想法,迁就了在战士公会的朋友。

  晚上九点——

  慕纳女士的房门响起了敲门声,温柔而有礼貌的那种,萨满询问门外是谁,得到的是一个略耳熟的女声。她说她是今日有幸得到搭救的人类牧师,温莉,希望当面向萨满女士道谢。

  慕纳女士迟疑了一会,出于礼貌,她起身去开门。

  门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的确是那个女人……和她萤绿色的瞳孔。

  来不及看清她微笑的具体含义,下一秒,一把匕首就朝萨满未着锁甲的腹部捅去。

  然而,行刺者的刺杀却并未得逞。

  她的匕首甚至未能刺破对方的长衫睡衣。早有防备的冰霜护甲上,冰柱迅速沿着匕首和她的手攀附而去,甚至没有给她松手和退却的机会。

  牛头萨满咧嘴一笑,随即,某个幻象从她的身上犹如剥离的冰片般迅速消退。

  留下来的,是蓝龙法师高大的个头和它俯视拙劣刺杀者的蔑视之笑。

  它用大得惊人的力气将人类牧师扼住脖子推到走廊的墙壁上,接着用冰结缚锁桎梏了她的行动:“想用这种小花样的匕首来捅我?别说你能穿过冰霜护甲防御,蓝龙的鳞片也不是吃素的,白痴。我们可是高阶法师,你那点下三滥的套路对我们会有效吗?肮脏的史莱姆?”

  被看穿的史莱姆的残余意识,操控着人类牧师,发出“可恶”“去死”之类的恼怒嚎叫,却连扭动身躯这种最基本的挣扎都做不到,脖子以下几乎都被封在了冰里。

  “你们怎么会发现的!?”人类牧师原本美丽可人的脸蛋,现在被扭曲成恶妇的模样,厉声质问为什么对方会早有准备。

  辛达看了一眼穿着睡衣出门来瞧热闹的军需官哈维,又轻蔑地对魔物说:“感谢军需官的提醒,以及,我们认为你肯定会第一个去找仇恨值最高的慕纳女士。居然一点都不让人意外,难道是所谓教科书式的笨蛋吗?这点智商是如何活了几百年还没被冒险者们灭掉的?”

  “如果你安安静静地潜伏在牧师的身体里,还可以多活几天,看看矿山外面的世界。可惜,这样的行为已经为你苟活的生命画下了终点的句号。死灵魔法-终局·魂灵溃散!”死灵法师的右手掌心浮现了黑色的爆炸图案,图案中紫色的幽焰忙扩散到整个手掌,狠狠地扣住了人类牧师的面部,目标咿咿呜呜了几声,混合着听不清的囫囵咒骂,直到一团萤绿色的光芒在紫色的爪形幽焰中溃散消失。

  骨松开手,人类牧师的双目安然地闭上,像是睡着了,辛达这才把她从走廊的墙壁上放下来,送回房间休息。从刚才听到响声就出来围观的军需官,拍着巴掌称赞高阶法师们痛快地处置了晚间的突发事件:“感谢你们,大家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到刚才为止一直待在娜塔亚·桃金房间的慕纳女士也算是松了口气:“虽然我自己也能对付,可是我也许会失手把人给电坏了,那多不好。感谢你愿意为我冒这个险,蓝龙法师先生。”

  “不用道谢,能为您这样的女士效劳是我们的荣幸。”蓝龙法师开朗地笑笑说助人为乐是我的龙生宗旨,只可惜骨对牧师小姐使用的法术因为属性克制关系,可能会对她本身造成一小段时间内的轻微意识伤害,愿护佑她的圣光能怜悯这样不幸的遭遇吧。

  “看来,刚刚到第三会阶的冒险者们,来尝试此时的罗诺威矿山还是太勉强了点,就算能活着深入地下一层,活着从那里出来,也不能代表他们的实力足够值得托付解决今次的事件。”军需官哈维烦恼地揪着自己的头发,他一点也不想照顾这些麻烦的问题冒险者,“我明天还是联络卫队,派人来将他们接走最好。”

  “那就劳烦哈维阁下了,一想到和有问题的冒险者同住一个旅店,就算从实力而言碾压,也会觉得心中不宁。”

  “另外我想给你们一个建议,地下二层起,最好你们两个小队一起行动,别问为什么,没有阴谋,没有预知,一切只是我的直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