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异族研习4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268 2019.04.07 18:47

  维拉克鲁斯的猎人公会在塔尔·维拉设有分会,位于城市的西南角,翠星石大道上。微妙的是,德鲁伊公会的分会也在同一条道上,两方的人马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总是有那么点尴尬。所幸每年的各种合作项目有效缓解了立场有别的两个公会人马的分歧,相熟的人在路上遇到还是会彼此打个招呼请顿饭,基本没有发生因为理念不合而大打出手的事情。

  在这个国家,看一个公会是否兴盛往往可以看各地分会的建筑和人潮。塔尔·维拉的猎人分会豪气地占了一整栋五层的小楼,长度有临街的十个门面那么长。楼的后面还有一个小院子,专门供猎人们临时寄放他们的动物伙伴。分会的一楼是分会大厅,人来人往的地方,发布任务和结算任务,也有供会员休息的小酒吧,购买专用配件的小商店,动物诊所等;二楼是供会员在此作三天以内短暂住宿的优惠价旅馆,房间经常还要抢先预定;三楼就是资料室,存放在塔尔·维拉分会注册的所有会员的档案以及其他分会资料和书籍;四楼是分会管理人员的办公和宿舍;五楼是猎人们收集来的各种珍奇物品,并不只限于动物,一般只在节日对外开放。据说,这栋楼是三十年前,一位塔尔·维拉的富翁为他的好友、前代的猎人分会会长所赠送的,之后就成为了分会的固定办公地点。

  自从全国猎人公会排名赛结束以来,洛恩就不是那么好意思每天都到这里来逛,因为他面对的既有荣光,也有人们对他止步不前的指责。分会将他的第三名的奖杯借来陈列在大厅,意思似乎是在说,好歹我们分会的人在全国也能有这样的名次。围观的猎人们时常望着那奖杯议论纷纷,说什么时候才能将沙都-索拉尔与卢克蕾琪娅城手上的奖杯夺过来呢?

  这一次也不例外,洛恩听到如此的议论,脸色不免一沉,有些时候,运气这个问题是不受控制的,他绝对相信钢牙会长已经绞尽脑汁在成绩计算方式这方面下过了功夫。这些同行说起话来也很直爽,他们毫不避讳地高嚷着,第三名来啦,你明年能拿个第二名我们大家凑钱请你吃顿好,就连分会的管理人员也开玩笑说,洛恩你明年能进一个名次,我们就联名申请塔尔·维拉城给你举办一个庆功大会。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看淡的东西会被别人如此重视,真要说还在乎名次这个玩意的话,也是为了让姐姐高兴而已。

  这种半是认真半是戏谑的说法让当事人心中有窝火但又发不出来,这些人打蛇打七寸的手法用在同行身上还真是……难怪有人说,同行是冤家。而这些人的襟怀,兴许还比不上这五年以来他的两位宿敌。

  “洛恩,我们走。”将他从第三名的嘲弄中解救出来的,竟然是身边这个不苟言笑的异族。一瞬间,这句话就好像是褐色的泥土在面前筑起了高墙,原本扑面而来的灰尘被挡在了另一边。

  “……哎?”

  “你说过,带我去看,武器的附魔品。”其实它已经说过了不需要。

  “噢?哦,对了……抱歉,失陪了大家,我还要带朋友去买东西,只是路过这里的。”勉强跟大家打过招呼,就顺着凯鲁克亚的话,跟他一起走出了分会大厅的门口。这个时候,大厅里的那些人才猛然记起,第三名身边跟着那么显眼的人,彼此居然都忘了问,莫非是他带出来的新手?

  走到那个附魔店铺,凯鲁克亚也只是进去走马观花地看了一圈,并示意向导问了几个简单的附魔物品的效果和价钱之后就出来了。洛恩也明白它并不是真的感兴趣,也不需要,凯希亚皇国给英杰阶级配置的东西自然会比塔尔·维拉的好上很多,特地来这里逛上一圈也只是为了给身后某些不知名的“尾巴”留下说过的话是真实的这么一个印象。

  “刚才真是谢谢了。”

  “不用。”

  “本来还想跟你介绍一下公会分会的运作。”刚才第一次听到异族呼唤自己的名字,半晌都没反应过来。往好里想是对方总算对自己有了最初的认同,通常的情况只可能是对方为了让自己早点脱身的权宜之计,不论怎样都要感谢它了。

  又沉默地走了几分钟,英杰才问出自己有点憋不住的问题:

  “你为什么不反驳那些人?明明自己不努力,倚仗你的功绩,沾着你的荣光,却又对你要求苛刻。”

  “只是因为我做到了他们没有做到的事情,而多数人认为是我的运气,或者在于我的推荐人是总会会长。幸好我只是第三名,第一名和第二名面对的压力比我更大。其实他们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恶意,毕竟我的荣光也是整个塔尔·维拉的荣光,大家只是因为能如此靠近这样的荣光,所以才希望更进一步。追求那样的光芒没有什么不好。”

  “你以为你就能一直带给他们荣光?当有一天你失去它的时候,那些人抛弃你的速度比风都快。”

  “无所谓,我不会损失什么,损失的只是他们而已。我为自己而活,为姐姐而活,他们只是我人生中顺带的一些事项。对了,说到这个话题,你呢?”

  凯鲁克亚琢磨了一会,才理解洛恩想问的重点在于生存的意义:

  “为了我族信仰的圣树尊上,与我一直誓死效忠的议会。”

  “原来如此。诚然,有目的的生存是我们在一生中活跃下去的动力。”

  “你的好奇心呢,为什么不继续追问了?”明明在地下室的黑暗里,想问的问题一大串吧。

  猎人得意的向它微笑,全身全心悠闲的模样也在无声地说明着:“不着急。因为我预感,若穷追不舍的话,你反而会不愿多说。等你哪天觉得可以对我诉说一切的时候,我们再坐下来谈也不迟。我是猎人,对于蹲守着等待猎物出现这种事,可是很有耐心的。”

  英杰从来没有如此微妙的感觉——自己被一个麻烦的猎人盯上了。

  这跟在训练中被赛希尔前辈用箭矢瞄准时的体验,完全不一样。

  那一天又会是哪一天呢?

  前夜,猎人便收拾好了行囊,因为这次他们要离开塔尔·维拉,去往另一座有诸多公会分会存在的、维拉克鲁斯的重要城市之一,沙都-索拉尔。也就是连续五年国内猎人公会排名赛第一位的戈迪亚·沙棘的故乡。

  若在以前,从塔尔·维拉前往沙都·索拉尔,就算乘坐当时最快的双足飞龙也需要花五天左右,走陆路更别提,起码要十几天甚至更多,艰苦一点还需要穿越一小片沙漠才能到达处于绿洲地带的都市,条件比较艰苦,旅者的路途更是辛劳不已。自从加西亚陛下登基之后,身为首席宰辅的雷诺·普拉菲尔阁下便下令特许在王国重要城市之间建立公用型传送门,便于城市之间的便捷互通。其实,传送门魔法尽管已经被发明出来了很久,但始终被高阶魔法师及其门派所垄断,以及维持长期大量传送门,其能源消耗也略为可观,因此这项技术无法得到非常广泛的应用。普拉菲尔阁下的神秘改良让传送门的消耗减半,有了长期维持的条件,考虑到很多社会因素,传送门在公用方面也仅限于国内的重要城市之间互传,其中有人口流动秩序的考虑在里面。就算是这样,民众的交通出行也得到了很大改善,至少从王国的东边走到西边,北边走到南边,不用再动辄花费两月以上,节约了非常多的时间,从大城市再使用飞龙等快捷坐骑或者定期航线的飞空艇,基本能够覆盖周边范围,完成交通网络。

  现在,从塔尔·维拉有了直达帝国西大门——沙都·索拉尔的传送门,所以长途跋涉是免去了,简装的行李不可避免,因为并不是当天去就能当天完事回来。这次去索拉尔,自己的事情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主要还是为了带着凯鲁克亚去各地分会张贴他们的悬赏告示。

  是的,他们选择了一个非常“直球”的方法作为试探。

  告示中悬赏的物品是一颗硕大的树种,硕大到任何人看到它都不会说自己没看见,隐去了树种的来源。

  如有见过的人,提供有效信息者奖赏价值十万第纳尔的珠宝或者同等值的订制服务,也可以选择现金;带领悬赏人找到树种的,奖赏二十万第纳尔的金币等值的高级琥珀一块,以及终身享用红榴家族珠宝商事贵宾服务。

  这样做,一方面是试探是否有知情者愿意楼面,另一方面则是大张旗鼓将自己树成“失主”、“树种的知情者”标靶,尝试引诱盗窃者“出洞”。从理论上,这主意不坏,但基本是将希望寄托于别人,期望别人被物质引诱,或者浮躁心虚,只有笨蛋才会上当,才会出卖同谋者,才会稀罕这点钱。

  假如他们知道那树种的真正价值。

  可是,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不去尝试就真的没有机会,毫无头绪。

  塔尔·维拉的告示在各个公会贴出去之后,虽然很多人都表示愿意热心以及为了赏金帮洛恩打听下落,可是他们也觉得这树种如此巨大如此奇葩是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的话一定很惹眼。尤其是德鲁伊公会表示非常感兴趣,他们在讨论找到之后是否先研究研究。总之,塔尔·维拉城的告示贴出去两三天,暂时是没有消息。洛恩和凯鲁克亚商量了一下,决定前往其他城市再探,再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