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破碎甲壳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771 2019.03.29 20:12

  大宅的少爷将仓库的门轻轻关好,忍不住啧了一声。

  耐心他从不缺少,这是猎人的必备素质,就算被人认为是慢性子也无所谓,他始终相信熊猫人谚语中“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从将这个异族的陌生人搬回来已经过去了三天,无论自己问它什么,它也不会回答,带去的肉食与水、蜂蜜也没有动过,意志坚定得仿佛就在等待死亡将自己带走。

  洛恩一直用德鲁伊的“滋养”法术维持着对方的生命体征,纵使在爆炸中勉强活下来,在死亡边缘徘徊,可是这样下去——“再有一天,如果它仍然坚持不进食的话,恐怕我的法术也难以与黑暗女神海拉的权威抗争。而且,明天我就必须出发去组委会所在的镇上看榜了……”

  也不是不可以在它死后将其遗体交给官方,估计还能得一笔赏钱……艾莉娅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后悔了,金钱显然不能宽慰施救者,洛恩的神色仍然凝重,她有些明白,既然是捡回来的生灵,弟弟就不希望它死掉。哎,有智慧的生物在某些时候特别顽固,令人头疼。

  “没事,洛恩,放心地去看榜吧,家里有我。”

  “……拿不到第一名也没有关系吗?”

  “你顶多没有好的包包而已,又不是拿不到第一名就不会回来见我。”

  周四的茶餐厅照例忙碌,客人们络绎不绝,洛恩也必须帮助艾莉娅看店,像所有大宅的仆从一样,默默地收拾餐具,擦拭大理石桌,并把餐具送到厨房由专人打理。洛恩与大宅里的人相处得也很好,哪家需要一点野味和野果,他都会乐于帮忙,仆人们都说他一点都没有少爷的架子,大抵是因为猎人这个职业本身就挺接地气。于是对餐厅不熟的客人都难免会惊讶,大宅里的少爷竟然会做仆役的差事。

  “哟,洛恩,好久不见~~”当他在一边擦拭桌子一边忧愁着地下室那个的固执家伙生机几何的事情,餐厅玻璃墙外有人不轻不重地敲着,似乎是要吸引他的注意。他抬头一看,不禁微笑,对方当然也是他在本城的朋友,好一阵子没见了。

  进来餐厅的一行两人,洛恩最熟悉的是方才开朗地打过招呼的那位青年俊才。辛达·蓝鳞,头发与瞳孔都是雪山晴天时映衬白雪的碧空之色,从其名字似乎能够窥见些许端倪,是的,这家伙的本体是一头年轻的蓝龙,几年前从北方的冰雪之国来到维拉克鲁斯进行奥术魔法的深造(它们更擅长冰霜系),据说还是王族的一员。洛恩第一次遇到它,是在一家人在圣都休假闲逛的时候,某家餐厅里,这家伙傻乎乎地吃饭忘了带钱,还是自己好心给他付的。

  另外一位他知晓名讳,但从私交意味上并不是非常熟,时不时还是会在城里的街道上碰面,是蓝龙的朋友和研究搭档,在塔尔·维拉城法师公会和辛达同样拿了高阶法师执照的年轻法师,不知道是腼腆还是自我节制的结果,总的来说他给人一种有些拘束和神秘的感觉,如同他常年身着的紫色死灵法师袍服。

  他的名字,记得是骨骨·灵语者,因为有重音的缘故,听起来略可爱,大多数人还是喜欢单称为“骨”。骨的家族,世代为法师之中的通灵者,死灵法师在维拉克鲁斯是很稀有的,因为他们的研究受到法律很大的约束,历史上死灵法师在兴盛时期曾经大量控制过死者的灵魂并进行过黑暗的血肉与灵魂研究,并造成了严重的社会恐慌,不单是维拉克鲁斯,其他国家也纷纷镇压了他们的存在。被捕的法师依据罪行予以了处刑,罪轻的人得以存留下来,要么转行,要么就是与国家签署了保证书,遵守专有法律,进行一些合理的研究。死灵法师现在的工作依旧是与灵魂进行沟通,与牧师合作安抚灵魂,传达死者意愿与寄语,配合办案机构追查一些奇怪的死亡案件,等等。

  小蓝龙以人类拟态对端来的水果圣代大快朵颐,尤其喜欢冷食,在气候尚未走出冬季仍然热衷吃这个的大概只有极北之地的子民:“我可想念这里的甜点了~~”

  “辛达,到底发生了什么,”觉得他俩来的正好,早就停止了干活,拉过椅子陪同客人的洛恩瞥了一眼店外,赶紧询问到,“最近两天,街道上的法师就变得比平时略多,没见过的生面孔不少,我觉得不像是你们公会放春假了。”法师公会的春假一般在三月和四月,这才二月。

  “不愧是猎人,好眼光。”辛达对他挤了挤眼睛,“其实是发生了点什么,自然要从其他地方抽人来。”

  “辛达。”骨低声唤了它的名字,眼神好像在暗示不要说太多。“公会密令。”

  “没事的,骨。洛恩是个口风很严、品行又好的朋友。我会小声一点的。”

  “好吧,随你。”

  在猎人承诺不到处乱说之后,辛达这才开始逐步引出公会密令的内容:“洛恩,我听说前几天你去参加了在塔尔·维拉西边森林里的猎人公会排名赛对不对?”

  “没错,我第三个交了比赛要求的东西,提前走人,给姐姐带鹿腿肉回来,明天还要去那里附近的镇子上看榜。在我不在的时候,比赛发生了什么事?”

  “嗯,3天前还是4天,具体我就记不清了,应该是个雷雨很大的夜晚吧,森林里的一座魔晶塔给毁了,惊动皇宫。”

  “因为落雷闪电导致的吗?”

  “要是打雷也许就没我们太大的事了……那座塔的设计里应该有防雷避雷的部分,积蓄能量的魔晶,首席枢机卿怎么可能忘记给潜在炸弹加防护措施。接到密令之后,总会副会长米多利阁下带着我们去勘察现场,现场那个惨我就甭提了……皇家手笔,那简直都是钱的残渣。关键是,前辈们都同意一个看法,那就是有什么巨大的能量冲击或者攻击了防御塔,双方的彼此冲突最后造成了魔晶爆炸和塔的崩坏。”

  “然后呢?”

  辛达垂头丧气地说:“所有接到密令赶赴那里的同行们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被炸死的小动物的尸体和昆虫翅膀残片拿来能干什么?做标本都没人要。考虑到魔晶塔的特性是检索不在备案记录中的高级、类人生物,若有来路不明的入侵者万一也在爆炸中被灰飞烟灭,我带着骨在现场寻找可能残留的灵魂,骨很努力也只是收集到一些动物的魂罢了,它们没法提供任何有效的信息,甚至没有目击就被炸飞。”

  “因此就这么无功而返?”那东西可以算是积蓄能量的炸弹,若是这么想,炸死不知名的外来入侵生物,大概也是这个防御措施死得其所的功能之一,猎人如是想到。重要的是,他们调查到了些什么,会不会跟着牵连到自己家。

  骨在一旁点点头:“只能如此,暂时来说,谁都拿不到密令上的奖赏。但愿不会被陛下责怪……”

  “呜哦!是首席枢机卿阁下的悬赏啊!这么光荣的事等于是给国王陛下当差,连我这个外来人都好向往!”外来者们都懂,讨好了首席枢机卿阁下,名声就等于传到了国王耳朵里,有被接见的概率,荣华富贵也许就接踵而来。

  “密令只下给你们法师公会,已经排除了很多竞争者,还有什么不满么?”

  “你看着十万甚至可能二十万第纳尔的金币在你身边晃悠,你不觉得想要抓住它吗?”

  “抱歉,我并不是一个对金钱特别感冒的猎人。”

  这种是金钱如粪土的淡定……如果不是熟人的话,简直扑过去掐死的心都有:“那当然!不说生在土豪家也长在土豪家!对钱怎么会有出息!为了购买研究材料,就算是已经拿到高阶法师执照的我也很容易月光的!有时候只能找研究材料开销不那么大的骨借点钱啦。”

  “饿了的话我自然会去打猎。”就算不依靠艾莉娅,自己也能坚强地活下去。

  “………………”蓝龙的法师不知该怎么反驳,只好捂脸。同伴安静地摸了摸它的头,骨很懂它,虽然身为龙类,可用龙形去捕猎的时候还被猎人当野味给射中过尾巴,那次屁股上插着箭狼狈地回来,让不苟言笑的他都笑了足足半夜。

  辛达一连吃了三大杯圣代才拍拍肚子表示满足,骨的食量不多,一块巴掌大的香煎猪排、一块巧克力慕斯蛋糕和一杯蓝莓汁就很合适,比起同伴,他的吃相简直安静得快发不出声音,一看就是家教特别好的那种,他的姑母大人是国内死灵法师体系中当仁不让的头号大佬。

  之后,洛恩又陪他们在城里走了半圈消化消化,其间偶然问到死灵法师,生物在濒死时的感觉会是什么?

  骨的眼睛是很漂亮的紫水晶的颜色,时常给人深邃悠远的感觉,他眨了一下眼睑,缓缓地说:“如果是正常死亡,首先意识开始轻飘、离散,分辨不出生死的界限,然后慢慢失去对现实温度的感受,继而灵魂从身体上逐渐剥离,最后被命中注定的彼岸之神使者引走。”

  “在这种情况的中途,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人解除状态?”

  “除了很强力的刺激,那就得是很强力的恢复法术。但究其本质,‘复活’现象,一般而言是将人在及时从‘暂时死亡’的微妙节点及时上拉回来;死透了的人,除非肉身还在,黑暗女神海拉从她的国度放回灵魂,并展现神恩,否则……”

  辛达抢过话茬:“总之就是能别死透就别死透,当然最好别死,除了生理上的消亡原因,保证灵魂没有死去的意愿那是最好。”

  “也就是说……赋予人们‘生存的意志’,对吧?”

  “没错~~~~~”

  听完朋友们的谏言,猎人的心中涌起一股浓烈的情绪,回到大宅,又去了一趟地下室。

  异族的身体仍然有被强烈能量爆炸时所灼伤的痕迹,甚至有的地方连坚硬的甲壳都脆化,稍微一用力就会碎成片剥落下来,几天以来都维持着同样侧躺的姿势(生理构造决定了没法仰躺),不敢轻易去动它。如果它肯向自己的生理情况屈服一下,尝试着吃一点东西的话,相信慢慢都会好起来。

  “为什么要压抑自己‘生存的意志’?尊严与秘密是你生命的全部吗?”

  异族没有回答它,甚至连触须都没有动弹一下,洛恩十分忐忑,这可能已经是在骨所说的“生死边缘徘徊”了:“真是的,没有被杀死,却被饿死了,说出去这可多难听。”

  猎人们杀死被猎获的猎物时不需要有多少罪恶感,但他们不希望死去的生灵如果会在他们眼前死去,也一样会难过。在面对生命时的两种对立态度,真是矛盾而又鲜明。

  “究竟要用什么才能打动你,明明活下来是多么简单的本能。”拒绝本能而期待死亡,那么即是说它持有了很多不能公开的秘密。“令人好奇的生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