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精灵骑士的看破1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367 2019.04.15 14:34

  说完,又回到了比武场的中央。

  “你的心理战术不错,”维克多重新整理自己的战斗状态,心中已有今天无法洗刷耻辱的准备,却在犹豫着要不要动真格,第一回合里面对对方的气势压制,有那么一瞬间他应激过头,成功地通过技能击碎了对方的风镜,令其负伤,可是,在看到那朱槿色的瞳孔后,那可谓瑰丽的色彩却令他后悔自己略下重手,“第一回合用削除护甲的方式让我注重用技能防御,而我的速度又跟不上你,真是困扰。”

  大家看了看穿着板甲的维克多与穿着皮甲就来踢馆的战士,哪边轻便哪边笨拙真是肉眼可见,而偏偏对方那看不见的神秘的武器似乎又十分锋利。

  凯鲁克亚完全没受伤那也是假的,圣光灌注过的武器加上圣骑士的技能,仍然破坏了用多层防护魔法浸染过的皮甲,有些仍然足以伤到甲壳的薄弱处,流出真实却颜色虚伪的血液,不过这些伤比起大战的时候算不了什么,大概相当于人类不小心被锋利武器割到的痛楚,对身经百战的战士来说足以忍受。再者,不知为什么,凯鲁克亚觉得对方除了第一招用出了狠劲,第二回合的正面拼砍力道就不是那么足够了,难道维克多还在保留实力?

  它有一种被对方轻视的不悦:“你在保留实力吗,玫瑰骑士阁下?”

  “并非,我只是在想,现在的我跟上你的速度可能会有点难,因为圣骑士并不是拼速度的职业,而你在速度上的优势足以让我很多的攻击落空,所以我一时半会还想不出来如何胜过你。”

  “如果你换上轻便的装备,状况会好一点吗?”

  “可能。但是我不打算再叫暂停,如果今天实在是输了,我也不会为此气馁。意识到世界上有比自己厉害的人,这应该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唯一不高兴的是,你夺走了玫瑰骑士的荣誉,我在想要怎样才能扳回一城,真苦恼。”

  凯鲁克亚从训练场的地上拿起自己的武器,维克多从武器插在地上的缝隙推断出那是剑刃,以及捕捉到了大概的长度。不过,英杰已经不会给他利用这信息的机会了。

  “第三回合用这样来认定吧,你能接下我的‘技能’,就算你赢。”

  不光是维克多,其他骑士们瞬间压力就大了。这大概说明之前这位战士都没有使用过他的武技,也没有动真格,实力压制真的到这个地步吗,还是说维克多也没有认真呢?在见识了第一回合后,玫瑰骑士没有理由不认真,这毕竟涉及到自身的安全和骑士团的荣耀啊。

  天色依旧晴朗多云,然而众人在耳边清晰地聆听到雷鸣电闪的噼啪声,纷纷四处张望,结果,在凯鲁克亚一柄武器上找到了闪烁的电火花,从两三束小闪电,变成更多的活跃闪电群。

  洛恩只在法师公会和萨满公会见过这样技能,它们要么是奥能魔法的一种表现形式要么是纯粹的元素之力,一位战士将这样的魔法或元素束缚在了自己的武器上?

  精通武器的战士持有这样的兵器并不算是奇怪,但一般是在与敌人近身格斗的时候作为武器的附加伤害效果存在,眼前的战士是完全将从武器上发散出的能量作为中距离的攻击伤害来达到目的,如果维克多直接用双手剑去格挡招架,只会被闪电沿着板甲蹿遍全身,圣光之力都只能为他减缓痛楚。

  骑士团里曾有人甚是心大,在和萨满朋友陪练的时候结果被电了一顿好,尽管圣光之力能够提升防御和忍耐度,但后遗症还是难免的,持续好几天身体都在间歇性痉挛,最后不得不让那位萨满朋友给包管医好了再来上班执勤。其他人看着都觉得同情不已,实在不想挨上几发闪电箭或者闪电链受苦。

  而面前这个可不是一条一条的间歇性需要读秒的招式,闪电几乎盘结成不太规则的剑刃的形状,还不时发生散射,围观的圣骑士们不得不又向后退了几米。空气中噼啪噼啪的小火花和电麻的感觉让围观人群觉得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在起鸡皮疙瘩。

  圣骑士们不得不用不太整齐的声音大嚷维克多你快开圣盾术,能扛多久是多久。

  维克多没有迟疑,连续开了圣盾术在内的两个减轻伤害的技能,并趁机发动连续的攻击,总算又回到了近身搏斗。

  突然,从天而降的圣光之锤法术砸在了全神贯注应对圣骑士的战士的脑袋上,令其晕眩了三秒,维克多趁势将他撞了出去,并打掉了他手上那柄闪烁着电火花的危险武器。依靠板甲在硬碰硬上的优势,这次玫瑰骑士没有放过制胜的机会,用剑柄在对方的胸口狠狠砸击,直至将其撞倒,压制在地,双手剑的剑刃就斜压在对方的喉咙上。

  圣骑士们为这样的策略和反击过程欢呼起来,一击致胜是最精彩的。

  傲慢者要为傲慢付出代价,这样的剧情永远喜闻乐见,只有洛恩对此一点也笑不出来,他万分不希望凯希亚英杰的战斗本能全部被激发出来,毕竟,怒气可是战士们能量的最好来源……专精武器的战士也不例外。

  别得意啊维克多,要坏事了……手里拿着朋友们寄托的物件,紧张得渗出了冷汗,接下来的局面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控制得住。就此收手不好吗,凯鲁克亚?

  “第三回合结束!”汉德尔教官大声宣布比试的结束,“优势当下立判!”

  “这样就该结束了……你认同吗?”圣骑士的板甲靴子踩在胸口的感觉不会有多好受,用阔刃的双手剑抵住咽喉更意味着优势压制的屈辱,可是维克多发现对手并未放弃手里的另一把剑刃。而且,那原本平板无波的表情终于凝聚起一个战士应有的愤怒了。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打败我了的吗,按照约定的内容,你要承受的‘技能’还没有完!”

  正当维克多心中警报大作时,一声咆哮的怒喝化为声波从正面将他完全推开,周围的观摩者们根本来不及捂上耳朵,就感觉一股刺耳的能量掠过身心。因为没戴头盔的缘故,大抵就算是被一个武僧当面一记重拳,险些就要鼻梁骨折,流出丢人的鼻血,他向后踉跄了几步勉强站稳,还没空腾出手来安抚自己有点受伤的小心脏和委屈的耳膜,而凯鲁克亚则从地上果断爬起来,向后跳跃了一大步,与圣骑士拉开距离,用双手握住了那柄单手剑,在空气中划出无痕的弧光。

  或许是直觉,维克多意识到这柄武器挥出无痕的攻击是什么原因了。

  “圣光啊,请赋予我猎豹的迅捷——”技能开启——圣光之速!

  维克多的周身开始发光,随着直觉左躲右闪,无形的攻击开始在训练场的沙地上划出明显的刻痕。

  就算保持一定的观演距离,众人也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强大风压,犹如一个萨满站在这里施放它的绝学一样——风剪好像是能打断法术的?圣骑士的法术除了一些治疗法术需要读条,其他的都是顺发,这么说,战士的风刃应该只是单纯的风刃。

  刻痕一道比一道深,训练场的地面犹如被犁地工具毫无章法地犁过一样,而维克多也不是躲开了所有的攻击,他不得不用阔剑的剑身来抵挡那些实在不能被闪过的攻击,只要挨中一下,最好都得掉层皮。正面抵挡的风刃将圣骑士一步步击退,所有的空气都在与它做对,除了风压构成的刀刃,数道龙卷风卷起训练场上的沙尘,顿时有遮天蔽日的的效果,组成一道不太能看透的风墙向他袭来。

  本来没戴头盔的维克多此时飞速从魔法锁定的子空间(相当于魔法便携口袋,卡斯泰尔家的后裔连口袋都不需要,每人有专属魔法储物空间)中取出自己的敷面式头盔,遮蔽迎面而来迷眼的风沙。

  武器自有的技能不同于一般战士自己肉体所使用的武技,无法被打断,即使眩晕对手也不一定能让风墙停下,那么,唯一不想被龙卷风丢脸地卷上天那么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

  瞅准那个风墙的间隙,穿过它!

  忍耐着训练场被卷起的沙尘,圣骑士瞅准了迎面而来的风墙的空隙,箭步一跃——

  他做到了!人群欢呼他的勇猛和果敢,毫不退缩的圣骑士的品质。

  然而,穿过那面墙,维克多感觉时光一下子变慢了,还是自己的直觉在发出更大的警报,所有人与他一起定睛一看,不知名的战士高高扬起的剑刃正当面落下。

  糟糕!维克多——!

  有种本能催促洛恩丢下手里的物件赶紧跑过去阻止这一击,但是他感受到的时光却鬼使神差地攫住了脚步,仿佛要将他束缚在这个悲剧的一景中。

  猎人洞悉了在这数十米的距离中,空气所发生的巨大变化——高压的空气是无形的斩刃,肉眼无可分辨,速度难以判断。

  千钧一发之际,维克多的口中念出一道短促的咒语。

  淡得几乎可以被忽略的蓝光在周身闪耀一瞬,他向左位移了三十厘米。

  有什么似乎可以致命的攻击与他擦身而过。

  是“闪现”,很明显的法师的技能,尽管对方看起来不希望闪得过于明显,但凯鲁克亚依旧能判断得出。

  沙土飞扬起来,待渐渐消散后,众人眼看着一道劈裂训练场的深痕在他们脚边不远的地方形成,最深的地方足够填下猎豹骑士团最高大的圣骑士,刻痕延伸之长,让教官不得不出手拉开一两个站着发呆没反应过来的笨蛋以免他们受伤或者掉进去。胆大的站在沟壑边上探头看看有多深,胆小的已经腿肚子发抖,思忖自己若正面迎击,会不会被劈裂成两半。

  瞥了一眼身旁的大沟,玫瑰骑士也难免有些心有余悸,他未敢放开手中的剑:“呼……是否继续,战士?”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