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奈芙兰德战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选手入场2

奈芙兰德战记 影月之霜殇 3192 2019.06.28 11:15

  阿尔卡纳侯爵摩挲着自己的绿松石家主权杖,那些哄闹经过耳朵的时候,禁不住会心一笑。

  “看来,主人您的保密策略,加之玫瑰骑士阁下的临场发挥,再加上这些天发酵的传言,我们在战前就能拿下一波的关注度。”

  “可惜,今天陛下和首席枢机卿阁下有外事活动不能临场,我本来有点期待他们的评价。”

  “安德烈王子殿下将代表王家光临会场,他会转述这场比赛的。但相对而言,首席枢机卿阁下不在场反而会比较好……她容易看穿太多事情,我们不正是因此而定下今日的日期吗?”

  “你说得对,乌利尔。不能给我们的勇士添麻烦。”

  另一边,费尔顿侯爵的选手休息室,猛虎伍兹暂时还没穿齐所有的铠甲(因为重),坐在特制的独角凳上休息,看着休息室门口与下属窃窃私语的模样,不太愉快地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这些天自己的金主在不断打听对手的消息,却一无所获,说实在的,不知道就不知道,到了战场上也算坦然,然而金主如此焦虑,到底是不信任自己的实力,还是妄图将一切状况掌控在手中的商业习惯?不论哪样,对方的焦虑情绪都开始有一点传染到自己。

  这种焦虑还在继续发酵。

  费尔顿侯爵烦躁地走进了休息室,带来了看脸色就知道不好的消息:“刚才外面混在观众群里的线人回报,你的对手模棱两可,第一种说法是看到了那位‘百兽之女王’,第二种说法是他们更清楚地看到了玫瑰骑士卡斯泰尔坐在七巧板的车里。”

  “玫瑰骑士,近几年陛下御前挺热门的维克多·卡斯泰尔阁下?”

  “不错,卡斯泰尔家宗家的三子。你也知道的,就算他家不授十二公爵的爵位,也是贵族院里排得上前三的名门望族。”自然地,是在贵族爵位的圈子里,侯爵阶层中的第一,非常特殊,可谓无冕的公爵阶级,艾文莱斯特大公家族的得力的支持者、协助者。

  卡斯泰尔家毋须朝臣之中的高位——魔网之主的旨意是这样的,据说理由是有利于维护艾文莱利一方土地上与兰氏家族的团结关系,故不与其在贵族阶位上并立,以免产生不适当的竞争。但代代卡斯泰尔家的当主都会受到统治者的重用,倍受朝中的尊敬。

  按照现有的贵族院的排名序列,第一位是艾文莱斯特的大公——兰氏家族,第二位是掌管全国圣骑士的金焰家族,第三位就是魔网之主的后裔——卡斯泰尔家族。就连作为内阁大臣的宰相家,其他公爵家,都得往后排,毕竟不如这三个家大业大,历史悠久,每代的公爵阶位会因为统治者的旨意而发生些许变化,尤其不是封疆大吏的那部分。

  伍兹·泰格虽然是一介武夫、比较纯粹的冒险者,但在某些方面也知道的不少,他知道金主在贵族院里只能在四十几位侯爵当中排到中下游,阿尔卡纳侯爵的排名都还比他前面一些。费尔顿侯爵显然是在顾忌卡斯泰尔家的势力:“侯爵阁下莫非是考虑到卡斯泰尔家的背景?”

  费尔顿侯爵用丝绢手帕擦了擦额头上浸出来的汗,又掏出折扇一个劲地扇风,仿佛此时已经是炎夏降临而不是初夏:“能不考虑吗!你要是把他砍出个三长两短,法师公会绝对集体给我脸色看!现在这个高度依赖魔法的时代,得罪法师比得罪爹妈都可怕!而且!今天据说不仅卡斯泰尔家的家主要出席,艾文莱斯特大公兄弟也要光临现场!”

  伍兹没好将“瞧您怂的”这番话吐槽出口,只是用绒布擦拭了一下自己大剑的剑刃,尽量用委婉地语气让对方拿个主意:“那您考虑一下作战方针吧,我拿钱办事——但酬金低于五十万第纳尔金币,我觉得这笔生意就失去意义了。”合同的最低出场费是五十万,战斗获胜是一百万,意思是你不能违约。

  “那就打得保守一点!尽量不要他的性命,显得你为人大度。注重防御,让他觉得没法打赢你!你不是耐力很强吗,圣骑士们每日对圣光的祈祷额度是有上限的,获得的能量也如此。虽然每个人稍微有些不同,只要消耗掉他所有的技能使用能量,他就拿你没办法了!而且圣骑士缺乏战士这样‘斩杀’的致命技能,这是他们的短板,熬过他们的一般爆发技能就好,他们也不可能无限地治疗自己。”

  “您说的也有道理,我明白了。不过,我的对手真的一定是维克多·卡斯泰尔吗?”

  “你觉得……不是?”

  可以的话,伍兹是真不想对上那些贵族家英俊帅气的公子哥们,决斗场上不狠不行,赚不到钱,下手太重把人家那张漂亮的小脸揍得鼻血横飞、鼻青脸肿、五官错位,甚至缺胳膊少腿,那可想而知,自己在走出决斗场的时候,就要挨人家狂热女粉的臭鸡蛋烂番茄的洗礼了,之后还要承接来自各方的压力,尤其是对手的家族:“最好不是,那样我就可以痛快地战斗,将这场胜利献给女神。我不希望在莉莲娜殿下的主场,给我们战士公会和同袍们丢脸。”

  “我也祈祷不是,花一大笔钱雇佣你,却得不到一场有观赏价值的决斗,不仅我的评价会降低,那也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选手休息室,另一侧——

  洛恩和维克多一直陪同凯鲁克亚待到了九点半。

  “差不多到了赌场下注截止的时间了。”玫瑰骑士觉得折腾那些赌徒的也够开心,于是拍拍屁股从休息室的座椅上站起来,“我和洛恩该到观众席上去了,烟雾弹放到这个程度也差不多够,接下来就等你登场,一鸣惊人~”

  待到凯鲁克亚的小伙伴离开后,管家先生才走进来,稍坐一会。

  “怎样,紧张吗?”

  “适度的紧张有利于调动肌体的兴奋程度。”

  “那就好,我相信您一定会获得胜利。无论如何,战争女神给人类的祝福不会超过他们的肉体所能承受的极限程度,除非他们被选作神的容器,但有一点,若不是流淌着她血液的血脉后裔,这种承受的结果是既无法最大限度发挥神明的能力,而且容器因为无法承受负荷致死的概率非常非常高。”

  “无所谓,就算是战争女神也不会让我畏惧。”尽管自己知道神明与凡人的力量阶层远远不可比拟。“为了圣树尊上的荣耀。”即便被所谓的战争女神杀死,监理决斗的战争神殿祭司也会将选手复活,唯一值得怀疑的是,他们有复活英杰这个等级的生命的能力吗……嗯,希科罗亚作为牧师英杰候补在附近,真是令人放心的一件事。但愿事情不要到那个地步……

  “愿深渊之光照亮你的命运。”

  “谢谢。”

  “对了,您需要我的心灵链接辅助作战建议吗?”

  “先链上,以防突发情况,维克多也链上了我的。”

  “遵命。毕竟进入竞技场之后就会有规制结界,到时候就不能再給予选手新的外部施法辅助了,相信对手也会采取同样的行动,这个是全武装决斗的规则默许的。”

  战争女神之愿竞技场,观礼台——

  在这里,观礼台的贵宾席处于竞技场的南门上方,寓意着这里以正南为尊,象征着当年战争女神征伐南境,开疆拓土的功勋。此时,外号“战争女神的灵雀”的竞技场主持人里昂,正以热情激昂的语调介绍陆续步入贵宾席的今日观礼决斗的贵人们。

  今日观礼地位最高的贵宾自然是代表王家莅临现场的安德烈·米兰·狮心王子殿下,其次是身为枢机内阁的三位公爵——艾文莱斯特大公米密尔、宰相烬心与首席大法官贝茜莱斯女士。

  本来国王陛下和首席枢机卿阁下听说这桩决斗,也有些兴趣,考虑到6月16日刚好是西边邻国、臣属国-山德佐尔的女王,辛多奈尔的到访,既然有国事在身,就无法再来观礼,最高统治者们有秘事相商,安德烈作为代表来就行了。也许是首席枢机卿不希望自己的养子多心,她拜托了私交甚笃的艾文莱斯特大公随行,国王则派遣了宰相烬心公爵和大法官贝茜莱斯女公爵也前往观礼,为的是代国王见证贵族之间的纷争定局,双方关于贝塔克山脉暮色金开发权的争夺,今后朝堂就不再为此议论和争执,双方也不要再因此而叨扰最高统治者。

  四人的服饰各有特色。

  安德烈王子穿着狮心王家传统的白色镶金边礼装,配以蓝丝绒的斗篷,礼宾制式的镶蓝宝石短剑;而艾文莱斯特大公则身着东都象征太阳祝福的红色镶金边礼袍,布料非常特殊,凉爽又柔软,手持黄水晶的大法师法杖;烬心宰相身着家族传统的灰色镶银边礼装,背上是黑色的披风,肩膀上乘着爱宠灰金刚鹦鹉;贝茜莱斯大法官则是穿着白色素雅的裙装,配之以白孔雀翎羽的短外套,随手一柄象牙白的玉质小法槌。

  另外,艾文莱斯特大公身边的座位是留给现任法师公会总会会长,他的弟弟,提莫尔·兰的,因为无论是在哪边竞技场进行高级别的代理决斗,法师公会的总会长都要到场,负责控制情况,布置最结实的防御,以免有些意外情况波及观众席,贵宾席出点状况,那问题就大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